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81 火焰炸弹乐队

81 火焰炸弹乐队

 热门推荐:
    查询到底是哪个华纳高管在背后支持艾丽西亚·希尔维斯通的工作,同样被交给了莉娜。

    莎拉作为存款几十万的“小富婆”自然也不能亏待帮助自己的人,至于塞了多少钱给莉娜,使得她一天都笑得合不拢嘴,白奎因就不得而知了。

    白奎因做好了歌曲小样,便到了乐队合练的时间了,大机器唱片需要尽快将新的单曲录好,以接棒《it's my life》逐渐降低的热度。

    大卫格芬在听完五首新的单曲之后,给出了建议:“我觉得第二支mtv我们拍《something just like this》吧,这首歌非常适合商场和餐馆使用,我们可以尽快收回一部分成本。

    至于第三支mtv还是《i don't wanna miss a thing》吧,旋律和歌词简单,和《it's my life》一样很容易传唱。

    再往后是《demons》和《radioactive》,然后我们就要考虑发售专辑了,你还有新歌吗?没有的话,我得帮你收歌了。

    现在觉得,我股份要少了,才10%却干了这么多事情……”

    白奎因懒得揭穿,大卫格芬最多就是打打电话,再把工作安排出去,不过他的人脉确实厉害,不仅搞定了环球唱片,还在很快的时间内组成了一个乐手团队,算是将“fire bomb”乐队组成了。

    而实际上,从法律层面来说,“fire bomb”乐队是白奎因一个人的,其他人都是雇佣乐手,不享受songwriter(作者)权利的,只有credits(参与者,如伴奏乐队成员、录音师、混音师及其他幕后工作人员,通常是不分享版权的)权利。

    对于大卫格芬的抱怨,白奎因一笑了之,不能跟这个伶牙俐齿的老gay争辩,用实际战绩说话,自认为口活一流的白奎因也战不过大卫格芬。

    白奎因说出自己的看法:“前三首都没问题,第四首我mtv准备录制《feel good inc.》。

    我已经找了个说唱歌手作为搭档,他下周就从纽约飞过来,而且他还填词了《demons》和《radioactive》。

    这两首还能再录一个rap混合版,如果没有合适的歌曲,可以用它们顶上,如果找到了,把它们作为专辑里额外的附赠。”

    “是谁?”大卫格芬好奇。

    “rza,武当帮的人。”

    “哦……看来传闻是真的……”

    大卫格芬当然知道白奎因的底细,rza肯来帮唱,说明武当帮真的是甘比诺家族的外围成员。

    要知道嘻哈歌手给白人歌手帮唱,这个形式很新颖,也很容易融入主流,但对嘻哈歌手的基本盘,底层黑人来说,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会觉得这个嘻哈歌手已经成了白人的附庸,不是自己人了。

    虽然不至于挨枪子儿,但被底层黑人排斥是避免不了的。

    要不是被迫的,rza也不会上杆子来帮唱。

    “作为交换,《feel good inc.》、《demons》和《radioactive》的嘻哈混音版,都将作为插曲和片尾曲供给韦德马克映像的新片《恶人传》,免费的……”

    大卫格芬也是大机器唱片的股东之一,这些事情白奎因还是要提前通知他的。

    大卫格芬没什么意见,他现在的愿望就是白奎因尽快发专,变成一台移动的印钞机。

    两人谈完,一起走出办公室,这里是格芬唱片位于圣莫尼卡的录音室,尽管卖掉了格芬唱片大部分的股份,大卫格芬依然是这家公司的冠名人和小股东,所以可以用一个非常合理的价格,帮着“fire bomb”租下一间录音室,进行他们的第一次合练。

    推开录音室的大门,其他人全都到齐了,大卫格芬一一向白奎因介绍团队成员。

    首先是音乐制作人、兼混音师,乔治·莫罗德,四十年代生人,年纪比大卫格芬还大,已经五十多岁了,从八十年代就和格芬唱片合作,算是老交情了。

    别看老头年纪大了,喜好却是电子音乐,七十年代起就在德国慕尼黑建立了自己的电子乐工作室,创造了许多早期的电子乐,后来又和很多年轻歌手合作,包括不仅限于柏林乐队、大卫鲍伊、凯莉米洛、金发女郎、蠢朋克……

    柏林乐队的《take my breath away》,为乔治·莫德罗带来了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和金球奖最佳原创歌曲。

    而且他的小金人不止一个,而是六个!

    老人家在听了大卫格芬送去的白奎因的歌曲小样之后,立即答应成为白奎因新专辑的制作人,按照他的话说,“从qb的歌里听出了电子音乐前进的方向!”

    有意思的是,兰迪在八十年代使用的摔角出场音乐,就是乔治·莫德罗在七十年代末创作的《chase》。

    白奎因心想,早知道应该把正忙着装修房子的兰迪给喊过来,见见当年的偶像。

    大牛制作人之外,剩下的成员就不够看了。

    乐队经理是大卫格芬从梦工场唱片弄来的年轻人,名叫斯科特,已经签约成为大机器唱片的正式员工了。30出头,一头卷发,话多,爱笑,左胳膊上绑了个夹板,据说是前段时间车辆失控撞伤的,问题不大,不影响工作。

    乐手们就有点……让白奎因看不下去了。

    鼓手也是二十岁的年纪,身材干瘦,感觉风大点都能吹跑,双臂全是纹身,估计t恤遮住的身上也不少,倒是颇具摇滚范儿,就是不知道身子骨能承受鼓手那种“重体力”工作不?

    要不是大卫格芬说他通过了药检,白奎因都想换掉这个叫特拉维斯的家伙了。

    键盘和贝斯是一对姐妹。

    年纪大的姐姐叫香农·索萨蒙,一个典型的法语名字,也是二十出头的,负责操作键盘。

    年纪小的妹妹叫珍妮·李·林德伯格,弹贝斯的,十六、七岁的样子,都还没发育开,人才比贝斯高一点点……

    大卫格芬解释,姐妹俩确实是亲姐妹,其中一个跟着母亲姓,都是黄白混血,有四分之一的亚洲血统,是菲律宾还是夏威夷。

    姐姐香浓和他的老相好雪儿相识,曾是雪儿的伴舞,兼职模特,爱好音乐,还有个演员梦……

    白奎因心里说,你干脆报我的社保id吧!

    雪儿很欣赏这个漂亮小姑娘,托大卫格芬帮找个工作,刚好又得知她的亲妹妹在贝斯方面有些天分,就都拉来试试技术。

    结果是,姐姐的乐感确实一般,勉强能胜任键盘手的工作,嗓子到不错,如果需要女声和音的话,可以顶上。

    而妹妹确实有天分,小小的手竟然可以灵活操控五弦贝司,把平克弗洛伊德的《wish you were here》演绎出九分神韵。

    大卫格芬考虑到女性乐手可以增加乐队的市场接受度,便留下了她们二人。

    fire bomb,火焰炸弹乐队的班底如下:

    白奎因,主唱兼主音吉他,主创,20岁;

    珍妮·李·林德伯格,贝斯手,16岁;

    香农·索萨蒙,女声和音、键盘手、合成器控制,20岁;

    特拉维斯,鼓手,21岁;

    斯科特,乐队经理,35岁;

    乔治·莫罗德,兼职,音乐制作人、混音师,5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