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林小雅在辣文 > 5 被太监给啃了

5 被太监给啃了

 热门推荐:
    梦里不知身是客。[四*库*书^小说网siksh]

    林小雅觉得自己仍现代化大都市里忙死忙活忘我工作,挤公交,过红绿灯,浑然不知穿越事实。等她彻底清醒,是一个浴室里,自己躺石床上,李初九掰着双腿,正往为她清洗身子。

    “不用你,我可以自己洗。”

    林小雅吓了一大跳,慌忙坐起来,双腿并拢,虽然他是个太监,她也没大胆到这种程度。

    “别动,我为你清洗里面残留物,难道你想母凭子贵,怀上太子孩子不成?”李初九摇摇头:“那是不成,殿下已经有了未婚妻,她进门之前,你不可以怀上皇家子嗣,否则就是大罪。”

    怀孩子!林小雅心头忽悠一下,赶紧摇头。

    “我懂,我懂,但我可以自己洗,不敢劳烦公公。”

    叫公公没错吧!书上都是这么叫。

    李初九严肃道:“这不行,谁晓得你会不会蒙混过关,乖乖躺好,让我给洗干净。”

    林小雅开始飙泪,这是为哪般呢?

    记起了好像有这么回事,古代不得宠妃子宫女被皇帝临幸之后,为了避免受孕,太监往身子里灌水清洗,当时看时候觉得好好女孩被太监扒着身子很恶心,没想现轮到自己了。

    妈,还有多少“惊喜”等着她。

    那只探入自己身子里手指抠了阵,把里面液体都刮出来,又拿了一个类似注射器管子往里注水,水流进去,再出来,反复折腾,林小雅要崩溃了。

    且说李初九第一次为女孩洗身子,不为别,一想到别太监扒着这个女孩下半身就心里不痛,才自动揽下了这个活。

    可是这种活很不好做,对着这么一个漂亮女孩子,连吃一口权利都没有,生生折磨死人了。

    等到清洗完毕,全身冒汗,体内那份焚死人热浪摧残着仅剩理智。

    “好了吧,公公,我可以是不是可以起来了?”林小雅他手指触摸下身子又开始了反应,心里唾弃自己,对方可是个太监。

    “你叫什么名字?”

    “林小雅。”她咬着牙说出来:“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再等一会儿。”李初九哑着嗓子道。

    莹白滑嫩肌肤触感非常美妙,光是这样看着她,抚摸她,他就受不了,目光不曾离开奶白色*,淡淡清爽香气进入鼻孔,脑海呈现暂时迷惑,分开双腿,埋下头去亲吻。

    “你做什么吗?”林小雅吓了一跳,本能挣扎,但那双铁臂像她身上生了根一样,把她两腿扛肩膀上,让她动不了。

    她挣扎一会儿就放弃,形势比人强,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左右都不是雏儿了,破罐子破摔,反正变态太监不会吃了她。

    “轻点……嗯……”林小雅觉得身体好热、好热!一股奇异感觉凝聚被他亲吻地方,火热难受。她被他疯狂力道弄得疼痛又舒服,耳际不断传来自己发出暧昧娇吟声,意层层累积,终於他将手指探出进去时候无法忍受,颤抖到达了。

    大量热浪从体内爆发。

    她“啊”喊了出来,两脚他脊背一阵乱蹬,然后软弱无力垂下去。

    林小雅以为这回该完事了,但变态太监继续吸允着,亲吻着她肌肤,过了好一阵,才肯放开。

    李初九眯着眼睛感受那股纯净味道,以前没少看女人身子,但眼前女孩子却第一次让他失去了自我。

    就林小雅还飘云端里忽忽悠悠,耳旁传来变态太监冰冷语调:“记得今天我为你做得一切。”

    那声音很冷,带着一丝丝寒意,钻入她脑海。

    林小雅有点鄙夷,就算我记得,你一个太监能给我什么,难道还让我嫁给你不成,对食那一套本姑娘不稀罕。

    一天之内被到了许多次,身体软得都不像自己了,从床上下来时候,差点摔倒,拒绝变态太监相扶,看见一旁有干净衣服,伸手取过来,当着他面穿好。

    她现不经不懂得什么叫羞耻了。

    流着泪,哭她逝去二十三年清纯和自尊。

    李初九取来手帕为她拭去泪水,拭完过后,把目光瞥向别处:“太子很满意你服侍,准备一下,过会儿跟我回东宫。”

    林小雅忘了哭,惊讶抬起头。

    东宫,不就皇宫一部分,天底下大监狱!

    不,她不要去那种地方。

    李初九眼神冰冷淡漠:“进了宫之后,要注意影响,不该说,一句不准多嘴,不能恃宠生娇,虽然你长得好看,宫里比你漂亮女人也不少,若犯了错谁也救不了你。”

    林小雅一颗心往下沉,做宫里女人,那她这辈子不是毁了,跟众多女人争宠,终生守一个男人身边是好结局,稍有不慎,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我想去皇宫之前见太子一面。”

    林小雅觉得要争取一下,不管成功与否,既然争取过了就不会后悔。

    李初九神色冷峻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不要以为做了太子第一个女人就不识抬举,需知这些贵人眼里你什么都不是。”

    “你不答应,我就不去皇宫,武陵园很好,我待着很习惯。”

    南北朝北齐胡皇后国破之后沦为妓-女,说过一句流传千古话,就是做妓-女比皇后好得多。因为做妓-女是自由自,做皇后处处受限制,甚至没有爱情,寻求不到幸福,守着那么大一个监狱,过着表面风光,实际上无比凄凉生活。

    李初九皱皱眉头:“太子殿下想来还休息,我去通报一声,你这里等着。”

    整理了一下衣服,朝门口走去,回头望了一眼,实不懂这个女孩子闹什么别扭,不过看她像个有主意,应该不会无理取闹,才放心去通报,换一个别说帮,就连理都懒得理。

    林小雅见他离去,房间里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扫视周围一遍,跑到一个大箱子旁,掀开盖子,胡乱扒拉一番,翻来翻去,大失所望。

    尼玛,这个世界女人竟然都穿开裆裤吗?

    怎连条像样裤子都没有。

    打她记事时候,就不知道穿开裆裤感受了。

    让她穿开裆裤,搞没搞错。

    今一天经历一切,比她以往二十多年经历都要多,都要骇然。

    先是穿越,之后被剥光了,打包到众人面前,再剥得光溜溜,被一对父子上下打量,送到太子床上xx,没过过久又一个变态太监给啃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