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83 战纹

83 战纹

 热门推荐:
    rza虽然脾气拽拽的,但确实有点水品,根据《feel good inc.》、《demons》和《radioactive》三首歌原有旋律写成的rap旋律可以完全融入原曲,毫不突兀。

    但是rza的歌词里面太多脏话还提到了枪和毒品,这让白奎因很无奈,他可不想自己的第一张专辑就被打上“脏标”,就是parental advisory - explicit content(家长指导:含有露骨内容)的标签。

    尽管枪花、声音花园这些摇滚乐队的专辑也吃过脏标,但白奎因的情况不同,直到专辑发布,他本人还没满21,媒体肯定会对这种情况有话说的。

    而且白奎因的基本盘里面,占据较大比重的摔迷,也多为未成年人。

    这是老麦的调查数据,不管是恶魔王子还是好莱坞混蛋,喜欢白奎因角色的摔迷以未成年人为主。

    如果未成年人不能购买这张专辑,将会很影响专辑的销量。

    改!

    必须要改!

    rza还算配合,戴上耳机,咬着根铅笔,找了个房间,把自己关起来,开始改词。

    乐队的其他人刚好休息一下,等他的进度。

    没了rza的约束,他的那几个跟班立即变成了放假的小学生。

    相互之间吵吵闹闹,打开电视看球,同时大声喧哗,一个瞎倒腾老乔治的设备号称要录自己的loop的家伙已经算是相对比较安静的了。

    不久,香农就拉着珍妮·李就跑来告状了,说是一个rza的跟班总在珍妮·李旁边晃荡,珍妮·李不想和他说话,赶了几次,每次都厚着脸皮回来。

    白奎因正要领着两个女孩去找那个家伙,然后警告一番,让他离女孩们远点。

    谁知道,刚从休息室出来,就在走廊上碰上了鼓手特拉维斯,他也是来打小报告的。

    “qb……我捡到了这个……”

    特拉维斯从兜里掏出一包卫生纸,打开露出一根塑料针管。

    白奎因哈林区长大的,怎么可能不认识这玩意,立即厉声问道:“在哪捡到的?”

    特拉维斯指了指厕所。

    白奎因一把抓过针管,大步流星就往厕所而去。

    挨个隔间推开,终于在最后的隔间里发现了一个老黑,正坐在马桶盖上,弓着身子,头埋在两腿之间,即使白奎因闯入隔间,他依然毫无反应。

    这是姿势,一看就是刚吸high了,正在飘飘然的状态,似乎还有些od(吸毒过量)。

    白奎因上前,一首揪住后脖领,另一手抓住腰带,将马桶上的老黑提起来,先拎出隔间,再往腋下一夹,快步走出厕所,往rza“闭关”的房间而去。

    正在“散药”的老黑被白奎因这么一折腾,也清醒了过来,可惜全身无力,徒劳挣扎了一下,就只能骂骂咧咧求救了。

    呼救声立即引来其他人的关注,rza的另外几个跟班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纷纷放下手上的事情赶过去。

    “你在fxxk干什么?”

    “快放下小桑恩!”

    白奎因一把推开一个试图拦路的跟班,说道:“我要见rza,这是录音室,使工作场所!这个混蛋竟然在这吸毒!”

    rza的这帮跟班大多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也有的是他的亲戚,在rza成名之后就跟着他做点事,赚点钱,有的也抱着将来发片当歌手的企图,对rza确实忠心耿耿,但有了钱以后也很快学了一身臭毛病,不少人都染上了毒瘾。

    小团体遇事从来认亲不认理的,而且他们认为白奎因的行为是对rza和他们的不尊重,对他们来说,吸毒才多大点事,至于吗?

    推开了一个,又来了三个站成一排,大有白奎因不放人就要动手的架势。

    “你们fxxk的脑子有问题吗?吸海洛因?不知道小罗伯特唐尼刚被抓进去吗?加州携带毒品是违法的!要吸自己躲回家吸,闹出事所有人都要被连累!快把rza给我叫出来!”

    白奎因也生气了,对着rza闭关的房间喊话,但可能rza正带着耳机听旋律,外面吵吵闹闹,他依然没有动静。

    从七十年“毒品战争”起,身处前线的加州处罚力度要比纽约重不少,加州健康与安全法案11721条规定对持有个人使用的毒品,并且证明有毒瘾者会被判入狱服刑至少九十天,这帮老黑在纽约随便惯了,到这里依旧肆无忌惮。

    6月份小罗伯特唐尼因此入狱,有法律界人士跳出来说刑罚过重,建议少量持有毒品无罪化,但要是这些老黑被抓住,肯定个个入狱六个月以上。

    关键是在这里吸毒,一旦被发现,格芬唱片、rza和白奎因都会被牵连到,媒体更是巴不得能抓到这种新闻,再来个类似小罗伯特唐尼的藏毒明星的八卦,给他们的报刊杂志拉销量。

    白奎因发现好好说根本没用,干脆把胳膊夹着的老黑一丢,上前拨开挡路的家伙,准备去rza的房间和他谈谈,最好是把这些惹麻烦的跟班全都赶走。

    有两个跟班过去探查吸高了的那家伙的状态,另一个家伙却发现白奎因正往rza闭关的房间走去。

    也不知道这个体重至少350磅的大胖子出于什么心态,对白奎因喊道:“boy,别去打扰r!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一边说,一边伸手抓上白奎因的肩头,想要拉住他,被白奎因甩开。

    胖子见状,性子来了,竟然一拳向背对着他的白奎因挥去。

    一直保持警觉的白奎因听到出拳带动衣服的声音,下意识一侧身,躲开了胖子的一拳。

    白奎因正在气头上,两手抓住胖胳膊,腰往后顶,猛然发力,一个过肩摔将三百多磅的胖子从肩头甩了出去,重重砸在门上,直接将房间门给撞破了,胖子连同门一起砸入屋内。

    rza果然正在带着耳机在纸上写写画画,被砸破房门的动静惊动了,跳起来就往后躲,直到看清摔进来的人,和门口的白奎因,才略微放下心来。

    还好不是苏格奈特派来的枪手!

    “rza,我需要和你聊聊,你的人需要离开录音室,有他们在,别人都没法工作了,他们还骚扰我的乐队成员,而且还有个家伙躲在厕所吸毒,看样子差点od(吸毒过量)了,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们全都要被连累!”

    被白奎因一通抢白,rza气得黑脸都红了,却又没立场反驳,他清楚自己这帮跟班的尿性,这些事他们肯定干得出来。

    白奎因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回到录音室,外面几个家伙,和这个……”

    白奎因指着躺在地上的胖子,这家伙摔一下被震得不轻,好在白奎因控制了落点,看起来很暴力的一摔,但他最多只有些擦伤。

    “问题应该不大,修门的钱我会赔给大卫格芬,但我要他们立即从这里离开!统统滚出去!”

    说完,白奎因带着紧跟在身后看热闹的乐队成员往录音室走去,乔治老头正从录音室门口探出脑袋,想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特拉维斯快走两步,来到白奎因身旁,问道:“rza不会生气走了吧?”

    白奎因摇摇头,说道:“不会的,他不敢。”

    此时又一段旋律在白奎因脑中炸开,激昂的鼓声,沙哑嗓音的主唱,战歌般的旋律:

    put on your war paint画上战纹

    you are a brick tied to me that's dragging me down 你就是将我拖下深渊的累赘

    strike a match and i'll burn you to the ground 划着一根火柴,我将把你化为灰烬

    又来了?记忆碎片的歌曲又来了!

    从几次出现的歌曲记忆碎片的情况来看,遇到特定的人,或处于特定的场合才会产生。

    白奎因停下来看看四周,除了鼓手特拉维斯,键盘手香农,贝斯手珍妮·李,周边没有什么其他人啊!

    这几人都没激活过碎片。

    白奎因摇摇头,不想去想这些已经想了很久依然没有解答的问题,边走边欣赏这首新获得的歌曲。

    hey young blood嘿,热血青年

    doesn't it feel难道没感觉到

    like our time is running out时间正在流逝吗?

    i'm gonna change you like a remix我将要改变你

    then i'll raise you like a phoenix让你像凤凰一般涅槃重生。

    回到录音室,白奎因说道:“先不管rza了,我们来试试一个新玩意。

    特拉维斯,来段军鼓,再快点,好,加重音,等会就这么打……

    香农,按照我的这个节奏,做段节奏吉他……好,就这个……

    珍妮,贝斯是这段loop……对了……

    好,我们先来八个小节……”

    白奎因把脑中的音乐简单梳理一下,立即指导几个乐队成员按照他的旋律合练一遍。

    “差不多就这样,第四、第五小节鼓慢快点,第六小节恢复,你们都跟上特拉维斯的节奏。”

    16岁的珍妮·李心中暗暗窃喜,觉得这段旋律弹出了她的心声。

    “这次我要唱了……”

    鼓声起,白奎因的吉他跟进,同时唱道:

    “put on your war paint 画上战纹

    cross walks and crossed hearts 戴上十字架,奔赴战场

    and hope to dies 视死如归

    silver clouds with grey linings 我已看见乌云背后胜利的曙光

    so we can take the world back 我们终将从暴虐手中

    from the heart attacked 夺回失落的世界

    one maniac at a time we will take it back 狂热一次,就能夺回一切

    you know time crawls on when you're在我们等待歌曲开始的时候

    waiting for the song to start 时间已经悄然流逝

    so dance along to the beat of your heart 那么就随着心跳的节奏起舞吧”

    ……

    乔治·莫罗德就这样站在门口看着白奎因指导乐队成员创作新的歌曲。

    rza悄悄从门外溜进来,看到里面在排练,便有些踌躇不前。

    已经搞明白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的老乔治问道:“都赶走了?”

    rza扶了扶帽子,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等会专心录歌吧。”

    ……

    ……

    ……

    ps:多谢老齐的章推,感动得稀里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