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71 Feel Good Inc.(1)

71 Feel Good Inc.(1)

 热门推荐:
    比赛结束后,告别了杰里科,白奎因开车载着兰迪返家。

    从麦迪逊广场花园到东哈林的122街,晚上可以沿着东河岸边行车,既避开了拥堵,还能欣赏东河两岸的夜景,只要半小时就能到家。

    《恶人传》的拍摄工作在一个月内就会结束,这次资金充裕,后期工作都将交给专业人士负责,师徒两人只要等待影片成片后,配合宣发就行了。

    而韦德马克映像的下一个项目《美国精神病人》,里面完全没有他们两个动作演员的发挥空间。

    加上和wwf的合作告一段落,白奎因倒是可以搞搞音乐,等待杰克成的项目进展,而兰迪却进入了无事可做的境地。

    老家伙也签了经纪公司,麦克·科克介绍了一个caa的后辈管理他的经纪业务,《邦妮和德雷克》上映之后,确实有一些反派的试镜邀约找到了动作戏比较出彩的兰迪。

    但兰迪对摔角的热爱胜过电影,他宁愿到摔角擂台上扮演白奎因的经理人,也不愿接一些莫名其妙的电影。

    也许在摔角擂台上能够得到观众们最直接的情绪反馈,而电影始终和观众隔着一道银幕。

    白奎因知道,兰迪是在用自己的赋闲来提醒他尽早回到摔角擂台。

    师徒两人没想到老麦会如此果断,自从那次提议让白奎因成为“擂台之王”被拒绝之后,就停止了续约谈判,双方都想拿捏对手,那就只能看谁先低头了。

    趁着在路口等待红绿灯,白奎因关小收音机的音量,说道:“兰迪,要不然你去和wcw接触一下吧,看看能不能和他们合作。”

    闻言兰迪眼睛一亮,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了,只不过毁约跳槽有点不地道,加上白奎因也实在是很忙,便一直没提。

    兰迪说道:“艾瑞克·毕雪夫早就联系过我了,他甚至表示违约费他来出。”

    违约费是多少呢?赔偿一年的薪酬,一场一万多,一年十二场,算下来艾瑞克·毕雪夫的wcw挖角白奎因,只需要支付十几万的违约金。

    前段时间刚跳槽wcw的凯文纳什和剃刀雷蒙分别拿了五十万的签字费,虽然单场薪酬不明,但业内普遍推测他们两人的身价已经突破了两万一场了。如果出场频繁一些,加上周边卖品的销售提成,两人有可能达到年入百万。

    在此之前达到这个收入的摔角手,只有同样是从wwf跳槽到wcw的胡克霍根能做到。

    想想当初在地铁和白奎因偶遇的艾吉和克里斯蒂安,两人wcw的合同在身,却得不到上场机会,只能掩耳盗铃般在ecw和wwf客串非电视播放的场馆比赛,wwf给客串的艾吉开出的周薪才275美元,必须随叫随到,打一场再多付几百美元,艾吉在三家奔波,辛苦一年估计也挣不到五万美元。

    wwf和wcw之间的竞争,却使得摔角手之间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

    白奎因却说道:“不,我们只是和wcw谈着,我会想办法让老麦知道我们有跳槽wcw的意向,但实际上,还是要和wwf续签的。”

    兰迪有些不理解,现在大家都知道wcw的艾瑞克·毕雪夫为了打败wwf,正在业内大把撒钱招揽人才,“富二代”的wcw背靠大亨特德·特纳的传媒集团,比有钱的话,十个老麦加起来都比不过,为什么还要继续和wwf合作呢?

    兰迪的疑问白奎因没法直接回答,总不能和兰迪说自己是穿越来的,有个记忆碎片刚好记载了将来几家摔角联盟的赢家是wwf吧,连目前稳居第三的ecw的经理人,保罗海曼都跑去wwf当打工人了。

    所以只能解释,他希望在续约的时候获得wwf的股票,这是个长期的收益,比拿工资要强多了。

    而wcw是不会给予股权激励的,艾瑞克·毕雪夫不可能替自己的老板做主用股权收买摔角手,他拿不出一股特纳传媒的股份,所以只能给胡克·霍根百万年薪,同时签订一大堆优渥条件。

    兰迪心想,如果是为了wwf的股票,倒也说得过去,wwf一年营收一个多亿,虽然利润率不透明,但兰迪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了半辈子,默默一算也能估计出个大概,老麦的年盈利应该在一千万左右。

    老麦如果知道外界是这么猜测的,绝对会立即骂娘。

    也许前几年他有这个利润率,不然他也没钱去购置泰坦体育的大楼和乡下的庄园。

    但是自从和wcw开展收视大战以来,wwf就和盈利说再见了。

    1995年他是亏本的啊,靠银行贷款勉强维持住了,但泰坦体育的办公楼也抵押出去了。

    1996年上半年势头还行,但最近接连出走几员大将,也许下半年又要亏。

    就这种经营状况的公司,竟然还有人惦记他的股份!

    半小时一转而逝,白奎因的路虎发现者驶入东哈林区。

    初夏的夜晚,街角的暗巷里,流浪汉们大多已经睡下了,偶尔也有趁着凉爽在路上游荡,这是曼哈顿治安最差的街道,反正他们一无所有,便也不怕再失去什么。

    白奎因按照习惯,把车开到离公屋三个路口以外的商务楼,这里的收费停车场对外开放,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守。

    拐入停车场之前,白奎因注意到街对面有两个老黑站在街边,在东哈林长大的白奎因一眼就看出那两个老黑应该是在望风,这个时间,在这个路段,是不该有老黑站在路边发呆的。

    难不成又要来一轮帮派火并?

    94年作为血帮的分支nine trey和入侵东哈林的布鲁克林瘸帮狠狠干过一场,白奎因听说至少有六人死于街头枪战,私下里的仇杀普通人就不清楚了,但肯定数倍于此。

    刚成立的nt靠着够狠,够有韧性,击退了瘸帮,一战成名,成了东哈林的霸主。

    当然了事后感到大丢颜面的新任纽约警察局局长伯纳德·b·克里克对东哈林展开了一轮大搜捕,抓了不少帮派份子,大部分都给按上了罪名送去坐牢了。

    既然不能排除有帮派火并的危险,白奎因决定停了车之后,从另一边出去,宁愿绕路也要确保安全,这就是生活在东哈林的普通人的自保方式。

    谁知道白奎因刚停好车,一辆小型面包车就突然从拐角冲了过来,横在路虎的前方,噼里啪啦跳下来几个老黑,每人手上一把手枪,四、五把枪指向车里的白奎因和兰迪。

    为首的老黑用着血帮的红头巾蒙面,用经典的横向持枪方式,枪口对着白奎因上下摆动几下,示意他熄火下车。

    这是遇上抢车的了。

    白奎因立即搞清楚了当前的状况,外面有望风报信的,停车场保安估计早就被收买或者受到威胁了。

    要么是觉得他的路虎值钱,本来来偷车的团伙变成了直接抢,要么就是早就打算好了,抢一票就走。

    这里没什么豪车,而且豪车也不容易卖出手,这款颇受黑人老哥欢迎的路虎发现者就刚好,既值钱又好卖。

    人家人多,又有枪,白奎因和兰迪只好乖乖下车,按照蒙着红头巾的家伙的要求交出了车钥匙。

    红头巾接过钥匙,把手枪插回裤腰,率先上车,坐到了驾驶位。

    其他几个老黑,除了小面包的驾驶员,都嘻嘻哈哈地要往路虎上挤。

    两个家伙在车的另一端为了争副驾的位子拌嘴,最后一个胖乎乎的黑哥们则踮着脚趴在驾驶室的窗口,观察路虎的内饰,对着老大用极快的语速说着恭维话,试图换取个驾车的机会。

    五个不专业的劫匪,竟然就这样把白奎因和兰迪搁在一边不管了。

    “吉米,换个频道呗,让我听听这车的音响……哎对,就这个,这是de la soul的歌,吉米……呦,呦……”

    胖老黑的屁股对着白奎因,插在后腰上的1911的枪柄完全暴露在白奎因面前,白奎因觉得自己只要一探手就能把枪抢到手。

    白奎因有种莫名的自信,自己似乎对枪很熟悉,凭借先发优势,自己完全有可能在五个劫匪反应过来之前干掉大半,其他的不跑也要躲起来,然后再慢慢料理……

    白奎因正要伸手去抢枪,趴在车窗上的黑胖子不知道是被电台dj的话语逗乐了,还是有别的原因,忽然傻笑起来。

    “hahaha!hahaha!i feel so good!”

    胖老黑随着乐曲扭起屁股。

    白奎因手刚抬起,就觉得浑身一软,没了力气,又一段记忆碎片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

    等白奎因缓过劲来的时候,几个老黑早已开着车扬长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