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三十六到四十章

三十六到四十章

 热门推荐:
    [第三十六章]

    距离约定之日还有二十余天,阿史那隼有些等不及,他准备向长歌辞行,去契丹查自己的身世。

    在长歌看来,他一没合适的身份,二没合适的理由,更不知从何查起。

    如今阿史那隼是秦家行四的郎君,秦隼。长歌是行六的姑娘,秦离离。是尊家中长辈之命在长安买房置地,长歌在内宅管账,对外一应事务都交给了阿史那隼与绪风。

    先前,义成公主命锦瑟夫人查雁行门也有了线索,正如秦老所说,他是第一次与阿史那隼做生意。

    中原朝堂肃清商道,她们在中原埋的好几条暗线被毁。当初大可汗率军直逼长安,李世民使计引得突厥退兵。仅一个疏忽,他便坐稳了龙椅之位,那该是何等的手段。这个认知让义成公主不得不加快计划的速度,包括雁行门在内,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长歌在府内管账,绪风带阿史那隼熟悉长安都城,在西市遇到位锻刀老板,是突厥人。实际上西市除了突厥人以外,还有很多回纥人和西域人。

    本地人只当他们与汉人一般,寻常待之。不会欺辱,也不会歧视。他们在这里既不是敌人,也不是奴隶,都是正经商人和平民。

    阿史那隼有些改观他先前对中原的印象。

    绪风打探到,原秦王天策府的尉迟敬德与程知节,晋封了右武侯大将军与右武位大将军,原秦王学士府的房玄龄杜如晦晋封爵了国公之位。裴寂裴司空,李靖李尚书都尚在朝中。永宁公主的“死”仍无异状,原隐太子府的魏征和王珪现任谏议大夫,谏证君侧。

    裴寂是太上皇的心腹,一朝天子一朝臣,估计留不了多久。李靖为人稳重,言少思多,用兵如神,自然不能少。

    一直追查长歌行踪想必与朝中无关,这只是杜如晦的个人行为。李建成一家覆灭,原先身边的魏征和王珪都在李世民那找到了好去处。

    长歌让绪风继续收集信息,她要验证一个想法。

    [第三十七章]

    穆金让亚罗把阿尔泰送到辞邑找秦老,让他安排阿尔泰跟阿史那隼一起回契丹,秦老还没回来。紧接着,门外响起一阵马蹄声,小厮出门望了一眼大喊了声敌袭!

    这几日,绪风要替长歌收集信息,不能跟阿史那隼出门,长歌想安排几个小厮跟着他,被阿史那隼拒绝。

    阿史那隼今日回来,买了顶面具给长歌。

    第二天,长歌乔庄打扮之后用面具遮住脸,与阿史那隼一同上街。

    经过朱雀街的时候,长歌停了下来。

    她的目光遥遥望去,隔着千余丈的朱雀街,连接着北端的朱雀门和承天门,承天门的背后是皇城,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现在西市还未开,两人来到东市一家酒肆闲坐。阿史那隼对长歌道,若有朝一日你在中原混不下去了,可以来投奔我。

    长歌回道,若你在突厥待不下去了,亦可来投奔我。

    长歌出门之前让罗十八守门,就说她“闭门静思,谁也不见”。

    绪风查到些重要事情想见长歌,被罗十八拦在门外。长歌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近乎要打起来了。

    绪风以寻教养娘子为名四下寻访,长歌要找的东宫使女大多被充入掖庭,只有一个在事变前被逐出宫去,下落不明。

    另外,按时间推算,秦老那边应该早就到了,可至今仍无音讯,所以他们在长安的时间还要延长。

    根据绪风收集到的资料,那个被逐出宫的宫人名叫阿云,是长歌母亲都心腹侍婢。在血洗东宫前一天,因为打破了一个碟子就被逐出宫去。

    那时长歌并未留意过她的动向,如今看来,未免太不寻常。

    [第三十八章]

    事发当日,李建成刚离宫,长歌就被送走。她一直以为,母亲是从什么渠道得了消息,她才得以幸免。

    但阿云能在前一天就被逐出宫去,可见她并不是当日仓促得知。如果早就知道,那为何不通知她父王。

    长歌百思不得其解。

    她的母妃连粗使宫人无礼都不曾训斥过,却因为一个碟子将阿云逐出宫去,是为了保全她还是为了传递什么。

    一时的劳心伤神,长歌又咳嗽不止,让绪风拿了孙思邈的药方去抓药,阿云的事情暂且先放一放。

    长歌要找的阿云,此时正在李靖府上。

    李靖的夫人张式听说有人在查阿云,让李靖明日请房玄龄过府一叙。

    接连几日,长歌都咳嗽不止。

    她的母妃,是李世民从战场上救下来的。自她记事起,宫里便一直有流言传她的母妃与秦王有私。长歌曾为此事杖责过一个宫人,她也问过阿云,阿云对她以性命作保,绝无此事。

    这几日阿史那隼似乎一直在见什么人,好像是几个老头子。

    他今日出门前闻到一股药味儿,婢女说是六娘子病了。阿史那隼见长歌脸色苍白,咳嗽不止,有些后悔当初在朔州故意让她光脚挨冻。

    秦老至今也没有音讯,长歌已经让绪风去接应。若阿史那隼不想再等可以先走,这次算欠他的。

    阿史那隼的确不打算继续等了,他要来快马和舆图准备离开长安,先去契丹查自己的身世,然后再回突厥。

    尚书李靖府邸,房玄龄正在与李靖夫人商议阿云的事。关于阿云的身份,红拂夫人并不知晓,负责此事的探子已经送去了房玄龄府上,若真有什么牵连,也与尚书府无关。

    房玄龄道,他留下阿云也只是想留个保险。

    房玄龄在府中没有看到李靖的身影,李靖向来喜欢在东市跟几个老头下棋。红拂夫人说,他这几日遇到个从胡地来的少年,觉得十分有趣,今日也去应战了。

    长歌派绪风接应秦老未果,绪风快马送来一封急件,雁行门受到了袭击。长歌让罗十八准备三辆马车,出城迎接秦老。

    [第三十九章]

    在马车上,长歌看到有人叩门打听他们府上是否在寻教养娘子。绪风在打探阿云的时候,同时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长歌让罗十八驾车出城,她伺机下车,再由罗十八驾着马车归来。在长歌回来之前,秦府交由罗十八坐镇,需要一切如常。

    长歌叮嘱罗十八,给阿史那隼准备最好的快马,让他离开长安。

    李靖遇到的胡地少年正是阿史那隼,阿史那隼有领兵之才,可惜谋略稍有欠缺。李靖对他坦白自己的身份,想将阿史那隼留在大唐,阿史那隼没有答应。

    李靖不打算放他离去,阿史那隼直接从楼上跳了下来,翻身上马出城。李靖让人去守住四面城门,并且交代不能惊动禁军,也不能伤阿史那隼的性命。

    长歌顺利出城接到了秦老,辞邑被袭,亚罗受了些皮外伤。

    袭击他们的是突厥人,至于是哪方势力,还有待查证。若非秦老及时赶到,只怕亚罗与阿尔泰都不能幸免。商道转移的也很顺利,成功在西域落成据点,阿窦与媛娘随后就到。

    长歌请秦老将雁行门的财产分作四份,秦老与媛娘领其中之二,原公孙恒帐下的军士领其中之一。众人追随长歌的理由各异,而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未必人人都认同,那便是兴唐。

    昔日在朔州,长歌亲眼目睹公孙恒以身殉城,只为保护全城百姓。之后辗转数万里,见大唐山河满目疮痍,救一人救不得全城,杀一人杀不得乱世。她已失家,不愿再失国。

    秦老仍愿追随长歌,只是长歌最大的问题并非秦老与公孙恒的军士。

    而是拜她为师,一开始就是为了诛杀李世民,而一直追随她的阿窦。

    [第四十章]

    李靖正派人在城门蹲守阿史那隼,直到入夜,守城的士兵都未曾见到阿史那隼的身影。

    此时阿史那隼正在客栈二楼饮酒,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城门层层把守,他今天是走不了了。

    长歌把她要兴唐的想法告诉众人,绪风没有异议,阿窦却十分生气,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长歌让秦老把阿窦的那份清点出来,再派几个身手好的跟着他。门外的人说,阿窦把媛娘也给带走了。

    媛娘年幼,是公孙恒唯一的血脉,她不懂阿窦为什么要走,虽然很想跟他一起玩,但是娘亲说过,爹爹和娘亲都不在的时候,媛娘要听秦爷爷的话。阿窦没能带走媛娘,径自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