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99 蛮横霸道

99 蛮横霸道

 热门推荐:
    “先做妾,将来做妃子?”林小雅懵懵懂懂地抬起头来,一脸疑惑:“是不是做太子妃?”如果一定按照肉山脯林剧情走下去,是要做一名太子妃,关键现时机不对,她还想勾引另外三名男主,进了皇宫就没机会了。[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李承裕面无表情摇了摇头,淡淡道:“太子妃已经有人选了,你不合适,而且你没有士家大族支持,坐那么高位置会吃亏。”

    后面话林小雅没听清楚,抬头望向那张坚毅面容,叹了口气,状若忧伤道:“可是我想做皇后。”

    “皇后绝对不行。”李承裕面色凝重,想了会儿道:“不过我答应,等到我登上大宝时候会封你做皇贵妃。”

    皇贵妃已经是非常荣耀了,作为一个贫民家庭出身小老百姓,简直不敢想象。但林小雅不想领情:“除了皇后,我什么都不稀罕,给不起就拉倒。”

    “你威胁我?”李承裕漆黑眼睛露出几分冷冽,冰冷目光打量她一阵:“想以进为退,林小雅你还嫩了点。”

    “没有啊!”林小雅涨红了脸,嘴硬道:“皇后那么尊贵位置谁不想做?”

    李承裕眼中光芒一闪即逝,冷冷道:“你那么喜欢那个位置,我就让你做,等我初等大宝就册封你。”

    皇后之位是轻易许诺吗?

    这是试探,林小雅蹙起秀眉,不管哪一样她都不能中招,嘴硬道:“我现改主意了,我不喜欢做皇后,我想做一个小百姓。”

    李承裕没想过要给她皇后之位,是想看清她心,果然她心意不皇后之位。

    他漆黑眼瞳顿时被怒火笼罩,难道大华国后位这样不值钱,被她弃如敝履。

    她看他愈来愈阴寒面孔,有点惧怕,期期艾艾道:“我怕做不好那么高位置,宫里面都是踩低迎高,有地位,心思活络人能活得长久,我一个没见过世面女孩子去了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李承裕仿佛探究看着她:“宫里事,你哪听来?”

    林小雅表面波澜不惊:“茶楼里说书师傅都这样讲,不是讲咱们大华国宫廷,是讲前朝历史。”想到古代都有莫谈国事规矩,忙改口说前朝。

    李承裕嘴角扬了扬,用清冷却带着几分柔和语调:“有我罩着,你怕什么?”

    “可我不喜欢。”林小雅从躺着姿势坐起来,这样跟他距离很近,彼此气息相闻,李承裕问道她身上淡淡幽香,有几分迷茫,却听她道:“我只想做一个自由自小百姓,你放过我吧!“

    李承裕眼中暗芒一闪,嘴角挂着一抹冷意:“因为你那未婚夫?”

    林小雅白里透红面容露出浅笑:“当然,女子从一而终。”正瞅找不到借口,他反而提醒了她。

    他又把双手掐她双肩,微微用力:“我要了你身子,你该从是我。”大手像一对可怕钳子,林小雅被他掐疼得直吸气,挣扎喊道:“你想要我命,就直接给我一剑,老这么掐会死人。”

    李承裕皱了皱眉,松了动作,掀开她衣领查看,白皙细致肌肤上红肿了一块。

    他眼神闪了闪,埋头雪嫩肩上,轻轻吻下……

    林小雅想阻止他,但一想到他是剧情男主角,不得让他吻下去,心里唉叹,反正都不是黄花闺女了,吻吧,xx吧,只要能回家,不差跟男人们玩一场不涉及感情床上游戏。

    李承裕一边轻吻,一边掀开她衣襟。

    古代衣服很好脱,换做现代可没这么痛!

    她心里嘀咕,低头瞅着他非礼自己。

    一对软嫩嫩香软弹出来,他眼睛瞬间朦胧,两手托着它们,低声道:“你这里是怎么长,为什么这样大,这样软?”

    他贵为皇储,不止一次有女人投怀送抱,脱光了悄悄跑到他床上,那时候他虽然厌恶到极点,派侍卫把她们拖出去时候,但也看清了,她们胸部都很小,有几个还是平胸。

    林小雅被他托起一对椒软,正别扭,冷听这一句,忽然醒悟,《肉山脯林》脑残作者把这时代女人胸部都写得很小,用来衬托穿越女主大胸。

    非但如此,还形容她们身上气味很不好闻,有一种类似狐臭味道。

    真是个绝b作者,千古未有,难怪有那么多男人对女主前仆后继,死心塌地。

    换她遇到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男人也会上杆子倒贴。

    “专心点。”李承裕见她走神,微微不悦:“用眼睛看着我,不准想别。”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女人忽视过。

    林小雅对上他坚毅面容,小声道:“我觉得老跟你这样,被我未婚夫知道了影响不好。”

    李承裕正要亲吻托手掌上一朵嫩胸,闻言咬住上面红梅,因为气极了,咬得力道比较重。

    林小雅疼得叫出来,身子发颤,拳头劈头盖脸往他头上打去,气道:“你干嘛这是,太子就可以蛮横霸道,太子就可以咬人,你属小狗?”

    “别打了。”他粗哑嗓子道,她这么乱动,一对酥软微微摇晃刺激得他眼睛炽热,喉咙发痒,低下头亲吻。

    “是不是好些了,要不要?”他这人就是这样,不会猜度女孩家心里,非要确定了才行。

    尼玛又问这句,你老兄觉得差不多就抓紧有木有,人家可是女孩子!林小雅满脸涨红不说话。

    “你想急死我不成,到底要不要?”李承裕被盘旋一团火焰烧灼身子直发抖。

    “要!”林小雅终于吐出那个字,难堪把头埋臂弯里。可是,随即上面男人激烈动作,唇间发出一声声低喊,偶尔一抬头,瞧见那双深邃眼瞳闪烁出火一样渴望。

    尼玛这个男人好强大,她迎合着他,随着他步伐迈向至乐道路。

    “啊……”乐如滚动音符一样荡开,两人身子如遭到电击一样齐齐颤抖,一起大喊叫出来。

    李承裕闭着眼睛,体会飘飘欲仙意。

    一直到太阳落山,房间黑暗下来。

    林小雅全身被汗水湿透,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躺床上,恍恍惚惚陷入昏晕境地。

    李承裕用毛巾给她浑身擦了一遍,见她一动不动,担心像上次那样晕过去,右手抚她脊背轻轻拍了拍:“小雅,疼不疼,还好吧?”林小雅掀开眼皮,虚弱说了句:“应该还好吧!”

    “跟我回东宫好不好?”他望着面前*,有砰然心动感觉。

    他跟别人对话时候,向来以本王自称,面对她,大部分时候都是称“我”,也许她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女人,特别亲切缘故。

    林小雅只觉自己脑袋浆糊厉害,勉摇了摇头:“我……我要休息了。”

    李承裕捧起她脸亲了下:“这里床很硬,食住条件很差,时间长了容易生病。”

    林小雅闭着眼眸:“明天再说吧,我累了。”

    “你只管睡你,不妨事,我可以抱你回去。”

    林小雅正想答应,忽觉这话不对劲,撩起一双澄澈眸子,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明白他意思,急急地摇头:“不行,我……我还有未婚夫。”

    李承裕发了脾气,扯过一条被子往她身上抱:“去你该死未婚夫,让他去死,现就跟我回东宫。”

    尼玛又要打包,上次是红绸子,这次红被子,难道她一辈子就是被打包命。

    林小雅手脚并用,往死挣扎。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