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38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1)

138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1)

 热门推荐:
    灯光关闭,没有片头,影片就这么突兀地开始了。

    摄影机跟随一双女人的脚,踩着高跟鞋,在小巷里踉跄前行。

    一开始,只有女人的喘息声,从中透露出此时的女人非常惊恐,女人接近巷口,环境音渐渐变大,一只军礼乐队正在小巷外的大街上经过。

    小巷的静谧阴暗和喧闹的大街对比分明。

    就在女人即将走出小巷的时候,一双长筒胶鞋忽然挡在了高跟鞋的前方,接下来是一声短促的尖叫,戛然而止……

    巷外,军礼乐队依然在演奏着欢快的乐曲,军鼓声掩盖了一切……

    镜头缓缓沉入地下,“韦德马克映像”的像素风格logo出现,然后是手写纸片飘向银屏,上面用全部大写的粗体字写着:

    “i know what you did last summer”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主演和主创名单,全都是这种粗体手写字,最后是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名字。

    收起最后一张纸条,镜头从地下升起,光线一下明亮起来,军礼乐队行进到礼堂外,欢快的人群和礼堂的横幅告诉大家,这里正在选举这个海边小镇的年度选美皇后。

    接下来主角一一登场,只用简单的几句对话,便勾勒出了四个主角的身份背景和相互之间的关系。

    莎拉是个品学兼优的高中毕业生,已经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她有一个家境贫寒却颇为努力的男友,便是渔民之子杰瑞德·莱托。

    此时正在舞台上参加小镇选美皇后比赛的是莎拉的闺蜜,查理兹塞隆。

    而查理兹也有一个富二代男朋友,一头金色卷毛的保罗·沃克。

    查理兹获得了选美皇后的桂冠,带着银色的后冠,在军礼乐队的簇拥下,进行花街巡游。

    然后是青春片常见的桥段,高中毕业生们的狂欢趴体,青春的肉体在酒精的作用下放浪形骸。

    杰瑞德和保罗显然不是一路人,但是双方的女友是闺蜜,便也只能勉为其难地玩到一起。

    派对结束,杰瑞德没车,而保罗喝多了,便由杰瑞德开着保罗的车送三人回家。

    一路上四人有说有笑,畅想着各自的未来。

    杰瑞德准备去莎拉所在的城市打工,查理兹要去好莱坞碰碰运气,而保罗只要继承家财就行了。

    亢奋的保罗甚至打开天窗迎着海风大吼,不小心掉落的酒瓶干扰了驾车的杰瑞德,等杰瑞德一抬头,蜿蜒的海边公路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接下来便是惊呼和碰撞,等他急停了车辆,四人奔下车,在道旁见到了一个一身是血的男人。

    此人的脸上都是伤,辨不清长相,但是身上穿着的却是附近渔民常穿的作业服,一望便知是周边渔场的渔民。

    莎拉想要报警,杰瑞德试探一下,发现男人已经没了呼吸,查理兹惊恐万分没有主意,而保罗却阻止了准备打电话的莎拉。

    保罗认为,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一身酒气,根本说不清楚。

    开车的杰瑞德家里穷,赔不起交通事故的赔偿;莎拉可能会因此耽误大学入学;查理兹的演员梦也会破碎;车是自己的,而如果自己犯了事,家里会断了自己的粮,没钱了怎么当富二代。

    反正大半夜路上没人,事发路段也没监控,人反正也死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丢海里毁尸灭迹吧。

    其他三人被说动,刚开始搬运尸体,正巧便有车路过,把四人吓得不轻。

    车辆停下,是暗恋莎拉的同班同学莱纳德。

    莎拉以保罗开车不小心撞了护栏为由,打发走了一脸狐疑的莱纳德,然后四人驾车来到一个小码头,准备抛尸入海。

    莎拉注意到死者的手臂上有一个纹身,写着“苏珊”。

    临门一脚之时,两个男孩又怂了,谁都不愿推那一把,还是查理兹弯腰送了最后一程。

    但是“尸体”却在落水前忽然醒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查理兹头上的象征选美皇后身份的银冠。

    满是血污的手举着银冠缓缓下沉。

    保罗首先反应过来,银冠会暴露查理兹的身份,小镇的选美皇后只有一人。

    于是果断跳入海中,一番争夺下,抢回了银冠,一脚将那人踢入海底。

    保罗拿着银冠浮出水面,四人判断,即便那人没被撞死,现在至少也淹死了,赶紧狼狈逃离现场。

    接下来时间流转到一年之后。

    在这一年里,去上大学的莎拉每日生活在恐惧和愧疚之中,变得有点疑神疑鬼。

    由于见到男友就会想起那晚的事件,她和杰瑞德在那晚之后很快就分手了,圣诞和春假也没回家,一直到了一年后的暑假,才回到小镇。

    结果刚一到家,莎拉就收到一封匿名信,打开后,字体和片头一模一样:

    “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干了什么!”

    见到这封信之后,莎拉惊恐不已,想起去年的事故,一时间慌了神。

    可能是有人见到了去年他们抛尸的一幕,难不成是来勒索的?

    莎拉立即想起了一年都没有联系过的“闺蜜”查理兹,于是赶往查理兹家的服装店,想打听她现在的联系方式,也许大家一起想办法能解决问题。

    到了服装店,却意外见到了查理兹本人,原来好莱坞也不是那么好混的,小镇的选美皇后在好莱坞什么都不是,梦想破灭的查理兹回到了小镇在家里的店中帮忙。

    莎拉拿出了纸条,查理兹也很害怕,两个小姑娘没了主意,便去找保罗寻求帮助,事情是大家一起做下的,现在收到了恐吓信,也只能一起承担了。

    两个打扮得美美的姑娘找到了醉生梦死的保罗,说明了原委。

    保罗一听是恐吓信,马上就断定是当时路过现场的莱纳德干的,他的嫌疑最大。

    接下来,怒气冲冲的保罗便带着两个姑娘冲向莱纳德工作的鱼场,找到了老实巴交的莱纳德。

    恶少行事的保罗抓住怂头怂脑的莱纳德一通威胁,一头雾水的莱纳德根本闹不清状况,白挨了几拳。

    保罗认为自己解决了问题,带着莎拉和查理兹离开渔场的时候,却意外碰见了一身渔民打扮的杰瑞德。

    原来杰瑞德和莎拉分手后,也没去大城市打工,子承父业当起了渔民。

    莎拉虽然对杰瑞德余情未了,但是那次事件之后,两人之中总有芥蒂,已经没法平静相处了。

    打了个招呼,各自散去。

    平白被打了一顿的莱纳德气呼呼地蒙头工作,化悲痛为工作的动力,却不曾想,加工鱼类的工作间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身披黑色雨衣戴着面具的怪人。

    怪人不等莱纳德说话,掏出一个大铁钩,对着莱纳德的下巴来了一下,像拖鱼一般把领了盒饭的莱纳德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