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长歌行 > 十一章到十五章

十一章到十五章

 热门推荐:
    [十一章]

    阿窦向秦老提议派人去寻长歌,如若人手不够便用先前从朔州密道运走的钱财雇人去寻。绪风觉得不妥,秦老认为此法可行。

    要在突厥的领地不动声色地寻人,最安全快捷,也是最有效,他们最不缺的一条商路。也叫交市,与胡人做生意,各取所需。

    秦老辅佐的第二任主公,志在天下,成大事自然少不了招兵买马,功败之后,手下盛极一时的雁行门也从此销声匿迹。秦老打算将雁行门重新经营起来,借着商道贸易在突厥寻人。

    突厥天寒气冷,长歌在弥弥古丽的照料下捡回一条命。

    在这里,一个汉人军师和一个被救走的俘虏十分不受待见,突厥人连每日的食物都不给她们按时送去。好在长歌的身体已见大好,开始着手筹划之后的事情。

    [十二章]

    一连几日,阿史那隼对长歌都是避而不见。穆金以为他有别的打算,其实阿史那隼只是想看长歌吃闭门羹的样子。

    长歌夺了弓箭和马跑了出来,自请入帐成为阿史那隼的幕僚。

    朔州一战,鹰师大军伤亡惨重,修整却连一个月都不到。吉利可汗让阿史那隼扮作攻打朔州的疑兵,可他既不是攻城的队伍,对汉人也毫无经验。

    长歌看的通透,眼前这位威名不败的隼特勤,似乎并不像传言中那般,深得大可汗“器重”。

    阿史那隼十分厌恶汉人手足相残那一套,他虽是养子,却从未想过做对大可汗不利的事情,也无意参与汗位之争,只求自保。

    在长歌看来,阿史那隼手握重兵不可能置身事外。身为养子,在情况未明之前应及时避开方为上策。若继续在此,对阿史那隼来说既是压制也是消耗。

    更何况,大可汗可从来就没有完全相信过阿史那隼对他的忠诚。

    阿史那隼认为长歌是故意挑拨,思虑一番,还是也听取了长歌的计策,自请去北方苦寒之地镇守。

    一是为了让大可汗放松警惕,二也可以借此机会休养生息。

    让阿史那隼迁徙北方,那突厥对长安便会少一分威胁,这也是长歌的一点私心。

    阿史那隼命人给长歌送来了马匹毡车,等于变相承认了她在突厥的地位。长歌让弥弥古丽准备好,她们很快就会有迁徙。

    从弥弥古丽这,长歌还了解到一些关于突厥小可汗的事。

    突厥的小可汗阿史那社尔,是上一任大可汗的儿子。现任的吉利大可汗是他的叔父,也是除大可汗之外分地最广,牛羊最多,与吉利可汗最亲近的人。

    长安。

    梅林草堂。

    魏征自请安抚山东隐王旧部,借隐王之名起兵谋反的罗艺现已伏诛,不日首级便会送到长安。

    突厥退兵,山东平定,杜如晦却不以为然。房玄龄知道,杜如晦不单是为罗艺一事而来。

    朔州公孙恒献首殉城,他的部下李都尉献城后却降了突厥,弃城而去。“李都尉”究竟是谁,几人心知肚明。

    房玄龄与魏征先前对她百般维护,如今她转投突厥,杜如晦直言:若再遇,勿相阻。

    突厥境,鹰师帐中。

    下属来报,有支奇怪的突厥骑兵在鹰师境内扎营,大约五十骑,偷偷驻扎在了盘山背阴处。

    从阿史那隼领地经过的突厥队伍,都需要拜见再准行,这支队伍不仅没打招呼,还刻意避开。来报之人又说,为首的人很像小可汗身边的乌喀。

    这些人里面不仅有突厥人,还有身穿披甲的汉人护着一辆大车。

    长歌认为,他们和小可汗脱不了干系。

    [第十三章]

    为保万无一失,长歌选择带人前去试探,若需要阿史那隼出面会以响箭为号。

    乌喀不愿惊动阿史那隼,对长歌谎称他们只是跟汉人做买卖的黑市商人,那些汉人是他们的客户。

    乌喀想要趁机灭长歌的口,不料长歌知道他的身份。他仗着背后是小可汗便有恃无恐,结果被长歌带来的人杀了个干净。

    马车里的人说要见他们的主子,长歌听出他的汉人口音,命其他人退后,求入车内一叙。

    车里的人正是隐王旧识,燕王李艺,戎马一生的老将军。假死逃出长安,恢复了罗艺旧姓。

    李建成是嫡长子,战功赫赫,为大唐打下了半壁江山。罗艺与他交好,一早就劝李建成防着这个弟弟,否则也不至于落得这个下场。老将军咽不下这口气,起兵造反,但是没打赢。

    眼下他并非是被困突厥,而是主动找到突厥想要借兵,东山再起,杀回长安。

    长歌大惊。

    她虽感念老将军恩义,可此时若引突厥南下,大唐又该牺牲多少无辜的子民,家仇也成了国恨。

    长歌亦不忍心,罗老将军为她们一家背上千古骂名。

    罗老将军已是油尽灯枯,全凭意志吊着。能在此处见到李建成仅存的血脉,老将军把唐军驿站,行军分布图,可以号令燕云十八骑的令牌都交给了长歌。

    之后便没了气息。

    [第十四章]

    罗老将军亲手将令牌赐予长歌,燕云十八骑自此有了新主。他们听命于长歌假装投靠突厥,实则借着阿史那隼的庇护,顺理成章的开辟商道。

    突厥可汗准了阿史那隼北迁的请求,又派人送来许多骏马和粮草,北迁定在下个月。

    罗老将军葬在了突厥境内,长歌让手下记住这个埋葬之处,日后好移骨回到中原。

    直到现在,长歌都没有完全取得穆金的信任,燕云十八骑伪装成突厥人开辟商道,用来作保的是她的性命。

    长歌将朔州的虎符交给了燕云十八骑,以行商做掩,在朔州寻找秦老。

    随着这些日子的相处,弥弥古丽与长歌越发亲近。长歌拿出自己母亲的首饰问弥弥古丽可曾见过,或许能打听到她母亲故乡家人的一二线索。

    弥弥又说起自己的部族,说起草原上的弱肉强食。她一直知道长歌想回中原。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长歌说愿意带她走,弥弥古丽说自己的根在草原。

    [第十五章]

    鹰师部落抵达北疆的第三日,阿史那社尔得到了阿史那隼北迁的消息。

    锦瑟夫人提醒他不要掉以轻心,还要加紧监控,以及罗艺,是不是落到了阿史那隼的手里。

    据穆金所说,小可汗的母亲是隋朝义成公主,父亲是上一代大可汗处罗可汗。

    若不是处罗可汗死时他尚年幼,隋又被唐所灭,如今的可汗之位也落不到他的叔父,也就是吉利可汗的身上。

    所以他又怎会安于现状。

    再加上阿史那隼和阿史那社尔有私怨,即便是到了北疆也不能掉以轻心。

    长歌一边听着穆金的话,一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此时她腹如铅坠,隐隐作痛,手脚冰冷,烦闷欲呕。

    见长歌有些发抖,穆金觉得奇怪。长歌只说是有些冷,穆金笑她娇贵。

    穆金把地图名薄给了长歌,让她在各部首领来朝见之前记住这些人的名字。

    腹中疼痛,长歌先是怀疑穆金下毒,又很快否认。

    阿史那隼拎一壶着奚人烈酒走进帐中,见长歌埋首蜷缩的怯怯模样十分无语。

    他倒了碗酒给长歌,长歌婉拒,说身体不适想先行回去,又被阿史那隼拦下。

    阿史那隼这一拦,长歌直接倒在了地上。

    就在阿史那隼伸手想扶长歌的时候,弥弥古丽及时赶到,把长歌带了回去。

    也幸亏弥弥古丽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长歌染血的衣裳,这才能及时赶到。如果在阿史那隼面前露馅,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