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十六章到二十章

十六章到二十章

 热门推荐:
    [第十六章]

    各部族首领的朝见之日很快到来。

    这些部族大都是突厥人,只有极少数的奚人和契丹人。

    穆金嘱咐长歌,对突厥人要多施恩,契丹人和奚人看着办就好。就像管理羊群,不听话就击杀领头羊。

    比起其他族长,契丹的老族长匹吉奥丹略显有些寒酸,长歌不由诧异。

    弥弥古丽说契丹每年交完岁贡能有剩的已经算好了,不可能像突厥这样敞开了吃。

    听完弥弥的话长歌陷入一阵思索。契丹这样的统治迟早会出问题,不过对她来说却不是坏事。

    契丹近年的收成的确不好,今年的岁贡是老族长奥丹的妻子亲手鞣制的雪貂皮。

    见到阿史那隼,奥丹没想到他还能认出自己,在阿史那隼还小的时候,奥丹从恶狼口中救过他一命。

    穆金让长歌弄些酒肉送去阿史那隼的帐篷,替他守着外面不要让别人靠近,顺便防着点,别让他随口答应别人什么。

    各族长的宴请就由穆金代替阿史那隼,阿史那隼要跟奥丹叙旧。

    这些年阿史那隼也一直在寻找奥丹,找遍了国境也没消息,原来他是契丹人。

    那时他才五岁,一直到奥丹辞去护卫走了半月,阿史那隼才觉得不对。

    大可汗说奥丹只是回乡了,所以阿史那隼一直以为他是突厥人。

    奥丹不禁有些感慨,阿史那隼问奥丹是否认识他的亲生父母,奥丹提醒他,你的父亲是大可汗。

    酒足饭饱后,奥丹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就带着孙子离开了。

    在阿史那隼心中,奥丹救他一命,又是他的护卫。如今的契丹就像一只衰老的黄羊,如果奥丹提,他一定会帮,可他什么都没提。

    长歌对阿史那隼说,你能救他于贫困饥苦,救不了他的族人,也救不了整个契丹。奥丹心里清楚,所以不提。

    冬天已经过去。

    热心的阿婆总担心长歌那小身板过不了这个寒冬,要真有个万一,弥弥古丽可以改嫁到她们家来。弥弥笑道,长歌现在欢实着呢。

    此次部族朝见又送来了不少女人,长歌想为她们求个情。

    穆金说这些女人十个里面有八个是奸细,留不得。阿史那隼觉得至少大可汗不会送女人过来了,算是答应长歌留她们一命。

    商道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下个月就会有第一支商队来和他们接洽,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联系上秦老。

    阿史那隼打算把契丹也拉入商队,得到了长歌和穆金异口同声的反对,这样实在太过冒险。

    他是为了报答奥丹的救命之恩,没办法违抗大可汗免去契丹的岁贡,那只能想办法给他们找一条活路。

    [第十七章]

    此次突厥行商,前来接洽的商队足足有百来骑和二十辆大车,还有十余辆车要晚几天才能入境。

    长歌有些好奇,一般走商的买卖也就十来辆车的规模,可惜燕云十八骑并未跟着回来,否则真想问问他们从哪找来这么大的商队。

    阿史那隼将奥丹拉入商队,奥丹认为这太过危险,有长歌和穆金把关,阿史那隼让奥丹尽可放心

    长歌将商队的人马安置好之后,有人请她去帐内一叙,说是主人想要见她。

    在去的途中,长歌发现这些小帐篷看似错乱,实则暗藏玄机,八步一哨,十步一岗。头领们都去了大帐,倒真是让她很好奇了。

    帐帘掀开,里面的主人就对长歌行了个跪拜大礼。

    是阿窦。

    因为秦老也在开辟商道,所以燕云十八骑才能这么快已经找到他们。长歌让阿窦回去转告秦老,继续全力开拓商道。她现在很安全,等他们根基稳了,她自然有办法脱身。

    突厥,小可汗帐中。

    锦瑟夫人将一封密信递给社尔,信中写道,阿史那隼不光补贴契丹人,还帮契丹人开了商道。

    锦瑟夫人认为,隼已经开始背叛大可汗了。关于阿史那隼的身世,社尔似乎知道什么。他打算明日前往牙帐去见大可汗,阿史那隼做的这些事,需要让大可汗知道才行。

    契丹加入突厥的商队,奥丹的孙子阿尔泰表示不解。

    突厥杀他们的人抢夺他们的牛羊,现在他们还要帮突厥做事。奥丹语重心长地对阿尔泰说,要他记住无论发生什么,隼特勤都绝对不是你的敌人。

    [第十八章]

    看完阿史那社尔送来的密信,大可汗震怒不已。

    社尔提议,让阿史那隼替突厥清理这些未纳足岁贡的契丹人,如此一来,心中的疑虑便可清晰了。

    大可汗当即下令,命社尔率□□精锐出发,传令阿史那隼围剿契丹人,如有不从,一同剿杀。

    阿窦带的商队在北疆停留几日便离去了,穆金正在与长歌闲聊,下次要带些书来给阿史那隼看。

    就在此时,有人急慌跑来唤穆金,刚有大可汗的急使打马进了大帐,气氛不太对,要他尽快去看看。

    急使传大可汗之令,契丹匹吉不纳岁贡,骄横无状,命隼特勤出兵剿杀,不得延误,即刻出发。阿史那社尔已经在境边等候,阿史那隼只需带兵前往汇合。

    一时间气氛死寂沉沉,这件事一定是小可汗在搞鬼。可消息是如何泄露的?

    阿史那隼拖延小可汗给奥丹转移的时间,长歌担心奥丹不会逃走,他不可能丢下他的族人。

    而且长歌总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契丹未纳足岁贡,大可汗早就知道。如今突然发难,又让小可汗监督,八成与小可汗有关。

    大可汗动怒是因为阿史那隼帮了契丹人,如若继续放任下去,趁其大意,抓他包庇契丹人不是更好吗?

    为何又不给他犯错的机会。

    穆金也觉得有些蹊跷,便单独带了队人马出发寻找阿史那隼,将大营交给长歌看管。

    今夜阿史那隼,穆金,鹰师主力军锐都不在帐中。弥弥古丽觉得长歌现在逃走再好不过了。

    此时的阿史那隼,要面对大可汗的施压,小可汗的威胁,以及对契丹的抉择。

    长歌决定留下来,她不能乘人之危,也不能把弥弥古丽一个人留在这。

    帐外来报,有匹马跑进了营地,马腹上绑了一个男孩要求见隼特勤,伤的不轻。

    长歌认出这近乎奄奄一息的男孩是奥丹的孙子,阿尔泰。

    阿尔泰只说了一句话:逃。特勤快逃。

    长歌当机立断召集各头领大帐议事。

    阿史那隼不在,这人似乎还有些迟疑。长歌只说,既然信他,那就守好大营待他归来。此人名叫亚罗,是延翰家的人。

    长歌托付给亚罗一封信,要他快马赶上商队,交给商队头领窦大将军,不能落于旁人之手。

    弥弥古丽主动要求照顾受伤的阿尔泰。

    阿史那隼带兵与社尔汇合已是半夜,山下不远处的契丹部族异常的安静,没有半点灯火。

    阿史那隼定睛一看,不远处的营帐前,奥丹瘫坐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

    社尔以响箭为号,是他们提前准备好的埋伏。顷刻间箭似急雨般砸来,一支箭矢射中了阿史那隼的胸膛。

    [第十九章]

    不顾身上的伤,阿史那隼下令继续前进,社尔自他身后突袭将阿史那隼击落下马。他有必杀之心,要将鹰师的人全部剿灭。

    所幸穆金赶来及时,冲破了包围圈的右翼,人马在一片慌乱中四散逃离,阿史那隼也被穆金救走。

    穆金带着人马向大营疾奔,小可汗的人后面紧追不舍。长歌率领着大营内的兵马在高处接应。

    直到看见他们的身影近了,长歌镇定自若地指挥一队去接应阿史那隼,二队放箭阻拦追兵。

    社尔见他们早有准备,强攻不下。于是便派手下飞马禀告大可汗,阿史那隼抗命勾结契丹暗算于他,被他击溃。现逃入大营对峙,请调兵驰援。

    阿史那隼的伤没伤到要害,将养一阵子就好。长歌和穆金正担心追兵会来,弥弥跑进账中说阿尔泰醒了。

    奥丹的孙子,也是唯一逃出来的人。

    阿史那隼不顾劝阻,执意起身去看阿尔泰,原来他在接到命令的时候,小可汗已经带人屠了营。又被布置成一个击杀他的陷阱,连尸体都没收拾。

    阿史那隼说了句对不起,如果不是他把契丹拉入商道,或许就不会发生。

    阿尔泰问阿史那隼,会不会替他们报仇,别说他不知道,他其实是契丹人。

    [第二十章]

    他在突厥长大。

    自阿史那隼记事起,就把大可汗当成作自己的亲生父亲。大可汗从小便对他说,他要的是一把锋利的刀,不是一个只会躲在人后到小孩。

    原来他是契丹人。

    关于阿史那隼为什么会在突厥,阿泰尔也不清楚。

    他只是偷听到了爷爷和奶奶讲话,才知道突厥的隼特勤是契丹人。

    阿尔泰认为,现在他既然知道了,那就更应该报仇了。

    长歌打断了阿尔泰的话,不论是报仇还是杀人,都需要一点时间。

    亚罗带着长歌的信件追上了阿窦的商队,阿窦看完信后,当即大喊一声“牵马来”。

    他将商队的事交给了手下,快马前往辞邑去见秦老,很快就没了身影。

    大可汗之所以震怒,不是因为契丹没有纳贡,而是因为阿史那隼契丹人的身份,所以要赶尽杀绝。

    阿史那隼决定弄清楚,他到底是谁。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穆金自然选择追随阿史那隼。但长歌跟他们不一样,阿史那隼对长歌说:回中原去吧。

    长歌还是选择留下来。

    阿史那隼真正把长歌看成了兄弟,并且对长歌允诺,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在他有生之年,绝不会主动戕害汉人半分。

    阿史那社尔是得了大可汗首肯,如果大可汗不撤销命令,他们再怎么抵抗都是以卵击石。

    长歌托商队的人给大可汗送去了口信,只是如今小可汗大军压境,未必有用。

    契丹是突厥的蜀国,现在退过去也是下策。至于大唐,阿史那隼从来就没想过离开草原。如今只能从大可汗那里寻找突破口,现在小可汗从牙帐调兵也需要时间。

    阿史那隼有伤在身,长歌沉吟他还能不能上马背。阿史那隼十分自信,以小可汗现在的兵力,他就是骑马兜圈也能拖个十天。

    小可汗的母亲,乃是前隋的义成公主。

    当年隋炀帝为发展与突厥和好关系,将义成公主嫁与突厥的启民可汗即是和亲。

    父死子继,义成公主已经先后嫁了四任丈夫,甚至与第一任丈夫之子生下了私生儿,也就是阿史那社尔。

    隋炀帝受困雁门之时,义成公主遣使告变方解此困。而后她忍辱负重,偷生换得可敦之位,前隋的王孙王女才能受庇于突厥。

    小可汗身边的锦瑟夫人是洛阳杨氏高门女,如今在义成公主身边一心筹划,只为有朝一日还大隋江山。

    实际上,小可汗也是被当成一把刀利用而已。

    边陲小镇,辞邑。

    长歌在信中说,她所在的阿史那隼部被小可汗袭击,秦老让阿窦联系燕云十八骑,除了罗十八,其余的人都驰援长歌。

    绪风担心这些人手不够,秦老说这事的关键不在战场,更不在小可汗。燕云十八骑是去救急不是去打仗,若是大可汗决意如此,他们投入多少人手也没用。

    西域商人沙钵利是大可汗的座上宾,沙钵利最近在和雁行门谈香料生意,秦老想通过沙钵利接触大可汗。沙钵利是出了名的又贪又狠,就算见到大可汗也未必能如何。

    秦老让绪风与罗十八前去打探小可汗为何开战,绪风说他们其实可以趁乱救出长歌。

    秦老素来敏明,如果长歌愿意,她也可以趁乱逃出来,可她却选择了向他们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