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52 勇救铁面人

52 勇救铁面人

 热门推荐:
    白奎因和莎拉确实在前往洛杉矶音乐中心的路上了,因为拥堵的交通,他们不得不在三个街区外从出租车下车,步行过去。

    打出租去会场,八线小明星都干不出来这事,再穷也要在租车公司租一辆便宜的奔驰送自己去。

    可惜,这一对就真干出来了。

    两人没有助理,经纪人也不再身边,白奎因的经纪人麦克·科克是顾不上,莎拉的那位caa的经纪人还在纽约呢。

    没人提醒他们应该如何去做,两人各租了套礼服,在家自己化了个妆,就这么往奥斯卡晚宴冲了过去。

    两人下了车之后,按照出租车司机指点的方向前行,穿过格兰德公园就能到音乐中心的大门口了。

    没走多久,白奎因发现公园步道的两侧聚集着很多人,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拿着纸板制作的标语牌,以及小小的彩虹旗。

    再走一段,又见到一大群人在排队,排队的人以黑人为主,偶尔有几个拉丁裔和亚裔。

    一个拿着话筒的家伙在维持秩序,队伍的尽头有人拎着一个黑袋子,不断地从里面掏出零散的现金发给排队的人,另有人招呼领过钱的人去签字登记,而且还有几个黑人壮汉保护在他们周围,驱赶着想要从其他方向靠过来的家伙。

    白奎因只是多看了两眼,就有一个黑人壮汉怒气冲冲地跑过来,大声驱赶他。

    搞不清状况的白奎因懒得和他计较,保护着莎拉沿着步道快速离开。

    又走了一段,就快离开公园的时候,步道旁的树丛后面隐约传来争执吵嚷的声音。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白奎因依旧护着莎拉往前赶路,但就在两人将树丛甩到身后的时候,两声女人的尖叫声从树丛后传来。

    白奎因停下脚步,犹豫了两秒,对莎拉说道:“跟紧我,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莎拉点点头,揪住白奎因的礼服后摆,跟着他往树丛后面绕去。

    “有人需要帮助吗?嘿!有人吗?”

    白奎因人未到,声先至。

    “help,快来帮帮他!”一个口音古怪的女声从树后传了出来。

    接着是另个女人的哭腔:“救命啊!”

    中文?

    白奎因加快脚步,绕过树丛,只见公园的围墙边,四个人正在围殴一个青年,挨打者倒在地上双手护住头,在苦苦坚持,两个打扮普通的亚裔女子躲在不远的处的墙根急得大哭,却帮不上忙,刚才的呼救声就是她们发出的。

    见到突然出现的白奎因和莎拉,打人者暂时停了下来,一个光膀子的瘦削黑人,迈着嚣张的八字步向白奎因走来,大声呵斥,让他滚。

    两个亚裔女子见到来人了,想沿着墙根溜走,却被另一个打人者上前几步拦住。

    白奎因先把莎拉护在身后,大声说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接着扭头小声说道:“莎拉,报警!”

    其中一个亚裔女子情绪还算稳定,用口音极重的英语对白奎因喊道:“他们,抢劫,那个先生,帮我们,挨打!”

    莎拉躲在白奎因身后,颤巍巍打开小手袋,从中取出摩托罗拉,按下911。

    光膀子的黑人青年看见了莎拉的动作,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想要抢夺莎拉的手机。

    白奎因见状,赶紧上迎上去,左臂一个摆拳击中了黑人小哥的下巴。

    这里正是夹在道边树丛和公园院墙的背光处,晚上灯光昏暗,其他三人只看到光膀子的黑人青年忽然停下,直到他歪歪扭扭倒下,才知道自己的同伴被打了。

    而这时的白奎因,已经发动了起来,先是向着距离自己最近,正在拦截两个亚裔女孩的家伙冲去。

    一脚从“心碎小子”肖恩迈克尔那里学来的“下颚粉碎踢”准确命中了还在发呆的黑人的下巴,除了嘎嘣声之外,还伴随着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

    白奎因顾不得胯下有些凉,立即转身冲向另外两人。

    站位靠前的家伙把手伸向后腰,这是个掏枪的动作,白奎因知道只有靠上去,才有胜算,蹬地两步,猛然跃起,双手抓向掏枪者的双肩,右腿膝盖上顶……

    在那人把枪掏出来之前,两肩忽地一沉,被白奎因死死按住,接着飞膝就已经撞上了他的前胸。

    白奎因落地,顺势把他往地上一贯,膝盖顶上他的后背,伸手去掏他腰上藏着的枪……

    没想到,手一摸,只摸到了牛仔裤后兜里的一把弹簧刀。

    呼……虚惊一场。

    再一看第四人,已经被吓得扭头就跑了,不敢从白奎因所在的方向绕过树丛,只能硬着头皮钻入树丛中,被锋利的枝丫扎得怪叫。

    白奎因在几秒钟之内就控制了局势,随着叫声的远去,莎拉的报警电话也才刚刚接通。

    两个亚裔姑娘已经趁乱逃跑了,白奎因只好先扶起挨打的白人青年,让他靠坐在墙角休息。

    挨打的家伙渐渐恢复了过来,挣扎地想要站起来,向白奎因道谢。

    原来这个挨打的白人青年和白奎因他们一样,也是听见女孩的呼救声过来帮忙的,反而被四人围殴。

    四个黑人青年在他赶来之前,刚抢了两个女孩的钱包。

    距离公园不远处的洛杉矶音乐大厅门外本身就有很多维持秩序的警察,接到报警后,赶过来的速度并不慢,只等了5分钟就有两队警察赶到了。

    警察先是检查了三个黑人的伤势,发现一人比较严重,就为他们呼叫了救护车,接着把大家人分开,询问事情的经过。

    这时候,白奎因此时才发现,自己的礼服已经多处撕裂,礼服过于修身的设计,在白奎因猛烈的挥臂和踢腿动作下纷纷炸线,这下该怎么去参加颁奖礼之后的派对啊!

    不过他很快就得知,派对是肯定的去不成了,三个黑人青年两个轻伤一个重伤,带刀的家伙肋骨断了,扎伤了肺。

    这算严重伤害,搞清楚情况之前,几人一个都走不了,全都要被带去警局调查。

    蹲在洛杉矶音乐中心门口的记者们,还没等到劲爆的娱乐新闻,先赶上了一桩社会新闻,追着警车和救护车一同狂拍。

    白奎因和挨打的白人青年被安置在同一辆警车里,青年叹了一口气,说话略微磕巴,“哎,我的第一个好莱坞之夜就这么没了,本来还期待和某个女星来一场艳遇呢。”

    看了看同样身着礼服的白奎因,青年说道:“看来你也一样啊,我叫爱德华·诺顿,谢谢你们的帮助!”

    闻言,白奎因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一块记忆碎片:

    一个带着金属面具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人,骑在马上,微微扬起下巴,尽管看不到脸,依然让人能感受到他的骄傲和威严,在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中世纪装扮的军队。

    难道这个爱德华·诺顿就是记忆碎片里的铁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