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8 太子来访

8 太子来访

 热门推荐:
    林小雅全部精神都怎么勾引五个男主上面,根本不知道太子来到客栈,哪有心思理会什么张公子李公子,没好气喊:“你回到楼下,跟那个公子说我死掉了。[四*库$书*小说网siksh]”

    店小二门外听到这话,心头扑通扑通,慌里慌张往楼下跑,边下楼梯边喊:“不得了,那位姑娘想不开了,要跳楼呢。”

    任何时代,任何空间,男人永远改不了好色毛病,要不怎么说用下半身考虑问题。

    三天前,林小雅第一次进入客栈,就引起了这间客栈男人注意。

    掌柜看她眼角闪着泪光,泛着很淡淡轻愁,猜测可能遭遇了什么坏事情。

    要不说美女到哪都吃香,若换做是个大男人,或者无盐丑女,他才懒得理睬。但这位姑娘无论容貌和身段都是极上层,难得还她身上闻到一股淡淡体香。

    这就令他惊讶了,哪舍得一朵娇艳花受到摧-残。

    客栈中南来北往商人都有,经过长途跋涉,到了京城总要慰劳慰劳枯燥生活,妓院勾栏溜达一圈,隔三岔五往回带姑娘,乍然见到这么一个水灵灵妙龄女郎,哪能不起了接近心思。

    掌柜心地不错,几天下来,帮林小雅挡住了不少意欲思骚扰无聊男人,每到吃饭时间,都让小二把饭菜端进。

    可惜当事者窝房间看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客栈人多嘴杂,有人就说那位姑娘咋一天到晚待房里,是不是遭遇了不好事,打算自呢?

    还有人说掌柜你小心了,房子建那么高,从窗户跳下去可不是耍,死了是好事,万一瘫了残了,你养活她一辈子吧!

    众人七嘴八舌,好像是林小雅真有自杀倾向一样。

    李承裕带着一队侍卫,坐楼下大厅里,品着茶。

    谁也不知道这位尊贵客人想什么,偶尔看到那张沉静阴冷面孔瞅到二楼某个房间门,目光瞥处,偶尔有意一丝光芒转瞬即逝。

    “掌柜,了不得了,那位姑娘要跳楼啦,她说她想死。”店小二慌慌张张跑下来。

    “……跟老朽上去救人。”

    掌柜吓了一大跳,从角落找个斧头,打算上去砸门。

    “姑娘,千万别想不开。”

    “千万别做傻事。”

    其他人喊着,一伙风往楼上跑去。

    李承裕那双眼黑沉地彻底双眸,忽然变得寒芒四射,后发先至,推开众人,一马当先跃到楼梯上,跃过道上,却不知是那间屋子住着林小雅,回身拉过店小二,喝道:“说,她那间屋子?”

    “英雄饶命,小这就带你老去。”店小二被他钳住了手腕,瞬间麻木,急急求饶。

    且说林小雅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虽然有点闹,有点吵,但哪家客栈不是这样,嘴长客人身上,不是光留着吃饭用,无聊时候可以解闷,可以闲磕牙。

    她光着一双洁白嫩小脚坐窗台上,瞅着远处宫殿群,露出一脸轻愁,离开武陵园也许是个坏主意,今后想接近太子很难了。

    二层楼对她来说不算高,比起现代化四十几层楼住处可谓天地之差了。

    “尼玛,勾搭男人到底有多难,神棍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是浪-荡-女,这差事忒费劲,可我不得不照剧情走下去。世人都想穿越,我偏喜欢有电脑可玩,有马桶可用现代化。”

    林小雅边唠叨,边发愁,跟五个男儿做那事会不会肾虚,那天她被太子连续强了两次都不成了。对了,还被变态太监啃过一次。

    她托着腮:“李初九是第二个男主,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假太监啊,如果不是假太监,脑残作者怎么会安排他让女主上?”凝眉了一会儿,又笑道:“要是假太监可有瞧了,皇宫混进假太监,跟公主有染过,还是跟妃子有染过,皇帝戴了绿帽子没?假太监不会像嫪毐那样偷偷摸摸做了秦始皇继父,再给他生两个弟弟吧?”

    边想边笑,心思一转,《肉山脯林》水到底谁有多深?

    去年秋天,她来到深圳一家公司,换工作没多久,被部门一名猥琐男缠上,天天跑到她住公寓大楼外蹦跶,又是自杀,又是跳楼相威胁,说不嫁给他,就死她家楼下。

    啊呸,想死就死,好被碎尸,碎尸完了再丢进稻田当肥料,想逼她乖乖就范,做梦去吧!

    可猥琐男赶又赶不走,报了11,当日被带走了,隔天又跑来……那一阵她心里不痛,找个营生消磨时间,于是就看到了《肉山脯林》这么一本书,边看边笑,里面男主很优秀,挺吸引人,但女主实不敢恭维,玛丽苏不算,还特奇葩,跟她有染男人无不一心一意爱得要死要活,恳为她上刀山,下油锅。

    夺眼球是书中肉描绘,虽然尺度超标,但满香艳可口。林小雅良心起了小小不安,当初不该举报脑残作者,至少应该等到全书完结了,现两眼一抹黑,信息量不足不足啊。

    “但是书神也怪,把我弄到空间夹层当女主,原来女主哪去了?我抢了她男人,她难道去当老姑婆?”

    就这时,门被大力推开。

    李承裕功夫高强,对他来说,推开一扇门与捏死个蚂蚱力度相同。

    林小雅这股咣当巨响惊得白了脸,坐窗台身子晃了晃。

    但这个动作李承裕眼里就是跳楼自杀意思,一双冷眸射出冰寒,冷声道:“给我从窗台上下来。”

    林小雅不知道李承裕搞什么鬼,但人家是太子,就算让她跳楼也得照办不是!撩起大大眼睛,一脸无辜:“太子殿下,你别抓我回去。”

    她还以为自己瞎编身世被查出来,人家来兴师问罪来了。

    掌柜已经跑了上楼,看见她坐窗台上危险动作,顿时脸色白了,哆哆嗦嗦道:“那位公子,噤声噤声,别吓到了她。”他担心适得其反,说不定真把她逼着跳楼,于是用力了很柔很轻声调说:“这位姑娘千万别乱动,就坐那儿,等我们过去。”

    “掌柜你怎么了?”

    林小雅愣了一愣,正起身,不料坐久了,腿有些麻,身子晃了晃,惹来其他人惊呼。

    李承裕眼神清冽直视眼前之人,凝声道:“坐窗台上,不准乱动。”

    “好殿下,我不动就是。”

    李承裕但步履很悠闲,很缓慢紧接她,一步、二步、三步……走了十二步,近咫尺了,猛地伸手抱住她。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关心一个人,就是自己亲兄弟姐妹死了,都没这样过。

    “你怎么了?”林小雅莫名其妙,看见那双炯然双眸似乎透着一丝紧张,但他紧张什么?客栈里发生了她不知道事情?是劫匪来了,还是地下冒出岩浆?

    “以后不准做这种事。”李承裕回头看见门口站满了人,向一起来随从吩咐:“小格子,让这些人都离开,把门关好。”

    随从们开始疏散人群,没多会儿房间里安静下来。

    林小雅还因为他话莫名其妙,不准做什么事,她做什么了?难道大华国规矩,女人不准坐窗台?

    “你来客栈是找我?”林小雅蹙眉想了想,难不成自己真这么大魅力,不过是被睡了一觉就爱上她了?心里鄙视自己,爱呀恨那些不入流东西,都是一些网络作者写一些垃圾文专门愚弄世人,她才不信。

    李承裕脸上神情很复杂,把她横抱着,放到床上,眼里带着责备:“为什么想不开?”

    想不开!难不成他以为她想自杀?

    尼玛是不是可以利用,她可没忘记他是《肉山脯林》第一男主,连他都搞不定,何谈勾搭其他男人,她可不想空间夹层一辈子。

    李承裕眼里透着怒意:“贞操那东西算什么,你要是怕嫁不去,我可以娶你,说你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你。”

    不会吧大哥,我还没勾引你,怎么就自动上钩了,忒没成就感了!

    林小雅一副哭丧着脸,这种表情看李承裕眼里以为她不打算活了,心头怒,两手掐住细致双肩,喝道:“你真是不可救药了,这么说还不懂,真想挖出你心瞅瞅是不是不开窍?”

    大哥,你真掉入情网了?

    林小雅觉得太他nn狗血了,可是《肉山脯林》就是这么写,第一男主被睡了一次就死心塌地爱上女主。她真郁闷着却听慢悠悠道:“本王收你做妾如何?”

    一群乌鸦从头顶飞过,林小雅想晕倒。

    “收你做一名贵妾,将来做妃子,地位尊崇,不是普通人家孩子有资格,你出身武陵园,名声不好,也许父皇和朝中大臣不同意,但本王决定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