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纽约1995 > 17 感恩节(1)

17 感恩节(1)

 热门推荐:
    拍完所谓时尚大片,白奎因终于摆脱了史丹佛想要吃人的眼神,拿上钱,逃一般离开。

    潇洒转进之前,自然少不得和萨曼莎相约有空再聚。

    这次收获颇丰,8000美刀,上了三次擂台辛辛苦苦,还没换几件衣服拍拍照挣得多。

    此外就是在酒吧里获得的那首歌了,虽然没有影像,不知道是谁唱的,但每每在心头萦绕之时,手指都不自觉地抖动,嗓子更是想要随着旋律高歌。

    经过几次播放,这首歌在白奎因的脑子里被撕扯得零零碎碎,人声、吉他、贝斯、鼓、更多的鼓,全都被单独拎了出来,清晰到几乎能伸手触碰到。

    每次消耗体力循环播放歌曲的时候,一些奇怪的词语就会接连冒出来lead,pluck,pad,arp,saw,triangle,square,sine,build-up,drop……

    有些熟悉,又有些疏离,就像他和萨曼莎的关系。

    热烈的时候,两人可以在房间里,一日就是一天。

    分开的时候,各忙各的,似乎也并不想念。

    走肾不走心这一点,是白奎因难得做得和原主一致的事情。

    转眼就到了感恩节,尽管天萨曼莎热情邀约,白奎因仍是果断拒绝诱惑,开着从兰迪手上借来的破旧小面包车,往北驶向新泽西的泽西市。

    感恩节是约定家庭聚会的日子,白奎因已经盼望许久了!

    抵达约定的地点,才发现并不是托尼舅舅的家,而是一家肉店!

    托尼舅舅不是说他做的是废物处理的生意吗?怎么会是家肉店?

    停好车,带着满腹疑惑,白奎因推门进入了肉店。

    店里只有一个年轻的店员,大鼻子,粗眉毛,屁股下巴,每一样都有缺点,但搭配在一起却有点痞帅的感觉。

    店员正翻看杂志打发时间,见到进门的白奎因,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满脸堆笑地说道:“奎因?你是奎因吗?”

    “哦,是的,我找托尼,托尼舅舅……”

    年轻店员拽掉帽子和围巾,迎了上来,张开双臂想要拥抱,发现白奎因没有反应,就变成了握手,两手抓住白奎因的右手,“太好了,你终于来了!我是你的哥哥,克里斯托弗!”

    “你好,克里斯……”为了显得亲切,白奎因使用了昵称,“所以,托尼舅舅在吗?”

    小小的店面一览无余,难道后门联通着托尼舅舅家?

    克里斯托弗大约只有一米七,踮着脚才勉强搭住白奎因的肩膀,热络地说道:“当然不在这,托尼舅舅在家等你呢,我这就带你去……等我先打包一些萨拉米香肠……”

    托尼舅舅?

    猜出了白奎因的疑惑,克里斯托弗解释道:“我和你一样都是托尼的侄子,我妈妈是你的大姨,对了,我们还有两个小姨,不过马琳和杰妮斯姨妈住在西海岸,今天不会过来。”

    克里斯托弗捆扎好香肠,两人离开肉店。白奎因正要去开车,却被克里斯托弗阻拦了。

    “坐我的车吧,你的车就放这吧,回头我送你来拿车。”

    盛情难却,白奎因只好同意。

    过了一会,克里斯托弗从后巷里开出了一辆凯迪拉克deville,白奎因一眼认出是93年的最新款,骚气的红色车身,镀铬的车头和腰线,轰鸣的v8发动机,这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怎么也不应该是一个肉店小哥的座驾。

    上车后,白奎因的身子被柔软的真皮座椅包裹,听着电台里的饶舌,就连十一月的冷风都带着一丝香甜……

    不对,这应该是前一个乘客留下的香水味!

    克里斯托弗非常健谈,年纪也没比白奎因大多少,不过才24而已,两人很快就聊得热络起来。

    期间白奎因想从克里斯托弗口里打听一些关于托尼和自家父母的信息,都被克里斯托弗圆滑地避开了,绕不过了就说:“托尼舅舅会亲自和你说的。”

    车开了二十多分钟,克里斯托弗在路边停了下来,却不下车,也不让白奎因下车。

    过了两分钟,一辆车从后方驶来,和他们的车并排停好,来车摇下玻璃,克里斯托弗也探出头去。

    对面的车里两个人,副驾驶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竖着老式的飞机头,也从车窗探出头,对克里斯托弗说道:“嘿,克里斯,在这做什么?不是去托尼家聚餐吗?”

    克里斯托弗答道:“嘿,鲨鱼头,你好,big pussy,我在等sil。这是我弟弟,奎因,史丹妮姨妈的儿子。”

    被称作pussy的胖子侧过头来本是一脸凶相,却向白奎因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你好,奎因,我是萨尔瓦多·帕希耶罗,是史丹妮的邻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哦,老妈的发小……

    “你好,帕希耶罗先生……”

    外号鲨鱼头的梳着飞机头的中年人对着司机pussy的后背拍了一巴掌,“叫他big pussy就好了!帕希耶罗,帕希耶罗……除了意大利人,还有谁能把音发准!

    对了,克里斯,帮我转告托尼,一切顺利,马克老师找到他的车,虽然有一点细微差别,但车况更新一些,他应该会满意的……好了,时间不早了,祝你们感恩节快乐。pussy,我们走!”

    开车的胖子不情愿地拍了下方向盘,一脚油门驾车离开了。

    过了几分钟,又一辆车来到了凯迪拉克的后方,车灯闪了两下,克里斯观察了一下后视镜,确认了来车身份,赶紧下车迎接。

    后车下来了三个人,为首的是个花白头发的瘦高意大利裔男人,另外两个年轻像跟班一样站在他身后,一人抱着一台松下吸尘器,一人拎着一台索尼游戏机。

    playstation这个商标让白奎因感到非常熟悉。

    “sil,这是奎因,我弟弟!奎因,这是sil……”

    趁着三人寒暄,sil的跟班自己动手把吸尘器和游戏机放到了卡迪拉克的后备箱。

    完事,告别,各自上车走人,凯迪拉克帝威驶向城郊,最终停到了郊区聚集富人的别墅区。

    克里斯托弗熟练地把车开上了邻居家的步道,下车招呼白奎因帮忙搬东西。白奎因一只胳膊夹着吸尘器,一手托着游戏机,跟着拎香肠的克里斯托弗来到别墅的门前。

    敲门。

    开门的正是一身居家服的托尼舅舅。

    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从托尼身后窜出来,扑到白奎因面前一把将索尼游戏机给抢走,欢呼着跑向客厅,从圆滚滚的体型也能看出那是托尼舅舅的儿子。

    “aj!不要在家里跑!听见没有!”屋内传来了河东狮吼,应该是舅妈了。

    托尼尴尬地耸耸肩,邀请两个侄儿进门。

    转到客厅,叫aj的小男孩已经迫不及待地拆开游戏机的包装,尝试将其连上电视。

    这一行为打断了正在播放的电视,背对门口的红色单人沙发里发出不满的嘀咕声,从白奎因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一丛银发。

    克里斯托弗率先走向沙发,从背后搂住银发,“欢迎回家,莉薇娅!”

    白奎因跟着托尼走了过去,在对面的沙发坐下,也看清了满头银发的老人,年纪至少七十多,穿着六十年代风格的绿色套装,即便在家也打扮得像英国女王。

    老太太虽然缩在沙发里,但其实算是个大个子,站起来应该比她身后的克里斯还要高大,怪不得托尼舅舅也是个高个壮汉,额,好像白奎因自己也很高。

    “莉薇娅,这是奎因,史丹妮的儿子,你快看看……”

    老人满脸皱纹,眯着眼睛盯着白奎因,一只手微微颤抖地从套装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戴上眼镜,身体前倾,想要把白奎因看仔细。

    白奎因索性站起来走到莉薇娅的身旁,盘腿坐到她旁边的地上,让她看清楚。

    “不像史丹妮,不像!”

    白奎因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个也不像吗?你看仔细……”

    原主和母亲最像的地方就是鼻子,高鼻梁,鼻尖略带弯钩。之前他就发现克里斯托佛也有同款的鼻子,现在又多了一个人,他们的外婆莉薇娅也是。

    “也就这一点点了,他还是更像那个讨厌的中国人!”

    讲这个我可就不爱听了!

    老太太拿掉眼镜,靠回沙发,似乎并不想和白奎因亲近。

    托尼对克里斯托弗说道:“克里斯,你去厨房看看你卡米拉舅妈需要帮忙不,aj,你也去,顺便喊上梅朵!”

    小男孩aj很不情愿,“可是……”

    克里斯反映了过来,拉起捣鼓游戏机的aj走向厨房。

    托尼索性也学着白奎因,在老太太的另一只脚边盘腿坐下,两人一左一右围绕在老人旁边。

    “妈妈!今天难得奎因回家来,你都答应好了,不说让他不开心的话……”

    “怎么了,你嫌我烦,把我送到养老院,现在还不让我说话了?我就是不喜欢那个中国人!”

    “妈妈!送你去养老院是因为你需要人照顾!你差点把你家房子烧了,还开车撞伤了隔壁的琳达太太,你老了,不能独自生活了……”

    老太太忽然开始抹眼泪,“你父亲走得早,我辛辛苦苦把你们兄妹五人养大……我容易吗?老了老了,本以为可以享福了,结果我最喜欢的史丹妮和艾达却不在了。

    杰妮斯不知道和哪个男人跑了,马琳一家躲在洛杉矶不回来,你这个怕老婆的也不把我接来一起住……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老太太这边哭诉,托尼同时逐句反驳:“父亲走的时候我都15了,艾达嫁人了,马琳在上大学,你又不挣钱,这个家全靠我搞钱养活的,连艾达的儿子克里斯都是我养大的……

    还不是你反对杰妮斯和瑞奇在一起,她才会跑!

    马琳也是你气走的!

    你和卡米拉住不了两天就吵架!

    所有人你都得罪了,家里谁能受得了你?

    当年你还想拆散史丹妮和查理……”

    白奎因在一旁竖着耳朵仔细听这对母子的争吵。

    原来外婆当年不喜欢父亲啊,还要拆散他们,看来不需要和她多亲近了,面儿上过得去就行……

    老太太被儿子抢白,更加激动了:“我是看不惯那个中国人,但是他却是因为你进监狱的!”

    托尼激动地站了起来,“妈妈!话不能乱说!查理进监狱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自己酒驾出了车祸,那时候我老老实实呆在新泽西!”

    托尼转向旁边安静坐着的白奎因,安抚道:“奎因,别听她乱说,事情的经过我会详细和你解释的……”

    白奎因其实并不生气,反倒有些事不关己看戏的心态,说到底还是对原主的父亲没有半点感情。

    老太太依然不依不饶,“要不是警察想逼查理当老鼠,他会认罪吗?不认罪他能进去吗?不进去他会加刑吗?要不是为了这事,史丹妮为什么不回家?我的史丹妮啊,我可怜的史丹妮……”

    白奎因虽然没有混街头,但是基本的黑话还是听得懂的。

    所谓“老鼠”,一般指和警察合作的污点证人。

    所以……托尼舅舅真是黑手党?

    这么说来,开豪车的克里斯哥哥也是黑手党了?

    今天遇到的几个人,鲨鱼头,pussy,sil,应该也是黑手党……吧……

    托尼急了,“妈妈,我早就跟你说了,那是个误会,查理亲口解释过的!奎因,你别急,我回头慢慢和你说……”

    白奎因:“我不急,没事……”

    正说着话,就见托尼忽然眼球一翻,身体软软向后倒去。

    幸亏白奎因眼疾手快,立即跃起,接住了将近三百斤的托尼,避免了他砸到茶几上。

    客厅的动静惊动了厨房里的人,大大小小呼啦啦都跑了过来。

    舅妈卡米拉异常冷静,安排梅朵照顾弟弟aj,让克里斯去准备湿毛巾,指挥白奎因把托尼抬到长沙发上,她自己则去找药箱。

    众人忙乎一通,湿毛巾还没贴到托尼脸上,他就自己醒了过来。

    “没事,我没事,梅尔菲大夫说我这是心理问题,不是心脏病……”

    托尼费了很大力气才安抚好众人,不过倒也不是没有效果,从白奎因进门开始就一直絮絮叨叨的老太太终于安静了,大概是真怕把儿子气出个好歹来。

    这么一折腾,感恩节的餐桌上气氛显得特别凝重,毫无节日的欢快。

    卡米拉终于忍不住了,挑起了话题:“奎因,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

    舅妈卡米拉是个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妇女,高中毕业就和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托尼结婚,至今快二十年了。生了两个孩子,大女儿梅朵17岁,小儿子aj十岁,婚后一直围绕着家庭打转。除了做做瑜伽保持身材外,唯一的爱好就是忙里偷闲和几个老闺蜜喝个下午茶。

    当然了,不能忘记这个年龄段女性的普遍爱好,听八卦。

    奎因对她来说非常陌生,不像克里斯托弗,这孩子很小就失去父母,算是托尼养大的,克里斯成年搬出自己住之前,一直待在托尼家。

    突然冒出个没见过几次的二侄子,加上托尼很少会谈起史丹妮和奎因,所以卡米拉对奎因更为好奇。

    白奎因把味同嚼蜡的火鸡吞咽下去,喘了一口气,答道:“我是个摔角手……”

    卡米拉微微皱眉,看向对面的丈夫,见丈夫埋头吃饭不理自己,故意说道:“你就不能找人帮奎因找个好工作?我们在纽约又不是没有朋友……”

    克里斯连忙解围道:“舅妈,奎因是真心喜欢摔角,而且现在已经小有名气了呢,我的小弟都知道他……”

    你才真心喜欢摔角呢!

    不过……

    白奎因好奇问道:“我仅在纽约打过几场比赛,怎么新泽西也有人认识我了?”

    克里斯解释道:“我有个小弟是摔角爱好者,泽西不是也有ecw的赛场吗?他会录制的比赛vcd,有时候会和纽约的的爱好者交流……”

    白奎因在ecw的赛场里,确实见到一些观众举着家庭录像机拍摄比赛vcr。

    ecw本身没有电视直播,保罗海曼认为,粉丝用家庭摄影机拍摄的vcr流传出去,还能帮助增加赛事的知名度,便没有强行阻止,只是要求内侧观众席不允许拍摄。站远点拍收不到声音,场面也不清晰,一般不会作为商用……

    等等!

    vc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