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69 五出询价

69 五出询价

 热门推荐:
    大卫格芬的话说完,白奎因反倒松了一口气,他掌握的信息并没有涉及到自己最核心的机密。

    唯一意外的是大卫格芬对自己的音乐能力竟然也非常清楚,知道是他创作《it's my life》的人并不多。

    只有当时参与歌曲录制的几个人才知晓,所有的曲谱都是他拿出来,是他指点每个乐队成员应该如何表现这首歌曲。

    这就排除了大嘴巴的韦斯安德森,当时他已经离开了纽约去了西海岸。

    也排除了sil和克里斯他们,不管是哈维的人还是大卫格芬的人前去调查,都不会从这些黑手党口中套到消息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些乐手了。

    也怪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需要藏拙,第一次穿越,经验不足……

    借口已经被驳回了,现在肯定不能冒着得罪大佬的风险直接拒绝,于是白奎因情急之下用上了拖字诀,顺便也听听大卫格芬的报价。

    “首先我并不是很清楚您想要如何合作,另外我还是要征询下我的律师和经纪人的意见……还有就是我在不久前刚成立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唱片公司,在纽约,制作方面我希望由我自己的唱片公司完成。”

    就和当初在选择精英模特经纪公司还是caa做经纪人那次一样,如果必须要找一个大腿抱,白奎因想要找挑最粗的。

    自己不需要唱片公司的那些大牛音乐人帮忙修改歌曲或者参与编曲,只要一些螺丝钉般的技术人员协助完成录制即可,没必要让渡制作的权利出去

    歌手和词曲作者一般不享有曲目的管理权,通常是制作公司和发行公司共同持有,这是业内的普遍做法。

    白奎因手上忽然多了个唱片公司,让大卫格芬原定的计划付诸东流。

    歌手约和唱片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两回事,一首歌曲在刨去了歌手创作环节之外,仅剩下:协调录音和音乐视频的制作、制造唱片、分销唱片、营销推广和版权管理。

    制造唱片和分销唱片是属于拥有发行能力的“六大”的蛋糕,即便是梦工场也要和他们合作来生产销售唱片。

    而营销推广和版权管理方面,小公司又先天弱于大公司。

    而梦工场唱片不参与制作,又没发行渠道的情况下,他又该如何和白奎因合作呢?

    因此,不管大卫格芬开出的任何条件,都比不上“六大”能给予的。

    只要“六大”的人稍微有点脑子,掌握和他差不多的信息,就知道眼前这小子是个待开发的金矿,然后凭借自己的优势轻易地将其抢走。

    梦工场还是积累不够,在老牌传媒帝国面前太过弱小了,无论是电影行业还是唱片行业,梦工场没有自己的发行渠道,就会永远受制于人。

    当然了,拥有自己的发行渠道,也是大卫·格芬,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杰弗里·卡森伯格这三位梦工场的创始人在建立它之初就定下的发展方向。

    不过大卫格芬也是多年摸爬滚打的生意人了,既然签不了歌手约,便忽悠着白奎因和梦工场深入合作。

    这个深入的方式,自然是想要在白奎因的唱片公司参上一股,为此还提出可以帮白奎因在斯皮尔伯格的新片里谋求一个角色。

    谈到这个白奎因立即就不困了,表现出浓烈的兴趣。

    可惜此时斯皮尔伯格已经离开了,他不是派对生物,在大卫格芬宣布了唱片销量之后就打道回府了。

    因此大卫格芬只能简单说明一下是斯皮尔伯格的项目,是真实事例改编的二战题材的电影,主角已经锁定汤姆汉克斯,梦工场和派拉蒙共同投资拍摄。

    大卫格芬可以为白奎因推荐其中一个主要配角的试镜,他甚至暗示只要白奎因能和梦工场唱片合作,他完全可以为白奎因确定一个重要配角。

    二战?汤姆汉克斯?

    白奎因立即联想起记忆碎片中汤姆汉克斯解锁的一个二战美军形象,也许这部片子将会成为影史经典!

    谈话终末,大卫格芬承诺将会尽快给出双方合作的具体方案,白奎因则表示会优先考虑和梦工场唱片合作。

    话中含义也很明显,如果别家给的条件还不如梦工场,白奎因倒也愿意让“二道贩子”参与进来。毕竟自己还是唱片业的新人,这里的水有多深,自己并不完全掌握。

    告别大卫格芬,白奎因准备出门去找保安拿车,结束他的第一次好莱坞派对,边走边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

    原本他想等记忆碎片提供的歌曲再多一些,将它们全部制作完成,再以独立唱片的形式,去寻找“六大”谈发行合作。

    但大卫格芬的忽然出现,打乱了白奎因的节奏,他需要尽快和六大中除了环球以外的五大取得联系,让他们给出针对自己的报价,然后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合作对象。

    这种事情只能交给自己的经纪公司caa去做,只有他们才能把话递到“五大”中具有决策权利的人手中,而且在谈判合作方案的时候,他也需要专业人士的建议。

    一切都要快,他不可能让大卫格芬等待太久。

    即便麦克·科克反对他的“多栖明星”的发展方向,依然会为了丰厚佣金跑前跑后。

    对了,不久前收到马连娜的邮件,说她生了个女儿,大概八月份就会回到工作岗位,她大概是赶不上这次谈判了吧。

    脑中盘算着该如何和麦克·科克沟通的白奎因,匆匆穿过大厅,并没注意到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

    直到白奎因从大门消失,丽芙泰勒才将注意力移回到身边,几个盛装的女人正在聊天,面前的金发女孩正在滔滔不绝地讲述她是如何“惊险”地拿到了和基努里维斯搭档的机会。

    这个梦露款的金发姑娘去年曾和自己合作过,那是汤姆汉克斯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挡不住的奇迹》,这个南非姑娘饰演的是女二号,而自己是主演。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捞到了主演的机会,还是和基努里维斯对戏!

    丽芙泰勒心里很纠结,是基努里维斯帅一点呢?还是刚才那个家伙更帅呢?

    什么fire bomb,刚刚问了好几个摇滚老炮,根本就没人知道这支乐队!

    “我们查理兹为了这个角色推掉了两个合作意向,要是米尔坎先生没选查理兹的话,我们根本经受不起那种损失。”南非大妞的经纪人jj·哈里斯也在旁边帮腔。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非要傻傻在这听人家炫耀!

    “推掉的是什么角色啊?会不会有些可惜啊?”刚刚签下的同款金发大妞查理斯·米歇尔森竟然还没脑子地接话。

    丽芙泰勒心想,jj·哈里斯应该和妈妈同龄,两人年轻时也许竞争过,也不知道是谁胜谁负。

    但目前看来,比双方代理的下一代女孩的话,自己还是能够赢过那个叫查理兹的姑娘的,只要没查理斯·米歇尔森这个笨蛋拖后腿。

    “也不是什么大制作了,两部都是一千万左右预算的‘小成本’电影,一个是青春恐怖片,我们家查理兹已经进入女配角的最后一轮选角了,不过你知道的,这种恐怖片对锻炼演技是没什么帮助的……”

    查理兹·塞隆适时地点头附和,jj·哈里斯继续她的表演。

    “另一部电影么,我们只是拿到了试镜邀请,其实我是很感兴趣的,你还记得那本《纽约时报》呼吁全美封杀的小说《美国精神病人》吗?有人竟然要把它拍成电影,我简直迫不及待想知道那些老古板看到这部电影会是什么表情了,刚好负责这部电影制片的乔·德雷克是我的好朋友,我就为查理兹争取了女主的试镜机会,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丽芙泰勒的妈妈比比·布尔也被jj·哈里斯的话语吸引,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记得是大卫·柯南伯格导演,布拉德皮特主演,哎呀,放弃了会不会太可惜了?”

    “不,不……”jj·哈里斯摇晃着穿着过肘长手套的小臂,说道:“大卫·柯南伯格已经和这个项目无关了,布拉德皮特也不会去出演的。现在这个项目被卖给了一个小公司,就是四月那个《邦妮和弗雷克》……”

    “韦德马克映像。”丽芙泰勒接上了jj·哈里斯的话头。

    “对,就是韦德马克映像,乔·德雷克跳槽到这家公司了,他们好像和意大利帮的关系很好,德雷克说导演应该是奥利弗·斯通,男主角可能是那个非常漂亮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说到这里,jj·哈里斯的语气显得非常惋惜,谁叫基努里维斯加上阿尔帕西诺,预算5千万的大制作更加吸引人呢。

    讲了这么多,jj·哈里斯的意图其实也很明显了,丽芙泰勒的妈妈也是在这个圈子打混了很多年的,借故要出去透透气拉着jj·哈里斯到外面谈事情去了。

    丽芙泰勒也清楚,妈妈大概会向jj·哈里斯承诺一些资源的交换,然后换取jj·哈里斯将她引荐给乔·德雷克,她大概是希望查理斯·米歇尔森这个金发大妞能够去竞争一下那部《美国精神病人》改编的电影的女主角,同为梦露款金发女郎,查理兹·塞隆适合的角色,那姑娘应该也行。

    另一边,白奎因一边开车,一边将大卫格芬准备和他的唱片公司合作的事情告诉了麦克·科克。

    白奎因真的要多栖发展?

    胖乎乎的经纪人一时难以接受,但理智很快战胜了个人感情,如果谈成了,这可是个大项目啊。

    《it's my life》他听过,另一首改编弗兰克瓦力的歌曲他也在电影里听到过,一开始他以为是别人的创作,但如果白奎因的创作能力属实,麦克·科克判断白奎因发片之后至少能算得上二流的摇滚歌手。

    别看是二流,那也要有几首白金单曲,或者一张金唱片,才能在摇滚歌手里号称二流。

    那该是多少代理费啊,麦克·科克感觉天上在莫名其妙在掉钱。

    电话说不清楚,麦克·科克决定明天一早就从拉斯维加斯的《空中监狱》片场赶回洛杉矶。

    ……

    后面的日子里,白奎因一边拍戏,一边等待除了环球意外的“五大唱片”的报价。

    不得不承认,有利可图的情况下,caa的效率高得惊人,只两天的功夫,白奎因的两首歌灌录的cd就出现在“五大”的决策人的办公桌上了。

    华纳音乐总裁罗伯特·莫尔加多随便听了一下白奎因的歌曲,看了看手下理查德·帕斯森提交的报告。

    这个前副总统纳尔逊·洛克菲勒幕僚出身的下属,由于恩主的过早离世,从旋转门出来之后,境遇一直很一般,要不是讨得了总公司时代华纳的ceo史蒂文·罗斯的欢心,又怎么能让他坐到这个位子。

    “建议买入?”看完报告罗伯特·莫尔加多将其随手一丢,几页纸从桌角滑落到垃圾桶。

    买入时不可能买入的!

    莫尔加多非常清楚现在自己应该做什么,带领华纳和盟友们击败索尼和飞利浦倡导的mmcd制式,决不能让索尼再次获得新的媒体格式的话语权。

    在dvd格式获胜前,理查德·帕斯森只要在副总的位子上老老实实蹲好,领工资当米虫就行,绝不能给他任何机会攫取权利。

    莫尔加多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击败道格·莫里斯和其他11位华纳高管联合发动的“史无前例的叛乱”,这场闹剧几乎使世界上最大的唱片公司瘫痪,这种错误他绝不会犯第二次。

    如果只是一个歌手,签也就签了,但是一家小厂牌是绝对不行的,那些硕鼠有可能将一个小家伙喂养起来,然后过来和自己讨价还价,这是有先例的。

    宁愿不要合作,也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

    ……

    bmg在美国是靠“封臣”rca唱片管理的,rca的新任总裁鲍勃·贾米森听完了白奎因的歌,靠在椅子上默默思考起利弊得失。

    首先白奎因不是一个人,一支乐队,而是一个小厂牌。

    鲍勃·贾米森的前任才刚签下了一只摇滚乐队foo fighters,用的方式也是签下他们所在的小厂牌罗斯韦尔唱片。

    鲍勃·贾米森完全可以依葫芦画瓢签下白奎因的“大机器”,但是他将会遇到一个任何职业经理人都不愿见到的局面,和前任的比较。

    如果“大机器”的fire bomb能够胜过foo fighters,在上级看来是理所应当的,换你一个加麻大人来掌管美国分公司就是要你作出成绩的。

    但要是fire bomb的专辑销量不如前任找来的foo fighters,这么一个从名字到风格都很像foo fighters的乐队就会给自己留下一个政敌攻讦的把柄。

    如果把它下放到下级厂牌,不考虑纳什维尔分部和古典乐厂牌,rca旗下的拿得出手的厂牌只有两个,阿利斯塔和jive唱片,相比偏重电子乐的阿利斯塔,拥有r凯利和艾莉雅的jive唱片更为合适一些。

    那就让jive唱片向caa的中间人匹配报价吧。

    鲍勃·贾米尔知道,让自己“封臣”去接纳新的“封臣”,能提供的待遇并不具备竞争力,但他清楚除了索尼唱片外,其实自己并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华纳尚处于动荡中;百代无暇顾及美国市场;环球还处于被西格拉姆集团入住后的平稳期应该无心扩张;宝丽金在美国的业务都靠def jam唱片撑着,而def jam的长项在嘻哈乐而不是摇滚乐。

    所以敌人只有索尼!

    索尼会怎么做呢?

    此时的索尼音乐,总裁摩图拉也在捧着白奎因的资料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