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后多财多艺 > 0232 我可真会过日子

0232 我可真会过日子

 热门推荐:
    “等忙完动力公司的筹备,闲下来之后有必要请个专门的形象设计师,光顾着赚钱,自己这一身形象也得稍微打理打理了。”

    石易宁拍了拍裤管,笑着说道。

    随着财富增长,他对各方面也有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幸好财富方面足够支撑得起。

    在裁缝店简单的聊了一会天,石老板刷卡付定金,离开了萨菲诺奇裁缝店。

    走进裁缝店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走出裁缝店已经到了下午五点钟。

    冬季的德国天黑得很早,国王大道上路灯已经点亮,彰显出另外一番景象,雕塑在灯光的照射下明暗分明,比阳光的照射看起来更有感觉。

    整条街道仿佛把时光往回拉了一大截,白天的时候看起来像是现代,而当街灯亮起,却有一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感觉。

    景色在变,但游人依然不减,甚至比起白天的时候还要多一些。

    体验过巨细无遗的定制服务之后,石易宁看着街道两旁的奢侈品服装店索然无味,流水线的工艺千篇一律,很难与顶级量身定做媲美。

    一般的奢侈品难入石易宁法眼,但这并不包括……

    “诶,那边有一家爱马仕,想去逛逛的举手!”

    石易宁指着不远处散发这柔和光芒的爱马仕招牌说道。

    不论在哪个国家,爱马仕一直都站在奢侈品的顶端,这和品牌的坚持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自1837年诞生于法国,爱马仕坚持不被收购、独立经营,坚持手工制造和使用传统的珍稀原料,用精湛的工艺服务于高端人群。

    黄佳颜听到石易宁的话后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臂,脸上带着期待的神情。

    很少有女人可以抗拒爱马仕的诱惑。

    石易宁故意跟黄佳颜开个玩笑,带着漂亮的女秘书出差,不能光顾着自己定制顶级西装,买个包包给女伴很有必要,同时他也打算挑几个包包带回去送人。

    “欢迎光临爱马仕。”

    穿着精致的销售在自动门打开的瞬间,弯腰向石易宁一行人问好,并且采用了两种语言,德语和英语。

    德语在欧洲还算好,但放眼世界来说,德语只能算是小语种,接待亚洲顾客当然不能说德语。

    国王大道作为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著名的购物天堂,座落于此的奢侈品店铺货品非常全,新款爆款一应俱全,哪怕偶尔断货,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调货到位。

    爱马仕的门店面积比起刚才的萨菲诺奇裁缝店大了好多倍,明亮的灯光精致的装潢,让人仿佛步入艺术的殿堂。

    店内大面积摆放着各品类的包包,另外像丝巾、领带、香水等都只能被挤在角落,成衣还算保有一点点体面,留了几个货架给它们。

    店铺内不止石易宁一行人,另外还有五人在逛,看得出五人分成了三拨,两对情侣其中有一对是亚裔,另外还有一名黑人女子。

    “你们家配货的比例是多少?”

    石易宁径直朝着包包区域走去,顺口问身边销售配货的比例。

    爱马仕有一项潜规则购物制度,那就是配货,意思是必需先购买包包以外的周边商品、到达一定的金额,才能买到心中想要的包款。

    有传言,因为爱马仕的销售售卖出包包类产品不算业绩,所以品牌才会衍生出配货这种销售潜规则。

    这只是传言的一种,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因为爱马仕三大包王bkc,柏金包(birkin bag)、凯莉包(kelly bag)、康康包(constance bag)太过抢手,于是运营而生了配货制度,变相的提高了购买门槛。

    配货制度在全球都适用,不过会根据国家地区不同略有升降。

    例如澳洲在配货方面的规定比较宽松,除去包包之外的所有产品都算配货,但天朝有些爱马仕规定只有衣物、鞋子才算配货,而且额度不低。

    大家共同的默契是皮件类不算在配货内,一般都固定在衣物、家居用品、鞋子居多。

    所以坊间传言爱马仕包有钱也买不到是错误的,正确的说法是:要有很多钱才买得到!

    许多人质疑爱马仕的配货制度,可奈何销量太好,这边的人还在纠结配货制度合不合理,并想要联合一些消费者进行抵制,那边手快的消费者已经把包包买走,美滋滋的挎在了肩膀上!

    女性消费者大多感性冲动,配货不配货根本不重要,买到自己心仪的产品才是关键!

    配货二十万买一款二十万的包包在她们看来,就好像包包本身就是四十万,然后店铺还赠送二十万附加产品,简直超值……

    女人嘛,哪里会讲道理。

    何况这个世界有钱人太多了,提高购买门槛只是为了让更有钱的人拥有优越感!

    石易宁也不在乎配货,又不是暗地里动手脚,规则都已经摆到明面上,接受就买,不接受走就是了,哪有功夫说三道四!

    奢侈品又不是生活刚需,消费不起就不要勉强。

    销售是一位看上去有点年纪的女性,考虑到白人老得比较快,或许真实年纪只有三十多,她脸上带着非常礼貌的笑容,道:“先生,我们店铺的原始比例是一比一,比例会根据消费金额浮动,您可以先挑选心仪的包包,我们最后再来挑选配货。”

    “噢?”石易宁扬眉一笑,问道:“意思是只要买得多,配货比例就会下调,对吗?”

    销售点了点头,道:“是这样,先生,每五万欧元一个档次,二十五万欧元以上降低到一比零点五,这是上限,请您谅解。”

    “唔,看来为了少花冤枉钱,我得多买点包包了!”

    石易宁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眼睛的余光则看向黄佳颜。

    果不其然,黄佳颜正用一种“我太懂你了”的眼光看着石易宁……

    美其名曰为了降低配货额度买包包,不就是要拿回去送人嘛,谁不知道似的!

    “是,是,你最会过日子了,勤俭节约小标兵……”

    黄佳颜昧着良心夸奖石易宁。

    石易宁毫不在意的收下了夸奖,笑着道:“其实配些货也无所谓,再过一段时间公司开年会,不算海怪传媒那边,京城都有不少女员工,买些什么口红、香水、丝巾这些,年会的时候当奖品发放,一举两得呀!”

    如果让海怪旗下的员工得知老板如此慷慨大方,估计会更加卖力的工作。

    石老板怀着一颗“我真是好老板”的心情,开始了扫货。

    三款爱马仕的经典包款肯定全部纳入囊中,而且还不止一种款式,不然肯定凑不过数额。

    “琴宝最近工作努力,表现又乖,奖励两个……”

    “陆雅琪小妮子好久不见了,送一个小手包以表心意,关系还是要维系维系。”

    “裴雨婷和谭林姝两人不仅工作方面卖力,而且……值得褒奖,一人一个……”

    “噢,对,还有富婆姐姐,她适合稍微成熟一点的款式,就这款吧……”

    “宝妈要不要也照顾一下呢?唔……应该保持关系。”

    ……

    石易宁一行人虽然很安静的挑选包包,但如此大张旗鼓的阵仗在爱马仕可从来都不多见,当即引起了其他几名顾客的关注。

    随着时间流逝,顾客来了走,走了来,刚才的几人只剩下那对亚裔情侣仍在店中逗留,剩下的已经走了,而这会又进来了几名新顾客。

    其他人看到石易宁等人挑选皮包的场景大多是表现出惊讶和好奇,并没有太过特殊的情绪,但那对亚裔情侣不同,女的还好,可那个男人明显用一种并不友善的眼光看着石易宁。

    “慧智,你看那个家伙,典型的暴发户嘴脸,有几个钱不知道怎么花,真是土狗。”

    男子小声对女伴说话,一嘴地道的首尔口音。

    崔慧智抿了抿嘴,笑道:“土狗?我可不这么认为,如果他那样是土狗,我宁愿当一直土狗!噢……也希望你成为土狗。”

    豪爽的购物在女人看来哪里可能是土狗,这明明就是心目中白马王总,噢不,白马王子的形象。

    男子嘁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眼神中却透露出一抹烦躁。

    崔慧智看上了一款康康包,售价一万八千欧元,但是还要搭配一万八千欧元的其他商品,加起来三万六千欧元的售价让玄载承有些顶不住。

    两人正因为包包价格的问题僵持不下,石易宁那边任性的一个接一个,价格都不看,只要款式相中就让销售包起来,这种豪爽的购物方式极大程度挑拨着两人的神经。

    崔慧智眼中冒着小星星,眼光在石易宁和黄佳颜身上来回打转,而她的男朋友玄载承则面色铁青,一边抨击石易宁的土豪行为,一边琢磨怎么在女朋友面前挽回面子。

    忽然,玄载承眼神一亮,阴郁的脸颊上忽然浮现一抹笑容。

    他转身拿起崔慧智看上的那款包包,然后迈步便朝着石易宁那边走去。

    销售都没有反应过来,而崔慧智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玄载承的手臂,惊愕道:“载承,你要干什么?”

    崔慧智十分警惕,她和玄载承在一起一年多时间,对方什么性格她还算了解,曾经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丢了面子,然后找别人麻烦,把人给打进了医院。

    那一次是在仁川,而撒气的对象是一名当地农家,后来玄载承花了些钱摆平了事情。

    诸如此类的事情偶有发生,仗着家里有些钱,总爱从普通人身上找优越。

    可当下情况显然不同,对方不仅财力雄厚而且身边保镖相随,这种时候上去惹事岂不是找死……

    “你不要乱来,我们现在是在德国!”

    崔慧智皱眉提醒男朋友别闹事。

    玄载承微微皱眉,随后再次露出笑脸,道:“我看那位先生对包包很了解,想去请教一些问题,你想哪里去了……”

    说罢,玄载承推掉女朋友的手,朝着石易宁的方向走去。

    跟在两人收购的导购一脸迷糊,完全听不懂棒子语,不过从两人的肢体语言上感觉出事情有些不寻常,赶忙跟上玄载承的脚步。

    玄载承没有直接走向石易宁,而是在店内绕了一圈,顺便在香水墙的位置拿了一瓶香水,然后便朝着石易宁的方向走去。

    李杰克和埃文斯一直警戒在石易宁身边,哪怕是在看似安全的奢侈品店铺内,他们也在无形之中对石易宁形成了一种保护的态势。

    他们俩一早就注意到了玄载承和崔智慧,只可惜两人也都听不懂棒子语,不了解两人要干嘛,但当看到玄载承走过来的时候,两人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

    然而,就在玄载承离着石易宁还有一个货架的时候,忽然一转,走到了黄佳颜的身旁……

    似乎早有预谋,玄载承前脚刚放下,黄佳颜就往后退了一小步,正好绊在了玄载承的脚上,顺势往后一个趔趄。

    “哎呀……”

    黄佳颜扭身站稳手上还拿着东西,这要是摔倒压坏了,肯定要自掏腰包,幸好多退了几步,站稳了脚跟。

    她是站稳了,可玄载承就站不稳了。

    伴随着夸张的惊呼,玄载承猛地朝一旁倒去,手中的香水被他直直的抛到了半空,而手上的包包也被扔了出去。

    不得不说,在肢体控制这一块,玄载承有些本事,这和他常年的街舞锻炼密不可分,这个假摔看上去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最后得分八点零分。

    他的想法非常明确,制造假摔,然后讹石易宁一笔!

    “诶,小心啊!”

    黄佳颜没想到差点绊她一跤的男人脚步如此虚浮,居然轻轻一碰就要摔倒,伸手要扶已经来不及了。

    崔慧智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有些郁闷,暗叹口气,自己男朋友这种无赖的招数可谓娴熟至极,看来又要成功了。

    跟随在侧的销售可急坏了,她知道知道玄载承摔倒在地,今天乃至未来一段时间,她恐怕都有得烦了,可惜她根本来不及扶住对方。

    短短的两三秒时间内,玄载承脸上一直洋溢着夸张的惊慌表情,然而心中却乐开了花,因为只要他摔倒在地,包包必须由对方来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