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72 Feel Good Inc.(2)

72 Feel Good Inc.(2)

 热门推荐:
    “报警!qb!该死,我的手机在包里,fxxk!我的包还在车上!dxxxm!fxxk!”

    兰迪象征性地对着路虎离去的方向骂了几句,悻悻然回到白奎因身边,却见自己的徒弟满头是汗,显得极为疲惫。

    “qb,你没事吧?shit happens(人生难免遇烂事),不要太在意……”

    兰迪反过来安慰似乎受到了惊吓的徒弟。

    白奎因有苦自知,也不方便解释。

    【sha,sha ba da,sha ba dac,feel good……】

    又一段在华国生活的记忆在他脑海里展开,这是第三次了。

    【sha,sha ba da,sha ba dac,feel good……】

    自己坐在电脑前,带着耳机,音乐的声音很大,但是队友的喊声依然能穿过耳机的屏障。

    【sha,sha ba da,sha ba dac,feel good……】

    超薄的电脑屏幕里,白奎因正在操控着游戏角色和对家“血拼”。

    “那个单机的提莫快来支援啊!”残血逃跑的朋友正在白奎因身旁的电脑前大喊着。

    “我开大了!我开大了!上啊……哎……”

    白奎因的角色被弄死了。

    一看时间,倒数五十多秒。

    己方躺了四个,对方满员,已上高地,提莫还没回家。

    手指滑动,游戏界面切换成网页。

    白奎因知道那是浏览器,但和ie 2.0以及网景长得都不像。

    网页的左上角是蓝色的logo,“bilibili”,中间则播放着动画片,歌曲就是从这里传出的。

    【city's breaking down on a camel's back.城市坍塌在骆驼的背脊】

    【they just have to go 'cos they don't know wack 居民已被洗脑,他们从不质疑】

    【so all you fill the streets it's appealing to see 他们熙熙攘攘,看上去真是有够好笑】

    【you wont get out the county,'cos you're bad and free 他们逃不出这个监牢,因为他们已被“自由”禁锢】

    【you've got a new horizon it's ephermal style.你也许可以看到这里的另一面,可惜为时短暂】

    【a melancholy town where we never smile.这是个忧郁的城镇,在这里我们从不微笑】

    【and all i wanna hear is the message beep.我想听到的只是手机消息提示音】

    【my dreams, they've got to kiss, because i don't get sleep, no...我的梦啊,它们得到了晚安之吻,但我不想沉睡,不……】

    男人的声音半唱半念,低沉,颓废。

    这不是动画片,而是动画mtv。

    风车动力的浮空岛,高塔里茫然的人群……

    不时有文字从画面的右边进入,左边飘出,讨论mtv剧情的同时,还夹杂着莫名其妙无法理解的简称和符号……

    【windmill,windmill for the land.风车啊,此地旋转的风车】

    【turn forever hand in hand 一片片一直转下去吧】

    【take it all in on your stride 带上你全部的勇气昂首阔步】

    【it is sticking, falling down 它会如影随形,哪怕你面对失败】

    【love forever love is free 爱永远存在,爱从来自由】

    【let's turn forever you and me 让我们迎接永恒吧,只有你和我】

    【windmill,windmill for the land 风车啊,此地旋转的风车】

    【is everybody in?你是否在我身边?】

    如同僵尸般黑眼圈的主唱,风骚的**贝斯,小女孩吉他手,又胖又壮的黑人鼓手……

    四个动画人物个性分明,中间还穿插了一段rap,结尾处出现了歌曲名和乐队名。

    feel good inc.感觉良好公司

    gorillaz大猩猩

    ……

    “别,别报警……”白奎因赶紧劝阻拿着自己手机拨911的兰迪。

    “what?”

    “别报警,那车是big pussy的……”

    兰迪还没理解过来,“所以?他们黑手党能够把车找回来?”

    经历过发动唐人街帮派寻找华裔女孩那件事之后,兰迪也知道托尼舅舅和克里斯托弗他们背景了。

    白奎因无奈解释道:“那车本来就是黑车……”

    师徒俩无奈走回家,一路上风声鹤唳。

    白奎因决定搬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要是将来被人知道了身份,抢上门来都有可能。

    干脆就搬到位于翠贝卡的大机器唱片去,找鲨鱼头的装修队改造几个房间就行,翠贝卡虽然治安也不好,其实只是以外地游客为目标的小偷比较多,并没有东哈林这里明目张胆的黑帮和劫匪。

    同时他也在劝兰迪搬家,兰迪现在也小有身家了,第一部电影虽然没收入多少钱,但是《恶人传》他的片酬有三十万呢,加上在wwf挣了点“零花钱”,在市郊买个白奎因在圣莫尼卡买下的那种房子,应该是没问题的,去偏僻的乡下都能买个小农场了。

    一番商量之后,兰迪决定搬去洛杉矶,现在他住的是剧组提供的酒店,等《恶人传》拍完,还是要自己解决住处的。

    “要不就圣莫尼卡吧,我们做邻居。”白奎因劝道。

    “等明天我回洛杉矶就开始找房子……”

    “回头我推荐给你一个洛杉矶当地的律师协助交易,能帮你省下不少时间,还不怕被房主和房屋经纪人给骗了……”白奎因直接把莎拉教自己的那套照搬了。

    师徒俩为了方便聊事情,索性都睡在兰迪家了。半夜睡沙发的白奎因翻了个身,迷迷糊糊手一伸,从沙发缝里掏出了一个女式内衣……

    ……

    第二天,兰迪返回洛杉矶,白奎因没带律师杰瑞,自己一个人去了哥伦比亚唱片的黑色大厦。

    摩图拉临时有个和本子那边的线上会议,于是白奎因被一个叫华特的制作人领着参观位于不远处的54街道的“地狱厨房”录音室。

    “这就是玛利亚·凯丽小姐的录音室?”白奎因对“地狱厨房”录音室是久闻其名了,据说从二十年代就开始使用了,许多名曲都是在这里产生的。

    华特是个腼腆的拉丁裔,光头圆脸,笑着答道:“不,玛利亚有她专属的‘铁笼’录音室……”

    白奎因来参观的时候,很不巧没人在使用这里,白奎因想要偶遇歌星的愿望破灭了。

    似乎是看出了白奎因的失望情绪,华特还特意说道:“悄悄告诉你啊,前天席琳迪翁在这里录制了她将要在奥运会开幕式演唱的歌曲哦……”

    华特一幅神秘兮兮的样子,满脸都写着,问我啊,问我啊!

    然而白奎因却没在意华特在说什么,控制室角落里,有一件东西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那是个数字调音台,大卫·科尔弄来的新玩意儿,不过没有混音师愿意用它。”华特解释道。

    “他不好吗?”白奎因的手指触碰到调音台,每个推杆,每个旋钮都给他带来一种熟悉感。

    黑色的机器上有个小小的金属铭牌“avid”,白奎因的手指从上面划过,如同触电一般。

    “这东西很好,处理声音更精确,动态范围可到一百多db,几乎是模拟音响系统的一倍,但是大家用不惯它,而且它输出的那个什么格式……”

    白奎因说道:“midi!”

    华特拍手道:“对,midi,需要电脑软件辅助,那套东西太繁琐了,同一个键在不同状态下,效果是不同的。”

    华特指着调音室正中的那台大型模拟音响系统,说道:“那个宝贝,每个钮都是固定的,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它的运行状态,而且在录制歌曲的时候,我可以根据歌手的发挥随时调整乐曲的状态……但那东西不行,它的转换不够平滑,又太过精确,如果我要在录制时临时调整某段音轨,必须停下来将多段音轨同时调整,可是歌手是不会等我的……”

    白奎因虽然一直在点头附和,但其实对华特抱怨的问题一清二楚,这其实是用惯了模拟调音台的华特不习惯数字调音台的操作罢了,多段音轨同时调整,不过是多点两下鼠标的事情。

    咦?我怎么会对此这么清楚?

    白奎因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但数字化毕竟是趋势,可以大幅降低歌曲和电影的制作成本,数字音轨的擦写是没有成本的。由于可以同时多音轨批量处理,熟练的话,制作效率肯定会更高的。”

    随手拨弄了几下avid调音台,白奎因自信地说道:“使用它,我一个人就是一只乐队。”

    华特只把这当做年轻人的狂言妄语,一笑了之,他把白奎因引到录音室,其实是另有目的,闲聊完毕后,还是直接提出想听听白奎因的弹唱。

    白奎因也明白,光听小样,是没法全面了解一个歌手的,现场表现的实力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既然双方约见了,这种“面试”流程肯定是不能少的。

    于是从乐器架上挑了一把电吉他,推开门走入和调音室隔着一块玻璃的录音室。

    为了不影响收音效果,录音室里非常空旷,一百多平的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摆设,仅有一个麦克风从天花板垂到房间的正中心。

    白奎因自己接好吉他线,来到麦克风前,先是扫了几个和弦,玻璃对面的华特伸出个大拇指示意收音效果正常。

    然后他又对着麦克风轻声哼了几个音节,得到华特的反馈后,整理了一下情绪,对着麦克风清唱了起来。

    白奎因唱得是参加wwf试训的路上,从蜘蛛侠漫画中的毒液获得的记忆碎片中的歌,当时还解锁了“恶魔王子”的形象。

    那首歌叫《demons》。

    随着吉他的进入,白奎因的弹唱渐入佳境。

    竟然不是《it's my life》,一首从没听过的新歌,这倒让华特非常意外,赶紧按动呼叫按钮,把留在门外等待的下属招呼进来,耳语了几句,下属接连点头,然后默默站在华特身后等待。

    ……

    don't get too close

    it's dark ins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it's where my demons hide

    ……

    一曲唱完,白奎因正要离开录音室,却被华特叫住,按照他的要求,又唱了一遍只有吉他伴奏的《it's my life》。

    白奎因索性将其演绎成纳什维尔的乡村摇滚风格,把节奏放慢,每句的重音后移,显得更加深情。

    唱完歌,见华特没有进一步的要求,白奎因便收拾好吉他,离开录音室,出来时恰巧遇到华特的手下匆匆离开。

    华特解释,摩图拉可能还要再开一段时间的会议,等会就是午饭时间了,大家可以在附近的意大利餐厅吃个饭,摩图拉会直接去餐厅,他已经安排手下去订位了。

    白奎因也没什么急事,他回洛杉矶的飞机是当天晚上的,于是趁着有空,试用了一下那台数字调音台,越用越熟悉,心中的一个计划渐渐成型。

    ……

    隔壁的办公楼里,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的摩图拉,戴着耳机,正听着华特的手下紧急送来的样带。

    “一首新歌?……告诉华特,老时间老位置,l'artusi餐厅……”

    摩图拉挥挥手,跑得气喘吁吁的属下倒退着走到门口,离开时轻轻关上房门。

    把两首歌都听了两遍,摩图拉陷入了长考,时不时瞥眼去看桌上的手机。

    终于在第三遍循环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摩图拉扯掉耳机,迅速接起电话,话筒里立即爆发出极快语速的抱怨声。

    “嗯……是的……情况如何?”摩图拉话语不紧不慢,对面也收了脾气,声音渐渐变小。

    “卡瓦坎蒂家族,还有甘比诺家族……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安东尼,我最好的朋友……”

    挂了电话,摩图拉苦笑着摇了摇头。

    尽管比预计晚了半天,不过还好自己的多年密友,号称好莱坞之眼的安东尼·佩利卡诺,最后还是及时将调查到的消息传了过来。

    不然自己贸然和那个年轻人谈判,也许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

    ……

    l'artusi餐厅。

    华特喝一口矿泉水,继续侃侃而谈:“我当时就和肯尼·g说:不,肯尼,你吹的那个音太高了,对所有人都是个负担……汤米!你终于来了!”

    白奎因扭头看去,一个短发中年男子向他们走来,中等身材,至少比自己矮一个头,留着两撇小胡子,比自己更为典型的意大利裔相貌,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托马斯·摩图拉啊。

    白奎因站起来准备和摩图拉握手,对方却双手拍上他的臂膀,踮着脚来了个传统意大利的贴面礼。

    三人坐下点餐,摩图拉这才解释了下自己未能按时和白奎因见面的原因:“本子那边有人对mimi欧洲四场巡回演唱会改到音乐厅举办非常不满,还是那些理由,我却不得不又对另一批人解释一遍,也不知道那些本子们为什么不自己人之间先互相沟通一下……qb,我就叫你qb吧,bai这个词好难发音,别点他家的鱼片,头盘建议你试试龙虾,波瑞塔溏心芝士衬底的……

    对了,说道mimi的巡回演唱会,华特,二十三号伦敦那一场收官演唱会,mimi想请你作为嘉宾出席,你用钢琴和她合作你们的那首《hero》。”

    华特点头同意,却似不经意地说道:“没问题,回来的时候我就不跟mimi的私人飞机了,我会直飞亚特兰大,babyface的歌词写好了,肯尼·g也要去看看,我就直接过去和他们汇合……”

    白奎因趁点单的间隙偷看了一眼摩图拉,当他听到“亚特兰大”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阵阴霾,又立即恢复了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