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27 脆弱的友情

127 脆弱的友情

 热门推荐:
    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哈维仰着脖子盯着白奎因,白奎因则面带微笑看着哈维。

    没人说话。

    等待……漫长的等待……无止境的等待。

    白奎因等着哈维的后续,从哈维坚定的眼神,他确定这不是什么愚人节玩笑,距离愚人节还有一个星期呢。

    哈维也没必要在自己面前装扮维托·柯里昂,这个犹太胖仔根本学不出教父的气势来。

    那么肯定有其他原因了,白奎因觉得自己对哈维唯一不太地道的事情,就是挖角吉尔莫·德尔·托罗了。

    为了挖角吉尔莫,白奎因在背后使了坏,刺激哈维解雇了他。

    虽然当事人,特别是詹姆斯·卡梅隆不可能和哈维提起自己在其中煽风点火的行为。

    但是,事后白奎因立即招揽了吉尔莫,去执导《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么》,会不会让哈维觉得他在用实际行动嘲讽自己。

    吉尔莫·德尔·托罗,那可是被哈维称作“最烂的恐怖片导演”啊。

    白奎因猜不透哈维的想法,即便是观察力极为敏锐的他,也需要一些线索才能将事情看透,而他所需的线索却没写在哈维的脸上。

    白奎因没有说话,嘴角始终挂着那抹浅浅的微笑,目光平静,等待哈维的表演。

    一年前,白奎因会因为哈维的对《邦尼和弗雷克》报出了三百万美元买断,而兴奋地难以入眠。

    半年前,他会把哈维的办法和主意都当做正确的指引和通往成功的途径。

    甚至在《恶人传》宣发的时候,除非迫不得已,他依旧不愿意去质疑哈维的决定。

    但是现在的白奎因,就像是在格斗中使用了防守反击的套打法,默默等待哈维的出击,他有信心能够击退哈维的进攻。

    信心的来源,便是这一年来白奎因不断的成功,由此带来了地位提升、金钱累积,使他从原本仰视哈维,变成了平视。

    世间没有什么关系是一成不变的。

    夫妻都会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分离,更何况合作伙伴。

    ……

    回到哈维·韦恩斯坦这里,他又是为何,忽然质疑白奎因不尊重自己呢?

    刚刚过去的1996年可以说是米拉麦克斯大放异彩的一年。

    年初发行伍迪艾伦的《非强力春药》,票房相比以往伍迪艾伦的“自嗨”影片高出了一大截,另外此片还为米拉·索维诺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

    然后花了三百万买断的小成本电影《邦妮和弗雷克》,大赚3000万票房,保守利润在一千万左右,要知道以往米拉麦克斯发行的文艺电影和小成本电影中,能直接在票房上见到大额利润的影片,那是屈指可数的,大部分情况下,都要靠艺术影院的长期放映、电视台购买播放权和录像带市场等长期放映渠道来回收成本,创造利润。

    再往后《艾玛》、《巴斯奎特》、《马文的房间》、《英国病人》等一批自制、购买或者合作拍摄的高质量的影片,尽管票房不够理想,但却为其米拉麦克斯赢得了影迷的口碑,继续巩固了和影评人的长期合作。

    最后则是年底的两部票房过亿的成功商业片,《惊声尖叫》和《恶人传》。

    正是它们,方才奠定了米拉麦克斯在1996年的成功。

    在好莱坞制作电影,不论抱着什么样的理想,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为了挣钱。

    只有能挣钱的电影才是好影片,能拍出挣钱电影的才是好导演,能保证票房,甚至单扛票房的演员才是好演员。

    今天,哈维刚刚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大获全胜,《英国病人》十二提九中,其他的电影,如《马文的房间》、《艾玛》也都略有收获,延续了韦恩斯坦冲奖大师的威名,

    但哈维自己清楚,米拉麦克斯的短板在哪里。

    第一,不管是米拉麦克斯自己投资的影片,还是购买了北美发行权的外国影片,都太依赖颁奖季奖项的加成,否则很难在票房上回收成本,只能通过长期运作盈利。

    第二,米拉麦克斯缺少票房成功的商业系列片,想成为制片大厂,必须要有观众买账的系列影片作为保障,比如派拉蒙的《星际迷航》和《终结者》,总能在派拉蒙陷入低谷的时候拉东家一把。

    《乌鸦》第一部获得了成功,续作扑街了。

    《惊声尖叫》票房极好,不知道续作是否能取得成功。

    《邦妮和弗雷克》、《恶人传》的合作方韦德马克映像似乎完全没有制作续作的计划,而且从种种表现来看,韦德马克映像正在和米拉麦克斯“脱钩”。

    《心灵捕手》的30%投资和收益权是哈维放出去的“饵”,但是擅长制作犯罪动作片的韦德马克映像,吞下了饵,却吐出了鱼钩。

    《美国精神病人》和华纳合作。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这部跟风之作是其自主投资,华纳发行的。

    《无间行者》是和马丁斯科塞斯的工作室合作,预定的发行方还是华纳。

    韦德马克映像抛弃了米拉麦克斯,转向华纳的意图昭然若揭了。

    既然钓饵不管用,哈维想起了早年拓荒时期密西西比河的渔民,他们会在独木舟上放一根棍子,一旦有大鱼落网,为了不让渔网因为大鱼的挣扎而被破坏,他们会拿起棒子,敲晕大鱼。

    现在就是敲晕白奎因的时候了。

    “你不尊重我,qb,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做真正的伙伴。”

    “如果你是为了吉尔莫的事情,我之前和你解释过了,哈维。”

    吉尔莫?一部跟风片,一个自以为是的导演,能否成功还两说呢,而且那个墨西哥衰人导演,哈维根本不相信他能成功。

    “不是!”哈维吐出了三部电影名:

    “《洛城机密》、《伊丽莎白》和《楚门的世界》。”

    白奎因瞬间明白了过来。

    这三部,都是维克多先生投资的电影。

    哈维应该是认为维克多先生的电影投资基金和韦德马克映像是一体的。

    从一步不落地参与了韦德马克映像的全部电影,便能推断出这只电影投资基金和韦德马克映像的关系匪浅,更何况哈维和那只基金请来的“观察员”打过交道,可以确定那帮家伙虽然挂着华尔街的皮,但背后却是纽约黑手党。

    哈维搞情报的能力很强,但是面对更为专业的华尔街人士和黑手党,他根本查不出那只投资基金和白奎因兄弟的真实关系,只能从表象上推断。

    “还有华纳,《美国精神病人》、《无间行者》!

    难道你对米拉麦克斯的发行能力有所质疑,觉得不值得继续合作了吗?

    华纳除了买报纸广告之外,还会什么?

    你忘了当时是谁在关键时刻拉了你一把,没有我,你的那部小成本电影,最多只能在一百家影院三日游,然后进入录像带市场。

    没有我的投资,《恶人传》你怎么投拍?

    没有我的渠道,《恶人传》你如何宣传?

    没有我,《邦妮和弗雷克》能取得将近四千万的收入吗?《恶人传》能达到全球两亿票房吗?

    我还给了你们《心灵捕手》!

    你向着上帝发誓,马特和他的电影,缺了你们韦德马克映像,我就不能将其做成功吗?

    你拒绝了我的主角,宁愿去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里当配角。

    而我,甚至帮你牵线了大卫格芬,帮你建立了唱片事业!

    为什么我的付出,就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呢?

    我以为我们是伙伴!

    我可以原谅你从我这里偷走一些小玩意儿,但不能原谅你一再无视我的感受。

    你不尊重我,qb。

    最佳剧本奖只是一个小小的提醒,希望你能认识到错误,我们还有时间修复相互之间的关系。

    我是犹太人,我喜欢交易,希望我们的交易能够继续下去。

    这个奖,我将来会加倍还给你!”

    尽管哈维的话语说得慷慨激昂,但白奎因注意到哈维在说完之后,快速走到小吧台旁,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是在掩饰他内心的虚弱。

    白奎因判断,哈维此举是在虚张声势!

    特别是加倍还奖这句话,很明显,他是希望和韦德马克映像的合作继续下去的,他在强调自己的能力,自己的价值。

    最近的半年来,由于克里斯倒向好莱坞意大利帮,双方的合作确实在减少,但哈维从白奎因身上赚走的钱可真不算少了。

    《邦妮和弗雷克》一千多万的利润,《恶人传》至今至少给他带来了六千万左右的利润,这个数字还在增加中。

    而且宣发环节投入的一千一百万,有多少被截留了?就算是深谙好莱坞“法则”的会计师也计算不出来的。

    同为迪士尼旗下的博伟影业在电影发行过程中也赚了不少,这也变相帮助了哈维进一步巩固了在迪士尼的权势和地位。

    迪士尼经历了三年的动荡,皇帝艾斯纳的近臣们逐渐凋零,弗兰克·威尔斯坠机身亡,卡森伯格出走创立梦工场,三个月前皇帝的好友奥维茨也和迪士尼反目,辞去了ceo的岗位,和迪士尼相互把对方告上法庭。

    这使得一向身体不好的皇帝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继承人”。

    将皇位还给迪士尼家族?

    绝不可能!

    培养自己的孩子?

    他们都还太小,无法控制那些“人尖子”。

    因此,这两个方案都被皇帝排除了。

    现在的皇帝,只能从“重臣”之中选择一个合适的继承者。

    虽然加入迪士尼的时间才仅仅三年,但哈维的呼声却很高。

    有良好的工作成绩作为基础,再加上他也是犹太人,甚至家庭背景、成长经历都和“皇帝”艾斯纳都很相似,都是凭借自己的能力和钻营取得了如今的地位。

    提拔一个在迪士尼基础薄弱的继承人,对随时可能因为心脏病故去的“皇帝”来说,也可以留下一个“门徒”将来照顾自己的两个儿子。

    因此,哈维需要韦德马克映像这只下金蛋的母鸡,他需要更多的钱丰满自己的钱包,也需要更好的业绩去博取“皇帝”的欢心。

    也许就被皇帝选中了呢,下一任皇帝为什么不可能是我?

    白奎因虽然不知道迪士尼内部的继承人之争,但他却明白,现在是米拉麦克斯需要韦德马克映像,单单一部《恶人传》的续作,便是一部上亿票房的电影,意味着数千万美元的利润。

    由于《恶人传》的所有权是两家共有,韦德马克映像不点头,哈维也没法拍,更何况如果续作没了兰迪和白奎因,还有谁愿意去看呢?

    想明白了这些,看透了哈维的色厉内苒,白奎因决定硬扛下去。

    趁着哈维倒酒让开的通路,白奎因几大步便来到了套间唯一的单人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去,一般来说那只背靠落地窗、面向大门的沙发是房间主人的位子。

    “就这些事?我还以为多大麻烦呢!”白奎因的语气带着一些不屑,接着说道:“帮我来杯烈一点的,我需要酒精来安抚手上的心灵。”

    白奎因没有和哈维争执,也没有去纠结谁对不起谁,言语间透露着早就知道你这么想的意味,占尽了优势不说,还指挥哈维帮自己倒酒。

    好在屋里就他们两个人,如果有第三人在场,哈维的大佬人设立即崩塌。

    哈维倒酒的手都在发抖,只是有吧台挡住,白奎因看不见罢了。

    “只有伏特加!”

    “ok,谢了哈维。”

    “没冰了!”

    “我就喝纯的,哈维!”

    哈维目光一闪,在酒架一角看到一瓶写着“小辣椒”口味的绝对伏特加,微微一笑,打开来倒了满满一杯。

    “哈维,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来着!”

    白奎因发动了演说技能。

    “但是你的行为实在让我寒心,我让你少赚钱了吗?我们的两部电影,已经暑期将上映的第三部《心灵捕手》,我从来都只拿应得的部分,我们的影片赚了大钱,我有说过你一句不好吗?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们有默契,但没想到实际上你是这么想的。

    那两部电影奥利佛和马丁的话语权很大,和华纳的合作也是他们要求的。

    至于那部跟风片,本就是你看不上的剧本和导演,我总不能再把你拉回来吧。

    我们一年进行了三次合作,事实证明,我们的组合是最棒的了,只是暂时没有合适的项目罢了,你不会几个月都等不起吧?

    对了,你说的《洛城机密》、《伊丽莎白》和《楚门的世界》,这三个项目我知道,但不是我们韦德马克映像在投资,实话说,那是在我们更上级的大佬在运作的基金。

    这三部电影,包括我们之前的所有的项目,都是大佬的试验品,他希望能总结出一套投资好莱坞电影稳赚不赔的方法,还要建立数学模型。

    一旦他的研究成功了,那就是华尔街资本大量涌入好莱坞的时候,这难道不是未来我们飞黄腾达的契机吗?”

    白奎因向哈维大致描述了了一番维克多先生的研究,以及建立电影组合投资基金的构想。

    还是那句话,维克多先生的华尔街资金进来的时候,韦德马克映像吃不下,就连华纳都吃不下,所以才会选着和派拉蒙旗下的《楚门的世界》合作,以及西格拉姆环球旗下的《伊丽莎白》合作。

    白奎因承诺会向大佬引荐哈维的项目,如果哈维也有电影项目缺资金的话。

    作为好莱坞的老玩家,哈维自然清楚未来的趋势,新的特效技术正在得到普遍应用,一旦观众被那些“大场面”养刁了口味,那就回不去了。

    这意味着电影制作成本还会进一步飙升,如今那个讨厌的詹姆斯·卡梅隆拍摄的大船已经烧掉了一亿多美金了,依然还有资金缺口,二十世纪福克斯已经快养不起他了,但是现在钱花出去了,必须要拍完上映才能收回成本。

    那个该死的卡车司机以死要挟,钱不到位就一拍两散,弄得二十世纪福克斯进退维谷,一旦失败,便只能破产,步两年前被《未来水世界》搞完蛋的环球的后尘,把公司永远留在二十世纪了。

    所以,好莱坞真的缺钱,能把风险转嫁出去,谁不乐意呢?

    可惜好莱坞又很贱,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以至于愿意大量投资好莱坞的资金越来越少。

    白奎因口中的这个电影组合投资基金,看起来是真心想要投资的,如果能拿到他们的钱,那对米拉麦克斯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助力。

    于是哈维又立即身段柔软地询问所谓电影组合投资基金的细节,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拿腔拿调地指责白奎因不尊重他。

    “聊基金之前,我还是想要关心一下,之前你信誓旦旦地保证可以拿到最佳原创剧本奖,我们的公关工作也做了,钱也撒了,为什么还是输了?”

    白奎因可不惯着哈维,趁机质问他。

    哈维眼珠一转,说道:“主要还是你跟编剧工会的关系太差了,编剧工会选择奖没有颁给你,这对奥斯卡的影响较大,而且很多投票剧本奖的评委,都是编剧工会的成员,他们对你有敌意,认为你是凭借制作人的身份蹭奖……”

    不愧是最熟悉冲奖的哈维,一转眼就找到了借口。

    “你没得奖,我也很难过,不过放心,下次我们一定能赢回来。”

    “《恶人传2》吗?”

    白奎因适当放出一些饵料。

    哈维立即两眼放光,米拉麦克斯太需要一个稳定的系列影片了。

    君不见,乔治卢卡斯工作室,只有两个系列《星球大战》和《印第安纳琼斯》,却能够支撑起好莱坞最大的独立电影公工作室,成为无数电影人奋斗的目标。

    “这酒的味道怎么这么怪?居然是辣的!”

    “真不会欣赏,我给你换啤酒吧!”

    “啤酒好!”

    “对了,你真不出演《赌王之王》?爱德华·诺顿已经答应参演了?”

    “我对那个剧本兴趣不大,哈维。”

    “好吧……随你……”

    两人离开酒店房间的时候,又回到了勾肩搭背谈笑风声的好朋友状态,但白奎因并不知道和哈维之间脆弱的合作关系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用绿色美刀粘合起来的,总觉得不牢靠,必须防着他一些。

    白奎因感叹道,还是要自身强大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