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沈子骁看着不远处倒塌的楼房,抱着胳膊,轻飘飘地吹了声口哨,然后道:“要不要玩个游戏,骗骗江燃你没有被救出来?”

    沈欢拒绝的很干脆:“不要。”

    沈子骁耸了耸肩:“没劲。”

    警车还没有赶来。

    而就在这时,从不远处的大巴车上,林语琪冲了下来,她上前两步,伸出手抱住了沈欢的肩膀,将头埋进了沈欢的肩窝里。

    林语琪声音带着些哽咽:“我真的要被你吓死了。”

    沈欢笑着伸出手,拍了拍林语琪的后背,轻声安抚道:“好啦好啦,我没事。”

    而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摩托车的轰鸣声。

    沈欢转过头。

    一辆警用摩托车停在了不远处,车上的人取下头盔,朝着沈欢的方向望去。

    四处那么多熙熙攘攘着的人,他却一眼望见自己。

    沈欢偏过头,轻轻地笑了。

    江燃翻身下车,大步朝着沈欢走过去。

    沈欢笑着开口:“你……”

    她的一个字还没说完,便被江燃一把抱住。

    江燃抱她的时候,起劲很大,但似乎是又怕她伤到哪里,在胳膊落在沈欢后背上时,却又轻轻收了力度。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安全感,瞬间让沈欢一直紧绷的情绪顿时放松下来。她下意识将头埋进了江燃的肩窝,然后吸了吸鼻子,双手轻轻扣住他的肩膀。

    沈欢当然害怕。

    这几十分钟里,她无时无刻不想崩溃地大哭,然后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的情绪。

    但是她不能这样做。

    她必须强迫自己不能拥有任何恐惧,去想尽一切办法来搜寻能够逃生的讯息。

    而此刻,紧绷着的情绪一下落地,从心底蔓延出的难以遏制的后怕,以及堆积在一起的情绪,彻底爆发。

    林语琪一边抽噎着,一边和沈子骁碎碎念:“看来你之前故意搅合也没什么用。”

    沈子骁:“…”明天就废了江燃的手。

    而就在这时,警车也逐渐到达现场。

    江燃站起,走到了沈子骁面前。

    沈子骁看了眼旁边的沈欢,又看了眼江燃,似笑非笑着说道:“总算想起旁边还有我了?”

    江燃:“谢谢。”

    江燃的道谢无比认真,一双眼睛望向沈子骁的眼眸,没有半点躲闪。

    沈子骁定了一会儿,然后无奈地笑了声,“靠,行吧,我就怕这一套。”

    “辛苦你了。”

    说着,沈子骁伸出手,拍了拍江燃的后背,可是当后掌刚刚落在江燃的背上,就看见江燃的眉头不可觉察地微微一动。

    沈子骁也发现了不对,眉头一拧,开口道:“你……”

    江燃将眼一掀,抬起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沈子骁的目光落在一旁的沈欢身上,然后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警车上下来的沈父和沈母,看见沈欢站在那,一直紧绷的情绪也终于得到宣泄。

    沈母紧紧的抱住沈欢,以往总是给人以精致形象的女人,抛弃了自己所有的端庄,像全天下的母亲一样宣泄着自己的感情。

    沈欢抬起手,轻声安抚着。

    沈父看着江燃,开口道:“辛苦你了。”

    江燃摇了摇头,转过身,看着自己站在不远处的父母,然后微微咬了下牙,朝着他们走去,“伯父,我可能等会要回一趟警局,就不和你们一起。”

    说着,他转过头,看向沈欢:“您们先带沈欢去医院看看有没有受伤吧。”

    说完,他便径直地上了自己父母所在的那辆车。

    江母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沈父,朝他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也上了车。

    江母看着江燃头上渗出的汗,以及他有些微微发白的嘴唇,伸出手轻轻替他脱下那件黑色的外套。

    江燃贴近皮肤的衬衣上,早已被密密麻麻渗出的血点给染上痕迹,乍一看,让人觉得无比触目惊心。

    江母叹了口气,拍了拍江燃的肩,道:“好了,你可以先睡一觉了江燃。”

    在伤势没有处理的情况下,江燃连续十多个小时的高运作,终于透支了他最后一点体力。

    在看到沈安平安无事后,身体也终于得到放松,从而后背蔓延开的疼痛后知后觉的席卷了整个大脑。

    紧绷着的情绪突然松下,江燃也感到了沉沉的睡意。

    江母看着熟睡的江燃,伸出手轻轻替他擦掉头上的汗,然后有些无奈的抬起头,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江父,道:“这孩子,和你真的很像。”

    -

    沈欢的身体状况其实还算好,没有受到什么外伤,只是十个小时的断水以及两次迷药的吸入,还有持续紧张的神经,让她的身体有些微微透支。

    脚上的扭伤虽然更为严重,但比起这场大难,她还是幸运的。

    沈父出去给沈欢买些适合病人吃的食物,而沈母则是买了水杯,去医院的水池接热水。

    沈欢觉察的到,江燃刚才的离开,突然到有些不正常。

    于是她抬眼,看着沈子骁,开口问道:“江燃怎么了?”

    “我不能告诉你怎么了。”

    沈子骁站在一旁看着沈欢,许久后开口道:“但是要不要听我给你的建议?”

    沈欢抬眼,然后点了点头。

    沈子骁:“江燃大概率也在医院,我觉得你最好等输完液,去看他一眼。”

    站在一旁的林语琪闻言,伸出手掐了下沈子骁的腰,仿佛在用眼神控诉:你现在说这个干嘛!

    沈子骁轻“嘶”一声,然后看着林语琪,笑了下,转过身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懒洋洋的开口:“我不说,沈欢也会想办法知道。而且我没说过我答应帮江燃保密,我和他又不熟。”

    最后,沈欢来到江燃病房的时候,江燃正在睡觉。

    林语琪伸出手,拍了拍沈欢的脑袋,宽慰道:“不是你的责任。”

    沈子骁摸着下巴,“我想到件事。”

    林语琪侧过头:“什么?”

    沈子骁:“他这副样子,是不是打不了篮球了。那我不是稳赢?”

    林语琪:“……”你好实际哦。

    而就在这时,江燃的眼帘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

    他侧过头,目光扫过身旁站的人,最后停留在沈欢脸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沈子骁不能保密。”

    沈子骁举起手,懒洋洋的笑了声:“我人还在这呢你就说我坏话。”

    沈欢轻轻开口:“你说过,如果我出事了,你会很自责。”

    江燃眸子微微一闪。

    沈欢抬眼,看着江燃,眼神无比认真:“江燃,我也一样。”

    沈子骁看着面前的两人,指尖微微抬了抬,然后突然上前一步,伸出手,按住沈欢的肩膀,开口道:“你们两个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想和江燃说。”

    沈欢愣了愣,然后眉头轻皱。

    江燃笑了声,然后道:“没事,你先出去吧。”

    两人出去后,沈子骁走到江燃的床前,拉开其中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沈子骁目光扫了扫四周,然后看似漫不经心开口道:“马上就要放寒假了。”

    江燃没有说话。

    “江燃,你的母亲是从m国接受过专业的心理犯罪训练的留学生,你们家里一直想将你送去你母亲的那所学校培养。”

    沈子骁靠着椅子,缓缓开口:“你的成绩非常优异,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拿到了该所学校的合格证。马上,沈欢她会参加高考,在国内就读,而你并不需要。”

    沈子骁:“我这么说是因为,这次我来潼南市,不仅仅是为了篮球赛。我已经处理好了在校的所有手续,我会和你一起离开潼南市,飞往m国。”

    说着,他微微一顿,道:“你想要沈欢等你三年?”

    -

    江燃的伤势在一个星期后就得到了控制,医生嘱咐过,至少两个月的时间,都不要进行剧烈运动,并且要定期进行复查。

    校篮球赛举行的时候,他还在养伤,不过听说许度倒是扛起了整个篮球队,也不至于输的太狼狈。

    篮球赛结束之后,高三的所有活动,也算是做了一个告终,给大家收了心,以至于有精力来面对不久之后的高考。

    在高考结束后,沈子骁所说的那件事也被提上了日程。

    今天,是要出发的日子。

    江母在收拾着自己的行礼,一边准备着东西,一边问道:“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个小时,你还可以做决定,江燃。”

    江燃坐在沙发上,偏着头,懒洋洋地看着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的球赛。

    这是场十分精彩的对弈,但江燃却只是微微掀了掀眼皮,平静地出奇。

    江父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坐到江燃旁边,拿起一旁的遥控器,按下了关闭电视。

    江父道:“一年前,你的想法是,想通过专业培训来深造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我们选择了你母亲曾呆过的那所学校。”

    说到这,江父转过身,看着江燃:“一年后,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江燃直起身子,淡淡道:“我在想,如果我去了那所学校,我会得到什么。”

    “成为顶尖的警察?像你们一样,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心理犯罪学家,能够更加稳妥的处理好每一起案件?”

    江燃无比平静的说道:“可是这样,不一定非要去那里学习,我也一样可以做到。”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抬起头看着江父:“您当年,不也是一样吗?”

    江父笑了笑,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可是你能得到更多的机会,能更轻而易举的参与国际案件,成为一个不仅仅是在z国有名气,更是在国际上都举足轻重的人物。”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答应。”江燃笑了声,然后开口道,“但是现在,我觉得成为那样的人呢,也未必会有多好。”

    一年前的江燃,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活在所有人的期盼之下,按照众人想要他成为的样子,去不断前进着。

    但是江燃却没问过自己,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他现在知道了。

    他并不想成为一个肩负起世界责任的大人物,整日疲于奔波于各个国家,将骇人听闻的案件当做家常便饭,然后换得满身的勋章。

    江父:“如果你选择坐上飞机,以后,你会被更多人需要。”

    江燃:“可是现在,我身边的人也需要我。”

    而且,我也需要他们。

    他只想保护好身边的人。

    江母抱着胳膊,轻轻笑了声,“你已经有答案了。”

    江父和江母对视一眼。

    江母道:“我当年,能够干脆利落的选择去m国,并且接受至少三年不能回国的这一条规定,是因为我以为,自己没有任何牵挂。”

    “但是如果当时有人告诉我你父亲的存在,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

    “江燃,我尊重你的选择,因为每个人都要先是个普通人,才能是个英雄。”

    说着,江母走上前,将手中的机票递给江燃,“我们在楼下等你,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选择,如果半个小时之后,你没有下来,我们会先带着沈子骁离开。”

    江燃看向手中的机票。

    江父和江母已经离开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

    江燃突然站起身,推开门,按开了电梯,然后轻轻按下沈欢所在的楼层。

    听到门铃被按响,沈欢打开屋门,静静地看着江燃,许久之后,突然笑了声,侧过身子道,“沈子骁和我说啦,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江燃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进去,道:“所以不准备送我。”

    沈欢笑着坐在沙发上,用手捻起一枚小番茄,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咬着,“不了,怕你万一舍不得我怎么办,我不就耽误你了吗。”

    江燃笑了声,然后挑眉道:“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

    沈欢笑嘻嘻的说:“也可以。”

    这一段话结束后,屋内却陷入良久的沉默。

    沈欢垂下眼,伸出手,拨着碗里的小番茄,许久没有说话。

    江燃沉默了一下,伸出手,将机票递给沈欢,突然发问:“你想让我留下吗?”

    沈欢愣了一下,抬起的手微微抖了抖,然后深吸一口气,笑着将机票放回江燃掌心,并且包裹住他的手掌,让他紧紧的握了起来。

    沈欢扑哧一声,然后道:“别开玩笑了,三年之后,没准你就成新闻上的大名人了诶。”

    江燃轻“嘶”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笑着说:“怎么办,我还以为你们回很不舍得,很需要我呢。”

    “我们是朋友,肯定会舍不得,但是怎么会想要你留下来呢。”

    沈欢将手收了回来,然后笑着说,“当然是希望你能成为更好的人,而且,会有更多的人需要你的。”

    江燃垂下眼,许久后,笑着说了句:“也对。”

    紧接着,他转过身,朝着沈欢轻轻挥了挥手,然后耸了耸肩,道:“走了。”

    沈欢:“嗯,再见。”

    江燃关上门。

    沈欢垂下眼,伸出手够着碗里的番茄,然后不小心,“啪嗒”一下打翻了玻璃碗。

    番茄落在了地上。

    沈欢突然垂下头,伸出手捂住眼睛,轻轻哽咽了起来。

    “作为朋友,当然不会希望你留下来。”

    我希望你留下来。

    她突然回忆起,有许多次,都是江燃朝自己伸过了手,张开双臂,然后柔声顺应着自己的话,安抚着自己的情绪。

    包括刚才。

    江燃问:“你想让我留下吗?”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放下了无数次的自尊。

    而自己,却直到现在为止,从没有在江燃面前吐露过一次真心,表达自己除去这张面具外的真实情绪。

    一次都没有。

    沈欢抬起头,眸光微微闪烁。

    自己有一句话必须要对江燃说。

    她突然站起身,推开了玄关处的房门。

    沈欢伸出手按下了电梯,但是电梯却依旧在缓缓下降,然后到达了第五层。

    来不及了。

    沈欢转过身,从一旁的安全通道下了楼。

    沈欢能清楚的感受到,还没有痊愈的脚伤在这一刻再次发作,一根筋抽动着让整个脚掌都宛如踩在针尖上一般发痛。

    她有一句话必须对江燃说。

    必须当面对江燃说。

    而终于在到达一楼的时候,沈欢听见电梯门缓缓关闭的声音。

    前面那个的身影,是印象中的那样挺拔而又让人拥有莫名的安全感。

    “江燃!”

    沈欢喊道。

    走在不远处的江燃停下了步子,他转过头,看着沈欢的沈欢。

    沈欢抬起头,看着江燃,但是眼角微微发红,眼眶中带着一点晶莹。

    她抿了抿唇,眼眸里带着笑意,笑着开口说道

    “我需要你。”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是在经过索道的缆车上绽开烟花,是在阳光下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带着的温暖笑意,是在孤单窒息时的拥抱与安抚,是在生死边缘后重逢的怀抱。

    或者,只是一袋甜甜的小番茄。

    沈欢从来不喜欢在别人面前暴露真心,沈欢从来不会向人表示需要。

    不,她会。

    比如现在,她必须要说,必须亲口对着江燃说。

    “我需要你。”

    江燃没有说话。

    沈欢笑了声,走到江燃面前,伸出手轻轻抱住江燃的后背,然后垂下眼,开口道:“再见。”

    她松开手,退后几步,然后道:“等你回来。”

    江燃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碎纸。

    风轻轻一吹,便将这叠碎纸吹得轻轻发颤。

    沈欢辨认出了这叠碎纸,就是那张江燃曾经递给自己的机票。

    沈欢瞳孔微微一缩,然后道:“你……”

    “我根本没想走。”

    江燃垂下眼,将这摞纸握在手心,“无论你追不追下来,无论你对我说什么,我都根本没准备走。”

    沈欢垂下眼,鼻子微微一酸:“那如果,我没有和你说这句话呢。”

    江燃:“那我就留下来,等到你说出这句话。”

    沈子骁看了眼车窗外,然后伸了个懒腰,道:“所以只有我赌江燃会和我们走吗?”

    江母笑了声,道:“很遗憾,除了你之外,没有哦。”

    沈子骁笑了声:“所以你们一家人是在合起伙骗我钱吧?”

    江父发动了车子:“你可以喊你舅舅帮你出钱。”

    江母笑了:“老沈会被你气死的。”

    -

    江燃:“脚怎么擦伤了。”

    沈欢:“唔…应该是刚刚跑的太急。”

    江燃:“疼吗?”

    沈欢:“有一点点。”

    江燃:“你家医药箱在哪。”

    沈欢:“应该在我后面的柜子里吧。”

    沈欢看着江燃安静地蹲在自己的面前,小心翼翼地给自己的脚踝上着药,突然轻轻笑了声,然后撑起下巴,看着江燃的眼里全是笑意。

    江燃直起身,将医药箱收拾好,然后抬头问了句:“看我做什么?”

    沈欢:“我喜欢你。”

    “这次是认真的。”

    江燃垂下眼,沉默的收拾好医药箱。

    沈欢晃着腿,笑眯眯的撒娇:“是真的是真的啊,你没有反应会让我很为难诶。”

    “失落!”

    “委屈!”

    “呜呜…”

    而就在这时,江燃突然起身,伸出手扣住沈欢的后颈,然后俯下身子,忽然垂首。

    冰凉的触感贴上了沈欢的双唇。

    炽热的气息让沈欢蓦地愣住,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下唇被轻轻含住,空气中弥漫着的暧昧的气息。

    沈欢能无比清晰地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江燃缓缓直起身子,用自己的额头抵住沈欢的额头,笑着说:“这种时候招惹我,你说你这叫什么?”

    沈欢垂下眼,脸颊发红。

    她抿了抿唇,突然笑了声,抬头吻了吻江燃的睫,道:“可能是,恃宠而骄?”

    江燃笑了,伸出手轻轻扣住她的后背,将她拥入怀里。

    他们将彼此从荒芜中拉出,引领着向满天的绚烂和春意中走去。

    然后,会一直走很长很长一段路。

    一辈子那么长。

    ※※※※※※※※※※※※※※※※※※※※

    番外会是各种各样的都市小合集,没有很长连贯性,一个短篇就是一个故事,预计两周内番外完结。

    结局差点刹不住开婴儿车幸亏刹车踩得及时√

    等正式完结再写完结感言quq(其实有点懒)

    我可以给自己放假啦!!!!!

    下一本估计五月底开,存稿六万字以上才会开。

    下一篇写《他一身戾气》

    戾气不羁的王牌保镖vs甜美毒舌的话痨漫画家

    苏零是在一个下雨天和沈子骁相遇的。

    那个时候他浑身是血,手搭在膝盖上,半死不活的靠在巷子口。

    苏零将雨伞搭在了他的身上,转身欲走时,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沈子骁狭长的眼睛泛着一点腥红,漆黑的瞳仁紧紧的盯着苏零,像只刚醒的狮子般一身戾气。

    然后,苏零将沈子骁捡回了家。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78)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