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他不好撩[校园] > 包子篇番外·完

包子篇番外·完

 热门推荐:
    包子篇番外·完

    江临临办满月酒的时候, 徐云飞抱着自己家的小儿子过来看小姑娘。

    徐云飞的儿子比江临临大半年,性格看上去却好像比徐云飞沉稳多了, 一直安安静静地呆着, 倒和他那对跳脱的家长不大一样。

    徐云飞为此洋洋自得:“江燃,怎么样,你要是求求我, 没准我以后可以让我儿子多多照顾一下你们家的闺女。

    万一在学校里受人欺负了, 倒时候我儿子第一个帮她撑腰!”

    苏眉无奈地开口道:“徐云飞,你觉得江燃会让人欺负自己闺女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物以类聚, 无论是沈父还是江父, 一直到现在的江燃, 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就是宠女儿。

    而江临临又长的可爱, 眼睛圆圆的, 那么小小的一只,平时里总是看见人就笑,喜欢用小手牵着别人的一根手指, 张开短短的胳膊撒着娇要抱抱。

    江临临讨人喜欢, 几乎见到人都软糯糯的用小奶音打招呼。

    无论是邻居还是长辈都十分疼爱她, 徐云飞更是三天两头就叫嚷着要来偷女儿。

    相比起江临临, 江家另外一个崽子, 显然就变得可怜多了。

    江重言,年仅五岁的一个小小少年, 感觉到了全家的重担都压在自己身上。

    江重言比江临临大两岁, 旁人都说, 他简直和江燃小时候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沉稳而又认真。

    比如说在江临临满月的时候,徐云飞叔叔抱着自己的儿子过来洋洋得意的夸下海口。

    而那个时候江重言就站在旁边, 他闻言,抬起头,目光轻轻的落在了徐云飞的儿子脸上,眼睛微微眯了眯。

    紧接着,那个方才一直安静老实的孩子突然瘪了瘪嘴,嚎啕大哭了起来。

    徐云飞:“……”

    徐云飞看着江重言这张和江燃一模一样的脸,一时间觉得难以言喻。

    原来食物链,还是那个食物链。

    而江重言深刻的觉得,自己背负了这个年龄的孩子,不该有的艰辛。

    比如说早上的时候,他会准时被江临临四仰八叉的睡姿挤到地板上,然后再认命地起身,替自己这个妹妹盖好被子。

    紧接着,他要到自己妈妈的房间,耐心地点评沈欢今天的穿搭和妆容,用词要恰到好处的赞美,而又不显得敷衍了事。

    但如果问江重言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那一定是上幼儿园。

    倒不是因为江重言有小孩子那种对学校自然而然的抵触情绪,纯属是因为太可怕了!

    首先,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同桌,一个每天早上都会因为不想上课痛哭流涕的小男孩,在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之后偷偷的偷走自己的面巾纸。

    其实如果只是偷走面巾纸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居然还完完整整地折了回来,假装无事发生的放回了自己的抽屉!

    最可怕的事情,一定是幼儿园中午的午睡时间。

    江重言要看着老师手忙脚乱的一个个将小孩哄睡着,然后刚坐在椅子上艰难擦汗的时候,会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一声响亮的咳嗽。

    然后接二连三的,装睡的小孩都开始见样学样的咳嗽。

    紧接着睡着了的孩子被吵醒,茫然的坐了起来,张口就开始哇哇大哭。

    江重言无比冷静而又习惯的看着老师一边痛哭流涕,一边认命的哄着孩子。

    幼儿园太可怕了!

    江重言决定,要和自己的父母进行一场推心置腹的会谈。

    于是,江重言找到了江燃:“如果非要上学的话,我想直接上高中。”

    江燃挑眉:“你怎么不直接上大学呢?”

    江重言思索了一下,他其实不太能分清高中和大学的区别,但按照大中小判断,应该是个厉害的东西,于是江重言点头道:“如果你们要求的话,勉强可以。”

    江燃被气笑,伸出手推了推江重言的额头,道:“一边玩去,你爸我小时候都不带你这么狂的,江重言,你才五岁,上什么初中呢。”

    江重言在江燃这里碰了个钉子,但却又不敢吱声,于是决定换一种方式。

    然后,江重言就和沈欢进行了一场推心置腹的会谈。

    江重言:“妈妈,如果非要上学的话,我想直接上高中。”

    然后沈欢就笑成一团,将江重言的话分享给了自己微信群里的小姐妹。

    江重言:“……”

    呵,女人。

    江重言觉得自己的人生变得无比艰难。

    于是江重言回到了房间。

    自己的妹妹江临临刚刚睡醒,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角看着自己,伸出短短的手臂,糯糯地含着:“哥哥!抱!哥哥!抱!”

    江重言走到江临临面前,心里想着:不行,我不能向家里人屈服。

    如果不让我上高中,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变成一个叛逆的坏孩子!

    而江临临却没哭,只是一点点的朝着江重言爬过来,一双小手轻轻的扯住他的袖子,鼓起腮帮子,声音奶奶的:“哥哥,抱嘛抱嘛!”

    江重言转过头,江临临一双小鹿般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

    糟糕。

    江重言觉得心里一软,小嘴还撅着,但是却忍不住转过身,伸出手认命地抱起了江临临。

    江临临立刻“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笨拙着往江重言身上赖,整个人软绵绵的,还带着些孩子才有的奶香。

    沈欢开了条门缝,将里面的状况看得清清楚楚。

    她笑着走进来,在江重言面前蹲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道:“临临明年就要和你上一所幼儿园啦,如果你去高中了,那临临没有人照顾,被徐叔叔家的儿子拐跑了怎么办。”

    拐跑!

    江重言低下头,看着在自己怀里笑的一脸可爱的江临临。

    绝对不行!

    于是江重言道:“那……那为了妹妹不被拐走,我就勉强留在幼儿园吧!”

    沈欢笑着揉了揉江重言的头,道:“你真是个好哥哥!”

    江重言被沈欢夸了一句,顿时觉得心花怒放了起来,甚至还拍了拍胸脯,道:“妹妹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徐叔叔的儿子靠近她半步!”

    徐云飞:“……”我和我儿子都好惨啊。

    江临临一边咬着手指,一边看着雀跃起来的江重言。

    呵,男生都是这样!

    不堪一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