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他不好撩[校园] > 婚礼篇番外·全

婚礼篇番外·全

 热门推荐:
    婚礼篇番外·全

    沈欢和江燃的婚礼, 是在毕业一年半后举行的。

    因为刚刚大学毕业,工作上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加上恰好赶上几起大案子的频发期, 两人的任务也繁重了起来。

    这样子一直持续到一年以后,才有时间来确定婚礼的日程。

    在婚礼日程的前一个月,沈欢给顾筱筱打去了个电话。

    顾筱筱当年离开, 是知道自己如果呆在许度身边, 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如既往的像以前一样。

    只有狠下心离开, 自己才能真正活的像自己。

    而许度这一年, 也养精蓄锐, 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那场翻身仗, 打得十分成功。

    沈欢给顾筱筱打电话的时候, 顾筱筱在电话那头笑的爽朗:“江燃的动作这么快呀, 我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们好像才刚刚准备订婚?”

    沈欢抬了抬眼,叹了口气, 道:“你上次见我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前了。”

    顾筱筱蓦地沉默下来, 许久后, 才感叹似的说了句:“都这么久了啊……”

    “嗯, 这么久了。”

    沈欢顿了顿, 然后笑着问道,“准备邀请你当我的伴娘, 你会回来吗?”

    顾筱筱笑了:“当然。”

    挂完顾筱筱的电话, 沈欢垂下眼, 眸子闪了闪,然后转过身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她微微低下头, 伸出手拖住自己的额头,拇指点击着手机屏幕,划到了一个人的联系方式。

    沈欢叹了口气,发送了一条消息:

    【不知道你看不看得到,下个月九号是我和江燃的婚礼,地址等会发你。

    】

    【祝好。

    】

    短信发送成功。

    那头的联系人没有任何回应,和以往一模一样。

    沈欢有些疲倦般的揉了揉自己的眉骨处,然后靠在沙发上,轻合上眼睛,闭目养神。

    而就在这时,一双带着温热的手,轻轻按住沈欢的太阳穴,力度恰好到处的替她按揉着。

    沈欢抬眼,正对上江燃的双眸。

    江燃知道沈欢的疲倦是从何而来:“还联系不上沈子骁吗?”

    沈欢轻“嗯”了一声,道:“整整两年了,沈子骁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沈子骁失踪的事情,是在一年半以前得到确认的。

    在警察彻底清查严晓组织的时候,从其中一位首脑的口中套出话。

    严晓这么多年来,从没有和谁有过过于密切的交往,向来都是神龙不见摆尾,保持着神秘的身份。

    但是有人听说,严晓在二十多年以前,曾经从人贩子手中救下过一个男孩,并将他抚养长大。

    但是没有人见过这个男孩,如果算年龄的话,大概和江燃沈欢差不多大了。

    但是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男孩的后颈处,有一块如同月牙形状的胎记。

    沈子骁在m国进行特训的时候,综合成绩是所有人之中最优秀的,特别是出神入化的枪法,作为一个阻击手,几乎弹无虚发。

    仅仅两年的时间,他就得到了编入特殊勘察队的资格,完成了多项任务。

    而在两年前,沈子骁完成一项任务的时候,情报被出卖,所在的整支小队,除了他和一个女警,全军覆没。

    女警是在逃亡的时候,意外被到当地考察的一位富商相救。

    而沈子骁完全是靠自己惊人的体魄,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

    而沈子骁在完成这次任务之后,就莫名地退出了警方内的工作,下落不明。

    根据调查,他在两年前就回了国。

    可是整整两年,沈子骁没有和任何亲朋好友联系。

    但根据那名获救的女警口述,她曾在埋伏的时候,见到过敌方首脑的后颈,上面有一块月牙形状的胎记。

    因为特殊,所以记忆犹新。

    江燃的手指带着些温热,让沈欢有些疲倦的神经逐渐地放松了下来。

    江燃道:“你放心,沈子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我们找不到他,或许是他不想被我们找到。”

    沈欢垂下眼,眸光轻轻一动,许久后才开口道:“你说,他会来吗?”

    虽然这个堂弟和自己多年没见,但沈欢知道,如果不是沈子骁一直逼着自己度过那段压抑的时期,自己恐怕也很难知道,未来会是这么幸福。

    江燃当然知道沈欢在想什么。

    于是他笑了声,俯下身,用自己的额头抵住沈欢的额头,道:“会来的。”

    说到这,江燃微微一顿,低笑了声:“虽然我和他可能水火不容。”

    沈欢直起身子,转过头看着江燃:“为什么?”

    “因为我很羡慕,沈子骁陪伴过你的曾经。”

    江燃无比认真的看着沈欢,眼睛里是她清晰的声音。

    他顿了顿,压下声音,缓缓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有些吃醋。”

    沈欢看着江燃,微微抿唇,倏地轻轻笑了起来,她抬头,在江燃的唇上落下一吻,唇齿相碰,带着些温软的触觉。

    谢谢有你。

    沈父和江母就婚礼形式怎么才能更有排面进行了十分深刻的讨论。

    从商讨的形式上,就能看护他们的重视。

    沈父和江母,各坐一个单独的小沙发,背还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双手搭在扶手处,颇有几分九五之尊的贵气。

    而沈母和江父端着茶杯,坐在长沙发上,像个吃瓜群众一样,一边看着两人无比严肃的商讨,一边磕着瓜子。

    沈父:“婚车一定要有排面,我都想好了,婚车在前面开,带着一溜鞭炮,走一路响一路,主干道上的人都会行注目礼。”

    江母:“不行,扰民。”

    沈父摸了摸下巴,道:“要不然在路两旁摆满花篮,然后雇人碰着花瓣一路撒,就是那种天女散花的感觉,自带特效!”

    江母敲了敲桌子,无奈道:“老沈您能不能出点不那么浮夸,而且不影响主干道的主意?

    你这叫什么?

    叫艳俗!”

    沈父将身体往后面一靠,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说:“您有什么好主意,您说!”

    江母立刻坐直了身体:“你知道无人机吧?

    我们就安排些无人机,上面带着横幅和对联,跟着婚车一路飞。”

    沈父疑惑:“您这就不浮夸了?”

    江母思索了一下,然后道:“不然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们可以把宪法综合一下,比如无人机上挂一个纸袋,里头装满花瓣,一路飞一路撒,前面还有对联。

    我们还可以顺便再挂上几串鞭炮!你觉得怎么样?”

    沈父幻想了一下画面,觉得非常好,就在他准备点头同意的时候,沈母和江父终于按捺不住,从位置上起了身,把两人劝住。

    你们是真的准备在婚车开的路上,就被凑热闹的人顺手举报,然后连带着婚车无人机鞭炮对联和花瓣,以及两位新人,一同带到警局去写检讨吗?

    两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这俩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家长打消了想法。

    而就在这时,门被敲响。

    是沈欢发觉自己有些东西好像是落在家里,准备在书房找一下带走。

    一推开门,就看见四个家长整整齐齐地坐在了沙发上。

    沈欢愣了愣,笑了声,道:“你们这是在背着我偷偷会谈呢?”

    沈父刚准备开口,就被沈母按下,“在商量你们的婚车怎么安排呢。”

    沈欢笑着上前,将自己刚刚顺路买的甜点蛋糕放在了桌子上,然后道:“不用太复杂,正常做就好了。”

    沈父动了动身子,挣扎着准备开口说话,却被沈母轻轻一瞥,止住了话。

    要是让沈欢和江燃知道你们出的搜主意,恐怕会吓得连夜逃离吧。

    沈母笑着说,“放心吧,交给我们这些家长就行。”

    江燃此刻也停好车上来,一进门,看着这整整齐齐的架势,也不由地愣了一下。

    但又看着沈父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下了然,知道八成操心婚礼的沈父又提出了什么奇怪的点子。

    沈欢显然没放在心上,而是招呼着江燃来书房帮忙找东西。

    一进书房,窗户旁边的鹦鹉又开始活泼地扑腾着翅膀,叫道:“沈欢!沈欢!”

    江燃走到鸟笼跟前,用手指轻点了一下鹦鹉的头,笑着说:“它还是只会你的名字?”

    沈欢还没来得及搭话,就听见鸟笼里鹦鹉一年拍着翅膀,一边喊:“然然!然然!”

    江燃脸色一沉。

    沈欢一愣,随即笑的前仰后伏,她一边揉着自己的眼角,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看来,你妈也没少提你。”

    江燃语气冰冷:“明天就炖了它煲汤喝。”

    鹦鹉显然有恃无恐:“然然!然然然然!”

    江燃:“我现在决定红烧。”

    沈欢看着斗嘴的一人一鸟,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在抽屉里翻找着东西。

    江燃放弃和这只倔强鹦鹉的争执,走到了沈欢的旁边,俯下身子,问道:“再找什么?

    还特地回来拿,很重要吗?”

    沈欢轻“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翻找着。

    许久后,她终于从杂乱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小盒子。

    沈欢价格盒子掏了出来,打开盖子

    盒子里放着一个小小的兔子挂坠。

    是当年江燃送她的那个挂坠。

    即使七年过去,却也依旧崭新洁白。

    江燃掀了掀眼皮,轻声问道:“还留着?”

    “对。”

    沈欢见自己没把东西弄丢,松了口气,然后将手机掏出,将挂坠安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沈欢看着这条挂坠的眼神无比温柔:“当然要留着,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和你有关的一切,都是重要的。

    江燃的眼帘微微一动,片刻后,低下头,轻轻笑了声。

    声音很轻,却带着些低沉的磁性,撩的人心尖都是酥麻的。

    “过来。”

    江燃抬手,指尖动了动,朝着沈欢轻招了下,语气里都带着些宠溺般的笑意,“让我抱一下。”

    沈欢转过头。

    他的眼里带着光,仿佛间能够看到一篇五彩斑斓的春天。

    沈欢笑了,搭上江燃的手,就这他的力道,拥进了他怀中。

    能遇见你,真好。

    婚礼如期进行。

    沈母和江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按下了想出各种稀奇古怪花招的沈父和江母。

    林语琪到化妆间的时候,沈欢已经化好妆,换好了婚纱裙。

    外头忙得团团转,但是这祖宗好像根本不操心事情一样,将高跟鞋脱了放在一边,双腿轻轻翘起,交叠的搁在沙发上。

    露出那么雪白的一寸脚踝,撩人而不自知。

    沈欢见林语琪来了,笑着抬眼,将手机放到一边,“你迟到了。”

    “你还真是不紧张。”

    林语琪无奈地坐在她身边,转过头,看着沈欢,却控制不住的出了神。

    这么些年,沈欢越长越漂亮了。

    特别是今天,在精心打扮之后,仿佛她的每根头发丝都精致好看。

    一眼望去,就算是女生,也不由之主的在心里赞叹几声。

    沈欢笑着偏过头:“不是很紧张,毕竟,等会见到的是江燃。”

    林语琪酸了:“好了好了,我真是想不开才来做你的伴娘,一个单身狗,硬是凑近了搁在这吃柠檬。”

    沈欢闻言,轻轻一顿,垂下眼,道:“可是我听说,你们公司有个男生倒是挺粘着你。”

    林语琪闻言,脸颊红了红,道:“朋友而已。”

    沈欢笑了声,说:“真好。”

    说到这,两人却心照不宣地沉默了片刻,许久后,林语琪才抬头,缓缓道:“沈子骁没有联系过我。”

    沈欢:“嗯。”

    林语琪偏了偏头,轻声问:“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彻底放弃沈子骁的吗?”

    沈欢抬眼,没有追问,但她知道,林语琪会自己说下去。

    果不其然,林语琪笑着说:“沈子骁是个厉害的人,不联系我们,说明他肯定有自己的计划。”

    “但是我在想,如果江燃也遇到了和沈子骁一样迫不得已的情况,那么他肯定会想尽办法能够看见你,或者,让你知道他平安无事。”

    “如果真的喜欢,怎么忍心让你放心不下。”

    沈欢知道林语琪的意思,她轻轻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道:“如果一直耿耿于怀过去,就会始终没办法接受未来。”

    林语琪看着沈欢许久,然后缓缓笑了:“对。”

    “就像如果你没有离开自己舒适的生活圈,选择重新开始,恐怕也没有办法遇见江燃吧。”

    时间快到了。

    沈欢侧过身,穿上了高跟鞋,然后站起身子,走到穿衣镜前,一边整理着自己的婚纱,一边开口道:“嗯。”

    “我无比庆幸做出来到潼南市这个决定。”

    婚礼的过程是繁琐和劳累的。

    如果要事后回忆,许许多多的细节都因为疲倦感而会变得模糊不清。

    但是沈欢记得,当灯光暗下,然后再缓缓开启的时候,站在高台中心处,江燃的身影。

    江燃的肩膀宽阔,身材笔直挺拔,面容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棱角分明。

    时光飞快的倒退,有无数画面隐约重叠。

    电梯中少年懒散而又清冷的抬眼,缆车上他逆着光带着些温和的笑意,舞台上他英俊的眉目,以及许许多多画面,牵扯着一颗心脏轻轻地跳动。

    最后,停留在此时此刻。

    周围坐着喧哗的嘉宾,饭桌上有来来往往端着菜盘的服务生,周围有主持人慷慨激昂的陈词和祝贺。

    而江燃的目光却穿过一切喧哗和熙攘,望向沈欢的眼底。

    仿佛其它的任何事情,都与他无关。

    “你愿意吗?”

    “嗯,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