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31 蝙蝠侠之死

131 蝙蝠侠之死

 热门推荐:
    6月20日,《蝙蝠侠与罗宾》首映。

    白奎因匆匆拍完《无间行者》的戏份后,陪同女友莎拉参加了位于神殿礼堂的首映仪式。

    令人遗憾的是阿诺德施瓦辛格因为还处于心脏手术的休养期,未能出席首映和后续的宣传活动,首映仪式将由乔治·克鲁尼担纲。

    此时的乔治克鲁尼满面春风、意气风发。该片上映之后,他将正是以一个电影演员的身份被好莱坞接纳,而不是那个在电视剧里演医生的乔治。

    “点映口碑真的不行吗?”白奎因悄悄询问莎拉。

    白奎因对《蝙蝠侠与罗宾》并没有什么好感,因为预售的火爆,华纳临时撤掉了《美国精神病人》将近600块银幕,使得其以3200块荧幕开画。

    挤掉的部分都是韦德马克映像的收益啊,《美国精神病人》的口碑不错,尽管已经上映了四周,但上座率一直在40%以上。

    莎拉一边向旁人微笑致意,一边小声答道:“他们都不喜欢乔·舒马赫导演的戏谑风格。”

    白奎因想起乔治克鲁尼的蝙蝠战甲上的两点激凸,原来是为了戏谑风格才设计这么搞笑的战甲啊。

    两人进入影厅,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记得你之前只是抱怨拍得太过像漫画了……”白奎因想起拍摄初期女朋友每天回家吐槽的内容。

    莎拉靠过来咬着白奎因的耳朵说道:“有华纳的高管向乔·舒马赫导演提议让他效仿六十年代那部《蝙蝠侠》,认为暑期档的儿童片,应该更加欢乐一些……我还和你说过,为此我们还重拍了一些场景呢!”

    拍摄后期因为白奎因专注在音乐制作上,故而也没太在意女朋友每天的例行吐槽,但是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莎拉一直在抱怨这部电影的风格太过低幼化,布景的投入和演员片酬又太大,很可能会遭遇票房滑铁卢。

    这一点,乌玛瑟曼和她的看法一致,拿了2500万片酬的阿诺德施瓦辛格,也许也看出来了,故而用心脏病手术躲掉了宣传期。

    尽管点映口碑不好,还是有一些人对该片颇具信心,乔治克鲁尼依然在尽力号召粉丝们来观看全新的蝙蝠侠。

    华纳的宣传也不遗余力,除了传统的报纸广告和自家电视台播放预告片,还提启动了全新的网络宣传攻势,flash就接下了为《蝙蝠侠与罗宾》制作动画短片的活儿,那个短片现在还在网站的首屏挂着呢。

    大量的宣发投入,换来的首映场的票,在预售阶段便宣告售罄,这似乎也在证明,蝙蝠侠漫画的粉丝,和蒂姆伯顿前三部蝙蝠侠积攒下来的人气是不容小觑的。

    因此,《蝙蝠侠与罗宾》首映的火爆程度,只有不久前上映的《侏罗纪公园2》可以媲美,使得点映场口碑不好的传言,成了虚假的无稽之谈。

    各路明星陆续入场,剧院大门一关,将纷扰的记者们都隔离在门外,乔·舒马赫登台代表剧组做了一个简单的致谢环节,然后……影片上映。

    开场就是全新的cgi片头,以及各种造型的蝙蝠侠标志组成的片头动画。

    “卢卡斯影业从这部电影中赚了不少!”白奎因小声吐槽。

    对于cgi制作的成本,他可是了解过的,“星球大战之父”乔治卢卡斯的卢卡斯影业的报价一直是业界最高的,比韦德马克映像经常合作的“维塔数码”高太多了,华纳真舍得掏钱啊。

    蝙蝠车和罗宾的披萨小车先后亮相,然后是阿诺出场,带着冰球队和蝙蝠侠师徒打了一场冰球。

    搞笑的打斗场景,让白奎因忍俊不禁,比初学的摔角手还不如,全靠镜头切换来掩饰。

    经过戏剧风格的表演,三大反派陆续登场,奇怪的是,反派们搞破坏的原因出奇的一致,都是缺少研发经费。

    然后是莎拉饰演的芭芭拉穿着英伦风的高中校服出场,相比性感的极端环保主义者毒藤女,莎拉的扮相更加可爱,白奎因确信蝙蝠女这个角色会让莎拉的人气更进一步。

    这样是不是就能更快地还钱了呢?

    莎拉花钱大手大脚的,为今天的首映定制的礼服就花了上万美元,还买了价值不菲的首饰,好像她从没为那一百万欠款做相应规划,这让白奎因有点头痛。

    影片已播放了三分之一,白奎因在心中对比蒂姆伯顿的1989年版《蝙蝠侠》,那一部蝙蝠侠设定黑暗、情节刺激、动作戏也不差,比起这一部低幼化的蝙蝠侠要强太多了。

    蒂姆伯顿大概在某个影院观看这部电影吧,看看那些华纳的蠢蛋们将自己踢走之后,作出了什么样的垃圾。

    确实是垃圾!

    当白奎因看到拍卖会的时候,他就确定了这一点,都不需要等到乔治克鲁尼掏出蝙蝠信用卡,一直隐藏身份的蝙蝠侠竟然会用信用卡!

    签名的时候是写“布鲁斯·韦恩”还是写“蝙蝠侠”?

    蝙蝠侠的银行账号是多少?是不是还有一个社保账号?

    “蝙蝠侠信用卡?这帮人竟然有胆量给史上最伟大的超级英雄一张蝙蝠侠信用卡?不,我不接受!不能理解!”

    这次不用白奎因吐槽,他后方的家伙已经率先崩溃了。

    黑暗中看不清那人的脸,不过能在神殿礼堂看首映的,一定是业内人士,有可能是个年轻的明星。

    “抱歉,抱歉!”年轻的男人试图向周边人解释他失控的原因,“我只是感到有些生气……因为那是我儿时最喜欢的角色……”

    “安静!瑞恩!”他的同伴出声制止他,一切又归于平静。

    瑞恩?

    白奎因现在对这个名字很敏感,打算等影片播完后好好认识一下这个瑞恩。

    后续的剧情依然漏洞百出,白奎因都懒得吐槽了,只关注女友莎拉的表现。

    有一说一,莎拉和乌玛瑟曼两大花瓶算是完美完成了花瓶的任务,打扮得美美的,身材和长相都无可挑剔。

    特别是包裹在皮质紧身衣里的莎拉,显得更加前凸后翘、蜂腰长腿,如果不是白奎因太过熟悉这具身体,都会以为她的屁股真的那么圆了。

    影片结束,灯光亮起,掌声依旧热烈,莎拉起身和白奎因亲吻一下,然后上台与主创团队汇合,接受采访,这是首映仪式不可或缺的环节。

    记者的问题似乎都是提前安排好的,采访在一片赞美声中进行着。

    “抱歉,打扰下,qb,我是你的粉丝,能帮我签个名吗?”

    白奎因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个声音来自刚才忍不住吐槽“蝙蝠信用卡”的年轻人。

    回头一看,果然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金发梳成三七开,蓝眼睛,尖下巴,笑起来显得颇为腼腆。

    “你好,我叫瑞恩·高斯林,是个演员。”

    两个角色碎片,似乎为了使娃娃脸显得更为成熟一些,未来的瑞恩·高斯林留了胡子。

    是个有潜力的男孩……

    白奎因在他的本子上签了名,还留下来联系方式,这种潜力股,可以提前认识一下,将来说不定有机会合作呢。

    念及至此,白奎因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蝙蝠侠与罗宾》拍得这么烂,会不会意味着乔治·克鲁尼的蝙蝠侠形象是因为影片太烂了才会被自己的记忆碎片捕捉?

    尽管到目前为止,从记忆碎片中获得的指引都是正确的,两部电影《邦妮和弗雷克》、《恶人传》都取得了成功。

    且不说四个角色碎片的马特·达蒙,连续被斯皮尔伯格、弗朗西斯·科波拉、哈维·韦恩斯坦看中;

    也不提激发角色碎片的爱德华·诺顿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

    单就说拥有年轻版欧比旺角色碎片的伊万·麦克雷戈,他在《美国精神病人》中的表现就可圈可点,赢得广泛赞誉。

    目前为止,记忆碎片还没出过差错,难道《蝙蝠侠与罗宾》会是第一次失败吗?

    现实很快证明了白奎因的猜想。

    影评解禁之后,《蝙蝠侠与罗宾》赢来铺天盖地的差评,刚刚上线的“烂番茄网站”总结了二百多篇专业影评人的文章,最后给了《蝙蝠侠与罗宾》23%的新鲜度。

    根据“烂番茄”的华裔ceo唐森的设定,60%新鲜度才是值得一看的好片,23%已经跌到了该网站的最低分。

    目前“烂番茄”还能只能给正在上映的影片评分,给以往的电影评分的功能还在开发中,估计《蝙蝠侠与罗宾》的这个“最烂”桂冠将会保留很长时间了。

    就连金酸梅奖的总策划也跳了出来,声称《蝙蝠侠与罗宾》预定了今年的金酸梅奖“最佳影片”,乔治克鲁尼预定了“最佳男主角”。

    预定了越烂得分越高的金酸莓奖可不是什么好事,那意味着很有可能会戴上年度最烂的桂冠。

    幸运的是莎拉和乌玛瑟曼躲过了口诛笔伐,实在是该片需要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她们两个小花瓶已经无足轻重了,甚至有可能她们的姣好身材是该部影片唯一值得看的地方。

    由于首映的爆满,使得《蝙蝠侠与罗宾》头一周五千多万美元的票房并不太难看。

    但是,第二周《蝙蝠侠与罗宾》的票房跌了65%,这不是腰斩了而是齐胸来了一刀。

    以这个曲线发展下去,华纳的1.6亿美元的拍摄投资以及后续数千万美元的宣发费用,根本无法收回。

    相对应的,新上映的《黑衣人》两天票房过亿,创造了新的传奇,其中《蝙蝠侠与罗宾》的贡献也不少。

    都靠同行衬托么!

    第三周,华纳不得不承认《蝙蝠侠与罗宾》票房失利,将会终止下一部续作的《被解救的蝙蝠侠》的开发。

    蝙蝠侠已死!

    这对白奎因确是个好消息,预计在7月13日上映的《心灵捕手》少了一个霸占银幕的大制作的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