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这是师弟?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这是师弟?

 热门推荐:
    安卓扬还在观摩着陆成到底什么来头。

    其实安卓扬对陆成是知之甚少,只是在看到了陆成之后,他才想着找人打听了一下,现在略微知道的也就是他是林辉的学生,也找了林辉确认过。

    至于其他的,安卓扬也是不太清楚。

    而且安卓扬心里还有一个疑问就是,陆成为什么要来魔都九院,他来了之后,为什么又不跟在方泥馨的组上。

    只是这些疑惑,暂时肯定是没办法解开的。

    安卓扬喊了陆成多吃点东西之后,三个人就沉默着只吃东西了。

    安卓扬都觉得好像自己虽然是有意地混到这顿火锅里面来,但是却让气氛变得异常的尴尬。

    安卓扬自然想打破这样的尬场,他便又旁敲侧击道:“方师妹,你现在也已经留院了,以后有想好会去哪个科室么?”

    “来骨科吗?”

    安卓扬这是在刻意地给方泥馨讲明,他的专业就是骨科,而且在湘雅二医院还算说得上话。

    而且安卓扬心里还有点确定方泥馨会来骨科,不然她来这里学习运动医学干什么?

    只是,安卓扬想只是他的想法而已。

    方泥馨却很老实地道:“我以后可能还是会留在急诊科。如果是要去骨科的话,我以前就直接留在消化内科了。”

    安卓扬又是碰了个软钉子,微微张开了嘴,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又看到方泥馨认真的表情,安卓扬也就有点读不懂方泥馨的心思了。

    一顿火锅于是就在这样安卓扬偶尔插一句,但是话题又持续不下去的状态下,结束了。

    三个人走出了火锅店,安卓扬自然是建议要送陆成和方泥馨回去,不过陆成还是觉得这样挺麻烦的,所以婉拒了。

    安卓扬心想这师弟上道啊,他其实想送的人只是方泥馨,陆成只是顺口一带而已。魔都的路本来就比较堵,如果陆成真的一口答应了下来,还会费他不少的时间。

    方泥馨就笑着回说:“安师兄,那你先回去吧,我带着我师弟随便走一走。他这是第一次来魔都,我作师姐的,带他随便转一转,免得回去之后,他到老师那里告我的状。”

    安卓扬这邀请方泥馨上车的话都还没讲,就被方泥馨以她要带着师弟随便走走的理由给拒绝了,而且安卓扬还真不好说什么,方泥馨和陆成是一个师门的,方泥馨是师姐,稍微照顾一点陆成,这根本没得挑。

    即便安卓扬觉得,你这师姐根本就对陆成不像是平常的师弟那么相处的。

    于是安卓扬也只能讪笑道:“那行吧,以后有机会,大家再一起聚一聚。”

    站在火锅店的门口,安卓扬颇为潇洒的回头,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方泥馨和陆成站着目送了大概二十多米,方泥馨就一转头说:“你今天没什么事吧?没事的话,我们稍微逛一逛吧。”

    陆成才刚到魔都,在这边也没熟人,现在还住酒店里,哪里有什么事?

    于是就笑着道:“好的啊,师姐。辛苦你要给我带路了。”

    然后陆成看了看远处,虽然天还未暗,却已经霓虹闪烁,与沙市的市中心比起来,魔都要繁华多了,虽然沙市的市中心人也不少,但是,还是比不过这里。

    就拿他与方泥馨站的这条街来讲,各种国际上的潮流牌子基本都有,一楼大多都是服装店,或是夹杂着商场,一座一座的,目不暇接。

    而在这商场之间挂着的各种牌子上可以看到,这条街吃东西的地方也挺多的,人来人往,商场的门口也是人进人出,如潮水一般络绎不绝。

    一切的一切,在陆成看来都颇为新奇。

    只是,陆成和方泥馨正要找个什么方向去走的时候,忽然,嘭的一声巨响响起。

    紧接着便看到了远处的一家挂着火锅店牌子的三楼里,一阵火光闪烁之后,黑烟滚滚地就开始往外冒了起来。

    窗户的玻璃碎块四溅,吓得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都心里咯噔一下后,而靠近那火锅店附近的人便开始慌乱地逃离起来。

    大概跑了有数十米远之后,才十分后怕地回头去看具体的情况……

    黑烟滚滚地从窗户口飘出来,里面火光闪烁,还有的人不断地从商场里逃窜而出,然后一声声痛苦的惨叫声,从二楼的窗户口传出来,听得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揪。

    大概过了十秒钟之后,方泥馨才猛地从发愣之中给醒转了过来,然后立刻道:“小陆,估计是发生煤气爆炸了,我们过去看看。”

    这里是步行街靠中心的位置,即便消防车和救护车可以通过消防通道赶进来,估计也要一段时间。

    这种大型的爆炸事件,在救火上,陆成和方泥馨肯定是帮不上忙,只会帮倒忙的,但是毕竟作为一个医生,方泥馨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做点什么的。

    陆成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就拉了一下方泥馨,道:“方师姐,你慢点,那里是火锅店,里面可能有储存的煤气罐,容易发生二次爆炸。”

    火锅店里的爆炸事件,最可怕的可并不是第一波的爆炸,后续的不可控,不可知的危险,也是相当凶险的。

    方泥馨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力气大的惊人,竟然连陆成都被她拉得跑了好几步,然后才把陆成的手给甩开。接着她立刻非常冷静而快速地道:“我们靠爆炸点远一点,然后看看能不能救下人!”

    “你跟着我!”方泥馨一下子变得十分有经验地反向穿过人流,朝着爆炸的中心处赶去。

    这里发生了爆炸之后,商场里的工作人员立刻就有人组建了一道警戒线,然后在门口还有不少人不停地开始疏散游客。

    而此刻跑出来的人,都是或多或少受了点轻伤的游客,龇牙咧嘴,身上挂着彩地跑了下来,脸上的惶恐之色未消,人也没动,就赶紧捂住了伤口往越远的地方跑去了。

    发生爆炸之后的一分钟左右,陆成就听到了消防车的警报声传来,消防人员正在接近。

    而这时候,从商场里面,几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已经驮出来了几个比较重症的伤员,这些伤员,生死不知。其中最狠的一个人,身上还嵌插着金属条,血流不止!

    身材颇为壮硕的保安把游客放下之后,附近的工作人员都看到,这个人脸色发青,嘴唇发污,此刻显得非常呼吸困难地在那里打呴,上气不接下气,似乎下一刻就要死亡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工作人员中的负责人马上就有点慌了,举着正在给游客指引疏散方向的喇叭,大声而快速地喊道:“请问现场有哪位客人是医生或者护士吗?”

    “能不能过来看一下这位先生?”

    这负责人正在喊的时候,之前远离去拿车的安卓扬此刻也是跑到了现场之外,此刻正好扒开了人堆,出现在了几位工作人员的视野里面。

    他一进来之后,便也看到了陆成和方泥馨也在场。

    三个人同时往前靠近,方泥馨说:“你好,我们三个都是医生!但。”

    方泥馨话都还没讲完,那负责人马上就让人让开了一条通道,然后快速说:“辛苦您几位来看下这个客人,他受了很重的伤,你们只要看一下他需不需要做紧急的处理,我和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会尽力的配合你们,而且会尽力地保护好你们的安全,你看可以吗?”

    现在并不是交流的最好时间,也不宜耽搁时间,所以她非常快速地把重点和要求讲了出来。

    所以方泥馨的后半段话都还没讲,就被他打断了后顾之忧。

    方泥馨也没多说什么,马上就往前走去,丝毫犹豫都没有。陆成看到方泥馨走上前了,也跟了去。安卓扬稍微地摸了摸后脑勺,低声骂了一句:“喊他们把人搬运过来不好吗?”

    但最终也还是跟了上来,只是心里还是有些发憷,毕竟距离商场越近,二次爆炸让他们受伤的可能性就越大。

    三人走近一看,几乎就都看到了男子此刻的表情和胸口的伤痕!

    即便不是胸外科专业的他们,也看得出来,这是张力性气胸啊!

    要是不马上处理,肯定会死人的。

    只是,这里任何专业的设备都没有,甚至连一个消毒的东西都找不到,这让他们怎么做?

    “你们商场里有备用的急救包吗?赶紧拿出来,他这是张力性气胸,需要马上进行穿刺减压,否则他最多五分钟就会有生命危险。”安卓扬对着负责人喊道。

    有生命危险只是一种保守的讲法,通俗点就是死。

    那负责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干练女性,听到这话后神色也是稍微慌乱了一下。而后有点为难道:“急救包在消防栓里面,之前一直都在疏散游客,没有来得及拿出来。”

    “我马上喊人去取。”

    她这话才刚讲完,陆成便往四周一看,然后抓了一块比较锐利的玻璃碴子就蹲在了此刻双眼已经快泛白的病人身旁,道:“来不及了,他已经没那么多时间耽搁了。”

    “你赶紧拿一根管子和一瓶矿泉水过来,什么管子都可以,最好是软管!”

    听到陆成这话,一个保安就把口袋里揣着的半瓶怡宝矿泉水丢了过来,问:“这可以不?”

    陆成没二话地就把瓶子接了过来,然后用弹射在地面的一根钉子就快速地在瓶盖上打了两个洞,也不管洞的大小!接着立刻便拿着锐利的玻璃片就开始给伤员做穿刺的口子。

    伤员从楼下运下来,就已经有一到两分钟过去了,如果再继续等的话,他的命都要交待了。

    锐利的玻璃片切开了他的肋骨上缘,可他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而看到陆成竟然这么干脆利落地就开始割人,下手如此的狠,也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其中就包括之前把陆成带过来的方泥馨以及安卓扬。

    她们虽然知道有忙要帮,但是真正在搞的时候,却又顾忌蛮多,毕竟陆成拿着的玻璃片是没有消毒的,后面发生感染怎么办?

    这时候有胸穿针,注射器这些才是最好的。

    安卓扬和方泥馨都还在为陆成的果断而发懵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围观的人扔进来一包长长的软吸管,还带着包装袋。就掉在了陆成的面前。

    只是就只有这袋吸管,也没有任何人与他们交流。

    陆成只是看了一眼,就一把抓住了包装袋,然后暴力撕开之后,直接用吸管的一头锥进了患者的胸口里面,接着再把另一头灌进到矿泉水瓶里面的水面之下。

    单手用塑料袋的内面紧紧地压住了穿刺口,然后便看到了矿泉水瓶里面冒出了不少的气泡。

    陆成接着只是看了方泥馨一眼,方泥馨便知道了这一切的原理,马上给矿泉水瓶口的另外一个口子里插上了一根新的吸管,不没入水平面,如此形成单向式流通器。

    水面内的气泡咕噜咕噜冒了几次之后,刚刚这个呼吸本来非常困难而急促的人,呼吸顿时变得稍微平缓了起来,而随着呼吸的恢复,他嘴唇上的颜色也从苍白发紫慢慢变得红润了起来。

    暂时张力性气胸这个要命的东西解决了,至于之后会不会发生血气胸这些,就不是陆成他们能够搞定的了。

    看到这一幕,方泥馨的神色开始变得若有所思,但是安卓扬的脸上,则是慢慢的愕然和不可思议。

    这是?

    陆成?

    是师弟?

    这般之后,急救包才姗姗来迟,陆成只是拿了两个密封贴,把吸管紧紧地固定好贴近皮肤端与瓶盖口,然后道:“你们来固定一下这根管子,又有人出来了。我先去看看。”

    陆成这么说后,立刻有一个保安接过了陆成的的水瓶子,单手拿着水瓶,单手拿着吸管,一动都不敢动。

    而陆成则是冲向了另一个被人扛出来,但是明显手臂处就往外飙血的人。

    这一看就是动脉的损伤,这是动脉里的血液在快速的流失,飘洒了一路。

    见状,陆成赶紧就顺手找了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方片状的硬东西,拿着绷带就冲了上去。

    方泥馨和安卓扬本来是想来帮忙的,可有两个哭闹不停,满脸血迹,满脸惶恐苍白,嘴巴张得老大,但没发出声的孩子又从里面被人抱了出来,吓得不知所措地瑟瑟发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