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所以呼吸机到底是谁拔掉的呢?

    这是个并不难猜测到的答案。

    但是可怕的是,即使有人能够猜到事情的凶手,却也依旧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这一切。

    陆仁城看着陆父的睡脸,无比自然而又平静,甚至是面带微笑的,拔掉了那根细管。

    他平静地看着父亲的呼吸变得急促。

    然后靠在椅子上,安静地翻着放在床头的书,直到这一小节看完时,才站起身,惊慌失措地推开门,喊道:“护士!我父亲的呼吸机被人拔掉了!”

    他当然不会杀死自己的父亲。

    他怎么可能杀死自己的父亲?

    陆仁城看着簇拥而来,指责猜疑着凶手的人们。

    没有人把凶手的罪名指向到自己身上,反而把矛头对准了来路不明的杨木。

    这是他预想之内的。

    现在,只差一把火,就用将一切的矛盾引入顶端了。

    这把火怎么才能烧起来呢?

    你会以为,邹倩的出现只是一个巧合吗?

    不,陆仁城知道,不是在呼吸机被人拔掉的这个夜晚,邹倩恰好出现在医院里体检。

    而是邹倩出现在医院里体检的这天,呼吸机恰好被人拔掉。

    看上去只是一个无比简单的顺序掉换,所包含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

    其实每一个事情的发生,都会有一个极其微小,不会引人注目的点,出现了陆仁城的身影。

    比如在周正南和邹倩谈心的那个角落里。

    正对着那个角落的窗口,是打开着的。

    陆仁城慵懒地靠在一旁,轻抬着眼,无比平静地看着周正南和邹倩的对话。

    人心向来都是最好的武器。

    周正南微微垂下眼,无比温和般的笑了,他伸出手,将窗户合上,漫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捻起了那个邹倩递给自己的戒指,放在手中细细把玩。

    螳螂以为自己将猎物玩弄于股掌之间。

    殊不知,他才是这场表演之中,最重要的一位演员。

    -

    陆仁城手中抱着杂物箱,箱子里堆满了各种零零散散的书籍。

    他听到江燃这么开口,并没有气恼,反而侧过头想了想,然后温柔的笑了。

    陆仁城:“为什么这么说呢?”

    他并没有否认江燃的话,一双眼睛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看上去似乎是个毫无攻击力,性格和蔼可亲的老师一般。

    但是往往,这样的人比起那些嚣张与偏执的凶手,更令人感到危险。

    因为你无法看从那张看似温和的假面下,推测出他拥有着怎样一颗机关算尽的心。

    陆仁城没有否认,没有气恼。

    就是因为他笃定,自己所做的一切即使有人推测出来,也没有任何证据给自己判刑。

    江燃抬了抬眼,用食指轻轻敲了敲陆仁城递给自己的那支钢笔,道:“任何人的行为都是有迹可循的。”

    “邹倩这么一个高傲且维护自己自尊的人,为什么会在被你拒绝的情况下戴上那枚戒指?”

    “她为什么会违反校规,以自己父母的名义向老师请假?”

    陆仁城听着江燃的话,只是微笑地看着他,眸子里满是平静。

    江燃将钢笔在自己的指尖熟练地打了一个转,然后放在了桌面上,他掀了掀眼皮,无比冷静地叙述道:“假设真的如你所言,你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邹倩,那么单凭她单方面的懵懂,以及自尊心受挫后的消极,怎么能保证她会为了你做出如此偏执的事情?”

    陆仁城抬起手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唔”了一声,然后带着笑意般的反问道:“所以呢?”

    “猎人在抓取猎物的时候,总会以新鲜肥美的食物作为诱饵。”江燃直起身子,双手插兜,一双漆黑的眼紧紧地注视着陆仁城,“人在利用他人的时候,总会以甜头来抚慰他的内心。”

    江燃淡淡开口道:“你并没有拒绝邹倩。”

    “邹倩递给老师的假条,经由鉴识科分析之后,是由钢笔书写的,墨水成分分析后,确认是派克penman。”

    “邹倩没有用钢笔的习惯,也没有练字的喜好,这种专业的墨水对于生活费并不充裕的她来说,是不会购买和使用的。”

    江燃说着,抬起手轻轻拿起一旁的钢笔,然后“啪嗒”一声,平静地拔开盖子,道:“陆老师用的是什么墨水呢?”

    陆仁城笑了声,然后开口道:“这并不能作为证据,江燃。我没有杀过任何人,也没有做出任何唆使人犯罪的事情。”

    即使经过检测后能判断处邹倩的假条,是经由这支笔书写下来,也无法作为陆仁城的罪责,将他定罪。

    江燃笑了声,走到陆仁城面前,将钢笔轻轻的放进了他的杂货箱里。他掀了掀眼皮,道:“只是随口编个故事。”

    说完,他擦过陆仁城的肩,径直地走出了办公室。

    只是江燃走到走廊中间时,突然停住了步子,他微微偏过头,看着陆仁城,语气听不出任何欺负:“只是,您觉得邹倩那天晚上,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这一句话,却让陆仁城如遭雷击,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许久后,他才开口问了句:“你什么意思?”

    江燃却没有回答陆仁城的话,而是转过身,径直地走远了。

    -

    距离校园文化节只剩下两天,加上案件的事情也终于尘埃落定,所以近期话剧排练的进度也开始加紧。

    演员的台词都已经记得差不多,剩下的问题都是要互相串串词,过一下场景与细节。

    案件刚刚结束,还有些后续事件要处理。

    沈欢也因为涉及到了这件案子的原因,被领导喊去做了下情况的调查和问话,回来的时候各个演员都已经换好了衣服,去报告厅排练。

    于是沈欢一边在空荡荡的更衣室里换衣服,一边和林语琪打电话唠嗑,

    林语琪一惊一乍的说道:“吓死我了,虽然新闻上打了马赛克,但是我还是一眼看出是你!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你就是第四个受害者了!”

    沈欢垂下眼,淡淡道:“其实我不是第四个受害者,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到底是谁,我也不知道。”

    沈欢很清楚,杨木从一开始就不想杀自己,而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阻止周正南杀害第四个人。

    林语琪闻言,微微一愣,但也知道这种事情自己不大方便追问,于是笑嘻嘻的岔开话题:“不过你知道吗?沈子骁马上要到你们学校那边去打友谊赛了,我倒时候也会作为监督人员一起过来。”

    “想想要和你见面就激动!”

    沈欢掀了掀眼皮,笑着说了句:“你应该不是为了想来见我的吧?”

    林语琪和沈欢打过的这么多次电话里,十次里面有九次都会提到江燃。

    林语琪被戳穿,心虚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故作镇定的说道:“谁不想来看看小帅哥!我最近看到江燃被采访时拍的照片了,高清大图!更帅!悄悄告诉你,我们班还有人把他照片剪下来贴在日记本上呢!”

    沈欢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在穿衣镜前拉扯了一下上面的饰品,故作漫不经心的应了声。

    林语琪却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沈欢,你可别装作毫不在意的敷衍我,你脾气我摸得一清二楚,你越是在意一个东西的时候,越是装的漫不经心。”

    沈欢:“我没有,江燃看上去也就那样,就是比普通人聪明一点,没有什么特别的。”

    林语琪接着絮絮叨叨道:“完了吧还嘴硬,还硬生生会贬低人家,装作自己完全不在意不喜欢一样,其实就是在掩饰。”

    沈欢:“……我没有。”

    林语琪置若罔闻:“所以说你要是稍微改改你那种嘴硬的脾气,对喜欢的东西上点心,不要硬逞强,就不至于到现在还是母胎solo了。”

    沈欢:“我没有!!”

    林语琪安静了一会儿,随机在电话那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沈欢,我在这头听你的语气,就觉得你现在肯定跟个炸毛的兔子似的,恼羞成怒满脸通红,还逞强。”

    沈欢面无表情:“你再继续说,我就把你爱豆谈恋爱那天,你喝菠萝啤喝上头抱着柱子亲的视频发到论坛里供人欣赏。”

    林语琪瞬间卡壳。

    电话那头是良久的静音,许久之后,林语琪才弱弱的开口:“这样吧,我寻思着你应该对江燃有点意思,但是你这个母胎单身想去追人家,恐怕是有点难度。我和你分享撩汉攻略,你把那段视频删掉,成不成?”

    而就在这时,听到林语琪身旁传来一个男声,语气带着十分的低气压:“你要和她分享什么?”

    林语琪:“……”

    沈欢:“……”

    刚刚说话的那个男声,就算是化成灰,沈欢也能听出来他的声音。

    沈欢深吸一口气,颇为无奈道:“怎么沈子骁这个祖宗也在你旁边?”

    沈子骁显然是听见了这句话,于是一把将林语琪的手机夺了过来,架在脖子上,似笑非笑般的说道:“够意思啊沈欢,和我说说,那小哥哥是谁?”

    沈欢颇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收收你这脾气?”

    “不说我也知道,江燃是吧?”

    沈子骁嗤笑一声,将身体向后懒洋洋地一靠,他抬了抬眼,道:“别和他走太近,他会给你招来不少麻烦的。”

    沈欢垂下眼,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无所谓,我是个不怕惹麻烦的人。”

    电话里一片沉静。

    而就在这时,更衣室里的门突然被敲响,紧接着听到江燃的声音传来。

    江燃:“沈欢,你在里面吗?”

    沈欢闻声,将电话放下,走到门前拉开了门,看着面前已经换好衣服的江燃,点了点头,道:“我们一起去报告厅?”

    江燃轻“嗯”了声,目光向下一挪,落在了沈欢正在通话的手机上,然后眉头微微一皱。

    沈欢顺着江燃的视线望了一眼,然后沉默着无言以对。

    因为手机上的备注赫然写着小甜心。

    这是当时林语琪在自己将要转学时,死缠烂打的偷偷改掉的备注,当时她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沈欢身上边蹭边哽咽道:“你就算转学,也要和我关系天下第一好,我是你唯一的小甜心。”

    沈欢觉得改备注挺麻烦,就一直没有给她换过来。

    而就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沈子骁低沉的声音。

    沈子骁:“沈欢,你在和谁说话?”

    沈欢:“……”

    江燃:“……”

    江燃垂下眼,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昂了昂下巴,道:“接?”

    可是看江燃的样子,他似乎并不准备走开。

    沈欢僵硬的抬起手,将手机放在自己的耳边,深吸了一口气,道:“沈子骁,你……”

    “有事见面聊,我马上会到你这里来。”

    沈子骁根本不给沈欢任何解释或者打断的机会,而是语气带着些漫不经心地说道:“估计还会留几天,要不然去你家住?”

    ※※※※※※※※※※※※※※※※※※※※

    把下一篇文的男主拉出来溜溜

    其实沈子骁绝对听出是江燃的声音了

    就是故意给沈欢找麻烦

    不是骨科,完全没有骨科!

    终于可以悄悄甜一下下了

    文案在下一篇案子,下一篇案子其实前面都有暗示了~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63)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