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9 我们拍电影吧

19 我们拍电影吧

 热门推荐:
    克里斯托弗的制作公司一楼是办公室,二楼内有一间小摄影棚,是拍写定妆照或者演员面试用的,三楼是剪片室和资料室。

    白奎因:“老哥,这都十点了,你这公司咋都没人呢?”

    克里斯:“最近没项目,干脆趁着感恩节多放两天假,不然在这也是人心惶惶的。哎,等等,剪片室好像有人,正好给你看看哥拍的电影。”

    剪辑室里坐着一个圆脸金发年轻人,带着耳机,正专注地盯着屏幕。

    克里斯推门进去,问道:“又在剪摔角短片?”

    “是啊,接了个小活……”金发年轻人摘掉耳机转过头来,一眼认出了克里斯背后的白奎因,“四分卫奎因,老大,你真认识四分卫奎因啊!”

    经过克里斯的介绍,白奎因知道这个剪辑师是克里斯的小弟,半道出家的刚入行,名叫科洛夫,正是那个拥有白奎因比赛视频的摔角爱好者。

    话不多说,先看片,科洛夫找出影片。

    插入机器,播放。

    片名叫《泽西男孩》。

    主角出场,身份是泽西街头帮派的小混混。

    主角在海滩和兄弟们汇合,打打闹闹一阵,集体出发去收保护费。

    演员和对白都还挺到位的,相互吐槽的台词也挺有意思,有些青春轻喜剧的风格。

    主角的几个兄弟中出现了克里斯托佛和科洛夫,制片方安插几个配角,无可厚非,姑且就叫主角团伙为主角帮吧。

    头几分钟,已经阅片无数的白奎因就看出来,这部电影似乎在模仿约翰·辛格顿的《街区男孩》,从主角的经历入手讨论街头生活。

    只是不出十分钟,剧情就开始跑偏了,在收保护费的地方,主角帮遇到了对头,忽然就开始拔枪对射,一场小规模的枪战竟然噼噼啪啪打了五分钟。

    主角帮不敌,背着受伤的兄弟逃跑。

    小巷里受伤的兄弟交代后事,絮絮叨叨两分钟的台词。

    这时候白奎因已经一脸懵逼了,主角帮呼啦啦七八个人,还没搞清楚谁是谁,是啥身份有啥追求,这就折了一个。

    后续的剧情果然是是兄弟伙帮死去的兄弟报仇,噼噼啪啪打仇家。

    在海滩上打,在夜店打,在仇家家里打。

    中间还穿插了两段感情戏,两个女性角色登场。

    一个饰演被反派强迫接客的女子,后来被主角帮救出,和饰演主角帮的二号人物的克里斯托弗好上了。

    另一个是主角帮某人的妹妹,被反派抓去当人质,救出后和主角好上了,话说这妹妹出来得也太唐突了,就两场戏,一场被抓一场被救,就这样似乎还是女主。

    英雄救美,大仇得报,大结局结局。

    后半段又有些像是在模仿八十年代的港岛枪战片,吴白鸽那种快意恩仇,这类电影白奎因也看了不少,很熟悉那个味道。

    两种口味混在一起,味道真怪!

    但是最让人诟病的是,由于使用了手持35毫米摄影机拍摄,整部影片一直处于微微晃动的状态,这活也太糙了吧。

    最后一问才知道,克里斯只是挂了个制片的名头,实际都靠执行制片管理,也是韦德马克映像的一位员工完成的。

    请来的导演主要是拍摄电视剧的,摄影、灯光、化妆、配乐、道具都是经常和韦德马克映像合作的电影人,特点是便宜,做出来的都是“行活”,对得起价格,但是不够好。

    男女主和大反派是在演员工会招来的,女主还因为轧戏,没能参加前期拍摄,其他角色全是克里斯的小弟和朋友客串的,女二号那个被拯救的失足妇女正是克里斯的女友安洁莉娜。

    怪不得配角们的台词功底那么差,还有人会对着镜头而不是对手戏的演员说话。

    对此,克里斯的解释是,大家都想过一把拍电影的瘾,他不好拒绝,另外就是省钱啊,客串演员只管饭,不发钱。

    拍摄地点要么是在不要钱的新泽西南岸海滩,要么是家族罩着的夜店,或者某个朋友的家里。

    就这样尽量节省,最后算下来还是花了五十多万美元。

    五十万花出去,回本遥遥无期,也怪不得托尼舅舅劝克里斯托弗赶紧把制作公司卖掉。

    “这部电影怎么样?告诉你,剧本是我写的,当然还是请人修改润色过的,我不太懂那些分镜什么的……”克里斯得意地炫耀。

    就这剧本?

    白奎因实在不好意思批评,只能说,电影里枪战戏还挺热闹的。

    一旁的科洛夫则抱怨枪战场面太烧钱了,夜店一场枪战戏打碎了几十瓶酒、好几张桌子,朋友家拍的那场枪战几乎把那人的家给毁了。

    话说这个科洛夫,在克里斯接管这间制作公司的时候,带了几个小弟进来,本意是培养自己人,希望他们能学点东西,将来在公司里能帮得上忙。

    其他人都坚持不下去,或者无法胜任,只有这个东欧移民二代科洛夫,给公司原本的剪辑师当助理,学了几个月,现在已经能够自己动手剪片子了,练手的素材主要来自粉丝自录的摔角视频。

    克里斯却自信满满地说道:“我从16岁就在肉店干活,再也不想管理那家肉店了,我还更喜欢拍电影!我跟你说,这部电影只是我在尝试,在总结经验,我已经有点子让这家公司赚钱了!”

    白奎因表示洗耳恭听,科洛夫更是兴奋,他已经喜欢上剪辑工作了,这里最不愿“韦德马克映像”倒闭的就是他了。

    克里斯托弗的新点子是这样的:

    既然我上部电影不受欢迎,发行公司看不上,放到音像连锁店,还是卖不出去,在架子上吃灰。

    那我索性就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电影,那种肯定卖得出去的片子!

    艾薇!

    激烈的*****!

    这种片子总有人买吧!

    听完,白奎因无奈表示:“这主意不错。”

    你开心就好……

    克里斯大喜:“你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吧?要不要跟着我干?你条件不错,可以当男主角,女主可以去pussy的店里挑,想要哪一款都有……”

    白奎因这次紧守道德底线,“不行!不行!我要是拍了艾薇,传出去就不能参加摔角了!这是有先例的。”

    科洛夫也劝克里斯,艾薇届竞争也很激烈啊,而且韦德马克映像以往的合作者都用不上了,全都要重新寻找。

    普通的导演和艾薇导演肯定是两条路上的人,就连其他辅助工种,大多也分成两个圈子,还有就是销售渠道,韦德马克映像合作的发行商和连锁音像店大多不涉及艾薇的发行和销售。

    最重要的是员工们,就这么七、八个专业人士,要是员工们都反对公司制作艾薇,一个个辞职走人,一时间很难找到接替的人。

    克里摆摆手,说道:“你不明白,账上快没钱了,下个星期发不出工资,那些人还是要走的,再不做最后的挣扎,这公司就真倒闭了。”

    科洛夫也没话说了,他虽然觉得公司快不行了,但没想到已经到了倒闭的边缘了,托尼大佬不拉一把的吗?

    真要“脱衣”一搏?

    “拍艾薇也要资金吧。”白奎因倒是比两人冷静。

    克里斯靠在椅子上,点上一根烟,“我想好了,准备把韦德马克映像的片库卖掉,大概能卖几十万,可以帮我们支撑到艾薇上架赚钱。”

    一家小制作公司刨去固定资产外,最值钱的就是片库了,韦德马克虽然片库存量不大,但其中有几部电影在录像带租赁市场有一定受众,扣去20%-30%的渠道抽成,每个月还能带来大几千的收益。

    卖掉了片库,要是不能靠拍摄艾薇翻身的话,这家公司还得倒闭,最后只能卖设备卖楼。

    又沉默了许久,白奎因终于开口了,“我可以出演……”

    克里斯大喜:“qb!你真是我的好弟弟!”

    白奎因挡住扑过来的克里斯托弗,解释道:“等我说完,我来出演韦德马克映像的下一部电影,不过不是艾薇,是一部真正的电影!”

    “真正的电影?”

    “不行的!”

    “我们拍不出!”

    克里斯和科诺夫纷纷摇头。

    白奎因耐心解释道:“我有一个剧本,我亲自出演,场面不大,花不了多少钱,拍得快的话,可以赶上明年一月的圣丹斯电影节,我们可以在那里把电影给卖了,说不定当场就能回本……”

    白奎因的言语并没打动科诺夫,他摇头说道:“你的剧本?动作片吗?算了吧,我们不行的……”

    “有一些动作戏……”

    克里斯却陷入了思考,沉吟一会儿说道:“动作片也不错,大家都喜欢动作片,而qb你天生就是个动作明星,那么qb,你的剧本写好了吗?”

    “还没,不过我很快就能搞定。”

    克里斯咬着牙说道:“后天可以吗?我需要征询下托尼舅舅的意见。当时候让他也看看你的剧本,拍摄的资金可以让他来出。”

    “没问题,谢谢你,克里斯。”

    白奎因起身将克里斯托弗搂入怀中,两手轻拍他的后背。

    老子终于有机会了,记忆碎片给了老子五部电影,我只要照着抄就行,可算能够练练手了!

    “咳咳,轻点,轻点,我不能呼吸了……”

    被熊抱的克里斯两脚悬空,徒劳蹬着。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不久后,两个表兄弟道别,相约后天在制作公司看剧本,白奎因驾车返回纽约。

    半路上,白奎因给兰迪打了个电话,询问哪里有真正泰国技师的按摩店,得到指点后,直奔法拉盛唐人街。

    白奎因想要抄的便是那部关于银行抢劫的泰国电影。

    那部电影除了男主角工作的酒吧和男女主角的房间之外,大部分的剧情都在一个小小的银行内发生,最大的场面仅仅是四、五辆警车和十几个警察堵在银行门口,非常符合小成本电影的要素。

    即便不懂泰语,基本的剧情他也能看明白,现在白奎因需要找个翻译将泰语对白翻成英语,电影的背景肯定要放在美国,他只要截取有用的对白和人设即可。

    原片的重点是聪明果断的女主,但在白奎因的剧本里,需要把很多女主的戏份换到男主身上,毕竟既然他亲自出演的,就需要成为整部戏的核心。

    另一方面,原片打斗场景也不够精彩,刚好白奎因本就擅长格斗,还能充当动作指导,弥补这个缺点。

    ……

    在法拉盛泰式按摩店打工的凯蒂娜诺,从来就没遇见过这么奇怪的客人。

    那个高大男人带了一桶炸鸡来按摩,进了房间之后之后不脱衣服,而是从包里拿出本子和铅笔,随后甩出两百刀,要求她当泰语翻译。

    看在丰厚小费的面子上,凯蒂娜诺连忙答应。

    于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帅气的男人不是让她把英语翻成泰语,而是用蹩脚的发音讲出泰语,让她翻成英语。

    每翻一句,男人就在本子上用英语记录下来。

    忙一阵子,男人会停下来大口吞咽炸鸡,似乎很累的样子。

    凯蒂娜诺好奇这个男人是如何将那么多他自己不理解的泰语记在脑子里的,但是她不会问,有钱赚就行,知道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加了两次钟,终于结束了翻译工作。

    目送疲惫的男人走后,风骚的老板娘向凯蒂娜诺投去羡慕的眼光,“这下你可吃饱了吧……”

    凯蒂娜诺忙着往嘴里灌水,那个男人的奇怪举动,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老板娘解释,只得点头默认。

    ……

    122街,百视达连锁店。

    白奎因推开店门,他是来请假的,明天他需要专心准备剧本。

    最近因为比赛增加,他已经申请了两次调班,也不知道这次店长赛义德会不会同意。

    赛义德得知白奎因又要请假,当即面露难色,询问他为什么请假。

    白奎因懒得说谎,直接告诉赛义德自己需要准备一个剧本,后天就要拿给投资人。算起来托尼舅舅确实是这个剧本的投资人。

    一听说白奎因在写剧本,赛义德立即变得激动起来:“什么剧本,写好了吗?让我看看,你的假我准了,快让我看看!”

    见白奎因没反应,赛义德语气软了点:“你看啊,我就是学编剧的,帮你提提意见还不行啊?”

    沙特留学生赛义德,在纽约大学tisch艺术学院的编剧专业就读,在百视达勤工俭学,不知不觉就混成了122街分店的店长。

    白奎因也是到此时才知道,赛义德原来还是学编剧的。

    给他看看也无妨,可以提点专业的意见,反正白奎因也不怕创意被赛义德剽窃了,小成本电影都是你抄我我抄你的,而且这片子能不能拍还两说呢。

    不过,也只能等明天了,今天他需要连夜将剧本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