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66 Fire Bomb

66 Fire Bomb

 热门推荐:
    两人还没到机场,白奎因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最后只有兰迪一个人上了飞往洛杉矶的红眼航班。白奎因则留了下来,返回哈林区的公屋。

    原来是托尼舅舅看了wwf的节目,知道白奎因刚好在纽约,便约他明天在泽西见一面,有要事商量。

    白奎因只好再向剧组请一天假,回公屋对付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赶赴泽西市。

    见面地点还是上次那个和托尼舅舅及克里斯托弗一起去过的脱衣舞俱乐部。

    大白天的,俱乐部门外非常冷清,只有一个光头青年蹲在门口。

    白奎因认出这个叫迪诺的光头青年曾经在韦德马克映像打过杂,拍摄《邦妮和弗雷克》的时候帮着跑前跑后,还客串了一个没有台词的警察,印象中他应该是sil的手下。

    光头青年迪诺看见白奎因后显得非常恭敬,帮着开门引路,就像他面对克里斯那些“made man”时那样。

    白天的俱乐部冷冷清清,灯光昏暗,托尼和飞机头等人坐在一张圆桌旁打牌。

    几人玩得是show hand,也叫五牌种马,总是挂着微笑的sil负责发牌,除了白奎因见过的big pussy和飞机头之外,牌桌上还多了三个不认识的人。

    托尼丢下手上的五张牌,起身给白奎因介绍众人,他先是郑重地介绍了其中看起来年纪最大的老人。

    此人一头银发,个子不高,笑起来非常和蔼,眼神睿智,看上去像是个退休教授。

    “qb,这是菲利普,他是我的长辈,是个伟大的人,你需要尊敬他。”

    “您好,菲利普先生,见到您很高兴。”白奎因弯下身子,按照传统的西西里礼仪,亲吻菲利普伸出来的手背。

    “这是,维克托,是菲利普先生的弟子。”托尼向白奎因介绍站在菲利普身旁一副中产精英打扮的中年人。

    白奎因还是按照西西里的传统和维克托行了贴面礼。

    到了第三人,是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托尼介绍道:“这是蒂姆·马尔查姆,sil的老朋友,你录歌的stef录音室就是他的。”

    马尔查姆是个典型的犹太姓氏,白奎因和他握了握手,就像一次普通的商务会面。

    介绍完毕,菲利普率先发话了:“这就是我们的小明星啊,托尼,真羡慕你们索普拉诺家,一直能有优秀的后辈出现。”

    托尼笑道:“那是因为我们总是早早失去父亲的庇护,不得不快速成长起来,当然了,多亏了您的帮助,我们索普拉诺才能有今天的局面。”

    菲利普摆摆手,说道:“我和你的父亲是好兄弟,他为我们事业牺牲,照顾他的遗孀和孩子是我们的责任……看我,又开始啰嗦起来了……托尼,你去把事情跟小qb说一下吧。”

    托尼点点头,带着白奎因前往一个小包间,牌局继续。

    白奎因坐下,托尼关上门,坐到他旁边。

    “是这样的,qb,因为某些原因,我们需要一张进入华尔街的门票,所以不得不让渡一些利益给……”说到这托尼停了下来,对门外努了努嘴,白奎因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所以今天叫你来,一方面为了让你认识一下投资你们电影的金主。”

    原来克里斯就是从菲利普先生那里弄来的资金啊!

    作为交换,菲利普先生也拿出了进入“华尔街的门票”,其实就是承诺带着托尼他们一起赚钱。

    托尼继续说道:“另外一件事呢,那个蒂姆将会把他的唱片公司卖给菲利普先生,我知道你的两首歌都是蒂姆的stef唱片公司制作的,所以特地把你叫过来……”

    经过托尼的解释,白奎因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当初白奎因录制重新编曲版本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和《it's my life》两首歌的录音室是蒂姆·马尔查姆的stef唱片公司的。

    而菲利普和维克多出于某些目的,需要购买蒂姆的唱片公司,具体来说是蒂姆的唱片公司的曲库版权。

    尽管蒂姆的stef唱片公司现在已经没有一个签约歌手了,从两年前就不再发新的唱片,但由于这家公司在六、七十年代曾经辉煌过,旗下还是曾经有过不少知名歌手的,他们在这里发了一张专辑或几首歌,等他们火了之后,又被主流厂牌挖走了。

    即便如此,他们留下的“遗产”还是让蒂姆的stef唱片公司掌握了不少像《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这样的老歌的全部或者部分版权,因此即使什么都不做,每年依靠版权收益也能赚一些钱,并不多,但细水长流。

    如果抽掉了版权库,蒂姆的stef唱片公司就剩下了办公室和录音设备这个空壳了,而蒂姆本就无心经营唱片公司,是打算将整个公司一同出售的。

    唱片公司的空壳对菲利普来说并没什么用处,只能处置发卖掉,熟识蒂姆的sil从这个交易中发现了机会,建议托尼把stef唱片公司的空壳给弄过来,然后交给白奎因。年轻时搞过音乐的sil觉得白奎因潜力巨大,也许能在这个行业有所作为。

    stef唱片公司的办公室和录音设备,只要白奎因愿意接收,菲利普将会以一个非常便宜的价格卖给他,而且并不附带任何条件,毕竟双方在多个领域有所合作,也算是菲利普的一种示好。

    如果不要,菲利普会将这一块剥离出来,让蒂姆去自寻下家。

    听说四十几万美元就能购买一桩位于翠贝卡的两层办公楼以及刚更新不到三年的全套的录音设备,白奎因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这价格是菲利普在让利了。

    哪怕他经营不善,将来卖办公室、卖设备也能回血了。

    翠贝卡tribeca (triangle below canal的缩写)意为“运河之下的三角州”,原先是仓库区和贫民区,七十年代开始,一些艺术家为了便宜的房租,将工作室搬到这里,慢慢形成了集群效应,画家、设计师、音乐家纷纷涌来,现在已经是名声在外的“艺术区”。

    尽管朱利安尼上台的三年中,一直在大力整治曼哈顿的治安,但是和东哈林一样,贫民聚居的翠贝卡区的治安始终是个问题。

    翠贝卡较差的治安问题,可能是蒂姆和菲利普不想留下这栋房产的一大原因。

    不过白奎因也有自己的问题:他手上的现金不够!

    买完圣莫尼卡的房子之后,白奎因以更快的速度在捞钱。

    《恶人传》的片酬30万美元,哈维给予的《邦妮和弗雷克》大卖的奖金20万美元,wwf的工资这种小钱他都不算了,购买stef唱片公司绰绰有余。

    但这些钱都被他投入了股市。

    原本白奎因打算继续重仓摩托罗拉,但他的这一种“愚蠢”的投资行为,让富国银行负责和他对接的股票经纪人给劝阻了,变为购买一个相对“安全”的投资组合,涵盖了金融、地产、医药、科技企业等多家公司,当然了,其中的大头是富国银行自己的股票,买入时的股价是11.89美元。

    需要把钱从股市里拿出来了,狠心无视那些可爱的数字总是在缓慢地变大。

    交易就这么口头敲定了,犹太佬蒂姆得到了回复,便戴上自己的黑帽子离开了,签署文书合同这类事情,向来是律师在高档办公室里完成的环节,而不是大佬们打牌时扫兴的项目。

    白奎因自然得顶替犹太佬蒂姆留下的空位,陪着他们打起自己并不熟悉的扑克牌。

    打牌其间,话题很快就聊到白奎因如何支付办公室的费用,是否还沿用stef这个厂牌等问题。

    得知白奎因竟然把拍戏挣来的钱投入股市,托尼、菲利普和维克多一起哄笑起来。

    维克多询问白奎因买了什么股票,见托尼微微点头,白奎因只好详细道来。

    听完,维克多笑道:“中规中矩的投资组合,在摩托罗拉、富国银行、威瑞森、默克药厂之外,只夹杂了两支垃圾股,你的股票经纪人对你手下留情了,按照这个投资组合,你的年化收益也许能超过10%。

    亦或者,你的股票经纪人认识你,知道你还会挣更多的钱,于是想把你做成一个长期客户,要是我手下那些坏小子给你推荐股票,你的几十万美元不亏本就不错了!……call!”

    接下来,维克多在打牌之余随口讲解了一些股票经纪欺瞒客户获取利益的方式。

    推荐垃圾股已经是最初级的手段了,叫pump and dump(拉高出货),干这行最有名的家伙就是乔丹·贝尔福特。

    更先进一点的就是白奎因遇到的情况,把垃圾股包装入一个看起来很专业的投资组合里面。

    网络和彭博机正在普及,这种手段变得不保险起来,客户只要花点时间就能分别出藏在巧克力里面的狗屎。

    不过当嘴瓢了的维克多还想说一些更高级的“技法”的时候,刚提到了“养老基金”这个词,菲利普便轻轻咳嗽了一声,将过度兴奋的维克多给弄了回来。

    最后看在白奎因实在“勤奋好学”的份上,维克多跟他讲了讲卡尔·伊坎这条“华尔街之狼”的骚操作“环球航空猎杀案”。

    1984年开始,卡尔·伊坎通过分散小额收购的方式逐渐持有了环球航空52%的股权,获得了公司的控制权,并着手剥离核心资产榨干公司。

    在这期间,他控制了董事会,然后开始缩减工人工资,变卖资产,与工会大乱斗。

    最后,卡尔·伊坎用环球航空公司的钱完成了私有化,他作为一个大股东赚得盆满钵满,最后伊坎公司获利4.7亿美元,卡尔伊坎个人获利1.5亿美元,却给这家公司留下了5.4亿美元的巨额债务,以破产清算告终。

    听完维克多的故事,白奎因唏嘘不已,知道凭借自己高中毕业的知识水平是根本玩不过华尔街那些金融精英的,所有的投资必须小心谨慎,否则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很有可能血本无归。

    维克多算是给白奎因上了一课,临走时挥了挥衣袖,带走了一万多美元,这些都是从托尼、飞机头、big pussy和白奎因等人手上赢走的。

    第二天,白奎因没有立即返回洛杉矶,而是在杰瑞·艾斯彭森律师的帮助下,申请注册了一个唱片公司。

    给唱片公司起名字的时候,白奎因脑海里灵光闪现,便注册了一个叫“大机器唱片”的公司名。

    在富国银行的股票经纪人幽怨的眼神注视下,白奎因出售了手头大部分的股票,仅留下最开始购买的那批摩托罗拉的股票,只有这只股票是白奎因深入研究过的,不仅不会出售,将来有闲钱了还会继续加仓。

    套现股票换取的五十多万美元现金,被注入到唱片公司的名下,一部分用于购买stef唱片位于翠贝卡的办公室,另一部分用于唱片公司的运营。

    记忆碎片给予了四首歌曲,白奎因仅录制了一首it's my life。

    当时处于担心记忆碎片不能稳定获取的心态,白奎因在注册it's my life版权的时候,顺便注册了一个乐队名“fire bomb”,用fire bomb乐队持有了it's my life的著作权。

    所谓“fire bomb”是白奎因在“四分卫奎因”时期使用的终结技,一种双臂高举炸弹摔,类似送葬者的“最后一程”。

    乐队目前仅有白奎因一人,他本人是商标持有人和权益所有人。

    歌曲也仅有两首一首原创的《it's my life》和一首经过版权方授权改编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通过白奎因自己的出场曲,以及《邦妮和弗雷克》主题曲的推广,已经有不少人听过《it's my life》。

    互联网上不少人都在询问“fire bomb”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乐队,有人从声线猜测是白奎因自己唱的,但却得不到证实。

    也有不少人跑去唱片店询问“fire bomb”想要购买他们的唱片,一开始这些人把店员问得一脸懵逼,因为他们也根本就没见过这个乐队。

    有些见多识广的唱片店店员从仓库里翻出一张八十年代老摇滚乐队 chrome的专辑指着《fire bomb》歌名询问是不是要找这首歌。

    倒还真有不明真相的顾客买了回去,至于那些顾客是否退货就是另一桩故事了。

    白奎因打算拍完了《恶人传》后,腾出时间招聘几个有经验的员工,将记忆碎片里获得的几首歌都制作出来,再去找唱片发行公司发行。

    蒂姆以前的stef唱片就是这么运作的,虽然会分润不少利益给类似华纳、环球、emi、索尼,这样的掌握发行渠道的大唱片公司,但这就是小型唱片公司的生存之道。

    stef和“大机器”这样的小音乐厂牌,在纽约至少有上百家,乡村音乐的中心纳什维尔和西海岸的洛杉矶则更多。

    白奎因相信凭借记忆碎片中那些歌曲的质量,只要经过发行公司的宣发,电台、电视台轮番播放,他的专辑一定会热卖的。

    如果再加上自己演员和摔角手身份的加成……

    嗯,但是要先屯够一张专辑的歌曲!

    演员角色和电影的记忆碎片,可以通过观看电影获取。

    华国生活的记忆碎片,可以通过遇见特定的人而获得,比如保罗·海曼和某个地产商人。

    但是到目前为止,白奎因依然不知道是什么契机让他获得了歌曲的记忆碎片,因此没法刻意去激活。

    为了处理开办唱片公司的琐事,以及翠贝卡办公室的交接事宜,白奎因又在纽约耽误了两天。

    直到米拉·索维诺将要进组,和她有大量对手戏的白奎因,在片场大管家威廉姆的不断催促下,开着那辆路虎发现者前往机场,飞去西海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