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小说 > 墨桑 > 番外-乞巧

番外-乞巧

 热门推荐:
    天还没亮,范九姑悄悄起来,从床头架子上摸出脸盆,踮着脚出了屋。

    院门口的灯笼随着轻风微微晃动,红红的灯光探进廊下,又退出去,显得院子里格外的安静。

    范九姑抱着脸盆,踮着脚,穿过月洞门,进了厨房院子。

    当值的杂役婆子看到范九姑,笑道:“又来一个,瞧瞧你们这些小妮子,一个两个的,起这么早干嘛,要乞巧,那得晚上,等月亮出来才行呢。”

    “你们都这么早!”范九姑紧前两步,

    院子中间两排洗脸台边上,已经有七八个年纪不一的小娘子,正忙着梳洗。

    “今天是乞巧节,我们都是领着差使的,要张罗你们乞巧赛手艺的事儿,这已经晚了,你这么早干嘛。”一排人中间,领头的巧娘一边举着靶镜仔细看,一边笑道。

    “你都说了今天是乞巧节。”范九姑笑道。

    “你该多睡一会儿,养好精神,要不然,赶着比赛的时候,你困了,那可就糟了。”巧娘旁边的一个微胖小娘子笑着打趣。

    “就是睡不着了,才起来的。”范九姑将脸盆放到巧娘旁边。

    “哪,这根红绳给你。”微胖小娘子正梳着头,将系了一半的红头绳拉下来,递给范九姑。

    “你今天用这根红绳扎头。”巧娘用手里的梳子敲了下范九姑的头,“你月姐去年扎着这根红绳,得了第七,前年,你梅姐扎着这根红绳,得了第十一,大前年,你兰姐扎着这根红绳,得了头名呢。”

    “谢谢月姐!谢谢巧姐!”范九姑捧着红绳,两眼放光,先谢了微胖的脸上一团笑的月姐,再谢巧娘。

    “洗好脸,梳好头,好好吃饭,别急别慌,就跟平时一样,凭你的手艺,前十稳稳的。”巧娘笑着嘱咐。

    “嗯。”范九姑赶紧点头。

    “你们几个的饭好了,九姑得再等等。”厨房里的婆子探头笑了句。

    “咱们去吃饭吧。”巧娘招呼诸人。

    “九姑别紧张,别急别慌。”几个小娘子经过范九姑,笑着交待了几句,送回脸盆,进厨房吃饭。

    范九姑小心的收好那根红头绳,仔细洗了脸,擦了牙,再细细梳好头,系上那根红头绳,举着靶镜,左看右看,再将自己前后左右看一遍,确定没有不妥当的地方了,收好脸盆,将脸盆送回屋里。

    她们这一舍的同伴已经陆陆续续起来了,洗脸台两边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今天乞巧比赛的事儿,说着说着,话题就偏到了晚上去哪儿玩儿,听说今儿晚上的西湖边上,热闹极了,好看极了,她们这一舍都是今年刚进织坊的,还没看过杭城乞巧节的热闹呢!

    范九姑头一个进了厨房,拿了一个馒头,盛了半碗米粥,又挑着爱吃的,挟着半块腐乳,两块熏鱼,一碟子拌杂菜,看了看,又舀了小半勺虾酱。

    范九姑端着早饭,坐到桌子边上,一口一口慢慢吃着饭,平理着情绪。

    她家离杭城很远,在山里,很穷。

    她八岁那年,县城里的女学到她们村上招女学生,村上一共十一个女孩子,先生头一眼就挑中了她。

    她跟着先生,进了县城里的女学。

    她十三岁那年,阿爹摔断了腿,又淋了雨,抬到县城,说要治好,得十来吊钱。

    阿娘要把她嫁出去,镇上,县里,都有人家要娶她,肯给十吊钱的彩礼。

    五哥说:九姑那么聪明,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得让她把学上完。

    五哥就把自己典给了窑厂,典了五年,一年两吊钱。

    她去看过五哥两回,五哥比牛马还累,烧炭烫伤胳膊,半边胳膊焦黑。

    隔一年,杭城的织坊到女学里招人,她就报了名,考进了织坊。

    织坊工钱高,管吃管住,她一文钱都不花,进来大半年,已经存了二两一钱银子。

    织坊的规矩,乞巧节上,当年新进的织女,比赛接线,穿梭,织花样儿,前一百都有钱,要是能进前十,就有二两银子,还有一匹最新样儿的绸子,她要是能进前十,替五哥赎身的钱就足够还能有余了!

    范九姑稍一多想,心又跳起来,赶紧咬一口馒头,一口一口嚼着馒头,稳着心绪。

    不能急,不能躁,只要稳住,她肯定能进前十!

    乞巧节这一天,织坊停一天工,上半天,当年新进的织女们比赛手艺,这场比赛,由前一年进织坊的织女们张罗安排,再前面进织坊的织女们,围在周围看热闹。

    天字号等等工坊的领班们三五成群,说着笑着,仔细打量着场地中间的新人,瞄着今年要抢哪个,挑哪个。

    比赛结束,中午饭后,织女们三五成群,呼朋唤友,有往杭城去的,多半是到西湖边上,好好的玩上半天半夜。

    这会儿,偌大的织坊里,热闹非凡。

    ………………………………

    织坊大门一侧的望楼上,孟娘子一身银蓝,摇着柄团扇,看着楼下的热闹,和李桑柔说着话儿。

    顾晞一件银白长衫,慢慢晃着手里的折扇,兴致盎然的打量着楼下你拍我打,笑着闹着的织女们。

    吴娘子让人重新送了山泉水,看着人沏了茶,指点着调换了几样点心,再盯了一会儿汤水,又盯着让人赶紧再送两个冰鉴过来。

    她和老孟是在织坊门口碰到大当家和王爷的,这茶水点心,大当家是真不挑剔,可那位王爷,照如意大爷的话说:他家王爷也不挑剔,也就是茶最好要这样,点心最好要那样,汤水最好这样那样……

    唉,这份不挑剔。

    “这些女子,从各个女学招过来,要是以后嫁了人呢?怎么办?”顾晞一边看着热闹,一边听着孟娘子和李桑柔说话,突然皱眉问了句。

    “从女学里招来的织女,也就十四五岁,进织坊,最少做三年,三年之后,要是嫁人,那就放她们回去嫁人。

    “她们走的时候,织坊送一台新织机做嫁妆,在织坊这三年里头,她们能攒不少钱,二三十两银子总归有的。

    “大当家交待过,从她们进织坊起,就要让人交待她们,这些银子,不能全贴补家里,要至少留下一半,一是用来办嫁妆,二来,留着做买丝买棉的本钱。

    “嫁人成了家之后,买丝买棉,织出绸布,绸布怎么分等,什么价儿,她们都是知道的,自己去卖也行,走顺风卖回织坊也行。

    “嫁了人,也不耽误她们织布挣钱。”孟娘子笑道。

    “还有些人,被天字织坊挑中了,她自己也愿意去,就算嫁了人,也不能再回去了,或是嫁到这杭城,或是织坊给搬家银子,把家搬到织坊附近。

    “进了天字坊的,一个月最少也有二两银子,养活一家人绰绰有余。”李桑柔笑道。

    “这是你定的规矩?”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道。

    “她定的,我不管这些。”李桑柔接过吴娘子递过来的茶,转手递给顾晞。

    “送织机当嫁妆是大当家定的。”孟娘子笑道。

    “前年头一批回家嫁人的织女里,有一个姓陆的,叫陆彩,你认得她。”吴娘子又捧了杯茶给李桑柔,看着孟娘子笑道。

    孟娘子点头,“那妮子泼辣得很。”

    “陆彩家在镇上,嫁到了县里,成亲隔月,就教街坊邻居照咱们的法子织细布,上个月,陆彩和她男人一起,到咱们织坊买了十台织机回去,开起织坊了。”吴娘子接着笑道。

    “这是好事儿。”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道。

    “嗯,这些小丫头们,多热闹。”李桑柔笑眯眯看着满院子花枝招展的织女们。

    院子里,乞巧比赛已经开始了,孟娘子伸长脖子看着赛场中间,吴娘子忙拿了只嵌着宝石的千里眼过来,递给孟娘子。

    “这是海上过来的?”李桑柔瞄着那只奢华闪耀的千里眼。

    “马大当家给我的见面礼。”孟娘子举着千里眼,仔细看着赛场中间。

    ………………………………

    赛场中间,范九姑一口气结完了所有的丝线,退后一步,慢慢呼出口气。

    她做到了,没慌没乱没出错,像平时一样。

    范九姑屏着气,看着裁判的前辈织女们挨个看过,看着她们一脸严肃的嘀咕了一阵子,亮声喊出了范九姑三个字。

    范九姑大瞪着双眼,片刻,抬手捂在脸上,热泪盈眶。

    她做到了,她得了第一!她有银子了,她现在就能把五哥赎回来了!

    ………………………………

    织女们呼朋唤友,三五成群的涌出织坊。

    李桑柔和顾晞并肩,出了织坊,安步当车,往杭城过去。

    “潘定山把杭城经营的极好。”顾晞看着周围的热闹,感叹了句。

    李桑柔哼了一声。

    顾晞失笑出声,伸手揽在李桑柔肩上,“西湖那条长堤,咱们再下手抢,哪还用抢?连放句话都不用,你就在这儿说一句,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再说,抢到了又怎么样?也没什么意思。”

    “意思还是有意思的,我是看在钟二奶奶的面子上,我欠她人情。”李桑柔唉了一声。

    “要不,今天晚上,咱们把这杭城的女伎都请过来,让她们比赛吃鱼?”顾晞扬眉建议道。

    “明年吧,得把七公子请过来,说过请他来裁决的。”李桑柔笑道。

    “这夯货,一恍眼,有五六年没见他了。”顾晞感慨了句。

    “文将军该到建乐城了吧?”李桑柔问了句。

    “嗯。”

    “他什么时候成亲?咱们回去看个热闹?”李桑柔看着顾晞建议道。

    “他还在议亲,嗯,他年纪不小了,议好亲立刻就要成亲。正好,也能见见守真他们。”顾晞笑了句,示意前面,“这湖上这么热闹了,咱们也弄条船到湖中飘一飘?”

    “找条小船,就咱们俩。”李桑柔愉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