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43 成家聚餐

143 成家聚餐

 热门推荐:
    1997年9月27日,一群人在杰克成位于洛杉矶的家中聚餐。

    除了杰克成的几个朋友及妻儿外,白奎因、斯皮尔伯格和《尖峰时刻》的导演布雷特·拉特纳作为客人出席。

    “小白?”

    斯皮尔伯格试着学习成龙略带粤语口音中文的发音。

    “不是‘把’,是,‘白’!小白……小白……不要跟他学南方口音。”

    白奎因赶忙纠正,这些天他在尽量培养自己的“幽默细胞”,时时刻刻都在插科打诨。

    “南方,就像新奥尔良?”斯皮尔伯格试图通过类似的例子,来理解粤语在中国的地位。

    “yat!新奥尔良。”身为纽约人的白奎因当即点赞。

    yat原本是新英格兰地区,特别是纽约人,对老南方人的口音的蔑称,却又被奥尔良地区用作骄傲的自称,颇有点:我就是要你讨厌我,又拿我没辙。

    进入“笑匠”状态的白奎因才不管什么政治正确不政治正确呢,只要好笑,牧师的笑话他都敢开,只要汉娜在附近,当着黑人面,他都敢聊炸鸡配西瓜。

    他现在就是为了逗乐来的,只要大家乐了,他就赢了。

    “但是我还是要说,史蒂夫,新奥良不是一个南方城市,而是加勒比地区最北端的城市”。

    还好现场没有新奥尔良人,不然必定引发一场口水战。

    史蒂夫·斯皮尔伯格这次真被白奎因弄破防了,非常政治不正确地跟着笑了起来。

    经过了《拯救大兵瑞恩》的拍摄,斯皮尔伯格知道白奎因是那种需要把自己代入角色形象才能演好戏的体验派演员。

    此时恰逢《尖峰时刻》正在拍摄,今天的白奎因有些怪,就很容易解释了。

    更夸张的情况他都见过,在爱尔兰的海边营地,白奎因经常在半夜惊醒,然后在自己帐篷里找他的勃朗宁自动步枪,把隔壁帐篷的汤姆·塞斯摩尔吓得不轻。

    显然,白奎因在《尖峰时刻》中的角色是一个搞笑担当,有点类似金凯瑞。

    然而,美国的南方和华国的南方是两种概念,白奎因的笑话却没能逗笑在场的几个港岛人。

    就餐的几人,刚刚聊到了《红番区》中,杰克成从一幢楼的楼顶跳到一街之隔的另一幢楼的阳台的镜头。

    斯皮尔伯格询问杰克成是怎么做到的,他用录像机反复暂停、倒带观看那个镜头,确认那个镜头没有用特效,没用替身,就是杰克成自己完成的。

    杰克成的英语不是很好,不过却用了他一贯的言简意赅的冷幽默回答:“那个镜头,很简单啊,导演说,准备,开机,我跳,然后医院!”

    白奎因插了一句嘴,说,“我也能做到,记得给我安排一个漂亮的护士,我只会摔断两条腿!”。

    杰克成显然对这种“入戏过深”状态的白奎因非常熟悉了,伸出一个指头,做弯钩状,笑道:“哈哈,你在吹牛,小白!”

    大家一起大笑,这才有了尴尬的白奎因,利用纠正口音转移话题的那一段。

    杰克成的经纪人威尔陈,意识到餐桌还有一个未成年人,于是不慌不忙地向旁边一个长了和杰克成同款大鼻子的少年说道:“杰西,刚刚杰克的意思是,小白说他也能跳过那两栋楼的间隔,是在吹嘘。”

    正值中二年纪的杰西显然不忿一个没比自己大几岁的家伙不仅和自己非常崇拜的父亲平辈论交,母亲甚至还让自己喊“盎口”。!

    摔!

    这下抓住了一个机会,杰西用自以为很挑衅的口吻说道:“小白盎口啊,跳过两栋楼之间的街道算什么啊,你知唔知道,前段时间,我爸爸从一幢七十米高的楼顶上跳下来了呢!”

    白奎因也很讨厌这个小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烦他。

    他也是在《尖峰时刻》开机之后,才知道杰克成其实早就把家安在洛杉矶了,秘密结婚的老婆简·林,带着儿子杰西·成在此生活。

    一开始杰克成非常不适应在洛杉矶拍戏的节奏,周末竟然要休息!

    作为资本家的白奎因其实也不愿意放假,但是好莱坞就是这样,如果不休息,那就要支付双倍甚至数倍的工资,如果不是出外景或者合同早已约定,资方权衡得失之后,一般都会选择给剧组放假,这样虽然拖延了进度,却是“最节约”的方式。

    而习惯了连轴转的杰克成遇到了双休日,反而无所适从了,最后可能是经纪人威尔·陈的建议,杰克成把难得的双休日变成了社交时间,从另一个方面“打入好莱坞”。

    一周前,白奎因就受邀来杰克成的家里赴宴了,今天是第二次了,客人更多,斯皮尔伯格便是白奎因帮忙请来的。

    当时为了化解和小家伙杰西·成初次见面时被叫“叔叔”的尴尬,白奎因开了个玩笑,问杰西·成到底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中学生就不要叫他叔叔了。

    结果小伙子当场就哭了,还弄得白奎因一头雾水,说个笑话,怎么就哭了。

    后来还是从杰克成那里得知:有一次他来洛杉矶,答应好去学校接儿子,没想到,由于之前工作太忙,忘记了儿子已经上中学了,兴冲冲跑到小学,扑了个空。

    另一边已经上中学的儿子杰西·成,和全班一起在等那个他天天一直挂在嘴边的大明星父亲的出现,却不知道杰克成跑去了小学,左等右等,两边全都等了个寂寞,杰西·成被同学嘲笑了很久。

    白奎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和杰西·成结下了梁子。

    “吹牛!”

    白奎因趁机狠扎一刀,“笑匠”状态下的白奎因可不懂什么尊老爱幼。

    杰克成只好替儿子解围,说那是一幢24层的高楼,在鹿特丹,他拍摄《我是谁》的时候,从楼顶沿着斜面玻璃滑了下来,不是直接跳楼。

    那也很惊险了,好不好!

    导演布雷特·拉特纳立即表示,他可不会让杰克成作出任何太过危险的动作,他宁愿用替身:

    “如果杰克成因为拍我的影片出了意外,我可负担不了这个责任,我会被全世界的杰克成的影迷追杀至死的。”

    白奎因在一旁反驳道:“不会的……”

    布雷特·拉特纳坚定地说道:“怎么不可能?一定会出现一个约翰·辛克利的!”

    约翰·辛克利,因为疯狂迷恋朱迪·福斯特,想要引起她的注意,而向里根大统领开了三枪,险些弄死大统领。

    白奎因用餐巾擦擦嘴,用非常优雅的姿势将餐巾叠好,学着《教父》里阿尔帕西欧诺的口吻说道:“你会先见到克里斯派来的西西里信差……”

    气氛一时冷了下来,还是斯皮尔伯格率先拍手,笑道:“qb,你学得太像了,说实话,你还真有点像阿尔帕西诺,我在想,也许我们还能合作一部电影。”

    “我的戏路太窄了,史蒂文,大概只能演警察、军人,也许还能演个野蛮人。”

    说话间白奎因举起粗壮的胳膊,挤出鼓鼓囊囊的肱二头肌,向着对面的杰西·成作出威慑的动作,吓得杰西·成立即靠向椅背。

    杰克成却一拍大腿,说道:“野蛮人好啊,qb,我之前看过一个剧本,讲的是汉朝将军和罗马军人之间的碰撞,你可以演个反派野蛮人,我们可以漂漂亮亮打一场,这次我们两人之间的对打戏太少了!”

    显然拍摄《尖峰时刻》至今,除了杰克成带来的“成家班”武师,只有白奎因的动作戏能拍出杰克成想要的效果,然而两人在剧中是合作方,只有前期有一段“不打不相识”的短暂对打戏,后续只有合作没有对抗,让负责武术指导的杰克成觉得意犹未尽。

    白奎因模仿着邵氏老武侠片的台词,说道:“放马过来把!我可不会轻易认输的,杰克!”

    斯皮尔伯格看着一直在搞怪的白奎因,笑而不语,脑中却在思索着:“野蛮人到还真没有,罗马将军似乎倒是……小白年纪再大点就好了……对啊,可以化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