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29 拍摄拯救大兵瑞恩(2)

129 拍摄拯救大兵瑞恩(2)

 热门推荐:
    按照《拯救大兵瑞恩》的剧情,八人小队中第一个牺牲的是范迪塞尔饰演的士兵卡帕佐。

    卡帕佐本就是斯皮尔伯格临时增加的人物,和其他人的交流戏份本就不多,放在第一个牺牲,才会不影响整体剧情。

    但实际拍摄的时候,斯皮尔伯格先拍了森林背景的几场戏。

    先是拯救小队野外行军的场景,然后拍摄小队进攻德军防守的雷达站,在这场汤姆汉克斯饰演的米勒上尉临时挑起的战斗中,跟随小队的军医欧文·韦德战死。

    牺牲前,韦德抽泣着说他想见妈妈,将染血的遗书,他本人的和卡帕佐的,一同交给了米勒中尉。

    然韦德牺牲后,便是白奎因最重要的个人戏份。

    在刚攻打下来的德军雷达站中,白奎因和亚当·哥德堡饰演的机枪手梅利准备杀死投降的德军,被米勒上尉制止,最后将其放走。

    愤怒的白奎因将积攒的怒火统统发泄出来,声称自己宁愿当逃兵也不要再去寻找那个不知道生死的“瑞恩”。

    士官长汤姆·塞兹摩尔拔出手枪阻止白奎因,白奎因用胸膛顶住手枪,就在事态将要控制不住的时候,汤姆·汉克斯隔开了双方,发表了一番演讲,将队伍又重新团结了起来。

    “cut!”

    斯皮尔伯格从监视器探出头来,他对这段表演相当满意,白奎因的肢体动作和台词爆发力都很不错,特别是还带动了汤姆·塞兹摩尔的表演。

    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斯皮尔伯格却一时搞不清,似乎有一条理由让他不能说出“这条过了”。

    只能一遍遍看着监视器里的拍摄素材,陷入了思索中。

    不知道何时就已经站在斯皮尔伯格身后的汤姆·汉克斯,忽然说话了:“我觉得我的话太多了,米勒上尉不会说那么多的。”

    经过汤姆汉克斯的提醒,斯皮尔伯格似乎找到了不妥之处,但又不敢确定。

    “为什么这么说?伙计?”

    汤姆汉克斯说道:“米勒并不是一个擅长鼓动的人,他的话向来不多,这里为了劝说理查德·莱本,他说了太多的过去的经历,虽然能够让角色丰满起来,但反而让观众失去了想象的空间。

    你看这样行不,史蒂文,我只说我是在战前是各教师,兼任棒球队教练,镇上的人都认识我、尊敬我就可以了。”

    斯皮尔伯格想了一会,问道:“那莱本的转变怎么办?”

    少了一大段的说教,莱本又怎么会从闹着要终止任务变成老老实实执行命令。

    “他是为了发泄情绪而吵闹,不需要多么好的理由,只要身着军装,就应该服从命令,不是吗?”

    斯皮尔伯格觉得汤姆汉克斯的说法也有一定道理,于是决定道:“汤姆,按照你的想法,我们再来一场!”

    望着汤姆汉克斯的背影,金边眼镜背后的斯皮尔伯格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汉克斯的竞争心态终于被qb那小子给激发出来了。

    我的小qb你又会如何接招呢?

    尽管白奎因的角色不如士官长和瑞恩重要,但他却是整个剧组中片酬第二,地位仅次于汤姆汉克斯的演员。

    斯皮尔伯格示意教官戴尔·戴,在训练期间作出种种设计,在两人之间挑起对立,终于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很多时候,在角色塑造方面,好的演员能做到的,比许多拿着高薪的剧本医生还要更好。

    因为他们是真的全身心投入到角色中,用角色视角看问题,用角色的头脑去思考。

    汤姆汉克斯的意见抹去了一只萦绕在斯皮尔伯格心中的那一丝违和感,似乎那才是真正的米勒上尉会做出的事情。

    而斯皮尔伯格非常清楚,汤姆汉克斯之所以会主动提出建议,是因为白奎因在这场戏中表现得太过惊艳了。

    虽然不太理解,白奎因还是按照新的变化重拍了一遍这场戏。

    后来卡帕佐牺牲,和教堂过夜两场戏里面,汤姆汉克斯都提出了一些意见,全都被斯皮尔伯格所采纳。

    “所以,只要我们有好的想法,向导演提出来,就都会被采纳吗?还是大明星才有的厚待呢?”

    休息时,白奎因拉上汤姆·塞兹摩尔,询问他对汤姆汉克斯频繁改戏的看法,虽然拍了两部电影,但白奎因都是作为制片人、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其中,他的意见本就会被导演重视,这是他第一次以普通演员的身份参与一部电影,做什么事都在收着力,生怕逾越接线。

    汤姆·塞兹摩尔摇头说到:“别看我,我说话可不顶用,我每天都还要被验血呢,没事我可不会去导演面前晃悠,不过你应该不一样的……”

    对啊,老子是斯皮尔伯格的救命恩人!

    至少也救了他的菊花。

    据说,袭击斯皮尔伯格的家伙的判决下来了,八十年,基本上这辈子就别想离开监狱了!

    有了这份香火情,我有什么想法,大胆向导演提出来就行啊!

    于是等拍摄小镇防守的戏份之时,白奎因申请修改了自己参演的一段镜头。

    战士们在夕阳下闲聊,从废墟中找到的唱片机正在播放法国传奇女歌手伊迪丝·琵雅芙(edith piaf)所演唱的《tu es partout(你无处不在)》。

    幸存的拯救小队成员和瑞恩所在的的空降兵连队,在等待德军的进攻。

    摄影师卡明斯基利用绝佳的夕阳光线记录四个拯救小队的战士坐在门口闲聊的场景。

    白奎因早已了解,为了拍出“陈旧感”,卡明斯基将摄像机的快门设置在九十度,比平时常用的180度要小一半。

    这将大大缩短胶片曝光的时间,等到冲洗的时候,只要加入更大剂量的显影剂,就能产生褪色的效果。

    这便是斯皮尔伯格需要的“陈旧感”。

    但这也会产生一些缺点,比如光线不足时,距离较远的人物表情就会显得不甚清晰。

    而按照构图,坐在台阶最上方的大个子白奎因,恰恰是那个距离较远的“倒霉蛋”。

    按照剧本,这个“倒霉蛋”还要说一段关于房东夫人的44ee的大熊如何塞入42d的胸衣中的场景,如果少了表情白奎因觉得自己很难绘声绘色地讲述那段“黄色笑话”。

    于是白奎因向斯皮尔伯格提出,他讲“黄色笑话”的时候,需要近景特写。

    有过拍摄经验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知道,夕阳是最难以把握的,它的时间太短,必须争分夺秒,临时加入一台摄影机,必定会延缓拍摄的速度。

    但是斯皮尔伯格只经过了短暂思考便同意了,并且亲自上场,手持另一台摄影机,拍摄仰视白奎因的特写。

    这在《拯救大兵瑞恩》的拍摄期间从未发生过,虽然斯皮尔伯格多次在剧组表达了他对三个年轻演员的欣赏,白奎因、范·迪塞尔以及马特·达蒙,认为三人将来必成大器。

    但是亲自下场拍摄,斯皮尔伯格已经多年没有这么干了,上一次似乎还是在大白鲨拍摄期间。

    这场拍完,剧组里果然传出了诡异的留言,说白奎因是斯皮尔伯格新的教子。

    关键还被离开剧组的临时演员给捅到小报上了。

    英国小报率先发难,他们早就对《拯救大兵瑞恩》剧组不满了,从剧组进入哈特菲尔德机场开始,整个机场就对外封闭了,一点有价值的新闻都没流出来。

    因为哈特菲尔德机场以前是军用机场,周边有高墙和铁丝网保护,小报记者们想要拍点剧组的拍摄镜头只能冒险翻墙进入。

    俗话说,两条腿跑不过四个轮子,翻墙进入的记者很快就被监控发现,被保安组开着吉普像赶兔子一样在旷野里追逐,抓到后连人带设备一起丢出去。

    因此之前十多天的拍摄中,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传出去。

    现在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从临时演员口中流出,英国的小报记者们也懒得证实真伪,再联系三个月前斯皮尔伯格被劫持事件,是偶然路过的白奎因和他的保镖救下了大导演。

    理由充分,毋庸置疑,于是把两人关系编排成教父和教子了。

    这一消息,从英国悠悠传回美国。

    此时的美国电影市场上,韦德马克映像的《美国精神病人》上映了两周,取得了三千多万的票房,这还是在被法国名导吕克贝松的《第五元素》压制的情况下取得的成绩。

    这一成绩让合作方华纳非常满意,盈利已成定局,开始安排海外市场的放映。

    奥利弗斯通执导,讽刺华尔街的题材,大量大尺度裸露戏,以及血腥的杀戮镜头,使得《美国精神病人》极受关注,讨厌的人将它骂成一无是处的垃圾,喜欢的人认为它是一部黑色讽刺邪典的巅峰之作,理应影史留名。

    而斯皮尔伯格导演的《侏罗纪公园2:失落的世界》马上就要上映。

    业界普遍认为,《侏罗纪2》的上映不仅将会终结《第五元素》连续的一个月票房周冠,还会将《美国精神病人》的势头打压下去。

    院线的排片最直观地反映了市场对这三部电影的预期。

    《侏罗纪2》2500块荧幕,另外两部电影都被压缩到一千块左右。

    好事的娱乐媒体结合英国小报传来的消息,将此事戏称为教父打败教子。

    此时,这对不知情的教父教子刚刚结束了小镇决战的拍摄。

    斯皮尔伯格宣布《拯救大兵瑞恩》的拍摄结束,演职人员集体鼓掌庆祝。

    而白奎因则独自一人坐在不久前还拼死守卫的石桥桥头,身旁是冒着眼的虎式坦克模型,身体疲惫,但却兴奋地难以自抑。

    不是为了《拯救大兵瑞恩》的杀青,而是因为久违了的电影记忆碎片又来了!

    这次终于给了白奎因一部美国电影!

    主演是和他拥有同一个经纪人的尼古拉斯·凯奇,饰演主角弟弟的是被他亲点为《去年夏天》男主角的杰瑞德·莱托,另一个重要配角伊桑·霍克之前和《心灵捕手》的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合作了一部《爱在黎明破晓前》,女主角是个著名模特布丽姬·穆娜,没想到三十大几了也转行去拍电影了。

    片名叫《lord of war》,即《战争之王》!

    影片中,尼古拉斯凯奇扮演了一个军火贩子,从卖两支冲锋枪起家,一步步成为国际知名军火大鳄的经历,发家致富的过程中,军火贩子经历了妻离子散、弟弟惨死、父母反目,却依旧做着“他擅长的生意”。

    影片的时间线从八十年代一直到新千年之后,白奎因判断该片的成片时间大约在2003-2005年左右,全片只提供了一个有用的信息,下届米国大统领是灌木丛家族的小灌木丛,科技业的好朋友艾伯特·戈尔似乎被小灌木丛用不光彩的手段击败了,片中的西非军阀还以此来嘲笑美国的民主。

    这是白奎因获得的第一部美国电影,以他的阅尽千片的欣赏水品,他可以断定,这是一部好电影。

    但是因为涉及的题材敏感,他不确定是否会有美国发行商会为这部电影发行。

    片头的制片方明显是导演兼编剧的安德鲁·尼科尔自己的工作室,安德鲁·尼科尔,他倒是挺熟悉的,此人正是维克多先生投资的《楚门的世界》的编剧。

    另一个应该就是发行商的logo,叫“狮门影业”。

    白奎因从未听说过“狮门影业”,也许是在未来几年新兴的一家公司,这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一次他完全可以照搬片中的一切,而不需要为了适应美国市场,而对影片作出太大的修改。

    不对,涉及2000年美国大选结果的情节也要删掉!

    要知道为了将《无间道》修改成《无间行者》,他死掉了多少脑细胞,而且,为了报复fbi的登门“打秋风”,白奎因还专门修改了几段剧情,把傻强那个角色也写成fbi的卧底,用来影射奥布莱恩和他的弟子林恩·德奥维奇,讽刺他们暗中和黑帮交易,为黑帮提供保护。

    反正这种含沙射影在美国电影中司空见惯了,兰迪在刚拍摄完成《洛城机密》中还扮演了一个黑警呢,为了一箱毒品分赃不均杀掉了另一个黑警,却被隐藏更深的警察局长派人做掉了。

    这种影射对林恩影响不大,只有fbi内部人员,和纽约各大黑帮才知道一些内幕,能把从未露面的fbi探长和林恩师徒联系起来,但是白奎因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能让自己舒心一些。

    ……

    6月初,在英国和爱尔兰经历了两个月隔离拍摄的白奎因,返回美国。

    先是在纽约密会了丽芙·泰勒,他的头号歌迷,蓝眼睛的小精灵拿到了迪士尼旗下的试金石影业的新项目《绝世天劫》的女主角,男主演已经确定了布鲁斯·威利斯和本·阿弗莱克,不用猜白奎因也知道,小本是哈维·韦恩斯坦塞进去的。

    至于马特·达蒙,听莉娜说,在白奎因拒绝了《赌王之王》后,哈维把马特弄成了该片的主演。

    由于《战争之王》的记忆碎片来得非常突兀,以往从没有这种情况,白奎因甚至怀疑,是因为他参演了非记忆碎片的电影,因此产生的福利。

    至于在《心灵捕手》的客串,因为戏份太少,所以才没获得什么好处。

    但是要验证这一猜测,白奎因还得另找一部电影试一试。

    不过另一个猜想,已经验证了。

    憋了两个多月的白奎因,深入教育了一番丽芙泰勒,在两人愉悦的巅峰,一首女生演唱的歌曲出现在白奎因的脑中。

    ain't no sleep when the wicked play 当恶魔游戏时,我们无法入睡

    all we do is get laid, uuh uh uuh uuh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彼此交融,咿呼……咿呼……

    ain't no love when the wicked run 当恶魔奔跑时,我们无法缠绵

    all we do is try to lay off, lay off, lay off 我们所能做得只是休息,休息,休息

    we're the wicked ones, wicked ones 我们是恶魔、恶魔

    ……

    女生唱的小黄歌,白奎因唱不了,但却能证明,丽芙泰勒真是自己的“缪斯女神”啊,而且她似乎也对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迷恋不已。

    在纽约只悄悄逗留了一天,除了丽芙泰勒,没人知道。

    在汉娜的掩护下,白奎因从酒店悄悄溜出来,神清气爽地飞往洛杉矶。

    在洛杉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呢!

    首先当然是和正牌女友莎拉·米歇尔·盖拉小别胜新婚,莎拉参演的《蝙蝠侠与罗宾》的首映,白奎因不仅需要和她一起出席表示支持,还要在上映前和她一起出席一些活动增加莎拉的曝光。

    再过两周,《心灵捕手》也将上映,白奎因还是需要前去站台。

    这两部电影都经过了专业点映,《蝙蝠侠与罗宾》做了影评封锁,口碑如何,没到上映是不会公开的,而《心灵捕手》得到了影评人的一致好评,这里面有多少是真心话,有多少是米拉麦克斯公关的结果,没看过成片的被白奎因就不得而知了。

    同样计划在暑期档上映的《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因为使用了数字摄影和数字收音系统,因而拍摄的速度惊人,于四月底杀青。

    当时白奎因还在爱尔兰的海滩上泡海水呢,原本计划在拍完海滩戏份后,抽出两天去加拿大探班,也因为《去年夏天》拍摄提前结束,而无法成行。

    成片在白奎因回到美国之前就交给mpaa审核了,不出所料地拿到了r级分级,将会在八月末登陆院线。

    两个月的与世隔绝,白奎因积压了太多事情要处理,以至于一回到洛杉矶自己的家,就有陆续有三拨人找上门来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