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小说 > 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韩遂:大汉万岁

第三百六十三章 韩遂:大汉万岁

 热门推荐:
    所谓赶鸭子上架,用来形容此时的鲜卑联军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扶罗韩和步度根自己就是被赶上来的,上层人物总会比下层人物更容易获得关键信息,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大汉对丝绸之路的野心,尤其是在韩遂的透露之下,他们连明年大汉在西域的具体战略计划都已经拿到手了。

    此事一旦让大汉做成了,则鲜卑以后想要继续在塞外称王称霸怕是也不可能了,檀石槐的昔日荣光自然也就没有意义了,别说统一鲜卑,他们这种大部落还能不能存在,有没有必要存在都成问题。

    怎么说呢,如同农耕民族最早出现国家概念是为了抵抗草原民族入侵,那么,连中央税收都不稳定的草原民族如果能组成大规模部落,底层逻辑就是为了抢掠,不抢掠他们也活不下去。

    扶罗韩和步度根这些年除了隔三差五的抢一抢大汉之外,其实主要还是抢掠西域那些小国。

    不能劫掠,失去了共同的敌人,对于游牧民族来说什么特么的王庭不王庭的,而王庭失去了小种部落的供血,自然也就无力继续维持庞大的行政组织。

    到时候他们俩能不能把命保住都不好说。

    所以怎么办呢?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打了,尤其是现在曹操在打轲比能,他们也算是出师有名,赢了还能一统鲜卑。

    既然早晚都要打,那莫不如就现在趁着这个机会来打。

    更何况内部还有韩遂配合,更何况他们也知道汉朝为了逼迫他们决战已经将本就不算富裕的兵力一分为二。

    而对于那些被他们所裹挟的小种鲜卑,自然更是被赶鸭子上架。

    他们压根就不想来,纯粹是被逼着来的。

    所以很明显的可以看到,鲜卑人的将旗都是明显在队阵的偏后的位置的,总给人感觉他们随时要掉头逃跑的感觉。

    当然,要说最最被赶鸭子上架的无疑还是韩遂,他特么的原本都已经投降了,都已经发自真心的打算将自己的这把老骨头交代在西域大开发的伟大事业上去了。

    那天,天子对于大开发的意义的讲解简直是推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让他对天子的佩服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结果他就比逼着叛变了。

    这世上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鲜卑与大汉的差距了,在鲜卑人还沉浸在檀石槐当年带领着他们侵略大汉,并将大汉打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的美好回忆之中的时候,当许多可悲的鲜卑男人依然还相信:“鲜卑并不是不强大,只是它没有统一”,进而相信只要鲜卑能够团结起来就一定能够战胜大汉的时候。

    韩遂却比谁都清楚汉朝这十数年的变化到底有多么的翻天覆地,也比任何人都明白,由刘协所统治的汉军与当年的桓帝、灵帝那是完全不能够相比的。

    当年特么的他韩遂还能带领十万羌胡扫荡关中呢,甚至于董卓只带了三千西凉铁骑进京也能搅得天下大乱,现在呢?

    凉州兵的战斗力是没有一个断崖式的下滑的,甚至可能还提高了不少,至于派系林立什么的这事儿从董卓时代的时候就也是这样,结果现在他们再面对朝廷大军的时候屁都不是,打都不敢打东凉就全境投降了。

    时移世易了啊。

    因此,当得知曹彰已经率领数千名身着盆领铁铠的虎豹骑冲击他的敌阵的时候,韩遂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他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现在要琢磨的是如何顺滑的投降,他疯了才会去跟曹彰的虎豹骑死磕。

    而虎豹骑,虽然人数上只有五千左右,但以西羌这边的装备水平,那真是连他们胯下马匹披的藤甲都射不穿,远远一看,虎豹骑各个都是铠甲鲜亮,钢铁洪流之名果然不假。

    再看羌胡一头,不说是各个衣衫褴褛吧,但远看着乱糟糟的也着实是有些杂乱,跟难民也差不多少。

    本来士气就不高,被曹彰率领虎豹骑这么一冲,立时便是人人丧胆,扭头一看,好家伙,韩遂带头跑了,那还打个毛啊。

    于是,四万左右的羌胡联军啊,被曹彰追着跑,而且是稀里糊涂的跟着韩遂跑,跑啊,跑啊,韩遂就过河了,饶了一个好大的圈,直接跑扶罗韩那去了。

    一边跑还一边高呼:“大汗救我,大汗救我!”

    扶罗韩气得都快要吐血了,你这领着好几万的大军过来,是找我求助来的还是来捣乱来的?

    “废物!别过来!别过来!”

    可韩遂哪里听得见呢,乱糟糟一片之际,就见这韩遂终于已经接近了扶罗韩的帅帐,让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等到韩遂奔驰过来,扶罗韩抄起鞭子就想要抽他,却见韩遂突然一声大喝:“杀!”

    然后一刀就把扶罗韩给宰了。

    所有人全都懵了。

    鲜卑懵了

    羌胡也懵了。

    韩遂干脆拎着扶罗韩的脑袋大喊一声:“大汉万岁!杀死这些塞外人,咱们玉门关内的十一个民族是一家啊!”

    韩遂的那些手下们一听,对啊,这韩遂可真是聪明,既然打不过,那就不妨加入啊。

    于是,很大一部分羌胡就和这些塞外鲜卑一同厮杀了起来。

    而许多境内的鲜卑,不服王化的那种则是勃然大怒又去转过身来杀羌胡,一时间他们自己人和自己人之间打做了一团,后来也真的是分不清谁是自己人了,就乱杀。

    曹彰见状,稍微一琢磨就知道这韩遂这是搞事了,他是知道韩遂卧底身份的,想了想,冲入阵中抓住一个鲜卑就问:“步度根呢?”

    “在……在那。”

    曹彰兴奋地大喊:“弟兄们,跟我杀啊,活捉步度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