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如意枝头 > 第1008章 迎亲

第1008章 迎亲

 热门推荐:
    冯云,陈奇可,苏落雪,还有梦中经常出现的冯绮雯,诸事纷乱,线索似有似无,貌似有些联系,却无从说起,徐婉如一时间想的有些晃神。

    “郡主,吉时到了,该上轿子了。”左月见她出神,就起身到了徐婉如身边提醒。

    “到时候了?”徐婉如一惊,才用了些点心,如何就到午时了。

    婚礼要在黄昏,可是她这个新娘子,却要在午时一刻出发,绕着半个京城走上一圈,把这门亲事告知天下,才进镇国公府。

    “轿子里备了茶水点心,”左月扶了徐婉如起身,“郡主先前用的不多,等下再用一些吧。今天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徐婉如点点头,她知道婚礼会拖的多长,前世便是如此。她也是正午前后,出了忠顺府的门,因着是邓太后赐的婚,她也是绕了大半个京城,才进了陈家。陈家虽然比不上镇国公府那边大,却也晾了她这个新嫁娘大半天的辰光。等到礼成,陈奇可在外闷头只顾喝酒,徐婉如带去的下人,也有看见筵席上姑爷纵酒的,私底下说话,徐婉如盖着盖头,都听到一二。说起来,她还真是有切身体会的。

    花轿从内院出发,一路到了前院。太子引了一帮送嫁的宗室和官员们,已经候在马上,只等着徐婉如一来,他们就要打马出发了。太子自然知道,自己这次给徐婉如送嫁,是父皇给的机会。不管谢家日后如何,眼下按住他们七寸的机会,父皇没有交给别人,只给了他这个嫡出的太子。自从邓太后去世之后,太子很少再有这般轻松自在的时候了。

    以前,他以为,是自己读书不够用功,练武不够努力,所以父皇才会多有不满。作为嫡出的皇子,太子自小就懂得努力上进,做一个让父母祖母都觉得骄傲的人。可是父皇跟太后之间的过招,太子也不是看不明白。更何况,邓皇后在这个中间,还反复横跳了几次。即使太子和三公主不知道具体经过,大抵也明白了,父皇和邓家之间,颇有龃龉。

    邓太后去世之后,邓皇后几乎不出宫门,潜心念佛。三公主被送去了云栖观,做了留发出家的女道士。昭阳长公主失了三公主这门亲事,在肃宗那边也没得了个好。邓家长房的邓飞鸿病逝,如今管事的二房缩手缩脚,连交际,都不怎么敢出门了。似乎跟邓家有关的人,大家都走了倒霉运。太子的心里,能不沉重吗。

    好容易如今接了个差事,又关系重大,太子心里的确是雀跃了一下,原本透不过气来的生活,是突然射进来一缕阳光,刺眼却又温暖。还好,父皇没有忘记他。徐婉如的出身,的确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可是自己这个太子给她做了送嫁,名义上来说,就再顺没有了。更何况,日后太子若是继承了大统,有这么一层送嫁的面子在,徐婉如也有些体面。

    所以,接了肃宗的旨意,太子跟孙眉一商量,彼此都觉得有些欢欣。更何况,孙眉的母亲,被皇后选做全福人。一切,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临近出发的前一天,太子收了消息,有人加了陈奇可进送嫁的队伍。一个二公主的驸马而已,太子并未放在心上。更何况,他对陈家的事情,也知道的颇为清楚,至于二公主为何下降陈家,太子也是一清二楚,想来,这次是二公主跟驸马来给皇后服软了。

    到了出嫁的日子,太子还没出东宫,就听说陈奇可已经前来等候了,他就觉得自己的推测,十分有理了。所以送嫁的一行人,守着时辰,就来了郡主府。

    谢石安来的也很及时,对肃宗赐的婚事,给出了十二分的敬意。太子见状,心中又多了几分满意。不管如何,谢家这般低姿态,让人看了心里就是舒服。谢三不好上前,就让送嫁的陈奇可,去问轿子里的徐婉如,是否好起轿了?

    徐婉如披了盖头,正觉得气闷,却听见帘子外面,响起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吉时已到,郡主,可以起轿了吗?”

    说话的,自然是前来送嫁的陈奇可。

    徐婉如本就觉得胸闷,听了陈奇可的声音,心中的烦躁,陡然多了几分。这门亲事,本就跟她的喜怒哀乐无关,只跟朝堂上的利益相关。前世今生,没一场婚礼是顺心的,徐婉如再理性再想的开,听见陈奇可声音的那一刹,心里难免是有些波动的。

    “起吧!”徐婉如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就往后靠了靠,对今天这场婚礼的厌恶感,突然多了那么几分。

    谢石安和太子得了陈奇可的回复,谈笑着就打马前行。陈奇可不好跟太子并驾齐驱,就落后了几个马身,跟在了谢石安的马后。

    前面的两人越走越快,陈奇可是个才子文人,骑马总不如他们娴熟,渐渐落后,到了徐婉如的花轿边上。虽然他跟二公主也算是新婚,可是碍于二公主的身份,两人的亲事,并无这般迎娶的步骤。毕竟,他算是入赘一般进了二公主府的,哪里来的娶呢。

    眼见着徐婉如的花轿在自己身边一起一落,陈奇可心中也隐约有些怒气。他读的圣贤书,立志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可如今,却沦落成二公主的驸马,仕途再无希望,心中所求,也一夜成空。

    有这么一道心结摆在那里,陈奇可顾及公主身份,也只能强行安慰自己,这是君君臣臣,不可当做寻常夫妻。略熟悉一些二公主之后,他也知道,自己不是二公主想找的佳偶,不过是邓皇后为了惩罚她,硬塞的夫婿。

    知道了这点之后,陈奇可心中对二公主更是暗恨不已,做事不干不净,耍个小手段,却连累了自己这个无辜的读书人。祖父接了圣旨之后,暗地里偷偷落了眼泪。父辈叔伯们虽然也进了朝堂,可是却不出彩。祖父一直把陈奇可当了陈家的继承者培养,如今却眼见着未来的家主,进公主府做了驸马,如何不心酸落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