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6 太子殿下

6 太子殿下

 热门推荐:
    林小雅潸然泪下,独自待浴室里,双臂抱膝坐一张卧榻上,直觉心头凄凉和恐惧像毒蛇一样侵蚀着心灵。[四*库*书*小说网siksh]谁能想到半日之前,她还另一个世界享受冬季漫游带来活,没过多久就被时空逆流带到充满肉-欲武陵园。

    院子里人似乎不以肉-欲为耻,想生存下去,要嘛跟她们一样,要嘛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李初九推门进来,看见缩成一团女孩子,眼中光芒一闪即逝:“太子殿下只给你半刻钟时间,收拾一下跟我过去。”

    林小雅抬起泪眼,收拾什么?

    她都穿好了衣服,虽然是见不得人开裆裤,但这个世界应该稀松平常,好被长裙挡着,只要不掀开,谁也不会发现她露着腚。

    李初九将一个首饰盒放到梳妆台上,打开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发簪和几个漂亮珠花。

    “太子殿下不喜欢女人太过邋遢,过来,我给你梳头。”

    梳头!林小雅才想起来,自己自从那间大浴室洗完澡,被扛了来,就一直长发披肩。

    她乖乖走到梳妆台前坐好,让变态太监给自己梳理长发,这一次没有反抗,因为她从小到大只会梳马尾和编麻花辫子,繁复发髻打死她都弄不出来。

    别看太监牛高马大,一双练武人大手看似粗糙,做起精细活半点不含糊。

    十分钟过后,一个漂亮堕马髻他手中成型。

    林小雅古画上看过这种发型,好像唐朝女人喜爱。瞅着镜子里不太清晰人影,左看右看,觉得还不错。她长这么大只有老爸一个男人给自己梳过头,当然变态太监不是男人,顶多算半个男人。

    她用不着感动,都被他们从里到外给非礼了,还感动就是傻子。

    李初九满意瞅着自己杰作,拈了发簪斜插发髻上,旁边别了两个百合珠花。

    镜子里小姑娘一脸清甜干净气质很适合这样妆扮,欣赏了一会儿,转身从箱子里找出一条及地蓝白长纱,为她搭双肩上。

    做完这一切,把她拉起来走了几步,刺客她给人感觉就像一多含苞待放小水仙花一样,赏心悦目。

    出了门,林小雅被他带到了之前xx房间,进得大厅,老皇帝和一种侍卫太监都走光了,女孩子也不。

    房间空荡荡,推开墙壁那道门,太子还,想来睡醒没多久,几个太监正为他衣。

    由于天生好基因,皇室子弟都长得人模人样。

    李承裕属于那种精致到极致美,俊朗五官,高挺身材,无一不昭示皇族贵公子风采。

    管林小雅不太懂得欣赏男人,还是为他气度折服。

    不过面对这个强了自己男人,她还是引不起好感。

    到了近前,下跪磕头,反正都磕过了,也被强过了,自尊心早被打压分毫不剩,额头碰地毯时候,鄙视自己一阵,还真是典型奴才相。

    李承裕坐椅子上,端起一杯香茗啜了一口,淡淡道:“你有何事一定要见本王?”

    林小雅早已想好了托词,要知道这些皇族都傲很,目下无尘,若言语上得罪了,就请等着下地狱吧!

    她可不认为跟他有过一段露水尘缘,就指望对方掏心掏肺,爱得要死要活爱上她是小说里情节,是作者用来骗小孩子增加点击率。

    “奴婢得太子殿下青睐,感激涕零,本该终生随侍左右作为报答。”

    “哦,平身说话。”

    林小雅缓缓站起来,量做到目光平视,但悄悄上撩一眼,看见上位者没有生气,胆子壮了壮:“奴婢是好人家姑娘,自小定过一门亲事,那家人对我有恩有义,若背弃信义不得好死,恳求殿下允许奴婢回家。”

    李承裕把手中茶茶盏放下,脸上柔和线条微微冷峻了几分,声音清清冷冷:“你既然是好人家姑娘,如何跑到武陵园,须知武陵园不是容易进来。”

    虽不像选妃那样严格,但身价清白,有无婚史,都检查范围。

    “我……我不是武陵园姑娘。”林小雅讪讪说了句,低头想主意,想要骗到他们,除非一个很合理理由。

    “不是这里姑娘吗?”李承裕眸中光芒微微一闪,指着李初九:“去把钱嬷嬷找来。”

    “是,殿下,奴才这就去。”

    李初九瞥了林小雅一眼,朝太子行了礼,转身离开。

    林小雅觉得变态太监眼里带着责备意味,他关心她吗?

    如果这样,那是否该利用一下从他那得到点实惠?初来咋到,一切陌生,连基本生存条件都没有,能得到帮衬,再凭着自己能力,这个世界立足想来不会太难。

    “说吧,你是怎么进武陵园?”

    武陵园是皇家妓院,与皇宫可说是墙里墙外,周围守卫森严,如果有刺客不怀好意溜进来,对前来消遣皇室成员是不好现象。

    “我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倒霉……”林小雅故技重施,自己腰侧重重掐了一把,眼泪含眼圈里,显得楚楚动人:“今早还好好街上走路,遭遇两个歹徒劫财劫色,为了摆脱他们,我逃进一户人家院子,正好院子里停着一个拉柴牛车。我躲柴堆里藏身,因为跑了太长时间疲惫极了,车上睡了过去,醒来之后就武陵园了,看见没人,东走走,西走走,进了一间浴室洗澡,后来被李公公当成园子里姑娘给扛了来。”

    “这么说你是藏身拉柴牛车被送进了园子?”

    “我想是这样。”林小雅低低声音,大概是想到了再也不能穿回原来世界,泪水簌簌流下来,哽咽道:“家里人见我这么长时间不回去一定急死了,万望殿下成全。”

    李承裕没有吭声,一双深邃眸子晦暗不明。

    这时,门开了,李初九带着钱嬷嬷进来。

    “给太子殿下请安。”钱嬷嬷满脸堆笑跪下磕头,要是能搭上这位大华国第二位尊贵人物,全家人都跟着飞黄腾达了。

    李承裕指着林小雅:“这位姑娘你可认识?”

    钱嬷嬷瞅了林小雅一阵,摇摇头:“回太子殿下,老奴不认识这位她。”

    “她不是武陵园姑娘吗?”

    “不是,武陵园姑娘老奴全熟悉,这位姑娘面生很,从来没见过。”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钱嬷嬷跪下磕了头,满脸失望离开。

    她还以为被叫来会有赏赐,哪知道是这样一件莫名其妙事情。

    李承裕沉默喝着茶,屋子里一片宁静,林小雅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壮了胆子道:“殿下之前说过皇上不会强人所难,想来是家风使然。”

    李承裕一双暗沉眼眸顿时凌厉起来,如利刃一样盯过来:“你认为本王会强人所难?”

    林小雅一颗心已经扑通扑通狂跳,仍是面不改色:“奴婢不敢,殿下是万金之躯,怎会和奴婢这样一个底层百姓一般见识。”

    李承裕一双眼瞳暗沉宛如黑夜中雾霭,看不出半点情绪,良久才道:“富贵中荣华你不放眼里,家人飞黄腾达也不关心吗?”

    此话已经透露了意思,保证她日后荣华富贵,家人升官发财,聪明点就会跪倒谢恩。

    “奴婢既然已有婚约,岂可做那等失信小人?”林小雅撩起无辜眸子:“奴婢自小便听家父讲过做人重道义,守承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荣华富贵固然吸引人,但失了气节活着跟死了没有分别。”

    李承裕眼里闪着冷笑,真是小孩子之见。

    蜜罐里长大孩子,以为生活困苦,饿死人是闹着玩。

    多少个饱读诗书学士为了五斗米折腰,气节,气节固然好,能当饭吃吗?当你面对亲人一个个眼前饿死,看你还要什么狗屁气节。

    李承裕从十四岁就到军中效力,战场杀敌,浴血奋战。

    十九岁那年带兵攻克边界一座城市,之后被敌国反扑,敌军三十万层层包围了他坐镇城池,长达半年多里无粮草,外无救兵,所有马匹都吃没了,城中军人和百姓都到了吃老鼠,吃树皮,吃观音土,甚至易子而食地步。

    而他派到京城请求救兵信使被争权夺利兄弟杀害了,他们巴不得他死边疆。

    若不是一位武林高手得知消息,组织了上万个武林中人,雄赳赳杀进城去,把他和数千残军救拯救出来,只怕活不到现。

    李承裕冰冷眼神再次落这个女孩身上。

    大华国太子就这么不值钱,竟没有引起她一丁点兴趣?

    林小雅太子目光显得很镇定,天知道她手心里全身汗水。

    她不认为太子殿下会爱上她,那样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万人之上贵公子,被一个女孩子当面拒绝想来一定没面子。

    他生气,是气她不知好歹。

    一见钟情那玩应,她一直不相信。

    李承裕从座位站起身,朝外大步走去,到了门前回头,一双冰冷眼眸盯那个娇俏丽影上,对李初九道:“把这个女子送出武陵园,我不想再看见她。”

    推开门,走了出去,呯一声,将二人关里面。

    李初九眼里含着审视和凌厉:“为什么要离开,宫里不好吗?”

    “我有未婚夫了。”林小雅避开他视线,淡然语调回答。

    “你已经不是处子了,还想你未婚夫会像从前那样对待你吗?”李初九声音带着嘲讽,好像她思想多么幼稚。

    “他很好,心地善良,热情助人,能急人之难,是世上不可多得大好人。”

    林小雅懒得跟他废话,自己走自己路,碍着别人什么事了,变态太监忒多事。不过今后怎么生活呢,她胸前有一个白金项链。是爸爸给她生日礼物,手腕上有一个价值十万元玉镯子,都算是财富吧!

    “不过是烂好人一个,未必能真心原谅妻子不洁吧!”

    “那是我事。”林小雅言辞淡淡,言下之意不需要你多管闲事。

    李初九眼里闪着讥诮,闭了下眼睛,整理一下思绪,自己这是怎么了,对方还是个孩子,人家死活要离开,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走到门口,开了房门,对外面站岗侍卫道:“把这位姑娘带出武陵园。”

    那侍卫往里瞅了一眼:“姑娘请跟我来。”

    林小雅从李初九身边穿过,对他也不看一眼,到了院子里,跟随那名侍卫朝一条小路走去,身后传来李初九声音:“林小雅,你既然侍奉了太子殿下,可有什么要求?”

    李初九还想挽回什么,出声招呼。

    林小雅想了想,自己需要大华国户籍,但是古时候历朝历代都有大量不统计内人口,户籍那玩应只需花点银子当地衙门就能补办一个,何必张嘴求他。

    她才穿来武陵园不到一天时间,对这里没有丝毫感情。

    她不是小女生,对皇家生活有憧憬,对太子妃,乃至皇后位置存天真幻想。她都二十三岁了,懂得自己该走路,懂得什么生适合她。

    林小雅随着侍卫处了月洞门,后面传来李初九冰冷声音:

    “你一定会后悔。”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