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77 肉山脯林

77 肉山脯林

 热门推荐:
    对于李初九冷言冷语,林小雅没有回头,也许日后遭遇到困苦生活时候,会后悔失掉了这么一个往上爬好机会,但现只想离开。[四*库*书~小说网siksh]

    脑残也罢,清高也罢,既然选择了要走路,就坚持走下去。

    那名侍卫把她带到大街上,便离开了。

    林小雅对大华国一无所知,站人来人往街面好久,回头望了一眼武陵园,旁边矗立着这个世界豪华建筑群皇宫,千百间殿宇鳞次栉比,由近到远,一眼望不到头,象征着当权者威严。

    宫门外,一排排整齐侍卫站岗。

    “富贵中人未必就很幸福,平民百姓不一定就活得太差。”

    林小雅朝中央大街走去,嘴角挂着淡淡清冷:“你们这些人或许讥诮我不识抬举,但这天下何等广阔,我人生怎能埋没那所监狱里。

    她穿越之前,手机、信用卡、身份证、人民币等东西都装一个背包里,掉进冰窟窿时候,嫌背包太过沉重影响了活命,摘下来丢到水中了。

    现一身财物只有脖颈上白金项链和手腕戴了玉镯子。

    找了一家较大当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把玉镯和项链当了二十两银子,因为不了解大华国行情,价格上也许吃亏了,但她想着有赎回一天,没做死当。

    两样东西是她对从前世界惟一念想,失去了可惜。

    从当铺出来,转身去了书铺,买几本历史、地理、传说方面书籍。想要这个国家待下去,就要了解这个国家文化。办完正事,饿前胸贴后背了,虽然没有钟表,但自从穿来后十几个小时是有。期间经历落水、穿越、赤条条被人品头论足,后到xx。

    早忘了挨饿滋味,等到想起来已是饿饥肠辘辘,腿脚发软,出了书铺大门,便感到一阵晕眩,加上穿越以来惊吓一股脑涌来,林小雅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候,是这家书铺后院,天色完全黑下来,只有床头烛光还闪烁。

    林小雅从床上坐起来,脑袋还发晕,全身都软着,像病了一场似,瞅着这间普通卧室,愣了一愣,才发现穿越事实。

    “你醒了?”

    窗前屹立着一个壮硕身影,屋子太暗看不清,但从他声音判断是听过不久,林小雅心头一震,想起了太监首领,逐问:“这里是哪?”

    “是书铺掌柜子住处。”李初九走到床头,眼神里复杂神色一敛,冷淡询问:“刚离开武陵园就晕了,你是怎么照顾自己?”

    “我怎么照顾自己似乎与阁下没有干系。”

    林小雅冷若冰霜眼睛看也不看,要不是被他们连番折腾,她能虚弱成至此?挣扎着下了床,找到鞋子穿好,床头摆着她从书店里买回几本书,捧了起来,身子一摇晃,书从手上掉落。

    “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虚弱成这幅摸样还逞强?”李初九冷漠面庞展现了一缕温情,他把她抱起来重放床上,嗓音里带着无比坚决:“给我好好躺着。”

    “我没有病,只是累着了。”林小雅黑宝石一样眼睛透着推拒。

    “刚才找来了大夫为你号过脉了,你是受了惊吓,需要静养。”

    “我自己有银子,要静养我自己会做。”

    “你不不回家吗?”李初九皱着眉瞅着她,他让那名侍卫暗中注意她行踪,当东西,进书铺,门口晕倒,当得知她境况急冲冲赶来,当事者却不领情。他也不知怎么了,以前见过美女无数,对她认识时间还不到一天就有认识一生感受。

    “为什么要回家呢?”林小雅反问,她家不大华国,不这个时代任何一个角落。

    “你可是觉得失了贞操无颜面见家人,大华国虽然不喜失去贞洁女子,但不像南国南阳看重。”李初九自顾自说着,眼里闪着思索:“除非你是南梁国来百姓?”

    近几年南梁国日子不好过,北上逃难人群有增多趋势。

    林小雅不知道南梁国是神马东西,怕露出破绽,索性保持沉默,这样一来,李初九却以为自己猜对了。脸色缓了一缓:“如果你忧虑被家人嫌弃,不如跟我回宫吧!”

    他从武陵园回到皇宫,看见太子那张阴沉脸,就知道他不痛。荒芜了二十几年感情世界,乍然住进一个女子倩影,却被她弃如敝履,谁会舒服。

    “我说过,皇宫不适合我。”林小雅不为所动,对李初九那双闪着希冀眼神,只瞥了一下,便转开视线。

    李初九摇摇头:“你这孩子恁倔强。”他把桌案上一碗刚熬好补药递给她:“这是御医开方子,对你身体有好处,赶紧趁热喝了吧!”

    只要对身体有好处就行!林小雅并不矫情,端过碗,闭着眼,大口喝下去。李初九见她喝药模样有点发笑,他不会说出来,她昏迷时候,他用嘴哺喂她了一碗粥。

    “药好苦。”林小雅把碗放回去,撩起眸子:“住别人家不是回事,我要回自己家了。”

    “回家吗?”李初九眉头紧紧蹙起,漆黑眼眸瞬间黯淡。

    “就算再没脸,家里亲人总要见。”林小雅身体仍虚着,支撑站起来,把买几本书和布包里几锭碎银子收好。对李初九福了福身:“多谢公公帮助我,但是我不想去皇宫。”

    林小雅不多说一句,转身推门离去。

    真是奇怪姑娘!林小雅给李初九感觉从首次见面就是不同,她与众不同牵动了他心肠。把从当铺那儿得到二件首饰,拿出来看,玉镯子很普通,但这条链子打造真是巧夺天工,世上独一无二宝贝。

    且说林小雅出了书铺大门,临近一家客栈落脚,一连好几天窝房间里看书。

    越看越疑惑,怎大华国一切都透着熟悉,好像几年前一本书上见到过,可这么一个架空朝代分明是她求学时期历史课上从来不曾出现。

    她趴床上,捧本历史书看了很久,不知不觉困意袭上来,抱着书进入了梦乡。

    梦境里,起先是迷糊,眼前一层接着一层浓雾接踵而来,漫天漫地。

    她行走浓雾里,一直往前走,不知过了过久。

    一片巨大而空旷野地里徘徊,想要找个舒适地方坐下来歇息。然后看见一个突如其来人影,飘前方半空里。

    “你是谁?”林小雅想打探路径,幸好遇见了人:“你知道怎么离开这里吗?”

    但那个浮半空人却笑,所问非所答:“恭喜你穿越了。”

    穿越!林小雅蹙眉想了片刻,是有穿越这回事,急问:“你晓得我穿越,那你知道怎么回到我原来那个世界吗?”

    “当然知道,但你若想回去,没那么容易。”

    “为什么回去不容易,你是谁?”

    “我是书神。”那人还笑,炯然眼眸透着笑意:“就是维护世间所有作者神。”

    书神!那是神马东西,她只听过灶神、厨神、鬼神、尼玛还有书神!

    “你还记得去年看过一本名叫《肉山脯林》书吗?”书神还还笑。

    肉山脯林!林小雅想蹙眉想了一会儿,蓦然而惊。咋说大华国一切咋透着熟悉呢?原来是那本破书情节,难不成她穿到书中来了?

    “不错,你确实穿到书中来了。”书神猜到了她心中所想:“每本书都属于一个平行世界夹层,与其说是书,不过说是一个空间,作者创作时候赋予了书灵性,创世神按照书中一切创造了空间夹层,给每一个角色赋予了灵魂和*,说是书,不如说是异世界。”书神咧着嘴笑:“欢迎来到肉山脯林。”

    书神说完了,林小雅却不明白,疑惑问:“肉山脯林跟我有毛关系,你干嘛把我弄来?”

    “你看书时候说了作者什么?”

    “哼,说什么了,那么久远事情,谁记得清楚。”

    林小雅当然记得自己说什么了,但此时她想抵赖。

    那本书叫《肉山脯林》,是一个名叫*文学网小黄文,书中赤-裸-裸肉-欲-横流,尼玛女主各种乱,各种坑爹,才十几岁小孩子,性-饥饿到眼睛发蓝地步,见一个上一个,把世间男人玩弄于鼓掌。

    性-爱描写到令人恶心地步,发指地步,绝不适合公开网站发表,为了祖国下一代教育大计着想,她秉着良心向举报中心投诉了。

    *管理员做事十分负责认真,很以尺度过大查封了《肉山脯林》,并严厉警告该作者。

    “虽然管理员删除了《肉山脯林》,但创世神造就空间夹层是不可能消失,作者向书神投诉,决定把你弄到书中来,惩罚你过一场肉山脯林生活。”

    林小雅恼了:“所以你黑了心肠把我弄去妓院里给男人xx,你这个缺了德神棍。”

    “你别骂我,我没把你弄去下等妓院好不错了。”

    林小雅忍住心中怒火,不能发脾气,还要指望着这个神棍带她穿回家乡去,挤出一丝笑意:“书神哥哥,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回家暂时还不行。”

    “为什么?”林小雅开始发飙。

    “因为你缘故,这本书写到一半被查封了,只要你按着书中剧情走下去,等全书完结时候,我可以让你回到原来世界。”

    “你哄小孩子吗?”林小雅怒火窜了上来:“我又不是那个脑残作者,哪里知道她写文到什么时候算完结,如果她写到下个世纪,那我不是要待上一百来年?”

    “那就没办法了?”书神摊摊手。

    “那原来女主呢?”

    “天机不可泄露。”书神开始拿强调:“再说你以后就会知道。”

    “知道你妹啊!”林小雅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女主还是女配。

    “你再骂一句,我就走了,不管你了。”神仙也是有脾气。

    林小雅一想到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跟老爸老妈团结,心里凝结了一股凄凉:“为什么一定要按着书中剧情进行下去?”

    书神耸了耸肩:“既然是一本书,就一定要完结,不完结你怎么回去?”

    林小雅哭丧着脸:“我就说了一句作者脑残,大脑进水了,被男人轮得神经错乱。”

    书神鄙夷道:“人家作者写书容易吗?你活该,等着跟五个男主xx吧!”说道这里,衣袖挥动:“你回去好好想想,有问题我自会再来找你。”

    书神衣袖挥过,凭空起了一股劲风,林小雅措不及防被吹飞起来,吓了一跳。

    ………………

    大华国东宫又名玉坤宫,位于皇帝寝宫东北面。

    宽敞豪华大殿里,舒缓音乐乐师手下弹奏下,摇曳漂浮,宛转悠扬。

    一队妙龄舞姬随着乐声翩翩舞蹈,渐渐围绕太子李承裕身边,蝴蝶穿花般跳着,扭腰摆臀,极挑逗之情。

    舞姬们穿着极为暴露,粉白香肩和大腿□出来,连门前站岗侍卫都瞪大眼珠,目不斜视。

    而当事人神色阴沉坐椅子上,对这些舞娘视而不见,视线穿过眼前妙丽身影,进入了虚空,停自己冥想中。

    面领舞一名舞姬自恃美貌,因对太子存了心思,一边舞着一边接近,旋转之际衣带翩飞,带过来一股香风。

    那舞姬接近时候,突然一个趔趄,以绊倒形式倒李承裕怀里。

    “太子殿下,奴家脚扭到了。”

    舞姬娇滴滴说了句,一双媚惑大眼瞅着那张俊逸绝伦脸。

    李承裕思路被打断,皱了皱,一把推开舞姬,弹了弹衣襟,对守门侍卫道:“把这些女人都赶出玉坤宫,今后不许再弄进来。”

    倒地上舞姬被太子这一推,还真扭伤了脚,哎呦呦哭得梨花带雨,被随后过来侍卫粗暴拖了出去。

    李承裕出了玉坤宫,来到御书房,看了一下午奏折。

    自从几年前帮助父皇处理公务,看奏折就成了必备功课之一,对此臣子们对此颇有异议,但老皇帝懂得了享受,有撂挑子打算,时日久了,朝臣们便习惯了。

    “太子殿下,李初九觐见。”

    书房外面出现大内总管李公公声音,李承裕放下奏折,对身后一名侍立太监道:“小格子,让他进来。”

    没多会儿,李初九进来,行了礼,往御案上呈了一个巴掌大檀木盒子,笑呵呵道:“殿下看这个。”

    李承裕不知道李初九搞什么,打开了盒子,无非是女人戴一个玉镯子和一条项链。

    镯子质地过得去,他眼里算不得宝贝。

    项链不知是什么材质,亮亮晶晶,精致工艺怕是顶级工匠也打造不出,他有生之年第一次见到这种链子。

    “你拿给我这些女人物事作甚,闲着难受去拿把扫帚把雍安门前落叶扫干净了。”

    李承裕淡淡语气,仿佛对一切都不关心,丢掉手中项链。

    李初九满脸黑线,让他堂堂一个大内总管去做打扫粗活,还不被手下那些小喽啰看了笑死,今后还哪有面子指挥他们。期期艾艾道:“殿下。”

    李承裕拿起奏折,瞥了他一眼:“没事话就滚。”语调极不耐烦。

    李初九试了试额头汗:“这两件首饰,奴才昨日从城里一家当铺得来,是三日前林小雅当那家当铺。”李初九边说,边打量着太子表情。

    李承裕目光落奏折上,对于林小雅是何许人根本没兴趣,慢说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就算就是自己皇姐南昌公主也懒得理会。

    李初九继续自己话题:“她没有回家,从武陵园出来就去了当铺,后来住进了一家客栈里,奇怪是窝房间好几天也不肯出来。店掌柜怕她寻短见,还特意让店小二送吃为名进去瞅瞅。”

    李承裕心里咯噔一下,奏折落御案上。

    李初九装作没看见,径自说下去:“那位姑娘情绪像是不太好,自进客栈就蹙着眉,掌柜怕她遭遇了不好事想不开。”

    所谓不好事,大概因为失去贞操,大华国不像接壤南梁国那样注重女子贞洁,但也不是值得夸耀好事。

    “奴才觉得林小雅没脸回家了,躲到客栈里,打算自了事,可能下不去狠手,拖延到现。”李初九皱着眉头,低声说着:“南梁国皇帝昏庸,朝中奸臣当道,有学之士往咱们大华国逃了不少过来。林小雅很注重气节,殿下你说林小雅和她家人是不是从南梁国逃难过来?”

    李承裕紧锁眉头,几天前那句话犹言耳: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荣华富贵固然吸引人,但失了气节活着跟死了没有分别!

    “殿下,殿下。”李初九感到太子失神了,提高了声调招呼。

    李承裕瞥了他一眼,深邃眼瞳收缩犹如看不见底深渊,淡淡道:“她是死是活与我有何关系。”

    李初九哑然,端详了太子一阵:“那小告退。”从御案上收起玉镯子和项链,装进檀木盒子,正要拿走,冷不防被李承裕一只手按住。

    “这两件首饰本王看着喜欢,打算送给皇姐南昌公主,作为她一个月后生辰贺礼。”

    李初九怔了一怔:“太子爷,恕小多言,这两件首饰只有项链看着还算上眼,玉镯子未免寒碜,送给南昌公主怕拿不出手,不如小去库房,亲自为太子爷挑选几样珍品过来如何?”

    李承裕冰眸眸一转,清冽直视眼前之人,透出一种无形压力:“你竟敢质疑本王决定?”

    李初九摸摸鼻子,讪讪笑道:“奴才想起来了,江南地界昨日送来了一匹上等锦缎,传信过来让奴才去过过眼来着,怎么一忙就忘了。太子爷您忙吧,奴才告退。”

    盯了一眼御案首饰盒子,眼里好不舍得,但也只好离开。

    李承裕拿起首饰,端详许久,从座位站起身,沉声道:“小格子,随本王出宫。”

    ………………

    林小雅被书神扇了一道劲风,猛地惊醒,睁开眼睛,发现还客栈床上。

    坐起身,呆呆发愣,从前她做梦醒来就忘,这一次梦中情景清晰无比,宛如亲身经历了一场。

    肉山脯林!她想起来了,去年是看过这样一本书。

    书中一切,不就是大华国再现。

    但五个男主都有谁呢!

    李承裕算一个,前几天见过那位皇族贵公子。

    变态太监也算一个,但他是不是太监说?

    《肉山脯林》惨就惨没有完结,如果李初九是混进宫韦小宝,她还可以勾引,但勾引太监,怎么都瞅着都怪恶心。

    看似挺健壮猛男,脱了裤子,裆下光秃秃神马都没有,林小雅泛起一股胃酸。

    剩下三个男主是谁呢!

    林小雅继续冥思苦想,全部心思都沉浸《肉山脯林》里面,曾经看过文字渐渐清晰起来,文案简介上写着李承裕、李初九、萧一然、尉迟博、明合德,每个男人都是人中俊杰,当代有名望奇男子。

    女主真是个奇葩,能被这些男人爱慕。

    可是,她穿到了《肉山脯林》,代替了女主位置,那原先女主死了吗?

    如果没死,干嘛把她发配进来代替女主工作?一本未完结黄书,要她怎样演绎下去,这事真够难办,要做个风-骚浪-荡-女,不断勾搭男人,不断各种h。

    我妈,这得做多少次?

    她还记得那本破书,女主不断跟男人肉来肉去,虽然五大男主还没跟女主有过任何交集,但女主把自家侍卫给染指遍了,花园里、马背上、野外、路边农家杂草堆里,都上演过火辣辣激情场面。

    她看书时候,挑这些火辣辣场景,别情节基本跳过去,除了h,其他内容神马没记得几个。直到有一天皇帝下旨赐婚,女主当天晚上还跟附中三侍卫嘿咻。

    她彻底愤怒了,向举报中心以小黄书罪名投诉了。

    林小雅走到窗前凝望,勾引太子,对方那所深宫里,怎么才能见上一面,从武陵园出来是不是个错误?

    “姑娘,一楼有姓李公子想见你,要他进来吗?”

    店小二声音隔着房门穿进屋里。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