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20 一等兵理查德·莱本(3)

120 一等兵理查德·莱本(3)

 热门推荐:
    范·迪塞尔吗?

    不仅解锁了一个角色碎片,还带来了一段十多秒的钢琴独奏,可惜也许是白奎因的状态不好,也有可能是什么其他原因,这段记忆碎片中的音乐仅仅持续十几秒就结束了。

    怪不得斯皮尔伯格专门给他加了一个角色,等等,不会又多一个活到最后的士兵吧?

    白奎因开始后悔没选“狙击手杰克森”了,这个角色虽然没有什么“人物弧”,但至少牺牲得很悲壮。

    范迪·塞尔和马特·达蒙都是斯皮尔伯格特别邀请来的。

    他们参加试镜,不过是按照工会要求,来走个过场,所以表现得特别轻松。

    范·迪塞尔发现白奎因没走开,便主动找他聊天,应该是知道白奎因在韦德马克映像的话语权不低,总是将话题扯到他的作品上,想要推销自己。

    而马特·达蒙毕竟是承受过白奎因恩惠的,没有白奎因的“慧眼识珠”,《心灵捕手》的拍摄可能到现在都无法开展,所以即便有些想躲着白奎因,但人在面前了,马特·达蒙也表现出热情友好的一面。

    明显马特·达蒙早就认识了范·迪塞尔,向白奎因介绍了范迪塞尔加入剧组的缘由。

    原来,这家伙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小成本电影,在里面扮演了一个因为爱情而改邪归正的黑帮分子,该电影在刚刚过去的圣丹斯电影节上放映,虽然没卖多少钱,却被斯皮尔伯格所欣赏,邀请他出演《拯救大兵瑞恩》中的一个士兵。

    斯皮尔伯格这一举动表达的提携之意,让白奎因嫉妒。

    三个人聊了一会天,白奎因逐渐发现,尽管范·迪塞尔一直是笑脸面对马特·达蒙和自己,但隐隐的疏离感是难以掩盖的。

    其中一点就是,他频繁用鼻音表达他正在听两人讲话,就像是在通知两人,他听到了,他确实听到了。

    范迪塞尔的年龄其实是三人中最大的,1967年生人,比白奎因大了九岁,说话时,经常会用上“小老弟”、“小兄弟”这样的街头黑人常用的词汇。

    白奎因现在的心理状态是“一等兵理查德·莱本”,总是被这么称呼,让他很烦躁,正要借故离开,刚巧有工作人员进屋叫号,喊道的恰好是白奎因。

    于是,心情不佳的白奎因,接过了一支bar勃朗宁自动步枪,扣上钢盔,就跟着工作人员前往隔壁的试镜室。

    白奎因一拿上枪,就通过其沉重的重量和包浆的手柄判断,这是一支真家伙,而且是有可能真正参加过二战的真家伙。

    一战末期设计定型的bar勃朗宁自动步枪颇为沉重,虽然弹匣是空的,但全重也达到了恐怖的近八公斤,说真的,要不是白奎因这样的比较强壮的演员,普通人光拎着这把枪赶路,就能给累趴下。

    白奎因按照汉娜的指导,将bar勃朗宁自动步枪斜抱在怀里,进入了试镜室。

    他的这个举动立即引起了斯皮尔伯格的注意,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查的微笑。

    这个动作说明,白奎因特意了解过手上这柄武器的历史,这在年轻演员中太少见了,他们也许会为了一个二战的军人角色去学习当时军队的礼仪和动作,去了解一些当年流传的词汇和名人,但详细去了解一件武器的人并不多。

    拿到这件武器的演员并不少,但因为剧组特意选择了没有支架和把手的型号,以至于年轻演员们大多不知道如何正确手持这支武器。

    有人因为其过于沉重而倒提着枪托,有人握住枪管和导气管,最不靠谱的是一个家伙竟然平端着武器进门,将枪口指向他人。

    这种毛躁的家伙,斯皮尔伯格随便问了个问题,就把他赶走了。

    这支老枪和现代枪械完全不同,总长度达到了1.1米,枪管超长,重心靠后,因为其过于沉重,很难靠单手握住中段的护手板来拿稳这支枪。

    白奎因的手大,力量也足够,但是他经过了汉娜的训练,知道单手握护手板不是正确的持枪姿势,斜抱在怀中,并且右手握住枪身和枪柄的衔接处,才是正确的姿势。

    尽管有些别扭,但能随时转为持枪战斗的姿势,这些细节,都是二战士兵们,用生命总结出来的。

    而且bar勃朗宁自动步枪还有一个缺陷,它的枪管散热慢,为了避免被枪管烫伤,手不能接触枪身中段,没有真正使用过它的人,是很难理解的,一个细节就说明了白奎因做了充分的准备。

    试镜刚开始,白奎因的带妆形象和敬业的精神,便让斯皮尔伯格很满意。

    随后的时间里,白奎因和试镜导演进行了一段表演,正是理查德·莱本因为医护兵的牺牲,而闹着要脱离队伍,不去冒险救瑞恩的那段戏。

    白奎因的表现,令斯皮尔伯格频频点头,认为白奎因抓住了角色的心理,在海滩登陆时勇猛无畏的理查德·莱本之所以会在这时违抗命令,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害怕了,不是害怕战斗,而是害怕自己会牺牲得毫无意义。

    到目前为止,白奎因的试镜都可谓是完美的,于是进入了最后一个环节:问答。

    制片人马克·戈登似乎对白奎因很满意,在确认了能否契合拍摄时间,能否去英国参加拍摄等例行问题之后,特意询问了白奎因是否愿意降薪出演。

    白奎因的两百万报价,是不久前剧组和经纪人麦克·科克联系时,麦克报出的价格。

    这个价格肯定远超过剧组的预算,但既然还是邀请白奎因来了,剧组便是想当面看看白奎因的态度,询问下是否还有议价的空间。

    一般情况下,演员只要表示同意降薪出演,那么当场是不用谈价格的,都是后续交给经纪人来谈的。

    如果白奎因拒绝降薪,很有可能就会被剧组排除掉。

    马克·戈登问完问题,白奎因并未直接回答是否愿意,而是谈了一通他的二战情节,表示自己非常愿意出演一个二战时期的美国军人角色,甚至为此放弃了和女友合作《去年夏天》的机会,最后又说了自己对斯皮尔伯格如何崇敬,对剧本如何欣赏,对角色如何满意,反正就是不提愿意降薪。

    这项忽悠能力,白奎因是无师自通的,而且屡试不爽,经常取得意料之外的成功,最近的例子就是洗脑“未来波”的那群程序员们,把安迪·鲁宾和乔纳森这种技术大牛都调教得服服帖帖,嗷嗷叫着加班干活。

    不过从斯皮尔伯格等人的表现来看,白奎因的“魔法”似乎失效了。

    白奎因也挺倔强,就是不点头同意降薪,要用我,就得掏这么多钱!

    这种倔强,似乎也是受到了他代入的“理查德·莱本”的性格影响,如果是平时的白奎因,很有可能就身段柔软地接受了降薪换取角色。

    最后,试镜结束了。

    白奎因在化妆室一边卸妆,一边复盘整个试镜流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因为坚持不降薪,而错失了这个角色,不由得又有些后悔。

    之前的种种准备都成了一场空,特别是对“理查德·莱本”的角色分析和情感代入,还需要一段时间来将“他”排除出去,仔细算算,亏惨了。

    我是差那五十万、一百万美元的人吗?

    好像还真不太宽裕,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不对,少挣五十、一百万换取这个角色值得吗?

    冷静下来的白奎因,排除了“理查德·莱本”的强悍军人气质的影响,以白奎因自己的立场再次分析,觉得还是值得的。

    那么现在怎么办呢?

    立即回到试镜室,说自己愿意降薪?

    不行,被工作人员传出去,自己要成为行业笑柄的。

    只能找到斯皮尔伯格当面聊,自己亲自和他讨价还价敲定降薪,只要斯皮尔伯格点头,角色就是他的。

    而且还可以试试能否和这位大导演,有其他方面的合作……

    白奎因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太聪明了,说干就干。

    离开化妆室,立即招来两个助理,安排一番,然后先把阻挠自己降薪的麦克·科克打发走。

    自己则溜达到停车场,等待斯皮尔伯格。

    ……

    根据传言,斯皮尔伯格如果不去外地拍摄电影的话,只要人在洛杉矶,每天都会准时回家吃晚饭,只要多等一会,就能在停车场“偶遇”准备坐车回家的斯皮尔伯格。

    但时候大导演身边组最只有一个助手,有些话就好讲很多。

    至于莉娜和汉娜,都被他派出去监视斯皮尔伯格的动向,如果不来停车场,就赶紧去其他地方“偶遇”他。

    不久后,白奎因收到了一个消息,莉娜查到了斯皮尔伯格的车牌,于是他开始在停车场找那辆车。

    很快就让他找到了对应的车牌,一辆并不起眼的老款凯迪拉克,还不如当初克里斯的那款,根本看不出是身家数亿的大导演的座驾啊。

    然而白奎因敏锐地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一个家伙也在斯皮尔伯格的车旁边转悠,见到自己后,立即假装没事人一般走开了,但是没走多远,又躲在墙角窥探。

    就你那水平,能瞒得过眼观六路的四分卫?

    白奎因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