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02 《恶人传》首映(2)

102 《恶人传》首映(2)

 热门推荐:
    ps:本章是电影剧情,看过电影也别跳,有魔改!

    ……

    ……

    影片开始在雨夜,一段高架下面,平时除了掉头车很少有车经过的路段。

    一辆普通的日产私家车被一辆价值不菲的跑车追尾。

    私家车主是个普通白领打扮的中年男人,冒着雨下车后,看清后车的跃马标牌,将骂骂咧咧的抱怨都咽回肚子,心平气和地和带着兜帽的肇事车司机商量是走保险还是私了。

    正当中年男人弯腰检查车损的时候,少言寡语的肇事车司机忽然抽出一把一英尺刃口的厨刀,干脆利落地一刀刺入中年男人的后腰。

    一击得手,肇事车司机又给了失去反抗能力的目标补了一刀,彻底了解了中年男人。

    镜头一转,被丢回后座的中年男人蜷成一团,露出的半张脸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

    这时音乐响起,是白奎因和rza合作的《feel good inc.》,经过修音的半念半唱的古怪腔调,和白奎因本身的嗓音相差较大。

    字幕打出片名《the gangster,the cop,the devil》(黑帮、警察、魔鬼)。

    接下来是幻灯片一般放映了几十张漫画风格的手绘图片,制片信息等内容也夹杂在其中。

    这些都是韦斯安德森亲手画的,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很多影片中未能展现的情节都常在其中。

    比如黑老大兰迪是如何上位的,警察白奎因的办案经历,警察米拉的温馨家庭,以及杀人狂爱德华的第一次杀人。

    最后的幻灯片打出“导演:韦斯·安德森”。

    画面切换,是从比弗利山顶俯瞰洛杉矶的镜头。

    先是夜景,雨势减缓,天晴雨歇,然而白天只持续两秒,延迟摄影拍摄的太阳就已经快要落山了。

    夕阳下的洛杉矶,镜头下移,钻入了一辆警车,警车里坐着一个男人,但只能看到后脑勺,之前播放制片信息时的背景音乐,就是从他的车载收音机里传出的。

    副驾开门,进来一个女警,宽松的警服依然无法掩盖她的窈窕身材。

    女警将打包的汉堡和咖啡递给搭档,镜头一直在后座的视角拍摄,两人在交接食物的时候才第一次露出侧脸。

    白奎因留了胡子,加上化妆的效果,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了,比二十七、八的米拉·索维诺还显得老一些。

    两人边吃边闲聊,交代了一下两人的背景。

    白奎因是警局里的刺头,来自街头,教育程度不高,却嫉恶如仇。因为多次暴打罪犯和执法时行为过激,一直没能得到升迁,尽管他是警局里办案能力最强的警察,也只能当个街头巡警,不能去重案组一展所长。

    而米拉索维诺则是个中产家庭出身,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还修过法律,但却是个刚开始工作的菜鸟,对警局的工作带有浓重的理想主义情节,翻了点小错,被领导下放到街头积累经验。

    两人刚合作没多久,但关系倒还不错,聊天时会相互吐槽。

    此时正为了某些情况警察是否应该开枪而争论,警用电台忽然响了,里面的调度员通知他们,在距离他们位置不远的街区发现了一具尸体,让他们去看看。

    白奎因一听是个治安本就不好的街区,于是慢悠悠吃完汉堡喝完咖啡才驱车前往,把新搭档给急坏了,这人工作怎么不积极呢?

    白奎因吐槽道:尸体又不是毒贩,跑不掉的。

    尸体自然是被捅死的中年人。

    本来另一组同事准备记录成抢劫杀人,但白奎因从刀法判断凶手可能不是一般的抢劫小混混,很有可能是经常用刀的,后心致命一刀干净利落,避开肋骨,普通人很难做到。

    再说这个街区的老黑都喜欢玩枪,很少用刀这么“复古”的武器。

    带着疑惑回去调阅档案,在米拉索维诺的帮助下,白奎因在大洛杉矶地区的谋杀案卷中,又发现了几起类似的事件。

    但是几个案件的受害人都毫无关联,让他们的调查工作陷入了困境,而且警察局长和重案组的组长也觉得,这两个小巡警太多事,将他们批评一番。

    连环杀人那是要惊动fbi的大案,没事别瞎逼逼。

    ……

    故事线转到兰迪扮演的黑帮老大。

    办公室里,黑帮们向普通企业开会一样,兰迪坐在上首,下面的小弟汇报工作。

    兰迪的黑帮是那种传统的老派黑帮,没指明是意大利黑手党,但兰迪特意染黑的头发能说明一切。

    黑帮的生意主要是收取势力范围内的酒吧、夜店、脱衣舞俱乐部的保护费,手下有人在场子里卖一些新型毒品,但兰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碰海洛因,不引来fbi和dea就行。

    兰迪黑帮的主要利润来源是一家地下赌场,但是几个街区外,拉丁帮的地盘上也开了一个类似的地下赌场。

    双方竞争激烈,剑拔弩张,兰迪怕出事,准备和拉丁帮的老大会面,商谈结束恶性竞争,大家有钱一起赚。

    副手欧文·威尔逊领命前去和拉丁帮的二号人物道格接洽,双方商定了老大们的会面时间地点。

    兰迪在街区行走,居民们纷纷和他打招呼,时不时他还停下来和街坊闲聊几句,甚至和篮球场的少年们一起在夕阳下打球,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一个黑帮头目,只当是个健壮的邻居大叔。

    ……

    到了谈判的日子,两帮人在中间地带会面。

    赌场的利益太动人,老大们的谈判不出意料地谈崩了。

    双方互相放了些狠话,但由于双方手里都有枪,即便没谈成也还算克制,两帮人全都全身而退。

    兰迪回到如同普通公司一般装修的黑帮总部,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准备回家。

    副手欧文·威尔逊建议兰迪增加安保,兰迪以想静静为由拒绝了,自己一人驾车回家。

    不巧的是,又下起了雨,兰迪的车刚离开城区干道没多远,就被人追尾了。

    兰迪冒雨下车查看,自己这车挺贵的,对方那车也不便宜,一看损坏不严重,兰迪就对带着兜帽的肇事司机挥挥手,示意算了,便要返回车中。

    不曾想在背对对方的一刹那,带着兜帽的肇事司机忽然从背后亮出一把尖刀,捅向兰迪的后腰。

    就在兰迪几乎要步中年男人的后尘,因为肾脏挨刀没了反抗的力气,被后心补刀杀死的时候,年轻时经常参与街头斗殴,对危险有野兽般直觉的兰迪,微微侧身躲过了要害,这一刀没有刺中要害。

    两人搏斗在一起,尽管兰迪身上有伤,还是渐渐取得了优势,反压刀刃,在偷袭者的肩胛下方刺了一下。

    但由于偷袭者击打他的伤口,造成这一刀也没造成严重的伤害。

    两人分开,偷袭者返回车上,兰迪想要拦截,被逃跑的车辆带倒。

    伤势加剧,兰迪爬回车上,拿出手机打给自己的副手……

    ……

    镜头切换,雨夜里,偷袭者驾车逃跑,一路拐上了洲际公路,等确认了安全,用手指沾了沾自己流出的血,发出一阵狂笑。

    此时拉掉兜帽,爱德华·诺顿才第一次露出脸来,眼神阴森,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

    夜晚的洲际公路,车辆并不多,爱德华诺顿在天际线看到了城市的灯火,这才将车开下路基,停在加州的荒原上。

    人没杀死,车牌可能已经暴露了,这车不能要了。

    爱德华从容地从跑车后备箱中拿出一桶汽油和几件衣物,换掉血衣丢入车中,将车里的个人物品收拾好,特别是连续杀人使用的长刃厨刀,被他用布裹起来,藏入怀中。

    泼上汽油,点火,烧车。

    火光在荒原的夜里特别显眼。

    由于距离公路并不远,爱德华还没离开多远,就有一辆卡车开下路基,过来查探情况,最后停到他附近。

    司机探头出来,询问不远处燃烧的车是不是他的,是否需要帮助。

    爱德华原本冷漠的脸,瞬间切换成无助脆弱的表情,告诉司机自己的车自燃了,想借个电话打给朋友求助。

    司机好心下车,一时不查就挨了刀。

    爱德华将尸体遗弃在荒原,爬上卡车,驾车离去。

    卡车越过路基,重回到洲际公路上,因为颠簸,原本睡在后排的轮班司机被弄醒了,睡眼朦胧地探头询问怎么回事,这才发现驾驶位上的并不是自己的伙伴。

    爱德华也是一时失误,没检查后排,两人四目相对,都非常惊讶。

    接下来是一番争夺打斗,卡车在公路上蛇皮走位,几欲翻倒。

    最终爱德华还是刺死了轮班司机,但他心爱的刀也随着司机的尸体跌出车外。

    ……

    兰迪在私人医院,接受了救治,已无大碍。

    于是招来欧文·威尔逊,写下车牌和车型,让他去查。

    欧文带着一群小弟去了,第二天就查出了那辆在通往棕榈泉的洲际公路旁烧得只剩车壳的跑车,并且偶然发现了办案人员没有注意到的,遗落在路边的凶器。

    此时,“闻到味儿”的白奎因也来了。

    他先是听说黑帮老大兰迪遇到了刺杀,拉了个街头混混揍了一顿,翘出了一些信息,感觉和之前那个中年人被杀案的手法有点类似。

    都是雨夜,车辆有追尾痕迹,关键是杀手用得是尖刀,而不是掏出手枪解决黑帮老大兰迪。

    于是他跑去黑帮的“公司”,在停车场找到了兰迪的车,果不其然在车尾处也发现了撞击后留下的痕迹,并且残留的红漆都跟之前那个案件的颜色很像。

    白奎因扔下搭档,自己独自去找兰迪。

    期间少不了强闯病房的白奎因和兰迪的黑帮小弟几番动作戏冲突。

    最后两人相见,白奎因点名说他知道一些袭击兰迪之人的情况,可能只是兰迪运气不好,碰上了连环杀手,而不是黑帮之间仇杀。

    兰迪希望能从白奎因这里收买一些消息,他打算找出捅他一刀之人报仇。

    而白奎因见兰迪没给自己想要的情报,便啥也不说。

    两人第一次并未达成合作。

    ……

    之后话分三路。

    兰迪这里灵机一动,安排欧文·威尔逊,用捡到的血刀,去刺杀拉丁帮的老大。

    欧文出手,刺杀成功。

    而白奎因继续分析几个案件的共同之处,在得到了证物鉴证科的莎拉的帮助下,隐约分析出连环杀手的作案手段,并且确定兰迪就是受害人之一,而且是唯一活着的可能见过连环杀手样貌的受害人。

    爱德华那边,辗转回到了自己位于市中心的高档公寓中,独自清理伤口。

    此时电视里播报了一则新闻,洛杉矶某著名帮派领导人,被发现死于酒店,重案组组长高举着厨刀,声称找到重要证物,将尽快破案,阻止事态扩大为黑帮连环仇杀。

    爱德华一头雾水,尽管他已经认出那柄刀就是自己的心爱之物。

    仔细思索片刻,他先去查了被自己丢弃的卡车,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又根据兰迪的车牌查到了失手未能杀死的目标,发现其为黑帮老大,和被自己刀刺死的拉丁帮有恩怨。

    爱德华打开隐藏在公寓暗室里的武器库,看着各类枪械和刀具,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

    ……

    后续的剧情,相比原片火爆了许多。

    由于血刀上还有两个在公路边遇害司机的血液样本,这使得警局不得不将几起案件联系起来,也惊动了fbi。

    但是从烧毁的车辆这条线索中并没查到信息,重案组和fbi一筹莫展无从下手,甚至只能祈祷杀手再次犯案,也许能从中找到新的线索。

    警察局长在得知白奎因曾经让鉴证科的莎拉帮忙查询和案件有关的信息,勒令其停止私自调查,老老实实去巡街。

    这激发了白奎因的逆反心理,老子非要查出点名堂不可!

    ……

    拉丁帮那边,继任老大道格接到匿名信件,寄件人声称虽然自己是那把刀的主人,但真正的凶手是兰迪。

    本以为是自己老大倒霉遇上了连环杀手的道格,经过一番调查之后,确定了匿名信的说法,当即叫上小弟,抄上家伙就去进攻兰迪的地下赌场。

    此时的白奎因刚好跟踪伤愈出院的兰迪来到地下赌场,想要逼迫兰迪和警方合作,提供杀手的信息。

    拉丁帮打上门来,双方展开枪战,刚巧在场的白奎因也被卷入其中。

    影片迎来了最火爆的场景。

    这次资金预算充足,枪战场面拍得非常热闹,韦斯安德森尝试着把枪战场景慢速拍摄,然后请“维塔数码”在慢镜头素材中加入子弹轨迹,以显示枪战时的惊心动魄。

    这才是韦德马克映像和维塔数码的第一次合作,白奎因拍mtv都是在这之后的事情了。

    言归正传,两大主角联手,自然取得了枪战的胜利,干掉了来犯的拉丁帮枪手。

    欧文·威尔逊从死掉的道格身上找到了匿名信,看过后,两大主角都觉得只靠自己很难揪出躲在幕后的连环杀手,于是终于决定合作。

    兰迪请来画师,根据自己的记忆,画出了连环杀手的画像。

    白奎因拿着画像,去警察局的数据库查询信息。

    用于自己的级别不够,白奎因只能请米拉·索维诺帮忙,米拉有些技术,能够“黑入”数据库。

    白奎因晓之以理诱之以利,米拉也清楚警察局长和重案组害怕麻烦,对这个案件都不上心,与其把画像交给他们,不如自己来查,将罪犯绳之以法。

    米拉写了个比对程序,“黑入”警局的数据库,从海量信息中找到了爱德华·诺顿的资料。

    你要说这种技术大牛还干啥警察,去硅谷拿高薪不好吗?

    商业片么!

    看得爽,惊呼一声好厉害就完了!

    认真你就输了。

    ……

    这边白奎因查到了爱德华·诺顿的信息,富二代,老爹有钱,快乐的米虫,没犯罪记录,看起来并不像犯罪嫌疑人。

    会不会是兰迪对犯罪嫌疑人的样貌描述有偏差?

    不过敏锐的米拉还是查出了点端倪:

    爱德华诺顿有过一辆和涉案车辆同款的车,两年前报警说该车被窃。

    而且他的前女友两年前失踪,至今没找到。

    有嫌疑,白奎因和米拉就把消息报给局长,然而重案组和fbi查来查去,什么也没查到,总不能说人家丢的车和本案有关吧,至于失踪案早就确定和他无关了。

    爱德华·诺顿有钱请大律师,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只能羁押48小时调查,很快就让他笑着离开了。

    尽管兰迪觉得爱德华·诺顿就是捅伤自己的凶手,但人家有钱有势,自己还是不招惹为妙,加上收拾了拉丁帮,地盘扩张了,地下赌场的生意更好了,兰迪也就不再计较那一刀了。

    ……

    几个月后,一切似乎回到了故事的开端。

    兰迪像是狮子巡查领地一般,在平静的街区闲逛。

    白奎因和米拉依旧在苦逼地巡街,在车上吃汉堡喝咖啡,相互吐槽。

    奥克兰、圣迭戈、圣何塞陆续有无端陈尸之人被发现,但再也找不到这些案件的关联之处了。

    一直到有一天,一个经常和兰迪打球,立志要进nba的黑人少年,被发现死在小巷中。

    兰迪前去查看,熟悉的两刀致命,一刀后腰,一刀后心。

    这些内容他早就从白奎因搞来的警局文件中看过了。

    他让白奎因去和警察局长说,去和fbi说,但依然没有证据表明黑人少年的死和爱德华有关,那些官僚没一个愿意再去招惹麻烦。

    这次兰迪真的怒了,召集手下,准备亲自动手处理杀人恶魔。

    白奎因和米拉闻讯赶去阻止,但为时已晚。

    他们赶到兰迪堵截爱德华的地点时,兰迪的三个小弟,包括欧文·威尔逊在内都已中弹身亡。

    兰迪经过一番肉搏,擒住了被打成猪头的爱德华·诺顿。

    以为自己时日无多的爱德华诺顿亲口将一桩桩一件件自己犯下的案子列举出来,毫无悔意,声称自己天生就比其他人优秀,对比自己弱的人生杀予夺,是他的天赋权利。

    三人听完了爱德华的供诉。

    兰迪准备动手弄死他。

    白奎因假装视而不见。

    而正义感爆棚的米拉却拿枪指着兰迪,命令他住手。

    在她看来,只有法律才能审判一个人的生死,不管是爱德华·诺顿,还是兰迪都没有不经审判杀人的权利。

    兰迪妥协离开,将奄奄一息的爱德华·诺顿交个两个警察。

    ……

    然而,事情又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即便白奎因和米拉听见了爱德华诺顿的供诉,但却难以成为有力证据,因为当时他的生命正受到威胁。

    爱德华·诺顿的父亲花了大价钱请来梦幻律师团为其辩护,使得想要令他被法律惩罚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无奈之下,白奎因找到兰迪,想请他帮忙作为人证,因为他是唯一一个被爱德华袭击却生还的人。

    兰迪思考再三,最后和白奎因做了个交易。

    ……

    终审开庭。

    正当爱德华和他的律师以为胜券在握,得意洋洋的时候。

    兰迪进入法庭,站上了证人席。

    他先是脱去上衣,向法庭出示了自己后腰的刀伤,然后提供了自己当时驾驶车辆被撞的痕迹照片,并当庭指认用尖刀袭击自己的正是爱德华·诺顿。

    爱德华·诺顿的律师跳出反驳,他们指出兰迪曾经带领手下袭击爱德华,双方有恩怨,兰迪是恶意证人,不能只看他的口供。

    兰迪最后拿出了杀手锏。

    兰迪指出,当时搏斗的时候,他用刀刺伤了爱德华的前胸,刀伤应该还在,从伤口恢复情况,能推断出那是半年内的伤痕。

    根据法官的指示,法警解开爱德华的衣扣,果然发现了刀伤。

    但这还不够,兰迪又拿出从拉丁帮的道格身上搜出的纸条,当然只有半张了,上面写着:“我的刀,杀了你的老大。”

    对比爱德华的字体果然是他写的。

    即便如此,爱德华能够被定罪的罪名依然无法判他死刑,不过总算是被收监了。

    而现身作证的兰迪,即便得到了一些控辩交易,有些罪名不再被追诉,却因为帮派仇杀案,又被检察官起诉,送进了监牢。

    白奎因如愿以偿进入重案组,米拉转为文员,不用辛苦巡街。

    ……

    不久后,爱德华所在的监狱来了一批转狱的犯人。

    也不知道管理系统出了什么问题,莫名就转来了几个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犯人。

    而爱德华却从人群中见到了兰迪和他的几个手下。

    影片的最后,监狱的浴室里,被堵在角落里的爱德华依旧面无表情,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手上拿着绳子的兰迪笑了。

    他终于可以亲手为死去的黑人少年和副手欧文·威尔逊报仇了。

    ……

    字幕,《radioactive》音乐响起。

    《恶人传》全片完。

    ……

    与第一部电影主要情节和人设都照搬记忆碎片的原片不同。

    美国版《恶人传》之中白奎因、赛义德和欧文·威尔逊对整部电影的内核作出了巨大修改,以适应美国的文化氛围。

    首先是最让人瞩目的变态杀人狂,韩国版中杀人狂是个落魄的、家庭不幸、幼年时可能受过某系刺激造成精神问题的,反社会性格的杀人狂。

    而美版中爱德华·诺顿扮演的是一个财富自由,无所事事的富二代,钞票、女人唾手可得,生活没有追求,没有目标,却压抑着强烈的权力欲。

    终于偶然发现,随手剥夺人类生命,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至高的权利”。

    爱德华杀人没有动机,没有理由,不会像韩国版那样因为卡车司机对家人态度不好就拔刀,而是处于一种居高临下的地位,凭借自己的直觉“赐予死亡”。

    所以,尽管爱德华收集了整整一面墙的各类冷热武器,但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中意一把普通的长刃厨刀,也许这就是他第一次激情杀人时的武器。

    也正因为爱德华富裕的家庭背景,才使得最后的法庭攻防显得异常艰难。

    辛普森杀妻案刚过去不久,“梦幻律师团”能保命,已经成了全美的共识,白奎因只是在影片里继续强化了这一点。

    其次是白奎因和米拉扮演的警察。

    韩国版里面,警察的形象看似鲁莽热血为了正义拼命奋战,但实际上却是利益为先,为了升职邀功与黑帮同流合污,甚至杀人,以及要挟自己盟友。

    原版的导演其实挺有功力的,几个细节就把警察的恶劣个性描绘得淋漓尽致。

    面对无头案时,上工懒懒散散,不去自己发掘线索,嗅到了机会就立即咬上去;和黑帮老大称兄道弟,喝酒时却偷奸耍滑,要是把这算成虚与委蛇的话,后来和黑帮老大干翻一票另一个帮派的小弟后,两人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依然使出了背刺。

    最后在法庭上证据不足,无法给杀人狂定罪,无能狂怒,这才想起来利用黑帮老大对杀人狂的恨意。

    韩国版的结局是警察获益最大,升职加薪,但剧中早有定论,导演借助角色之后,说出:“警察就是无能的家伙!”,“你比大叔更像黑帮!”

    韩国版警察的恶,在东方文化体系下更容易理解,但搬到美国,以无脑恐怖片和肤浅娱乐片为主的市场下,大部分美国观众可能都看不出警察这个角色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恶”。

    于是编辑三人组对警察的设定作出了巨大改动,用美国观众更容易理解的形象来代替。

    两个警察中,白奎因代表的是胸有正义,但却经常无视法律的“西部游侠”,这种角色自西部片这个美国的“武侠片”诞生以来,经常在荧幕上出现。

    观众也更容易理解西部牛仔中,“法律不管,那就用老子的枪来管”的人物性格。

    白奎因扮演的警察的“恶”是放在明面上的,作为执法者,却无视法律的尊严,用自己的道德准则来评判别人,因此会和黑帮合作,也会在执法时作出很多不理智甚至过激的行为。

    而米拉·索维诺扮演的女警,作为搭档,其性格是和白奎因的角色完全相反的,不仅做事情中规中矩,而且将法律视为圭臬。

    但也会在搭档的劝说下,违规用黑客技术帮忙锁定了罪犯。

    抓住了罪犯时,米拉不惜和搭档以及协助抓捕罪犯的黑帮老大兰迪撕破脸,也要保下罪犯,将其送上法庭。

    在她看来,只有法律才能审判一个人。

    最后得知法庭无法给杀人狂定罪,既不愤怒,也不遗憾,认为此时就到此为止了,马上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

    看起来女警察是本剧中唯一的好人,但实际上,白奎因在暗指麻木的帮凶们,明知体系出了问题,但依旧按照既定规则行事。

    最后一个,兰迪扮演的黑帮老大,其形象更类似《教父》里的老维托·柯里昂,除了迫不得已的自保,黑帮老大很少亲自动用暴力。

    在社区,黑帮老大颇受拥护,街上甚至可以叫出每个碰到的居民的名字

    但黑帮老大也能不动声色地指挥手下用杀人狂掉落的刀去杀死敌对帮派的首领,准备将对方的产业抢过来。

    和白奎因的任侠之气不同,黑帮老大是那种市井的江湖气,既会为了利益杀人、阴谋、背叛,也会为了没什么干系的篮球少年冲冠一怒。

    最后为了弄死杀人狂,不惜亲自出来作证,把他送进监狱以后,亲手给副手报仇。

    ……

    首映现场掌声经久不息,韦德马克映像又一次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