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53 艾伦·肖

53 艾伦·肖

 热门推荐:
    哈维接到助理通知的时候,杰克成和“天勾”贾巴尔正在颁发最佳短片奖。

    要不是哈维知晓白奎因的整个营销计划,他都要以为今晚的事情,是白奎因故意弄出的噱头。

    必须让娱乐记者知道!让他们大书特书,给《邦妮和弗雷克》预热!

    不,不,不,先不要把全部的消息都放出去,先给一点点,再反转,热度会更大!

    就这么办!

    哈维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男主角能不能从警察局出来,如果助理描述的情况没有刻意隐瞒的话,白奎因就是个受人尊敬的good samaritan(好心的撒玛利亚人,指见义勇为者。)

    目击证人跑掉了,这会是个麻烦,那就花钱让律师把他捞出来,花钱让媒体洗白就是了。

    简单梳理了情况之后,哈维赶紧安排助理配合克里斯托弗去“捞人”。

    这下哈维对《邦妮和弗雷克》票房大卖更有信心了。

    好事接二连三,颁奖舞台上,马丁·兰道拆开信封,念出了最佳女配角的名字:“米拉·索兰诺!《非强力春药》!”

    台下掌声雷动,周围不少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哈维身上,而不是正在和新男友昆汀·塔伦蒂诺庆祝的米拉索维诺。

    米拉和昆汀接吻,一触即分。

    她的表演依然还是不合格,还需调教,哈维心想。

    米拉的获奖感言着重提到了哈维。

    唔,还记得感谢我,没有被冲昏头脑,哈维觉得颇有成就感。

    米拉感谢自己的父亲,保罗·索维诺,保罗当众哭泣,奥斯卡现场的气氛达到最高潮。

    所有人都知道,米拉能够击败夺冠大热英伦玫瑰凯特·温斯莱特,哈维功不可没。

    哈维保持着大佬的微笑,充分享受着这一刻……这种权势在握的感觉,真是美好!

    ……

    奥斯卡之夜完结,第二天的新闻报道里,除了《勇敢的心》获得大奖打脸英国,《理智与情感》八提零中被公开处刑这两个话题之外,什么米拉昆汀公布恋情,帕蒂斯希尔顿性感礼服这些花边新闻都要靠边站,第三大新闻是有白人演员竟敢袭击要求好莱坞平权的示威人士,造成了三个黑人青年重伤入院。

    这个消息简直是平地惊雷,当天下午杰西·杰克逊律师的儿子乔纳森·杰克逊就在北好莱坞警局门口接受了cnn电视台的采访,强烈痛斥了这种恶劣的种族主义行为。

    “这是赤果果的歧视!是三k党的行为!是对我们的彩虹事业的践踏!是对黑人民权的漠视!

    《一级恐惧》!我们会抵制这部影片!派拉蒙!我们劝你停止发行种族主义者参演的电影!理查·基尔!看看你在和什么样的人合作!爱德华·诺顿!我们一定会把你这个败类赶出好莱坞!”

    这时警察局的大门打开,有人高喊:“出来了!”

    记者们赶紧丢下还处于亢奋状态的乔纳森·杰克逊,冲向警局门口。

    北好莱坞警局门口,两个lapd在前开路,当先走出的是一个短发的中年人,此人一身正装,头发光亮,面色圆润,看起来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社会精英。

    短发中年人咳嗽一声,先整理一下自己的领带,从身后拘谨的高个子跟班手上接过小型麦克风,站在台阶上,环顾四周,缓缓说道:“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好!我是奎因·白先生和爱德华·诺顿先生的代理律师!我叫艾伦·肖。经我的委托人授权,我可以在此回答给位媒体朋友的问题……但是!但是……但凡涉及具体案情的问题,为了避免社会舆论对司法体系的干扰,为了司法公平,我将不会回答……安静,安静一些,你们一起说话我没法作出回答,要不请这位女士先说……”

    艾伦·肖示意让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栗色头发的年轻记者提问,女记者立即问道:“请问,爱德华·诺顿先生是否将会被羁押?”

    艾伦·肖对女记者报以一个亲切的微笑,拿起麦克风,说道:“我的两个委托人,爱德华·诺顿先生和奎因·白先生全都已经从洛杉矶县警局离开,在没有新的证据出现之前,检方将暂时不予以起诉。同时,我们将遵守承诺,48小时内不会离开洛杉矶,随时配合警方和检方的调查。”

    “偏袒!”

    “执法不公!”

    “就因为他们是白人?”

    记者群的外围,聚集了不少举着彩虹旗,打着标语的抗议人士,听到艾伦·肖的话后,大声表达不满。

    “艾伦先生!艾伦先生!”一个男记者大声呼喊。

    见艾伦·肖看向他,赶忙问道:“请问你的当事人是否殴打了沃利、哈伦德和马丁三世?”

    “这个问题涉及案情,恕我无法回答。”艾伦答道。

    “那他们是怎么入院的?马丁先生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没有完全脱离危险,难道说他们是自己摔的?”记者不依不饶。

    站在台阶上方的艾伦眼睛微眯,低头看向这个记者,问道:“你是哪家报纸的?”

    记者骄傲答道:“我是cnn电视台的!我们需要的是事实!他动手打人了吧?”

    艾伦·肖笑了笑,弯腰对着那位cnn的记者说道:“那好,我来向你描绘一下事实:奥斯卡之夜,三个拿到奥斯卡庆祝派对邀请函的新人演员,没有案底,没有劣迹,主演的影片下个月就会上映,正是前途远大之时,他们穿着上千美元租来的礼服,匆忙赶往洛杉矶音乐大厅。

    三个街头混混,全都有盗窃、抢劫的案底,对了,你的马丁三世还因为伤害罪被判入狱18个月,而且他当时身上还写携带了一把五英寸长的匕首。

    两伙人恰巧在公园的角落相遇,演员三人组里面还有一位女性。

    这就是事实,先生,脑子清醒的人都能猜出来后续发生的情况。”

    人群发出了各种议论声,很多人都不知道三个伤者的背景情况,更不知晓他们还携带了武器。

    cnn记者见状,急了,奋力喊道:“他们是去参加示威活动的,你的白人演员打了示威人士!”

    艾伦·肖拍了拍话筒,用激发出来的啸叫声压制了人群的议论声:“你是想说,那三个青年刚刚参加完要求好莱坞公平对待少数族裔的示威活动,所以才会出现在公园,并且因为理念原因和我的委托人产生了冲突。

    你就是想说这个吧?

    我就奇怪了,是什么让三个混迹街头的、毫无影艺经历的、甚至深陷毒品和暴力的青年,突然关心起奥斯卡提名了几个黑人演员了。

    他怎么不关心自己的工作呢?

    对了,你要事实,事实上,我的委托人奎因·白先生也是个少数族裔,他和基努里维斯一样也混有东方血统,你的意思是他在反对倾向自己的示威活动?”

    “但是爱德华·诺顿……”

    “从始至终,爱德华·诺顿先生,以及莎拉·米歇尔·盖拉小姐,都没有对伤者作出任何肢体攻击行为,而且是盖拉小姐打电话报的警!”

    人群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