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老李一边给江燃上着药,一边碎碎念道:“你看看,本来早就能好的胳膊,硬生生给你拖到今天。”

    江燃懒洋洋地偏着头,笑了声,然后道:“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

    老李带着些傲娇似的冷哼一声,然后道:“知道自己有错就好!”

    老李说着,将撕下来的药膏放在一边,然后昂起头,冲着内间喊了句:“杨木,把我刚刚放在台子上的药拿过来。”

    然后就听见,从里面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知道了。”

    接着,一个看上去似乎和沈欢他们两个差不多大的男生走了出来,个字高挑,眉目清秀,眉间看上去无比温润,却带着些莫名的成熟和稳重。

    他穿着一身白褂子,虽然看上去不大,却让人觉得无比放心。

    江燃抬了抬眼,撑着下巴,懒洋洋地开口:“老李,雇佣童工是违法的。”

    老李狠狠地敲了下江燃的头,道:“什么童工,杨木今年十八了,看看人家,和你一般大,比你懂事的多。”

    杨木笑了声,摇了摇头,走到一旁倒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轻轻放在江燃手边,然后说道:“李老师可别这么夸我,江燃的名字我可是听说过的,比我了不起多了。”

    然后杨木转过身,将手中的另一杯水递给沈欢。

    沈欢笑着说了声谢谢,准备伸手去接。

    但是或许是因为气温有点过低的原因,刚来生理期的沈欢觉得小腹微微一动,有些隐隐作痛。

    她眉头一皱,伸出手按了按自己的腹部。

    杨木突然一顿,往后缩了缩,道:“不好意思,刚刚突然觉得有些凉,我再去给你兑点热水,免得太冷。”

    杨木和沈欢说话的时候,语气带着些淡淡的温和,就连眉目都仿佛柔和下来了几分。

    江燃撑着下巴,看着杨木的样子,将眼一眯。指尖有些不耐地敲了敲桌子,开口道:“老李,这药还要换多久?”

    老李手上的力道一加大,没好气的说:“天天急急吼吼的,给我忍着。”

    两人说话间,杨木已经给沈欢换了杯水。

    现在正处于夏天,即使开了空调,屋内的温度也不是特别低,杨木特意换上温热的水,明显是看出沈欢处于生理期期间,于是多了些照顾。

    于是沈欢道了声谢,然后笑着道:“小哥哥是学医的吗?”

    杨木顿了顿,微微垂眸,摇了摇头:“不,原本准备学医,不过去年高考的时候出了些事情,所以……我现在还在复读。”

    杨木再说话的时候,眸中带着些淡淡的失落,不过很快便昂起头,笑着道:“不过这几天,我所在集训学习的学校出了些事,于是临时放假。我就被介绍道李老师这里来打打下手,顺便学点东西。”

    “好厉害啊。”

    沈欢看出来杨木或许是有些失落,于是她将身体微微前倾,笑着看着杨木的脸,语气轻柔:“我和你差不多大,就完全不想主动学东西,一放假就到处玩。”

    “而且你这么细心,以后一定能成为很好的医生呀。”

    杨木愣了愣,然后脸上的表情愈加柔和了起来,他道:“谢谢。”

    江燃食指一下下地翘着桌子,节奏变得愈加急躁了起来。

    他将头转了过去,看着严老给自己换好药,然后迅速站起身,伸出手握住沈欢的胳膊,道:“走吧,送你回去。”

    沈欢愣了一下:“诶?这么快?”

    老李被江燃迅速起身的连贯动作给吓得蒙了一下,然后抬眼看了看江燃那副臭脸,又看了看一旁的杨木,会意地笑了起来。

    他悄悄咪咪地退到后面,然后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椅子上快乐看戏。

    江燃抬眼,淡淡道:“没必要呆很久。”

    说完,他便拉住沈欢的胳膊,干脆利落地迈开步子,朝着门口走去。

    沈欢快步跟上,然后上前几步,去看江燃脸上的表情,狐疑地问道:“不对啊江燃,我怎么感觉你刚刚那句话有情绪?”

    江燃偏过头,躲开沈欢的目光。

    沈欢:“而且你还不敢看我!”

    沈欢停下步子,伸出手,右手握拳轻轻打在自己左手手掌上,灵关一闪,道:“我懂了!你是不是因为我们刚刚夸那个小哥哥没有夸你,所以生闷气了!”

    江燃转过头,抱起胳膊,看着沈欢,掀了掀眼皮,故作平静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幼稚吗?”

    沈欢却根本不吃江燃这一套,她扑哧一笑,然后说:“你现在好像小学生吵架啊哈哈哈哈…”

    江燃:“……”

    江燃真的发现,自己面对沈欢的时候,简直一点火都发不出来。

    沈欢总能想办法,让自己莫名地怒火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般,发不出半点脾气。

    而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杨木的声音。

    沈欢回过头,见杨木快步追了上了,他将一个保温杯塞到沈欢手中,然后对着她无比温柔地开口说道:“这里面是姜茶,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喝这个能起到安慰剂的效果。”

    沈欢愣了下,然后摇了摇头,将杨木手中的保温杯推了回去。

    她笑着道:“谢谢你,不过不需要啦,我身体状态挺好的,而且……”

    沈欢转过头,一双眼带着笑意,看着江燃,然后轻轻道:“而且他现在送我回家,到家之后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杨木眸中暗了暗,然后收回了手,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的不悦,他开口,道:“那注意安全。”

    沈欢笑着说:“谢谢。”

    沈欢能感受得到杨木对自己的示好,以及特殊的照顾。

    然而在明确自己对杨木没有任何过界好感的情况下,拒绝比碍于情面的接受,是更合适的处理。

    接着,她目送着杨木回到诊所,然后上前两步,扯了扯江燃的袖子,道:“不会还在生闷气吧?”

    江燃伸出手,按住沈欢的额头,将她轻轻推开。

    “唔。”

    沈欢抓住江燃的手腕,微微昂首,一双好看的眼睛紧紧盯着江燃的脸,嘴巴轻轻赌气,似乎带着些不满。

    真是操了。

    有点可爱。

    江燃飞快地挪开了视线。

    然后大步迈开步子,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杨木站在诊所的二楼,看着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远去。

    他微微垂眼,眸中带着些意味不明的神情,许久后才缓缓转过身,将身体依靠着窗台,似乎在出神。

    老李在下面慢悠悠地喊他:“杨木,下来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吧。”

    “来了。”

    杨木飞快地应了声,然后直起身子,朝着老李的方向走去。

    -

    “比起其余两位受害者,第一位受害者邹倩,是有着明显与众不同的反常行为。”

    江燃送沈欢回家后,赶到了警局。他将邹倩的资料抽了出来,站起身,用磁铁吸在白板上,然后道:“其他人都是失踪并且很快被家属报案,所以身份很好确定,但邹倩不同。她在失踪前和家长老师撒谎,请了一段时间的假。”

    “那么这段时间,她不准备呆在学校,也不准备回家,那么会去哪?”

    正是因为这一点,邹倩成为了这起案件入手的一个极大突破口,警方几乎是连夜对邹倩周围的人进行的调查。

    但是收回却甚微。

    “邹倩具体的情况其实我们都不知道,她从来和我们不聊自己的事情,虽然看上去关系挺好,其实对于她家里的事情,还是生活都不知道什么。”

    “而且她其实有些傲气,平时里除了我们都不和别人玩,说话也很直。但是不怎么和人发生冲突……”

    邹倩的闺蜜显然有些紧张,她搓着手,开口道:“不过我们班上很多人都在同一个辅导班上课,大概两周之前,有个男生在辅导班上课的时候和她告白来着,被当众拒绝了……”

    警方调查了那位被拒绝的男生。

    “说实话,你们不会怀疑我吧?不可能的!我当时追邹倩就是因为她长的好看,虽然她拒绝我的时候话说的是蛮难听,可我犯不着杀人啊。”

    男生对警方的问话十分敏锐,当即跳了起来,连忙道,“警察叔叔,真的不能怀疑我啊,我才这么点大干嘛想不开去杀人啊。未来的人生还是很美好的!”

    警方几乎将对邹倩熟悉有过了解的人都问过了一遍。

    没有人知道她请假的原因。

    但是有个女生提到:“最近这段时间,邹倩从来没有参加过我们的聚会和活动。之前她周末周六都不呆在家里的,说家里没人很无聊,但是最近都不出来。”

    陈警官对着这些零碎的信息,不由地觉得有些头痛。

    邹倩空出来的这段时间,特意请假的这段时间,究竟要用来做什么呢?

    江燃靠在椅子上,翻阅着邹倩这段时间发布的动态以及朋友圈。

    邹倩是个喜欢在平台上分享自己动态的人。

    几乎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都会例行发送一段日常。

    类似于:

    又要迟到了。

    还想睡觉。

    不想起床呜呜呜……

    而最近一段时间,却似乎有些奇怪。

    片刻后,他突然站起身,问道:“邹倩的同学走了吗?”

    陈警官愣了愣,然后道:“还没有,不过我们马上准备送他们回去,因为线索看上去,都差不多了。”

    江燃抬了抬手,然后道:“我可以重新问一遍问题吗?”

    这些提问的切入点不对。

    第一次询问的时候,警方的官方问题是:

    邹倩最近的反常举动?

    邹倩的性格。

    邹倩和哪些人发生冲突?

    但这些问题太大了。

    准确来说,被提问的人,往往都会把这些点,放在一些严重的事情上来想。例如反常,大家第一时间的反应会是思考,邹倩有没有做过很夸张,很颠覆性的举动,而忽略了反常并不一定是十分特殊的动作。

    一个人的改变不是突然而然的,大多情况下,都是潜移默化的。

    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回答问题很难得到百分之百的放松。

    江燃拉开椅子,坐在了邹倩的闺蜜对面,冲着她淡淡笑了笑。

    邹倩的闺蜜显然是对这些问话保持着极度紧张,于是道:“我真的只能想到这些了。”

    江燃笑了声,然后道:“别紧张,聊天而已。对了,我刚刚看你提到过辅导课?”

    邹倩闺蜜点了点头。

    江燃又问:“辅导课是统一什么时间段上课的?”

    邹倩闺蜜想了想,然后道:“周末两天早上八点到中午十二点。”

    江燃眸光一暗,接着问:“邹倩是不是有迟到的习惯?”

    邹倩的闺蜜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是想到什么,道:“对!邹倩家里住得远,一直以来都会迟到,无论是上学还是辅导课。但是最近半个月,辅导课她没有一次来晚,几乎都是第一个到的。”

    ※※※※※※※※※※※※※※※※※※※※

    周末的时候喝可乐,电脑被可乐泼坏了

    今天修好之后加紧更新了,这几天都会双更来补上之前的进度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47)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