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16 挖角

116 挖角

 热门推荐:
    《惊声尖叫》!

    米拉麦克斯旗下的帝门影业,继《乌鸦》和《杀出个黎明》之后制作的又一部悬疑恐怖片。

    由大卫·阿奎特、内芙·坎贝尔、柯特妮·考克斯、马修·利拉德、罗斯·麦高恩、德鲁·巴里摩尔主演,整个阵容是男帅女靓,满屏幕美好的青春肉体,非常容易让人忽略漏洞百出的剧情。

    导演韦斯·克雷文本就擅长恐怖片题材,执导的《猛鬼街》在全美家喻户晓,加上哈维的全力支持,甚至为了保留作为卖点的血浆和裸露戏份,不惜和美国电影协会的审查委员会mpaa硬顶,连续提交了九次申请,直到拿到令他满意的r级分级。

    一直隐藏在哈维身后的,他的兄弟鲍勃·韦恩斯坦,在游说mpaa的工作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惊声尖叫》在大家都不看好的圣诞前五天的工作日上映,到了元旦假期结束,已经累积了三千多万的票房,而且并没有明显下降的趋势。

    cinema score对其八周的票房预期是七千万美元到七千五百万美元,长远来看,其总体票房应该不会输给《恶人传》。

    如果加上在影评人群体中口碑爆棚的夺奖大热《英国病人》,米拉麦克斯甚至可以说是统治了圣诞档前后的电影市场。

    哈维心情大好,立即宣布了《惊声尖叫》成为系列片,将会尽快开展其续作的拍摄计划。

    随后,人们惊讶地发现,早在惊声尖叫上映前几周,韦德马克映像就以比较低廉的四十万美元的价格,从《惊声尖叫》的编辑凯文·威廉姆森手中,买走了另一部和《惊声尖叫》的内核非常类似的青春悬疑恐怖片《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的剧本。并且开始了项目筹备工作,将一众计划跟风的制作公司甩在了后面。

    先发优势最大的好处就是,趁着观众还有新鲜感,早点冲入影院圈钱。

    因为剧本价格问题,错过了《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的索尼影业,为此后悔不已。

    随后很快就传出了米高梅新立项了同类型的青春悬疑恐怖片《恐怖怪谭》。

    反传统的套路,悬疑的架构,大量血浆,加上青春靓丽的男女主演,这种类型的恐怖电影太容易复制了,对于财富密码,大家都是趋之若鹜的。

    因此韦德马克映像不得不加速《去年夏天》的开发进度。

    《去年夏天》其实和《邦妮与弗雷克》相同,都是韦德马克映像独立投资拍摄的,只不过在立项之后,克里斯就和华纳谈定了发行条约,不用像《邦妮》那样,拍好了之后还不知道在哪里上映。

    对于拍摄预算,韦德马克映像的高管们最终定下的是1200万美元,为了拿到加麻大政府对于电影行业的退税,影片的大部分拍摄工作都将在多伦多进行。

    《去年夏天》项目能够快速开展,离不开迅速确定的导演,这让筹备周期缩短了许多,如果拍摄进度加快一些的话,说不定能赶上明年的暑期档。

    而同类型的竞争影片,由于大片场拍摄进度本就不快,它们最快也要等万圣节档期才能上映了。

    至于选定导演,这里还有一段故事。

    阿兹塔·赞德尔接手项目之后,面试了两个导演,都不甚满意。

    元旦假期其间返回纽约时,阿兹塔·赞德尔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米拉麦克斯刚开机没几天的《变种dna》剧组出了事情,就在当天早些时候,哈维弄气冲冲闯入片场,在看过监视器的影片记录之后,对着导演一通臭骂,认为导演拍摄的素材根本就不恐怖,没人愿意为这种电影买单。

    虽然女主角米拉·索维诺一直在为导演求情,但哈维依旧一意孤行,准备开掉导演。

    而阿兹塔·赞德尔恰巧认识这位即将失业的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并且看过他导演的西班牙语片《克罗诺斯》,认为其执导水平能够充分展现《去年夏天》中的悬疑成分。

    因此阿兹塔·赞德尔立即找到了正在纽约过新年的白奎因,讲述了原委。并表示,如果吉尔莫·德尔·托罗真被哈维给开除了,希望老板能够出面将其招揽过来,作为《去年夏天》的导演。

    韦德马克映像同时开展三部电影,小事情都是由各个电影的执行制作人来决定,但聘请导演这类大事,由白奎因和克里斯出面实属正常。

    白奎因也不含糊,听说有机可乘,便立即招呼莉娜开工,先查查吉尔莫·德尔·托罗到底是何许人也。

    墨西哥出生长大,天主教徒,有多年从业经验,除了西班牙语片《克罗诺斯》外,暂时还没其他代表作,不过《克罗诺斯》在墨西哥的票房不错,被誉为几年以来最好的西班牙语恐怖片。

    经过一年来和哈维的接触,白奎因早已熟悉哈维的电影审美,在哈维看来,不够恐怖的电影,很有可能是番茄酱血浆用得少了。

    致电米拉·索维诺询问情况,得到的答复果然如此,当时处于冲突现场的米拉·索维诺,描述了二人的争执,吉尔莫·德尔·托罗着重于营造悬疑恐怖的气氛,而哈维要的是更直接的暴力血腥场景。

    圣诞节热映的《惊声尖叫》更是从侧面证明了哈维的观点,美国观众就是喜欢血浆,番茄酱用得越多,票房就越好!

    而白奎因也深入研读过《去年夏天》的剧本,整部片子中死在凶手手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四人,不可能纯粹靠血浆来堆砌恐怖,应该把重点放在氛围营造上。

    而且《惊声尖叫》的成功,也并非全是血浆和杀戮的功劳,接连反转的剧情,以及匿名电话造成的恐怖氛围的功劳也不小。

    影片开场时,德鲁·巴里摩尔接匿名电话的情节,甚至造成了圣诞节后大量用户联系电话公司,办理来电显示业务,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发现来电显示业务办理量激增,初期还一头雾水,直到几天后,带领at&t接连亏损的总裁艾伦才得知因为一部电影,让他的经营数据,在年底显得好看了一些。

    因此,在白奎因看来,哈维将成功归咎于血腥暴力,是过于片面了,他不想要的导演,正好自己也可以拿过来用。

    然而米拉·索维诺接下来的话,立即让白奎因失望了。

    “不过哈维发了一通脾气就走了,我觉得如果哈维没当场解雇吉尔莫,那就应该没事了……”

    白奎因快速分析哈维的喜好,认为米拉的推断可能是正确的,等哈维冷静下来,白奎因能想到的,哈维未必想不到。

    但是机会难得,白奎因决定做点什么,推动哈维一下。

    于是他故作严肃地对米拉·索维诺说道:“米拉,我认为事情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首先我们都熟悉哈维,他向来是言出必行的。

    你不是说他都已经在片场公然说吉尔莫是‘最差的恐怖片导演’了吗?并且声称要解雇他,那么多人都听见了,他要是没什么表示,肯定会觉得丢脸的……”

    面子这东西,地位越高的人越在乎,哈维可能已经意识了自己把话说过了,现在只要事态不扩大,他最后找个台阶假装大度一番,将来还是一件美谈。

    而白奎因的策略则是煽风点火,直接把快熄灭的哈维给点爆。

    继续说道:“其次,要解雇一个导演,涉及很多法律问题,哈维一定是回去找律师去做准备了。

    上次我们去芝加哥宣传《恶人传》的时候,你不是还说特别看好这部《变种dna》吗?

    要是经历换导演的话,至少要多耽误一两个月,到时候不一定能赶上暑期档了呢,这类片子要是错过暑期档,票房会少很多……”

    经过白奎因的一通忽悠加威吓,米拉·索维诺都快急哭了,表示她立即就会给哈维打电话,帮吉尔莫·德尔·托罗导演说情。

    放下电话,白奎因露出了微笑。

    作为男人,白奎因太清楚哈维的心理了,别人说情哈维可能会仔细考虑一番,但是自己曾经的女人跑来为别的男人说情,哈维怎么可能不会多想?

    尽管哈维玩得疯,夜夜做新郎,还经常和昆汀·塔伦蒂诺、罗伯特·罗德里格兹这些导演玩分享,但他也不会愿意自己曾经的情人去跟一个他看不上的墨西哥导演,这不仅破坏了他的征服快感,还给他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白奎因猜测此时的米拉·索维诺一时情急,正在给哈维打电话,但这还不够,他打算来个双保险。

    根据莉娜的情报,吉尔莫·德尔·托罗是卡车司机詹姆斯·卡梅隆介绍给哈维的,而且詹姆斯非常欣赏吉尔莫,两人的关系不错。

    于是从奥利佛·斯通那里辗转要来了詹姆斯·卡梅隆的私人电话,假装听说吉尔莫被哈维解雇了,想让詹姆斯转达韦德马克映像,希望邀请吉尔莫执导新片的意向。

    卡车司机詹姆斯·卡梅隆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原本他也听说了哈维和吉尔莫在片场的争吵,也没太当一回事,上午才刚打电话安抚了“小弟”,没想到到了晚上已经传出了“小弟”被解雇的消息,连下家都跑来挖角了。

    尽管吉尔莫本人没接到解雇通知,但卡车司机判断哈维已经在走程序,和米拉麦克斯密切合作的白奎因可能有内部的“线人”。

    然后,正在为大船资金不足痛苦挠头的卡车司机,也打电话用质问的语气询问哈维是不是要开了自己的“小弟”。

    两人电话里到底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哈维赔了一笔钱,火速赶走了吉尔莫·德尔·托罗。

    这边刚解约,吉尔莫就坐车去了哈德逊河对岸,韦德马克映像的老办公楼,和白奎因及克里斯签署了导演协议,担任了《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干了什么》的导演。

    当然了,事后白奎因联系哈维,将雇佣吉尔莫的决定推给了克里斯和阿兹塔·赞德尔,说自己正在和莎拉休假,什么都不知道。

    “哈维,你是了解韦德马克映像的,我在里面实在没有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