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二十六到三十章

二十六到三十章

 热门推荐:
    [第二十六章]

    听当家的人说,这些开垦荒地的流民都是北边过来的,北方连年战乱,他们又没田地户籍,多亏观主雇佣他们种地,否则开春就会饿死不少。

    流云观赊给他们不少谷种和米粮,他们之所以吃糠菜,是因为担心收成不好,能省一口是一口,若是收成好的话,来年就能把这些还给观里。

    傍晚长歌回到道观,阿碧在门口迎她。阿碧说这段时间观外有男客,以后他们进出都要走后院。

    长歌问观主之所以让她监督流民,是希望她扶贫救苦,还是希望她防着流民作乱。观主说只是让她去督工耕地,按户分配田亩,其余的随她乐意。

    观主不仅给这些流民租田,还赊了谷种米粮,长歌以为,观主是对这些流民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才这么大胆。观主摇头道,算无遗策也好,万无一失也好,算都是术,道才是本。

    此道为何?凭心而行,后果自负。

    按照秦老的法子,穆金查到弥弥古丽是小可汗派来的人。虽然逮住了与弥弥传信的人,可他知道的并不多,其中有三个没熬住死了,剩下的那人也说是因为弥弥失踪,所以他们才会被钓出来。如果他没撒谎,那么线索到这就断了。

    秦老让穆金继续问,问出身世背景,可以用商道打听,不管是谁带走了谁,都没有干粮和水,向南迁的路线打听或许能有消息。

    阿史那隼说他们的人这样一路打听回来的,都说没有见过这样行貌的少年。

    秦老说也有可能是少女。

    穆金一愣,阿史那隼被水呛了一口。

    秦老也差点忘了,他的这位小主公,是个姑娘。

    朝堂最近在肃清地下商道,边境战乱,交市难开,若是全都禁了未免苛责太过,因此也只是肃清那些因武犯禁,手头不干净的商道。

    流云观的账册在李淳风看来,这并非商贾之道。他们的行商获利全用在了施舍药粥,和救助妇人身上。

    流云观主看的通透,小富即可,太肥壮被人盯上才是得不偿失。李淳风笑道,像她这般经营,自是安稳无忧。

    为减轻流民负累,长歌让所有的壮力先去帮别人家干插秧,作为交换,借到了女人也能驱使的牛和犁。等这边整完地,去干活的人刚好回来赶上插秧,两不耽误,用这个办法也不会错过农时。

    五娘羡慕长歌这么有学问,长歌反问她,这有何用?

    因为用了这个法子,没有错过农时。五娘说,他们今年不用饿肚子了。

    长歌听完微微怔愣,她想起公孙恒曾经说过的话,他要守住的不是一座军事要塞,而是万户安居,生生不息的朔州城。

    [第二十七章]

    流云观的洛川商队马上要去行商,长歌托荃娘在边境留意一下雁行门的行踪,帮她把书信送出去,报个平安。

    之后,长歌与阿碧到洛阳城内闲逛,机缘巧合之下,长歌遇到了前往流云的孙思邈与司徒朗朗。司徒郎朗挑开长歌的羃篱帽,见长歌眉目秀丽,骨骼清奇,开口便想收她为徒。

    长歌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司徒郎朗的行事作风未免太过唐突,长歌直接转身离去。

    杜如晦为了调查商团赤鲵也在洛阳,赤鲵势力遍布,与突厥往来密切。杜如晦怀疑,是有官吏与其有所勾结。他这次来还托李淳风引见孙思邈,想看看身体旧疾。

    药王孙思邈是流云观主静澹真人的师傅,观主说长歌的病需得让孙思邈看一看才行。拜见之前,阿碧带长歌去换衣洗漱,途中恰好遇到了李淳风,李淳风无甚反应,似乎并未认出长歌。

    李淳风要见孙思邈是奉李世民之命,希望孙思邈能入朝为官,司徒朗朗对观主说,孙思邈肯定不会同意。

    这段时间,他朋友在洛阳发现了赤鲵的踪迹,赤鲵一直想收购流云观的产业遭到拒绝,现在还不肯不死心。

    [第二十八章]

    观主带长歌来慎堂拜见孙思邈,长歌这才认出,原来方才与阿碧在洛阳城偶遇的老者,正是孙思邈。

    孙思邈替长歌诊病,说她劳心伤神,咳疾久病成患,日后若不修身养性,只怕神仙难救,之后又开了几副药缓解长歌的病症。观主叮嘱长歌,日后切不可劳心伤神。

    看到李淳风也在流云观,长歌担心他会认出自己,想去山南小住几日。

    观主以为她是担心司徒郎朗,司徒朗朗是越女剑法的传人,这剑法以女弟子为首选。司徒郎朗师傅故去多年,他怕断了传承,这也是两人初见,司徒郎朗就想收长歌为徒的原因。

    当年孙思邈曾医治好司徒郎朗的师傅,素霓前辈。司徒郎朗便立下为仆二十年的重誓,执意为孙思邈奉剑已有十余载,若长歌拜他为师,那便要跟着一起云游了。

    阿史那隼与秦老他们也一直在打听长歌的消息,都说未曾见过陌生的少年或少女。

    近两个月活动的汉人商队,只有青灯阁,赤鲵,洛川。青灯阁半月前才入境,时间对不上。

    洛川是流云观的生意,行事低调,买卖也不大。但要有汉人女子像她们求救,她们就会尽量助她回中原。阿史那隼猜测,长歌是被当成掳来的女子解救回去了。

    有了线索,便要去流云观寻人了。阿史那隼跟秦老一同前去,穆金留下应付大可汗,找到长歌后,再用商道送他回契丹。

    既然要去中原,阿史那隼要慢慢适应汉人的生活,包括汉人的装扮,化名秦隼,身份是秦老流落在关外的侄子。

    因为李淳风的出现,长歌一直心神不宁担心她的身份被发现。为了避开,长歌选择在南荒地小住一段时间。

    长歌在官道边弄了个茶棚让五娘照看。荃娘去行商,这段时间观里采买的任务一直是阿碧,阿碧说李淳风他们还没走。

    五娘回来的时候,长歌发现她脸上有五个指印。五娘不肯说缘由,小九说是因为那些人说诋毁流云观,五娘才动了手。

    [第二十九章]

    长歌将那些诋毁流云观人打了一顿,绑在在了道观门口。观主斥责长歌不该如此冲动,有人在背后唆使,幸亏是些街头闲汉,若是遇到高手,恐怕受伤的就是长歌。

    长歌是打算若自己不敌,可以引得司徒郎朗出手相助来解决此事,自己最多挨几句训斥。观主气她明明都想到了,却唯独将她的话当成耳旁风。

    长歌动怒是因为这群人诋毁流云观,诋毁观主暗里做皮肉生意,在观中藏污纳垢,言语十分不堪。

    流言是赤鲵散播的,数次想吞并流云观不得,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

    长歌与他们大打出手,观主为了拘她的心性,将长歌禁了足。

    有李淳风引见,孙思邈替杜如晦诊脉,他的身体长则十年,短不过还有七八年的光景。

    杜如晦一心辅佐李世民的江山社稷,想助他平定四海。对他来说,七年足矣。他这次来洛阳,主要是为了调查商队赤鲵,如今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等时机一到便可收网。

    皓都在流云观看到了长歌,但她戴着羃篱无法确定,又在跟踪的时候被司徒郎朗拦下。

    司徒郎朗不知道长歌身份是什么来头,连朝堂上的人都来盯她。他还是想收长歌为徒,可惜长歌无法拜师跟着四海云游。

    司徒郎朗要在洛阳逗留十天左右,他将一份剑谱赠予长歌,一共十八式。长歌若能习得一式,他便替她解决一人。

    秦老与阿史那隼他们已经抵达辞邑,等绪风回来便动身前往洛阳。

    [第三十章]

    雁行门中的人,大多是公孙恒的亲随。阿史那隼不仅是突厥人,也领兵攻打过朔州,公孙恒甚至以身殉城。

    阿史那隼日后要从商道入契丹,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面对众人的敌意,秦老让他自己解决。

    阿史那隼勾勾手说:在战场上我赢得堂堂正正,不服,来打。

    众人一拥而上,可惜都不是对手。阿史那隼对公孙恒一直是敬佩的,如今一架泯恩仇,也算是解了心结。

    因为有司徒郎朗阻拦,皓都跟踪长歌未果。只是听其音,观其形,与他在朔州所见很是相似。

    杜如晦现在不知道孙思邈是什么态度,李世民希望他入朝,不能因为此事让他生了厌恶。如果孙思邈能把长歌拘在身边,他倒是可以放心。

    十日后孙思邈就会离开洛阳,杜如晦命皓都盯仔细。

    皓都探得赤鲵一直想对流云观动手,杜如晦打算将赤鲵的监控和收网先放一放,让他们先探一探。

    绪风与罗十八查到了长歌的线索,流云观的人的确在阿史那隼的地界带了女子回去。

    在他们寻访流云观的同时,流云观的人也在寻访雁行门,只是还没来得及接洽,赤鲵的人便对她们动了手,只剩一个领队的妇人存活,至今重伤昏迷。

    罗十八将她安置在了石门镇,绪风先回来通报。

    流云观寻访雁行门,八成与长歌有关。秦老安心不下,打算立刻动身,若路过石门镇那妇人还没醒,他们就直接去洛阳。

    观主将孙思邈在流云观居住的事放了口风出去,她是孙思邈的徒弟,又有许多人受过孙思邈恩惠,都尊称一声老神仙。

    半真半假,先前诋毁的谣言不攻自破,让众人都松了口气。况且赤鲵已经被朝堂盯上了,也再嚣张不了多久。

    李淳风今日就要回长安,孙思邈让司徒郎朗代为转告,他不会入朝。

    荃娘昏迷几日就醒了过来,罗十八一直照顾她。得知罗十八是雁行门的人,荃娘把长歌的书信交给了她。

    这几日长歌被禁足,阿碧给她送饭时带了消息说李淳风已经走了。长歌一直在练司徒郎朗给她的剑谱,可她竟一式也没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