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四十六到五十章

四十六到五十章

 热门推荐:
    [第四十六章]

    阿莱说,阿史那隼射杀豹子只用一支箭,摩会本以为他在吹牛,但刚刚阿史那隼把他们从室韦人手中救下来,三箭齐发,这种箭术,别说射死一头豹子,怕是都能射死很多人了。

    阿塔里给阿莱处理好伤口,见阿史那隼正在制作箭矢,他担心室韦人不会善罢甘休,以防万一。

    这件事的确不会轻易结束,光是被射杀在境外的室韦人就有七个,尸体和马匹都没被收走。室韦人不会丢下同胞的尸体,只怕要有大动作了。

    阿塔里让娥谷带孩子们去族里姑姑家暂避,他去集合男人们。阿塔里给阿史那隼准备了干粮和水,让他跟亚罗去山里避几天。

    他没有通知咄罗首领,是为了掩护阿史那隼跟亚罗,毕竟他们是突厥人。可若是韦室大举来犯,他们这些人就是白给。

    阿史那隼决定先跟摩会谈一谈。

    回纥现在的首领,是药逻葛氏的菩萨,自号颉利发。足智多谋,骁勇善战,性情喜怒无常,心思十分难猜。

    但他的母亲乌罗浑却是位慈和严明的老夫人。

    菩萨主外战,乌罗浑掌内政,将回纥经营的犹如铁桶一般,他们此行的突破口,怕是要落在这位老夫人身上。

    老夫人有一长女,早年殁在乱军之中。老夫人为此伤心欲绝,嚎啕数日几至昏厥,自此便对弱质少女多了一份疼惜之意。

    而如今身着女子服饰的长歌,却是再合适不过。讨老夫人欢心这差事,就落到了长歌身上。

    契丹,大贺氏。

    突厥催贡的使臣伽塔设来了契丹,摩会将自己猎得的豹皮进献给了突厥。

    摩会说这头豹子是在北境猎得,韦室人想要抢夺,被赶来救援的阿塔里大叔误伤几个。

    此举势必挑起两族纷争,摩会跪地请咄罗责罚。

    伽塔设听完哈哈大笑,韦室人还能与突厥抢这块豹皮不成。契丹跟韦室同为突厥臣属,突厥使臣让咄罗首领准备些金帛抚恤,此事由他来做主。

    摩会的话只能哄骗突厥使臣,咄罗首领肯定是不信的,摩会怎么可能会为了突厥人去猎豹子。若非突厥使臣伽塔设插手,这次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因为摩会险些害了一族的人,咄罗首领嚷着要扒了他的皮,摩会说阿莱为他受了伤,他想去看看他,别打腿。

    半晌后,摩会鼻青眼肿的出现在阿莱家。

    咄罗首领让摩会在阿莱家帮忙干活,等阿莱腿好了再回去。

    献豹皮这法子是阿史那隼教他的,虽挨了顿打,但总算解决了危机。

    关于奥丹去突厥的始末,摩会只知道后面的一些事情,还是听她娘桑落夫人说的。

    奥丹送去突厥的孩子死后,那位老首领,也就是摩会的大伯。他起兵造反,又很快被突厥镇压,老首领死在那场战斗里,老首领的夫人也因此疯了。

    直到咄罗首领继位,契丹才结束了群龙无首的日子。突厥人也很满意,所以他们现在的日子还算安稳。

    老首领的夫人虽然还活着,可也跟死了差不多,她谁也不认识,但只要看到摩会,就会好好吃饭,好好梳洗,还会笑着叫他的名字。

    她死去孩子就叫摩会。

    桑落夫人觉得这个名字不吉利,但拗不过咄罗首领执意让摩会叫这个名字。

    那位老首领夫人这两天都咽不下东西,下午又闹了一阵,大巫看过说已经快不行了。

    老夫人躺在床上不停念着什么,咄罗首领赶紧命人去阿莱家叫摩会回来。

    [第四十七章]

    摩会回来的时候,老夫人已经去了。

    她到最后都没有闭上眼睛,也只会叫摩会这个名字。

    阿史那隼跟摩会一同进了帐篷,看到了至死也未曾瞑目的首领夫人。

    在阿史那隼小的时候,他就很羡慕其他孩子都有母亲,哪怕是贪玩把衣服弄脏了会挨骂,阿史那隼也很羡慕。

    虽然他从没见过自己的亲娘,但他肯定,他的母亲一定是最漂亮的可敦。

    长歌与秦老顺利到达回纥,已经有人在此迎接等候了。

    长歌用的还是秦离离这个名字,老夫人见到她有一瞬间地失神,她的手指在长歌的眼下痣停留片刻,夸赞长歌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第四十八章]

    长歌从老夫人帐中出来,刚好迎面撞上老夫人的儿子,如今回纥的颉利发。

    待长歌走近了,颉利发看到长歌眼下的痣,竟直接拔剑拦住了长歌的去路。

    颉利发质问长歌,那颗痣是谁教她点上去的。长歌不慌不乱地回道,那颗痣是出生便有的,是天生的。

    听到老夫人请他进去,颉利发这才放开长歌。

    回纥的颉利发为何因一颗痣如此反常,长歌让秦老去查这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觉得颉利发疑心太重,他们只是做生意的商人。

    颉利发不以为然,他的姐姐也是右眼下有一颗痣,这事没几个人知道。若是族中老人都能串通外人来糊弄她,那他这颉利发也别当了。

    巧合也好,有意也罢。在老夫人看来,能让一颗因失去女儿而备受煎熬的心得到慰藉,是一件善举。更何况,这对她做决定不会有半分影响。

    见到老首领夫人的遗体,阿史那隼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当年奥丹送那孩子去突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谁知道,谁都行,只要能告诉他真相。

    现在还知道当年事情真相的,也只有咄罗首领了。

    咄罗首领听桑落夫人说,摩会带了朋友回来,摩会对桑落夫人谎称阿史那隼是阿莱家的远方亲戚。

    他跑来问咄罗首领当年的事,咄罗首领叹了口气,打算将当年的事情告诉摩会。

    当年的老首领,是族中最强悍的勇士,最致命的猎手,可惜却不是最好的统领。

    从他当上首领那天起,就没有停止过对突厥的反抗,不管是岁贡还是征兵。

    再后来,突厥向契丹索要质子,老首领把他不到一岁的独子送了过去。可那孩子在奥丹护送的之下死了,奥丹也因为此事没再回来。

    摩会不肯相信,或许他的堂兄还好好地活在突厥。但就算是活着,他也没办法再回到契丹了。

    来契丹催贡的伽塔设被人揍了。

    因为酒肉上的晚了,他不满地吵了起来,桑落夫人去赔礼,却被伽塔设拉着动手动脚,之后就被人打了,动手的人是摩会带来的朋友。

    伽塔设他认出了阿史那隼,被教训一番不敢再惹事。他好奇阿史那隼为什么会在契丹,阿史那隼来契丹不能让大可汗知道,于是便恐吓伽塔设,敢说一个字便杀了他。

    桑落夫人被阿史那隼救下,一路追出来的咄罗首领见到阿史那隼不由一惊,他的长相,实在太像大哥了。

    [第四十九章]

    关于“痣”的事情,秦老派人打听了,还没有消息。

    在回纥,没有人敢问颉利发为什么生气,如果真想知道,只能从老夫人那下手。

    这事虽然蹊跷,但秦老不建议长歌担上触怒颉利发的风险。

    并非是长歌纠结,右眼下有痣的回纥人她确实认得一个,是她娘亲。

    除了母亲是回纥人这个身份,长歌对其他的也一无所知。只知道当年她被李世民从突厥乱军中救走,连本族名姓都不晓得,而老夫人的长女正是殁于乱军中。

    颉利发之所以生气,大抵是觉得这些外邦商人以亡姐眼下痣来换得老夫人垂怜。

    此事不能急于求证,因为颉利发现在的反应,只怕已经把长歌当成骗子了。

    咄罗首领在见到阿史那隼长相的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他是大哥的儿子。当年那个被奥丹送去突厥,却“死”了的孩子。

    十九年前,奥丹带着尚且年幼的阿史那隼,作为质子护送去突厥。

    突厥大概是低估了契丹第一勇士,原本十拿九稳的一场屠杀,硬生生被奥丹杀出一条血路。

    走投无路之下,奥丹闯进可敦营中挟持了年幼的小可汗,阿史那社尔。

    那时候,还是特勤的颉利可汗说,放了社尔便许他们一条生路,但他们只能藏在他的营帐,对谁也不能提及。

    奉命守护首领治子的奥丹当然同意了。

    老首领得到的消息是他唯一的儿子死了,于是起兵造反,死在了那场战争中。等奥丹再得知老首领的死讯,已经是一年后了。

    当年随行的人都被杀光了,奥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买通了一个突厥人,那个突厥人辗转来到契丹,把这一切告诉了咄罗。

    咄罗将那个突厥人处死后,把他的头颅和奥丹的妻儿一起送去了突厥,并斥责奥丹胡言挑拨,自此将奥丹逐出大贺氏,永世不得回归。

    正如咄罗首领所说,摩会无法当好一个首领,因为摩会不懂他的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族首领,要时刻将全族人的性命放在第一,哪怕明知道对方杀害大哥的孩子,又设计老首领起兵造反。

    明知道奥丹说的是事实,他也只能斥责奥丹“挑拨”,把他的妻儿逐出大贺氏。因为一旦承认了,用来做注的,是整个契丹族人的性命。

    至此,阿史那隼真正的身世水落石出。

    但为了护住契丹,他只能继续做突厥的特勤。

    阿史那隼去老夫人的营帐中,合上了老夫人到死未曾瞑目的双眼。

    他的娘亲。

    [第五十章]

    阿史那隼走的时候,阿莱追了出来。

    他担心阿史那隼回去被为难,阿莱对阿史那隼说,如果突厥人为难他,就回来契丹这边。

    阿史那隼托阿莱照顾好阿尔泰,代他转告娥谷跟阿塔里,老奥丹是契丹的英雄。

    因为阿尔泰一句“他本来就是这边的”,使阿莱起了疑心。阿莱跑去问摩会,阿史那隼是不是契丹人。

    摩会说,他是老奥丹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是他大伯的儿子,原本该叫摩会的人。

    阿莱不懂,既然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为什么还要回去跟突厥人生活在一起。

    摩会泣不成声,如果阿史那隼留下,整个契丹都要一起陪葬。他的名字本该是他的,父母疼爱,族人厚待,都本该是他的。虽然相处不久,但摩会已经彻底将阿史那隼当成了他的大哥。

    阿史那隼重情,当初如果不是奥丹护着他早就死了,之后是大可汗救了他们,不管他是因为什么,他都要回去。

    阿史那隼在契丹的事被使臣伽塔设撞见了,亚罗想动手解决了他。阿史那隼制止了亚罗,要动手也不能在契丹境内惹麻烦。

    那可是他叔婶,还有他弟弟。

    回纥的颉利发要见秦老。

    秦老是以薛延陀的名义前来问候,颉利发已经猜到夷男俟斤用意了。

    当年薛延陀被突厥打个半残,举族西迁,如今看到漠北就要被回纥夺回来,又想回来了。他们此时想要联军自然没有问题,可问题是谁才是漠北的主人。

    秦老答非所问,颉利发十分不悦地让秦老出去,换长歌来。

    秦老嘱咐长歌,要促成他们的联军,但千万不要沾染上他们的争斗。

    再次见到长歌,颉利发对着她的泪痣一顿猛擦,但那确实不是画上去的,是打娘胎里就有的。

    颉利发本以为是夷男主动寻的长歌,没想到是长歌他们主动找的夷男俟斤。

    长歌对颉利发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因为中原朝堂肃清商道,他们待不下去了,堵上三分之一身家才攀上大胡商沙钵利。

    原本是要随他去西域行商,路过薛延陀时夷男俟斤盛情挽留,所以就留下了。

    颉利发问长歌,为什么?

    长歌假装不懂的样子。还说她也觉得奇怪,问秦老,秦老只说告诉她也不懂。

    颉利发难得耐心地对她解释,比起跟着沙钵利喝汤,当然是自己吃肉来的划算。

    至于夷男俟斤为什么邀请他们,而不是邀请沙钵利,颉利发没再回答。

    他告诉长歌,会有人找秦老商议回礼的事,长歌就不用跟着回薛延陀了,留在回纥陪老夫人。

    长歌问颉利发,为何看到她的痣会生那么大气。颉利发回道,他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除了那颗痣,她们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

    突厥,阿史那隼部。

    大可汗又派了人来,这次却没那么好打发了,下的是军令。

    回纥首领药逻葛菩萨,骄横无状,在漠北拥兵十万,自号颉利发。

    大可汗点兵四部,即刻牙帐会兵,出征回纥。现赐下可汗佩刀,命阿史那隼特勤所率鹰师为先锋,速速接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