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在结束对邹倩同学们的二次调查后,事情好似终于有了些眉目起来。

    江燃将邹倩同学们的口供一份份摆在桌面上,然后调取了一段学校门口的监控录像,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邹倩现在应该处于恋爱或者是暧昧状态。”

    “我们从邹倩最近的社交状态,以及发布在朋友圈等互动平台的照片和文字来看,和之前的风格明显有不同的变化。而且从同学们的说法来看,邹倩在最近的放假期间,参与社交活动的次数是零。可是根据邹倩奶奶的说法,邹倩在失踪前一段时间回家普遍很晚。”

    “而且从邹倩近期的网购记录调查,她在这段时间内持续性买了很多化妆品。对于家境并不能算得上富裕的她来说,算是一种反常的动作。”

    一旁的法医突然从自己的资料中,抽出一张照片,然后道:“那这个点,恐怕很有证实性。在邹倩右手的中指上,有一处明显的戒痕。按照程度判断,极大可能是死者死亡后才被摘取下来的。”

    江燃伸出手,拿过这张照片,眸色微微一暗,似乎是在思索着些什么。

    陈警官道:“其实我们早就推断,邹倩可不可能处于恋爱状态,只是她身边朋友同学的证词来看,邹倩从来没有透露过半点这方面的事情。这个所谓的男朋友,简直是一个完全空白的方向。”

    江燃将资料放下,然后开口道:“如果邹倩有男朋友,一定是在校外。”

    “邹倩所在的学校是寄宿制,周末双休回家,学校内配有食堂。在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加上放学较晚,多数住宿生都会选择在食堂就餐。但是根据监控显示,邹倩在近期一段时间内都会在放学后选择外出就餐,而且归校时间较晚。”

    邹倩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异常的。

    但是这些都建立在猜测之上,不过至少有一个点可调查。于是当下在座的人都在商讨着应变方法,并决定派人调查下邹倩离校后的路线来进一步确认线索。

    而江燃却沉思着,窝在椅子上,手中握着手机,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邹倩的好友对邹倩最后一面的描述,是在班级周五的例行班会上。

    邹倩一向都是班会的主持人。

    而班会作为学校特定的每周活动,每次例会应该都会有学生会干部进行例行拍照。

    江燃坐起身子,弓起手指,敲了敲桌子,道:“通知一下学校,把最后一场邹倩主持的班会照片全部发过来。”

    学校很快就将照片的电子档发送了过来。

    江燃将照片放大,最后聚集在邹倩拿着主持稿的右手之上。

    邹倩的右手中指上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无比清晰的反着光。

    右手中指戴着戒指,普遍示意自己是在热恋中的意思。

    “我记得,邹倩所在的高校是明确规定,学生不能带任何首饰的吧。”一位警察皱了皱眉,然后道:“可是我之前询问过邹倩的老师,他们都说,邹倩是一位很守规矩的学生。”

    江燃指尖敲了敲桌子,然后无比平静地说道:“在这张照片之前,我们可以或许可以认为,邹倩尸体上的戒痕不一定代表着她在恋爱,可能只是为了装饰。”

    “但是这张照片之后,戒指是为了装饰这一可能性会大大减弱,或者是根本不可能。”

    “邹倩所在的班级,是重点高中的一流好班,从她相处的人看来,同学无疑都是不敢无视班规校规,尊敬规矩的人。而从老师对邹倩的评价来看,她同样也是这样的人。”

    “而在短短的时间内,她突然做出极大的改变,甚至在班级内能够冒险无视校规佩戴饰品,绝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好看需要装饰的原因。”

    江燃双手交握,无比认真地说道:“人一直以来的习惯和性格,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的。除非是生活上有什么重大的变化和情感的刺激。”

    陈警官点头,然后一张张浏览着图片,絮叨着说道:“还有更清晰的照片吗?”

    果然,往后翻几张,有一张似乎是可以拍摄的主持人特写。

    邹倩拿着演讲稿,看着镜头浅浅微笑。

    右手中指的戒指拍摄的无比清晰。

    江燃觉得戒指有点眼熟。

    他将眼帘一掀,眸色更深,然后开口道:“这枚戒指的款式,我好像见过。”

    陈警官一愣,转过头看着江燃,道:“什么时候?”

    江燃:“今天陆仁城的中指上带着的,就是这枚戒指。”

    说着,江燃抬眼,缓缓道:“而且陆仁城正是邹倩补习班上的辅导老师。根据邹倩同学的笔录,历来迟到成习惯的邹倩,在近段时间上辅导课时都是最早到的。”

    陈警官闻言,飞快起身,下达了指令:“尽快通知陆仁城来警局进行配合调查。”

    这无疑是个突破口。

    但江燃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喜悦,他依旧靠在椅子上,沉默地看着面前的人起身忙着进一步推展工作,似乎为找到了个突破口而欢呼雀跃。

    但这根本不对。

    完全不对劲。

    -

    沈欢有散步的习惯。

    小区的治安很好,晚上都是来来往往,遛狗的老人,和带孩子出来玩的夫妻。这段时间内小区的走道,花坛,都是最热闹的时候。

    沈欢走了一圈,觉得有些累,于是准备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瓶水。

    可是刚刚走到门口,便看到了一个熟面孔。

    杨木蹲在不远处的路边,此刻已经换下了一身白褂子,穿着运动装,显得身材高挑而又匀称。

    杨木手上拿这些东西,手掌摊开,嘴角带着些温柔的笑意,正在喂路边的流浪狗。

    流浪狗一边摇着尾巴,一边飞快的吃干净杨木手中的东西。

    杨木轻轻笑了起来,反手摸了摸流浪狗的脑袋,然后站起身,目光朝着马路对面望去。

    径直撞进沈欢眼底。

    杨木挥了挥手,说道:“好巧。”

    沈欢走到杨木旁边,停下步子,然后也蹲下身,伸出手摸了摸流浪狗的下巴,然后问道:“你怎么在这?”

    “来便利店买些东西吃,顺便等我哥哥来接我回去。”

    杨木笑着举了举手中的面包,然后耸了耸肩,如此答道。

    沈欢和杨木也并非十分熟悉,于是准备客套几句便转身离开,而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

    杨木眉头一皱,迅速伸出手,将沈欢往自己身侧一拉。

    一辆摩托车擦着沈欢的后背飞速窜了出去,掀起一排飞扬的尘土,呛得人不由自主地咳嗽了起来。

    杨木抽出一张纸巾,地给沈欢,声音温和:“没事吧。”

    沈欢平复了一下呼吸,然后笑着推开,摇了摇头。

    杨木温柔地笑了笑,然后将纸巾收了回去,沉默片刻,开口道:“其实我看得出来,你好像不大想和我有很深的交流。”

    沈欢闻言,微微一顿,然后转过头看着杨木的眼睛,思索片刻,轻轻笑了:“也可以这么想吧,因为和不太熟悉的人,总会客气一些。”

    杨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摇了摇头,低笑一声,柔声道:“其实是我太冒昧了,可能有些吓到你。”

    沈欢抬了抬手指,狐疑地轻哼了声:“嗯?”

    杨木伸出手,揉了揉自己后脑,然后道:“大概人都是有点,对待自己有好感的女孩,都会忍不住的献殷勤。不过想了想,我今天的举动的确太不礼貌了,真的很对不起。”

    杨木的直白,反而让沈欢愣住。

    杨木转过身,继续道:“所以如果让你感到不适合突然,真的很抱歉,但是我希望以后还能和你做朋友,可以吗?”

    杨木说话的时候不会给人任何的逼迫感,声音轻柔,而又带着些许礼貌和客气,用词造句都十分妥帖,让人找不到半点拒绝的借口。

    于是沈欢笑笑,道:“可以呀。”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一位男子的声音,温润厚重,有几分耳熟。

    “杨木,走了。”

    沈欢转过头,眼睛一眯,目光中有几分惊愕。

    陆仁城。

    陆仁城打开车门,从车上缓缓下来,朝着杨木的放下招了招手。

    杨木笑着指了指陆仁城,道:“我哥哥。”

    沈欢转过头看着杨木。

    或许是看出沈欢眼底的疑惑,杨木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道:“我随我妈妈姓。”

    说完,他似乎是准备迈开步子,朝着陆仁城的方向走去:“那……我先回去了?”

    沈欢点点头,然后看着杨木朝着陆仁城的方向走去。

    陆仁城似乎根本没看见沈欢一般,见杨木朝自己走来,便转过身重新上了车,摇下车窗。

    沈欢觉得,在短短的两天内,她遇到了太多巧合。

    -

    因为陆仁城这条线,整件案子仿佛突然有了巨大进展。

    陈警官翻阅着陆仁城的背景资料,眸中是难掩的激动:“其实说起来,陆仁城的确有点奇怪。按照他的口供,昨天他是准备去邹倩的家中家访才会经过那条路。但是邹倩的奶奶却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

    “而且,我们发现陆仁城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只不过中途转了专业,去当老师。但是对人体构造应该有着充分的了解,十分符合犯人的画像。江燃,你觉得这人……”

    江燃抬了抬眼,眸色暗下去:“不对。”

    陈警官听到这话,宛如一腔热血被硬生生浇灭,愣了几秒后,道:“为什么不对?如果戒指可以确认,那陆仁城有很大的可能和邹倩的死亡有关,也就很可能是这起案件的凶手。”

    江燃抱着胳膊,淡淡的问:“凶手为什么要摘下邹倩尸体上的中指戒指?”

    陈警官飞快回答:“因为凶手极有可能就是邹倩的男友,摘下戒指能够避免警方获取和自己有关的线索。”

    江燃“嗯”了一声,然后直起身子,身体微微朝前倾,道:“那么请问,既然凶手担心戒指会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为什么在杀完人之后,还会有恃无恐一样的将戒指继续带在自己的手上?”

    陈警官一愣,被问住。

    江燃伸出手,暗了暗自己右手中指指节,然后稳声道:“如果陆仁城真的是邹倩的男友,如果陆仁城真的杀了人,那我绝对不可能在他的手指上看到这枚戒指。”

    “你觉得以犯人的缜密,会犯这种拙劣到低级的错误吗?”

    陈警官被江燃这么一问,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看到的突破口,似乎又被无形的遮住。他伸出手,取下自己的警帽,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道:“可是你不觉得,这一切太过于巧合了吗?”

    江燃伸出手,撑住下巴,懒洋洋地抬眼,道:“不是巧合。”

    “陆仁城是故意让我看到那枚戒指的。”

    -

    陆仁城注视着沈欢离去的背影,胳膊搭在车窗上,手指尖夹着一根烟。

    他半眯着眼,吞云吐雾,目光没有从沈欢身上移开。

    杨木系好安全带,然后颇有些无奈的道:“哥,你怎么又抽烟?”

    “唔,一根。”

    陆仁城笑了声,将烟在指尖掐灭,然后道。

    陆仁城说话的时候,目光依旧没有从沈欢的背影上挪开。

    杨木问他:“你在看什么?”

    陆仁城这才晃过神,他笑了声,拉起车窗,将车内的空调调低,然后道:“没事。”

    杨木沉默着盯着陆仁城的脸,眼底是让人捉摸不透的表情,许久后杨木才转过身,靠在车椅上,语气有些冰冷:“走吧,哥哥。”

    陆仁城似乎丝毫不在意杨木的语气,只是无奈地笑笑,然后发动了车辆。

    车子行驶在大街上。

    封闭的环境,隔绝了车外一切嘈杂。

    莫约五六分钟过去,两人之间的沉默终于被打破。

    杨木转过头,突然开口问道:“哥哥,最近这几天那间骇人听闻的案子,你知道情况吗?”

    陆仁城的脸上无比平静,许久后,他淡淡开口,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小孩子不要管这些事情。”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48)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