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38 老司机,带带我,我也去费城

38 老司机,带带我,我也去费城

 热门推荐:
    未完成的正是电影的主题曲。

    大家觉得,最好是使用白奎因和莎拉在酒吧相遇时弹唱的歌曲,那是弗兰基·瓦力在1970年创作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sil以很便宜的价格从版权所有方买了这首歌的使用权,据克里斯说,sil当年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歌星,和同样在泽西发迹的弗兰基·瓦力以及四季乐团有些交集。

    白奎因在酒吧弹唱的版本做了一些编曲方面的改变。

    前半段保持了弗兰基瓦力的原曲风格,后半段速度加快并且加入了大量的合成器音,有种迷幻摇滚的味道,刚好表达了和莎拉看对眼前后的心境差异。

    两人在娓娓道来中相遇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you'd be like heaven to touch

    i wanna hold you so much

    at long last love has arrived

    and i thank god i'm alive

    you're just too good to be true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在高亢的歌声中滚床单:

    “i love you baby,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

    i need you baby to warm a lonely night

    i love you baby!trust in me when i say.”

    拍摄的时候,白奎因在台上假模假样对口型,歌曲是拍摄完毕后专门录制的。

    白奎因弹唱,并提出修改意见,酒吧原来的驻场乐队演奏其他部分,而合成音是由白奎因自己控制。

    成曲后大家都对这个版本的《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很满意,打算作为主题曲,只有白奎因觉得还不够,他提出再录一首歌作为主题曲。

    白奎因能对经典名曲进行重新编曲,这并没让大家过于惊讶,很多音乐爱好者都行。

    他能弹吉他会玩合成器,能够改编名曲还在情理之中,但是他提出加录的那首歌却完完全全是一手新创作的歌曲。

    玩过音乐的sil,在看过词曲之后,建议白奎因先去注册版权,在sil的帮助下花了点时间注册版权,又花了三天和酒吧驻场乐队磨合这首歌。

    一直到六号韦斯安德森不得不返回加州,他都没听到这首白奎因临时决定新加的歌曲。

    让强迫症患者非常难受,期盼早点到圣丹斯电影节,能让他看到全部完成的影片。

    七号,白奎因和驻场乐队终于走出了录音室,将录制好的数字唱片送往韦德马克映像,后期制作人员将会将这首歌《it's my life》加入到电影中。

    作为白奎因和劫匪们最后对决时的配乐,以及影片结束后的主题曲。

    尽管白奎因没有额外收取歌曲的使用费用,但是歌曲的录制费用以及酒吧驻场乐队这几天的薪酬,全都是韦德马克映像支出的,最终将《邦妮和弗雷克》的总制片成本堆到了65万美元。

    多出的15万都是克里斯自掏腰包追加的投资。

    白奎因表示无以为报,只能努力把电影卖个高价,把钱都挣回来,不仅要挣回成本,还要留出未来韦德马克映像的运作资金。

    对于回本,兄弟两人都有信心,有了的韦斯安德森的加盟,成片效果远超预期,两人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在音像连锁店上架,以及多卖几家电视台这种线下操作了。

    而是寄希望于能够在圣丹斯电影节找到发行商将这部电影推向院线。

    最后的后期工作有克里斯盯着威廉姆来完成,白奎因则需要赶赴费城参与一月八号的raw节目的录制。

    前几天,wwf提出修改之前商定的剧情,理由是提升曝光密度,要在二十一日的《皇家大战》之后,增加白奎因的登场频率。这样势必就会出现12场比赛无法覆盖一整年,要么白奎因打三个月休息大半年,要么签订新的合同,增加登场次数。

    如果要增加场次的话,肯定要加钱!

    为此,兰迪已经带着初级律师杰瑞前去费城,和wwf的团队商谈合约修改的事项。

    离开泽西后,白奎因绕道纽约,在第二大道的一间报刊亭旁边接上莎拉·米歇尔·盖拉。

    女孩上车,身子探向驾驶位,和司机吻在一起。

    后车鸣笛催促,路虎发现者这才缓缓启动,转向西南,驶向费城。

    路虎一走,一辆小型货车停了过来,司机下车,从后车门搬出两捆印刷精美的杂志。

    报刊亭老板笑意盈盈地接过杂志,拆开一本的塑封,将其摆到摊位的醒目位置。

    《vogue》1996年一月刊,封面是一男一女两个模特,穿着同款的白色立领修身长袖打底衫,男人穿长裤,背对镜头,只露出硬朗帅气的侧脸。

    女人侧身靠在男人肩头,姣好的身段和短裤外露出的两条长腿占据了画面的中心。

    男人的右臂揽住女人的腰,手臂恰好挡住了女人因为没穿内衣而半透的胸,这大概会被绅士们所唾弃。

    而《vogue》的主力消费群体,各个年龄段的女人们,却突然发现,新年第一期的杂志开始派发福利了。尽管封面男人只占了三分之一的画面,而且只给了后背,但薄透的衣服无法遮掩他宽阔的背肌、公狗腰和挺翘的屁股。

    男女模特这身极简风格的服装,被戏称为,只穿了秋衣,却完全无法遮掩两具顶级肉体散发出的吸引力。

    许多路人本不是《vogue》的固定购买群体,只是偶尔瞟了一眼,便默默拿起一本,付钱走人。

    部分网点售罄需要补货的消息,很快就反映到了第五大道的时尚杂志社。

    市场人员只能先卡掉一些发往小城市的杂志,优先供应纽约、旧金山、芝加哥、洛杉矶等大城市的需求,小地方只能等待下一批的加印了,不过晚收到几天杂志,对当地的市场影响也不大。

    封面的男主角对此却全然不知,正处于甜蜜的约会中。

    白奎因和莎拉在加油站热吻,在白色城堡互相喂小汉堡,在车里听着电台唱着歌,为白奎因古怪的改编而哈哈大笑。

    两人之间,大概是韦斯安德森提出增加两场吻戏开始的。

    一场是男女主角下定决心要去抢银行时,相互鼓励的吻;一场是女主中枪,以为命不久矣,不甘的吻。

    由于莎拉的合同上强调了没有大尺度暴露镜头和接吻镜头,强迫症韦斯安德森本以为需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能说服莎拉增加吻戏。

    但没想到莎拉答应得很爽快,表演时也很专业。

    九天的拍摄结束,莎拉收到了一万美元的酬劳,终于不用住在剧组安排的宾馆了。

    白奎因再次提出送莎拉回纽约,莎拉欣然同意,一切就是这么默契和自然,两人就像邦妮和弗雷克一样,收获满满之后愉快地返家。

    车子到了莎拉家楼下,莎拉没有下车。

    “要不我们再去吃汉堡王?”莎拉试探地说道。

    “或者去我家,吃点意大利菜什么的。”白奎因的眼神闪着光。

    “可以,反正我妈妈也不知道我今天能回来……”

    一脚油门,路虎来到了东哈林122街,白奎因把车停在两个路口外有人值守的停车场,带着害羞的莎拉回到公屋。

    进了门,两个年轻的男女便开始疯狂探索对方的身体,直到体力耗尽。

    叫了披萨外卖,也算是吃了意大利菜。

    因戏生情在这个行业太常见,更何况是两个青春年少的单身男女。

    一夜疯狂后,莎拉还是乖乖回家,第一次经历,她需要时间休养,而白奎因也要去忙着影片的后期制作。两人圣诞元旦都未能见面,只能靠电话互诉相思,一直到一月七号白奎因完成了工作,这才有机会再次相聚。

    可惜白奎因八号在费城有比赛,莎拉向母亲谎称在费城有试镜,就这样爬上老司机白奎因的车一同前往费城。

    ……

    ……

    ……

    ps

    聊几句剧情。

    十一承认自己的野心很大,不想写传统意义上的娱乐文,抄名作,被看低,大卖挣钱,打脸。

    这就像传统的爆米花商业片,好吗?

    很好,看起来爽!

    之前看过许多的网文,一直到芝加哥1990,才突然发现,一股清流。

    其实老齐也挺污的……

    老齐的天启设定给了娱乐文更多的发挥空间,更多的作者化的东西。

    让所有人,角色和读者都出在“战争迷雾”之中,这个词打rts游戏的朋友会很熟悉。

    天启只是远端的露出迷雾的藏宝地,但前往的路途上可能会是荆棘,也可能是坦途。

    这样的设定,就不局限于抄袭,打脸的传统套路,而能写出更多作者化的东西。

    说白了,十一就是要把作者的个性代入到书中,勾勒一个我具象出来的世界。

    既然是世界,必定复杂,千头万绪,但每个配角,每个支线又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切割之后会变的不完整,我的野心也在于试图去完整呈现这个世界。

    对十一来说,最有意思的事情是,潜伏在文字中的暗喻、致敬或者线索被本章说给点出来。

    会心一笑,能笑很久。

    简介里,我本来写了四种职业,摔角手、演员、摇滚歌手、黑手党……

    黑手党被审核编辑给下了,但主线故事个分配依然有其一席之地。

    侧重点是电影和商业,每个职业都是为了这两个核心服务的,这也是娱乐文的基本核心。

    至于模特什么的,谁挣钱不走点弯路啊。

    有人淘古董,有人当气功大师,有人算着日子蹲绑匪,还有人卖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