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真正的让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能够控制他的喜怒哀乐,能够顺从的让他呆在自己的身边,并且永远对自己怀着一颗充满依靠感的内心,到底应该怎么做?

    或许就应该将自己的命运和他的命运彻底的绑在一起,一起经历生死难关,一起手上沾满罪孽。这样就能让他完全地依靠着自己,两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密不可分了。

    邹倩的死,不是一场意外。

    邹倩那天在医院,的确没有看到任何的人拔掉呼吸机。

    只是后来,周正南找到了邹倩。

    邹倩那个时候正心怀热切的将一对戒指递给了陆仁城,陆仁城只是温和地笑着,将戒指收了起来,然后眉目温柔却又不痛不痒地说了句:“邹倩,你该回家来了。”

    这是一句拒绝,却让少女怀春的心蓦地被击碎。

    她离开了陆仁城的办公室,然后握着自己的这枚戒指,一边走在会学校的路上,一边悄悄抹着眼泪。

    周正南是这个时候出现在邹倩面前的。

    周正南:“聊一下吗?”

    邹倩不知道周正南是谁,但是或许是周正南脸上的表情让人感到格外安心和可靠,于是她跟着周正南走了。

    周正南说:“是这样的,我是陆老师的朋友,之前陆老师的父亲似乎是故意被人拔掉呼吸机的事情……听说你好像在场?”

    邹倩愣了愣,然后道:“我当时没有……”

    而周正南却没有给邹倩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转过头,笑了笑,然后说道:“其实这件事情出来之后,陆老师的压力实在很大。他有一个私生子弟弟,一直觊觎着陆家的财产,也有人猜测陆老师的父亲没准将所有的财产转移给了那个私生子。”

    说到这,周正南叹了口气,然后垂下眼,继续道:“我作为朋友,也实在害怕,这个私生子今天能为了钱杀害自己的生父,会不会以后也会为了什么对陆老师动手。”

    邹倩瞬间愣在原地,如若遭受雷击。

    周正南抬头看了邹倩一眼,然后笑笑,继续道:“其实你不用有这么大的压力,我只是想问问,那天你到底看到了什么吗?如果真的看到了,没准能帮上不小忙。”

    她抿了抿唇,许久后垂下眼,然后轻轻说道:“其实……我看到了……”

    自己是唯一的证人。

    自己的证词是无法推翻的。

    所以只要撒一个小谎就行了。

    -

    看着倒在地上的邹倩。

    周正南站起身,宽慰似的拍了拍杨木的肩膀,然后道:“你回房间吧,接下来的事情,我能够处理。”

    杨木垂下眼。

    眼前无尽的深渊中,仿佛有一点希望,那点光亮虽然微弱,但好似只要抓住,就能撕裂开整个深渊的阴暗。

    杨木点头,紧紧握了握周正南的手,然后松开,转过身回到了卧室。

    杨木在邹倩的尸体旁蹲下,伸出手沾了沾周围的血迹,在邹倩的脸上划出一道标准的笑脸。

    周正南挑了挑眉,突然笑了声,压低声音轻轻道:“真是个乖女孩。”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邹倩的死,很容易会让人和这次她告发杨木的事情联系上,那个时候,杨木被调查到一定是早晚的问题。

    周正南在劝说邹倩的时候,就想到了应对的思路。

    他需要更多的死者。

    他需要更多和邹倩形象类似,但却毫无关系的死者。

    他需要将这场案件,从独立的杀人案,变成连环的杀人案,以此来混淆警方的注意。

    不过在此之前,周正南需要好好处理邹倩的尸体。

    周正南为了和杨木离得更近,这一辈子,都在按照着杨木想做事情的轨迹或者的。

    杨木因为母亲的因病离世,想成为一名医生。

    所以周正南也一样,因为杨木,想成为一名医生。

    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这也是他最好的保护伞,即使有人从尸块的切割上判断处杀死邹倩的人是一位有医学基础的人,也不会怀疑到和医字毫无关联的自己。

    第二位受害者。

    第三位受害者。

    都是靠着周正南超高的交际能力,让她们放下了自己的提防心理,用如炮制法的方式进行杀害与分尸。

    然而在周正南切割第三位受害者的尸体时,被杨木发现了情况。

    杨木一双漆黑的眼,眸中的情绪却是无比的平静,他道:“你没有告诉我,你需要杀这么多人来保护我。”

    周正南放下了手中的刀,然后对着杨木笑了笑,道:“所以,你想要告发我吗?”

    周正南是特意让杨木发现这件事的。

    如果不让杨木知道,自己做出了如此痴狂的事情,他怎么会感动地痛哭流涕,从此和自己永不分离呢?

    但杨木却似乎出奇的冷静,他走到周正南面前,从他的手中接过了刀,然后垂下眼,道:“我来吧。”

    周正南愣了愣。

    杨木却抬眼,对他露出一个微笑,淡淡道:“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做这件事。”

    “我可以帮你的。”

    一切似乎都按照着周正南预想的方向发展。

    周正南为了让警方确定这是一场连环杀人案,计划之中是要杀死四个人。

    他也很快就找到了下一个目标,也就是这件事情暴露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后,最后一个他要杀害的人。

    这个人就是许自烟。

    可是就在他要按计划动手时,出现了意外。

    杨木遇见了沈欢。

    沈欢的出现,仿佛将两人的距离蓦地拉远。

    周正南的内心,宛若顿时被千万只手撕扯着、揉捏着,扭曲和憎恶填满了他整个内心。

    周正南对杨木说:“她不过是给你递了瓶水。”

    而我为了你,杀掉了两个人。

    周正南对杨木说:“你不能这么对我。”

    而树林里他听到的那段话,无疑将他的怒火推上了一切的顶端,周正南站在树林中,目光望向沈欢那张精致的侧脸。

    好吧。

    周正南笑了声。

    计划中的第四个受害者,要改变对象了。

    -

    今天还是向以往一样,沈欢结束了在陆仁城那里的课后补习,然后坐着他的车子来到了杨木所在的诊所门口。

    杨木还是如同以往一样上了车,给沈欢带了杯牛奶,宛若陆仁城并不存在一般,和沈欢温柔地聊天对话,眸中的暖意仿佛能挤出水一般柔和。

    到了沈欢所在小区不远处,她突然对陆仁城说了句:“陆老师,就到这里吧,我等会要去买些东西,自己回去就行。”

    陆仁城将车靠边停稳,然后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人,笑着说了句:“好的,注意安全。”

    沈欢下车没多久,便听到身后又传来了拉开车门的声音。

    杨木跟了上来,眉目柔和地说道:“我担心你的安全,所以我送你吧。”

    沈欢转过身,一双眸子里倒映出面前这个少年的身影,在日光之下,他显得无比干净明朗,一尘不染。

    沈欢笑着挑了挑眉,道:“好呀。”

    两人比肩走在这条人并不多的小路中,杨木探头问了句:“你现在要去买些什么东西?”

    沈欢偏过头,思索着说道:“嗯……我记得我妈要我今天回去带点猪肉,说是晚上会包饺子。刚刚才突然想起来,所以现在准备掉头回一趟菜市场。”

    “菜市场?”

    杨木顿下步子,转过头,望着旁边那一条属于岔路口处的幽深的小巷,突然说道:“往这边走,应该会快些。”

    沈欢停下步子,朝那条阴暗的小巷看了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笑了声:“算了吧,看上去太吓人了,我胆子比较小,还是老老实实地走大路吧。”

    “没事,现在也挺晚了,等会天黑下来更危险,家里人也会担心。”

    杨木双手插兜,脸上的笑容如同阳光般的绚丽,带着微微的暖意:“就走这条路吧,反正有我在呢。”

    沈欢抬眼,看着杨木脸上颇为爽朗的微笑,垂下眼,思索片刻,然后抬头道:“那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了这条街。

    这条巷子以前挤满了卖早餐的小摊,然而由城管整顿后,便封停了好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几乎是没有人来的地方了,即使是一条捷径,看着这路灯都坏了的,黑漆漆的巷口,便少有几个人有胆量从里面走。

    杨木的步伐稳健,声音似乎带着些安慰的气息:“不过我听说,之前倒是有几个小孩总把这条巷子当探险的密道,怂恿胆大的人走,说是不走就是胆小鬼。”

    沈欢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眉目间看上去似乎是有几分倦意。她眨了眨惺忪的眼睛,开口问道:“然后呢?”

    杨木的嗓音莫名的有几分冰冷,他转过身,开口道:“然后,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孩子走进了这条巷子,便再也没有出来。”

    沈欢觉察出了杨木的不对劲。

    她停下步子,突然朝后退几步,伸出手揉捏着自己的眉骨,咬着牙问了句:“今天在车上那杯牛奶有问题……”

    杨木不答,只是伸出书扣住沈欢的手腕,语气依旧是那般温柔,却让人感到莫名地毛骨悚然。

    他说:“如果觉得累的话,就好好休息吧,我带你走。”

    沈欢咬了咬嘴唇,看上去似乎是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陆老师是看着我和你一起离开的,如果我出事,你绝对逃不了责任。”

    杨木笑了声:“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沈欢抬起头,脚底一阵无力,整个身体往前一扑。

    杨木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轻轻一带。

    沈欢垂了垂眼,问:“凶手是你吗?”

    杨木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恭喜你,答对了。”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59)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