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42 雨伞音乐节、阿姆

142 雨伞音乐节、阿姆

 热门推荐:
    1997年9月1日,劳动节周末小长假,西雅图。

    西雅图中心外的广场上,正在举办的是bumbershoot(雨伞)音乐节。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eminem,他将带给我们《just don't give a fxxk》!”

    唱了三首歌,满身大汗的白奎因,将舞台交给了阿姆,自己趁机退场休息。

    阿姆穿着一身黑色的连体工装,弓着背从侧面走上舞台,把话筒顶在嘴边,开始念起经来:“slim shady brain dead like jim brady……”

    “i just don't give a fxxk!a~~~”

    “cause i just don't give a fxxk!ah~~~”

    ……

    “qb,你从哪个贫民窟把这家伙给翻出来的,ha?”

    雨伞音乐节的主办方,one reel的ceo诺曼不知何时出现在白奎因的身边,调侃起舞台上的eminem。

    在诺姆看来,学出一身黑人腔调的白人,一定是在黑人贫民窟长大的。

    好吧,让他说对了。

    “底特律,阿姆是在底特律长大的,诺曼先生!”

    “怪不得!”

    居住在科技之城西雅图的诺曼,显然对五大湖的老工业城市不太感冒,和白奎因闲聊两句就溜达到别处去了。

    尽管诺曼有些鄙夷嘻哈乐,但是阿姆能出现在这个舞台上,还要多亏了诺曼。

    从93年执掌one reel后,诺曼秉承着开放态度来经营这个有二十年历史的音乐节。

    他不仅让嘻哈乐登上了以往一直被摇滚乐把持的雨伞音乐节,还引入了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家,日本的,法国的……

    除了音乐之外,诺曼还安排了戏剧、诗歌朗诵等节目,致力于将雨伞音乐节打造成一个艺术盛会。

    甚至还有一只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马戏团,在为其三天音乐节的第一天进行了表演……

    当然了,劳动节当天的重头戏还是摇滚,毕竟西雅图是吉米·亨德克里斯、nirvana(涅槃乐队)、pearl jam(珍珠酱乐队)和soundgarden(声音花园乐队)的发源地,被誉为垃圾摇滚(grunge)的中心。

    今天最受瞩目的并不是白奎因的火焰炸弹乐队,而是一只来自英国的摇滚乐队,radiohead。

    1997年5月,radiohead拿出了一张神作,《ok computer》。

    和白奎因一样,在这张专辑中radiohead大量运用了新乐器和合成电子音。

    尽管晚了白奎因的《20》专辑三个月,《ok computer》依然追上了《20》的成绩,不久前拿到了三白金的销量认证。

    按照大卫格芬的话说,radiohead是白奎因在格莱美战场上的劲敌。

    因为按照格莱美的分类,白奎因竟然无法竞争摇滚类的奖项,而是被分类到“另类音乐”了!

    “风格割裂”,是大部分乐评人在评价《20》时,堆砌了许多的溢美之词后,在“but”后面常用的评价语。

    《20》的12首歌曲,只有《it's my life》《all i need is you》和《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被归类到流行摇滚。

    《war paint》、《this is killing me》以及翻唱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被认为是金属乐。

    《feel good inc.》、《radioactive》、《something just like this》、《demons》,还有《radioactive》和《demons》的嘻哈版,全都被归类到另类音乐中。

    摇滚和另类对半开,尽管白奎因认为即便是另类也该算成是另类摇滚,但是他却没有能力左右格莱美评选委员会的判断。

    同样被大卫格芬视为白奎因在奖项上的劲敌的,还有2月发行新专《地球人》的大卫·鲍伊,以及即将发新专辑的冰岛女歌手比约克。

    不一会儿,阿姆的独唱完成了,白奎因再次上台,和阿姆合作了一首《feel good inc.》,完结了在雨伞音乐节的全部表演。

    “干的不错,阿姆!”下台后,白奎因搂着阿姆的肩膀,勉励道,“这周开始,你要忙碌起来了,本月底你的专辑《the slim shady ep》上架,我们要集中宣传了。”

    “没问题,老大,谢谢你给我的机会。”

    阿姆和特拉维斯学着称呼白奎因为“老大”,虽然他比白奎因还要大四岁。

    最近一段时间,白奎因跑通告和进行演出的时候,都带着阿姆,比培养lp担任主唱的战纹乐队要用心多了。

    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去年夏天》的首映仪式时,获得了那首《see you again》。

    由此,白奎因判断,嘻哈说唱与摇滚、流行等曲风的融合,应该是未来的趋势,否则无法解释记忆碎片中大量的此类歌曲。

    而阿姆的业务水平确实不错,作词和编剧一把抓,在创作上不需要别人提供额外的帮助。

    其风格应该归类为东海岸的nwa提出的硬核说唱,节奏强烈,屏弃了炫耀街头匪帮的歌词,更多关注在歌手自身的生活和成长,讲述生活的街区和周围人的故事。

    这样的歌词,更容易被主流社会接受,换句话说,市场的前景更大。

    隐约看到了未来趋势的白奎因,立即安排斯科特和大机器的专属律师杰瑞,以她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合作rapper为由,和阿姆洽谈换约。

    从一开始的1+2,三年三专的合同,换成了1+4,五专的合同,在歌手分成,和创作者分成方面也做了相应的让步,想要尽量把阿姆留在大机器唱片。

    不过白奎因一直捂着《see you again》没有拿出来灌录,他打算看看阿姆的首专销售情况,再决定是否让他和自己合作《see you again》。

    《see you again》是一首可以撑起一张单曲碟的主打歌,像rza那样完全放弃三首歌收益的情况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这次白奎因需要谨慎选择合作伙伴。

    如果白奎因知道阿姆现在是什么心态看待自己的话,应该会因为自己的那些小算计而感到羞愧。

    阿姆不仅仅是以员工对待老板那样的心态看待白奎因,而是将白奎因视为自己的拯救者。

    从十几岁便开始励志要成为嘻哈歌手的阿姆,从88年就开始了说唱表演,在街头,在酒吧,底特律每个高中的活动现场,他抓住一切机会登台表演,为此他高中留级一年,最后在17岁辍学。

    一边打工,一边继续自己的说唱事业,用当厨师挣来的钱灌录磁带,顶着寒风在街头兜售自制的磁带。

    经常因为去外地参加说唱比赛或者演出而丢掉工作,最后甚至不得不带着女朋友和女儿搬回母亲的拖车。

    事业的不顺利,让阿姆越挫越勇,却也在消耗着他最后的气力。

    大机器唱片,就像天降骑士,在他和伙伴分道扬镳,再次失业,山穷水尽的时候出现,给了他一份作为白奎因的伴唱的工作,让他能够领到一份虽然不高,但是能够维持稳定生活的薪水,而且还告诉他,大机器唱片将会为他发行专辑。

    这时候的阿姆,别说1+2还是1+4了,只要能让他发一张专辑,他就满意了!

    他想证明,嘻哈说唱不是黑人的专属,一个底特律出身的白小子,也能成为一个有专辑傍身的说唱歌手。

    更何况雇佣他的,还是开创了“唱-说-唱”新风格的白奎因。

    阿姆第一次听到《feel good inc.》、《radioactive》和《demons》这三首歌时,便觉得一条新的道路在自己的面前展开了。

    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在试图创作类似风格的歌曲,嘻哈部分倒还好说,苦就苦在副歌部分的创作,对没有经历过专业训练的阿姆来说,太过困难了。

    所以他暂时干脆转换了思路,自己目前的身份不是白奎因的嘻哈伴唱么,干脆采样白奎因的歌曲的副歌部分,自己填词说唱部分。

    用这个方法,阿姆已经制作了两首歌的小样,只是他暂时还不敢直接拿出来,打算在和白奎因多接触一段时间,找到合适的时机再说。

    不知不觉间,阿姆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已经悄然把自己放在学徒的位置,将白奎因奉为导师。

    白奎因确实有“导师”气质,总是喜欢在乐队成员和公司员工面前勾勒宏伟蓝图,讲述远大前程。

    如果他不是有一张三白金唱片的成绩作为背书的话,一定会被人嘲笑吹牛皮的。

    ……

    “哈哈!你在吹牛,小白!”

    “小白”,现在是杰克成对白奎因的专属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