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将军好凶猛 > 第三十二章 援师

第三十二章 援师

 热门推荐:
    “什么,殿下遇险,徐怀竟然不护送殿下前来蔡州暂避,反倒去了洛阳?”

    蔡州衙堂之上,除了蔡州诸司院官员外,还有曹懿等已率勤王兵马抵达蔡州、受胡楷的将领,他们听到卢雄、钱尚端说及徐怀与景王赵湍在鄢陵南相遇、随后护送景王赵湍前往巩县之事,都是一脸震骇,

    “且不说殿下前往巩县有何意义,此时在颍水北岸,皆是虏敌侦骑,连只苍蝇都渗透不过去,殿下有什么三长两短,徐怀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殿下也是执意如此……”钱尚端说道。

    对既成事实,钱尚端无意跟着众人去指责徐怀什么,最紧要的还是从蔡州求得援军,要不然他实在难以想象,就徐怀身边那点的兵马能顶什么用。

    “钱郎君,你也是糊涂啊你身为翊善,有劝谏之责,怎么不拼死将殿下拦下,反叫殿下受徐怀蛊惑?”蔡州通判伍士恭对钱尚靖也不客气的指责道。

    大越限制皇子干扰朝政、结交外臣,而士臣犹喜劝谏留名:就算景王赵湍站在眼前,伍士恭也敢指责他犯险前往巩县有悖朝纲,而何况钱尚端只是景王府的翊善。

    正常时候,景王赵湍擅自行为,一定会被言官弹劾;而钱尚靖作为对皇子有劝谏引导之责的翊善,则一定会被治罪。

    卢雄作为王禀的僚属,却没有正式的官身,在这种场合无法发声,只是看着脸色阴沉的胡楷。

    他心里也很清楚,即便胡楷拒绝出兵,楚山都巡检司目前是徐武碛、苏老常代徐怀执掌军政大权,也一定会抽调精锐增援巩县,但那样的话,桐柏山众人就会跟胡楷闹得很僵,也会加深世人对徐怀擅权跋扈的印象。

    胡楷再心胸开阔,再器重徐怀的才干,也不可能高兴麾下有一个完全不听招呼的部属吧?

    众人愿意出声也都表过态,其他人也都一并朝胡楷看去:这事最终还得胡楷拿主意。

    胡楷赴任蔡州,便大开杀戒,手持天子符诏又有专擅之权,至少在这衙堂之内,并无人愿意去忤逆胡楷的威势。

    “景王殿下倘若有什么闪失,我也难辞其咎,但社稷岌岌可危,殿下不惜以身犯险,实乃大越之幸。现在虏骑已围郑州而去,此种势态已为王相、景王殿下言中,荥阳、虎牢、巩县乃洛阳府东门户,也是西军东进之必经,倘若郑州失陷,嵩山北麓诸城皆陷贼手,虏兵不退,汴梁都危如累卵,我们还要坐在这里继续惶然争论吗?”胡楷拍着身前长案,盯住众人,厉色质问。

    众人惊谔看向胡楷,旋即又都纷纷垂下头去,不敢直视胡楷的严厉眼神。

    “杨麟愿率部驰援景王殿下!”杨麟站起来,昂然说道。

    “除增援巩县,蔡州并非无其他事可做,”胡楷说道,“以往寄望于西军东进以解汴梁之围,便想着我们守住许陈蔡汝,便算有功,但此时已知虏骑围郑州而去,意在封堵西军东进之道,我们又怎么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巩县?明日起,你要随我去许州坐镇,尽可能从许州牵制虏兵,为解汴梁之围,多多少少发挥些作用曹都统,你率襄阳府军也即刻前往汝州梁县坐镇,确保那边无忧!”

    汝州州治梁县,位于伏牛山与嵩山之间,从洛阳东南伊川县有谷道通往梁县,再沿汝水东进,过峡县之后便是许州。

    他们无法确保函谷关及巩县的得失,手里也没有能与虏骑野战的精锐战力,唯今之计只能先确保洛阳东南峡道不失,想着那里或能接一部分西军进入河淮。

    曹懿不敢率部与虏兵野战,却也不敢说连城池都不敢去守,应承下来后又问道:“却不知使君,差遣谁去援巩县?”

    曹懿心里希望最好是郑州能守住,但郑州倘若陷落,虏兵还想封住西军东进之道,进攻的重心必然会放在嵩山北部三城,不会急着迂回到嵩山南面的汝州来。

    哪怕为自身着想,曹懿这时候也更希望巩县能固若金汤。

    “邓军侯,你与徐怀曾在淮源共剿匪乱,你从己部检选三百善登山道健锐,我另使胡渝率二百甲卒听你调遣。”胡楷说道。

    “二公子志在士考,不擅弓马,怎么领兵作战?此去巩县也太凶险的。”杨麟震惊劝道。

    “殿下若有闪失,我难辞其咎,我本该亲自率援军赶往巩县,但奈何我有统兵之任在身,不能亲往解殿下之危,只能叫胡渝代我效命殿下身前,”胡楷说道,“再者,殿下为社稷都敢以身犯险,我父子二人又岂能走而避之?诸将岂能走而避之?”

    众将吏见胡楷将自家儿子送去险境都面不改色,当下也是悚然自危,心知有什么凶险的作战任务委派下来,谁敢推三阻四,在胡楷这里定得不到好果子吃。

    邓珪站起来应诺,领下胡楷的军令。

    见胡楷如此决然,杨麟也不再相劝,说道:“着祁业与二公子一起去巩县吧!”

    “好,祁业能同行更好,”胡楷身边离不开杨麟,放杨麟离开,到时候诸路勤王兵马不听他号令,他难以弹压,又问卢雄,“徐怀不在楚山,有谁为将,率楚山大营的援兵前往巩县为佳?”

    卢雄知道在徐怀之外,徐武碛用兵最为稳健,但徐武碛要替徐怀统领留守楚山的桐柏山卒,便说道:“靖平匪乱,徐武江武功殊胜,徐心庵、唐盘等人亦可为将!”

    胡楷稍作沉吟,便就案草拟军令:“殿下言巩县还需一千援军为佳,兵马再多,难攀山道也于事无补,那便以徐武江、唐盘二人为将,从楚山大营再检选五百精锐速速前往增援巩县!另着潘成虎、徐心庵二人率楚山营军一千士卒,到蔡州听候我的调用!”

    卢雄也不耽搁,留钱尚端在蔡州城与邓珪、杨祁业、胡渝等人商议具体的行军方案,他与胡楷的传令亲兵驰马赶往楚山都巡检司大营去见徐武碛、徐武江等人。

    卢雄、钱尚端赶去蔡州城见胡楷时,楚山都巡检司大营这边,徐怀自然也同时派人传信回来。

    徐武碛、徐武江、苏老常、潘成虎、柳琼儿、徐心庵、唐盘等人早就将援兵集结完毕,在大营焦急的等卢雄讨得胡楷的调令过来。

    “胡使君怎么说,可同意我们出兵驰援巩县?”徐武碛看到卢雄箭创未逾,与传令亲兵驰马赶来,上前帮卢雄牵住马,焦急问道。

    这个援军,他们肯定要派出去的,但得不得胡楷的许可,差距就大了。

    至少在这时,他们跟胡楷相处还是愉恰的。

    楚山置县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做出一些事,胡楷支持的功劳甚大。

    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想破坏与胡楷的融洽关系。

    “胡使君乃大越良臣!”卢雄与胡楷接触不多,但胡楷今日的果断、勇毅,是令他折服的。

    待传令亲兵将胡楷令谕传给徐武江之后,卢雄又跟徐武碛、徐武江等人说了今日衙堂之上胡楷召议将吏议事的过程。

    从快速及便于指挥的角度,一千援兵最好是直接都从楚山都巡检司调。

    这边也已经集结好一千马步兵,携带重盾、弓弩随时能出发赶往巩县增援;他们还将仅有十数架三弓床弩拆成部件,待运到巩县之后再组装。

    当然,徐武碛也能理解胡楷令邓珪、杨祁业及其子胡渝率一部精锐往援的苦心或者说决心。

    胡楷作为蔡州屯驻大营的节帅,在他有能力调动集结于蔡州的勤王兵马之时,他哪怕将其他兵马派出去送死,也不能事事都倚重桐柏山卒。

    徐怀用兵也是如此,虽然每次都是小规模出动,随他统兵的武将较为固定,但出动的军吏、士卒却是由桐柏山卒轮替上阵一方面对下面的军吏、士卒更为公平,另一方面也是尽可能让更多的军吏、士卒,在频繁的小规模接触战中得到淬练。

    接下来胡楷还要亲自赶往更北面、距离郑州更近的许州坐镇,蔡州屯驻大营兵马也将全面往北线倾斜。

    胡楷同时还要从楚山都巡检司调一千精锐到许州,参与对虏兵的牵制作战,徐武碛、徐武江、苏老常当然也没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