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82 武当帮RZA

82 武当帮RZA

 热门推荐:
    新生的火焰炸弹乐队先是排练了白奎因已经发表的两首歌曲,用来磨练队伍。

    磨合后的整体效果还不错,只有乔治·莫罗德动力不足,他喜欢的是白奎因另外几首电子乐风格更强烈的歌曲,而不是普通的流行摇滚。

    等磨合差不多了,才是开始录制《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这首歌,作为键盘的香农非常容易手忙脚乱,随后出错,同时控制上下两层键盘和一台cdj-500,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操作起来总是会出状况。

    乔治·莫罗德也会对白奎因提前录制的loop提出意见,觉得音色不能让他感到“毛孔被完全打开”,这就是老头的原话。

    于是邀请白奎因去他的工作室重新录制loop,后来发现时间紧迫,乔治只好将自己的设备搬过来。

    录音的工作其实非常枯燥无聊,和现场表演不同,专业的方式是,每个乐器都要单独录制一边,采样后混合,确定效果和预期的一致之后,才能将乐队的成员集合起来合练。

    在其他人练习或者单独录音的时候,白奎因便跟乔治老头挤在电脑前,靠一个键盘,和电脑软件,不断摸索能够开启人类隐藏在基因里面的舞蹈开关的声音节奏。

    也许是身体构造的原因,大部分人早上的嗓音表现总是不是很完美,因此录音的工作一般是从中饭后才开始的,一直持续到深夜。

    几个年轻人倒无所谓,就连乔治老头也跟着一天天的熬,一个星期下来,黑眼圈越来越严重,眼袋也大了,头发也不再是一丝不苟地向后梳,逐渐杂乱无章起来。

    好在大家工作的效率还算不错,《something just like this》、《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demons》和《radioactive》四首歌终于录制完毕了。

    rza也在这个时候到达了洛杉矶。

    rza是黑人说唱团体武当帮的灵魂人物,本名罗伯特·迪格斯,他还有的堂兄艺名“gza”,总人数达到十多人的武当帮的核心就是rza、gza和ol'dirty bastard。

    rza从八十年代末就开始搞嘻哈乐了,在纽约的地下音乐圈子里小有名气。

    由于喜欢华国的功夫电影,加上对东方哲学感兴趣,rza等人开始把自己说唱团体称为武当帮,并且以“武当帮”团体的名义签约了rca唱片。

    93年武当帮第一张大卖专辑是《武当vs少林》,rza将团体分为武当和少林两派,不同帮派说唱的风格也不尽相同。

    带点东方的神秘主义,加上每个成员鲜明的个性,听众们感觉到很酷,这使得武当帮开始走红。

    不过大家都知道,底层黑人想要出头,不管从事得是音乐还是体育,总会和帮派扯上关系,帮派在黑人平民区,就像空气,无处不在。

    嘻哈歌手们,最开始的时候,靠着帮派的地下渠道发售自己灌录的磁带,和其他嘻哈乐手发生争执的时候也是靠帮派撑腰,有时候还会做一些运毒,洗钱的事情挣一些外快。

    rza就曾经因为枪击事件被捕,险些入狱。

    武当帮95年底发布的第四张专辑,作为号称回复匪帮嘻哈荣光之作,这张专辑中有很多唱词都是在咒骂警察歌颂街头,大唱兄弟情义和吸毒贩毒的,其中有个歌手提及了甘比诺家族,自称曾帮他们运毒。

    这就激怒了菲利普先生,某种情况下,这句歌词都能够成为判决他的呈堂证供了。

    也不知道是谁提出的惩罚办法,总之白奎因接到的通知是,rza将会和他合作为他的新专辑演绎rap部分,并且放弃一切创作者权力,打白工。将来如果有演出,才会给他表演分成。

    原本白奎因只是想为《feel good inc.》寻找一个rap唱他从记忆碎片里扒出来的唱词。

    那种“唱-说-唱”的形式非常新颖,将嘻哈和摇滚结合起来,不仅白奎因,经验老道的大卫格芬和乔治·莫罗德都判断这种形式一定会大受欢迎,引领风潮。

    既然抓到了rza这种嘻哈大牛,白奎因本着不浪费,能多薅一把羊毛就多薅一把的原则,又丢去了《demons》和《radioactive》这两首节奏感强烈的歌曲,请rza做一段rap歌词插入其中,形成一个新的合唱版本。

    rza是写好了唱词和配乐才来洛杉矶的,他租了架私人飞机,带着五六个跟班,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出现在了格芬唱片位于圣莫尼卡的录音室里。

    “hei……yo!qb!”rza坐在椅子上挥了挥手,就算打招呼了。

    rza的几个跟班也是昂着下巴看人,一副拽拽的样子。

    白奎因倒也不计较这些,他现在已经能够熟练使用阿q精神了,rza是来帮他打工,帮他赚钱的,态度差点又如何呢,美刀将来都是掉自己口袋的。

    “欢迎你,rza!”

    白奎因用目光扫视了一圈rza的跟班们,rza立即读懂了他的意思,解释道:“没办法,qb,我现在身处战区!”

    白奎因知道他说得是,已经闹了一年多的东西海岸嘻哈大战,尽管代表东海岸参战的是吹牛老爹的坏孩子唱片,武当帮并未深入参与,但同样作为纽约出身的嘻哈歌手,武当帮中也有不少人声援过坏孩子的歌手,已经被牵扯进去没法隔岸观火了。

    因此苏格奈特的死囚唱片所在的西海岸,对rza来说,确实已经是“战区”了。

    “那也不需要这么紧张吧,人太多了,会干扰我们的录音工作的。”这真是实话,五六个大老黑出出入入,乐手们也很难集中注意力。

    白奎因觉得rza不是真的害怕,难道录音室里能突然跳出个枪手吗?

    他是借机向自己展示一下“实力”,老子有手下,手下也够狠,言外之意:“别惹我!”

    黑人街头的那一套,说实话,挺low的!

    “小心无大错!苏格奈特的一个朋友在亚特兰大被人杀了,枪手没找到,那家伙一直在找人报复,我可不想成为beef的牺牲品!”

    话都说这份上了,白奎因无奈,只能同意,不过还是警告那些跟班不要打扰工作人员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