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59 K.O

59 K.O

 热门推荐:
    白奎因带着护齿,不便说话,但是他听进去了达纳·怀特的建议,先解决比赛,要赢得让对方无话可说,再解决比赛之外的问题,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

    为了使自己冷静下来,白奎因转过身,跪在擂台边,俯身和莎拉以及兰迪拥抱,反过来劝慰他们,让他们放心。

    达纳·怀特还是打断了马丁·劳伦斯的喋喋不休,告诉他比赛马上开始,把他赶回自己的休息区。

    身材火辣的举牌小姐上台绕行一圈,达纳·怀特宣布比赛开始。

    如马丁·劳伦斯所料,白奎因的表现相当笨拙,完全是个拳击门外汉,只会左支右绌地防守,挥拳软绵绵,根本碰不到动作灵活的他。

    不过让马丁劳伦斯诧异的是,他之前的那番言论,并没有激怒白奎因。

    这个高大的年轻人既没有愤怒地盲目进攻,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背刺而使出拳击规则之外的犯规动作,他只要一犯规,己方就有理由要求立即终止比赛。

    经过了第一回合,回到自己休息区的马丁劳伦斯忽然想明白了,对面的大高个根本就是个脑袋一团草的绣花枕头,根本就没看穿自己的意图,还以为自己是闲得慌非要和他打一场拳击赛,明显盘外的对抗才是决定两部影片谁能竞争到同期第二的关键。

    只要自己把握住黑人的基本盘,打出意见领袖的旗帜,把对手定性成种族主义者,首周末票房一定会有黑兄弟和左派观众的加持,到时候未必会输。

    当然了,要是能打赢就更好了,可以把那部动作电影给狠狠踩死。

    这是一场事关几千万美元票房的竞争,一个搞摔角的傻小子又怎么能看明白?

    第二回合,白奎因的防守依旧是笨拙的,他和史蒂夫·奥斯汀的比赛中经常演出这种状态,早已轻车熟路。尽管他已经把马丁·劳伦斯的动作套路摸清楚了,马丁会在多次试探后,习惯性用左勾拳发起进攻,但实际上的杀招却是从下而上的右拳。

    马丁两次尝试使用这个套路,都被白奎因挡住左勾拳后,反向前迈步抱上他而打断了。

    擅长擂台表演的白奎因装得很弱,表现出眼看抵御不住,用抱住对手来拖延的对手的进攻节奏的狼狈样子。

    第二回合不出意外地又被白奎因给混过去了,而马丁真的如达纳·怀特所料,开始出现体力不支的状态。

    回到休息区的白奎因,忽然发现自己的亲友团又多了三个人,分别是克里斯、浮里奥和鲨鱼头。

    克里斯爬上擂台边缘,悄悄在白奎因耳边说了几句话,白奎因立即精神大振,尽管依旧坐在折叠椅上,却探手将克里斯抱入怀中,隔着边绳和他热情拥抱,狠狠拍了两下他的后背才放他离开。

    擂台上,性感的拳击女郎举着第三回合的牌子绕场一周,达纳·怀特宣布第三回合开始。

    马丁·劳伦斯远离需要一决胜负的拳击比赛已经好几年了,但是当初获得金拳套时养成的战斗直觉并没有完全被好莱坞的优渥生活磨灭。

    第三回合一开始,他就看出了白奎因的眼神有所不同,总是盯在自己的破绽之处,好在他只是看破了,手上动作却跟不上。

    难不成之前的笨拙都是白奎因装的?不对,谁能装这么像!是我自己太紧张了!

    要不打完这回合,要求统计点数终止比赛吧,已经够了,千万别不小心输了。

    正想到这里,马丁忽然发现白奎因的左臂抬得过高了,破绽!

    右拳果断出击,准确命中白奎因的左肋,白奎因身体一歪,右边露出了更大的防守破绽。

    马丁大喜,左勾拳击出,同时上前半步,准备使出自己最为得意的右下勾拳偷袭。

    白奎因右手先挡住了马丁的左勾拳,立即下按压住了马丁自下而上偷袭的右拳。

    马丁还在惊愕自己的连环攻击被对手轻易化解,白奎因竟然能够单手稳稳挡住自己的重拳,那之前为什么防守得那么疲软?

    但是马丁已经没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白奎因的左直拳狠狠轰在他的脸上。

    趁着马丁脑袋发晕眼冒金星的时候,白奎因得势不饶人,连续两个重拳打在马丁的腹部。

    马丁无力地跪了下去,像个虾米一样蜷成一团,猛烈干呕,鼻子还在往外喷血。

    达纳·怀特象征性地上前隔开白奎因,实际上白奎因三拳打完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转身走向自己的角落,等待达纳·怀特的读秒。

    十秒很快过去,马丁·劳伦斯完全无力爬起来,他的跟班和教练不等达纳·怀特宣布白奎因获胜,就一窝蜂地涌上擂台,检查他的伤势。

    还好达纳·怀特有个麦克风,只能在拳台的角落向全场宣布比赛结果。

    台下果然嘘声一片,大多是对白奎因的谩骂声。

    不得不说,开场前马丁的那通演讲,完全把白奎因塑造成了一个崇尚暴力的种族主义者,所以整场比赛观众们都是在为马丁·劳伦斯喝彩,他的突然倒下,让观众无所适从,甚至不相信眼前的结果。

    台上台下一团混乱,白奎因忽然趴在达纳·怀特耳边说道:“麦克风给我,等下我会宣布一件事,要你发言的时候,你帮我把数字报出来,你不是想让我代言你的产品吗?我接了,你打算给我多少代言费,就报多少。”

    达纳·怀特一头雾水,什么数字?代言!

    手上的麦克风却被白奎因抢走了。

    白奎因拿着麦克风来到拳台中央,大声喊道:“安静!我说安静!”

    突如其来的吼声震慑了整个体育馆,聒噪的观众们竟然真的安静下来了。

    “关于奥斯卡之夜发生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机会说话,你们说我暴力、说我种族主义、说我反对平权……

    女士们、先生们,这是美国!我们从来没有过不经审判将人定罪,不经辩护就给人按上罪名吧?

    当晚发生的事情,爱德华诺顿先生向媒体说明过,你们不听,说他是白人会偏袒白人。

    莎拉·米歇尔·盖拉小姐也解释过,你们还不听,说她是我的女朋友,证词不可信。

    那好,现在我们有了新的证人,你们想听听她们所说的话吗?”

    白奎因转身向克里斯示意,在浮里奥的带领下,爱德华·诺顿的陪伴下,两个亚裔女孩胆怯地走上擂台。

    白奎因把话筒递给其中一个亚裔女孩,女孩接过话筒用非常不标准的口音说道:“我叫安娜·李,我当晚就在现场,我和我的同伴被抢走的钱包可以证实我们的身份,它们现在就在警局的证物室里,里面有我们的拍立得照片……”

    话到此处,全场皆惊,记者们几乎都要扑到拳台上了,多亏达纳·怀特和他的雇员们拉起人墙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