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这节课虽然美其名曰是活动课,但是数学老师的课程进度掉了一点,加上她正好这节课没事,所以就顺其自然的将这节仔细直接占用,用来讲解数学试卷。

    所以本来预计好的排练只能临时终止。

    沈欢回到班上的时候,数学课已经上了大半。

    她抬眼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张岭涛,他看上去面色如常,正咬着笔头耐心的听讲,似乎根本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

    沈欢皱了皱眉,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消息。

    然后她发现,之前吩咐自己去男更衣室拿戏服的人,根本不是张岭涛本人。

    而是换了一个头像和名字,直接发起群对话联系自己的。

    而此时,那个人早已退了群,点开信息查看,发现是个没有注册几天的小号。

    看来是被人针对了。

    沈欢抬了抬眼,目光朝一个方向望去。

    正好对上了许自烟惊慌失措挪开视线的眼睛。

    沈欢挑了挑眉,微微偏过头,觉得有几分好笑。

    看来,这位小姐姐是非要和自己杠上了?

    当江燃喊了“报告”然后走进教室的时候,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翻了个白眼,放下手中的粉笔,站在讲台上阴阳怪气的开口道:“哎哟,像你们一样一个个这么走进教室,我还用不用上课了?怎么了?都对我占课有意见啊?不看看你们都是些什么猪脑袋,都高三了还天天想着玩!”

    “我看学校就不该给你们设什么活动课!别人都在学习就我们学校在玩!指不定一本率就被别人追上来了呢!”

    数学老师是整个年级都知道的脾气差,成日里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头发高高的盘起,就连额前的碎发都梳得整整齐齐。

    灭绝师太此刻显然觉得只说这么几句远远不够解气,于是冷哼一声继续道:“江燃迟到也就算了,人家毕竟聪明。我就想不通陈婉音那个猪脑子怎么好意思迟到,到现在居然都没来上课!”

    听到老师这话,沈欢的眉头轻轻一皱,然后转过头朝着身后看去。

    果然,陈婉音的位置上空荡荡的。

    沈欢感到有些奇怪。

    因为陈婉音并没有参与他们的排练,张岭涛邀请她的时候她以“你决定就好”这句话便推脱了。

    而且按照陈婉音的性格,并不是个性格叛逆会逃课的人。

    灭绝师太叉着腰,唾沫横飞:“你们谁知道她去哪了?这次居然我上课还敢不来!我就看她那猪脑子高考能考几分!”

    底下的同学安静地摇了摇头。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将黑板敲得“啪啪”直响,然后道:“真的是人蠢事多,平时里问个问题总是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整天躲在最后一排写写画画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八成不是精神有问题?你们要是跟她学,迟早也把自己折腾成神经病。”

    有些人听了灭绝师太这话,窸窸窣窣的偷笑了起来。

    和陈婉音熟的人的确不多,加上这种话只要不戳在自己身上,旁边的人都是不以为意,反倒觉得有几分好笑的。

    顾筱筱看着沈欢紧皱的眉头,贴在她耳边说道:“灭绝师太可算是最讨厌陈婉音了,没少在这么多人面前骂她,好几次都是故意当着她的面。毕竟陈婉音偏科挺严重,语文英语之类的都挺好,就数学方面一直提不上来。”

    江燃早就回位置做好,整个人懒散地靠在椅子上,腿一伸,眼帘掀了掀,慵懒地打了个哈欠。他歪过头,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似乎压根没有听那灭绝师太说话。

    沈欢收回自己的视线,用手指拨了拨放在桌上的水性笔,然后做了个要起身的动作。

    一旁的顾筱筱连忙压住她:“我靠,你干什么?你不会要怼灭绝师太吧?”

    沈欢笑着轻轻地拍了拍顾筱筱的肩膀,然后站起身子,目光看着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礼貌的笑了笑:“老师,陈婉音应该是没有收到活动课改了的消息,您先别生气,要不然我去帮您找找她?”

    前面的江燃听到沈欢的话,懒洋洋地轻笑了声,连眼都没有抬。

    江燃感觉到沈欢站起身的时候,就知道她肯定不会当什么正义使者此刻怒斥老师说话过分,没有师德诸如此类的话。

    把老师的仇恨转移到自己身上,成为众矢之的,并不是一个聪明人会做到事情。

    这在多数情况下,是一种毫无价值和回报的牺牲。

    沈欢是一个聪明人。

    灭绝师太听到沈欢的话,停下了自己滔滔不绝的训斥,虽然脸色还是不太好,但是思索片刻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沈欢的提议。

    -

    陈婉音将身上湿漉漉的校服外套脱下,然后瑟缩着抱紧了自己的胳膊。

    现在正在上课,厕所里几乎不可能有人进来。

    厕所里的味道并不好闻,气味直直的灌进自己的鼻腔里,让她分外不适的将头埋进了自己湿漉漉的外套里。

    身上薄薄的校服衬衫也湿透了。

    即使还是在天气炎热的夏天,却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冰冷的衣服贴着自己肌肤时的冷意。

    无论在家里,还是学校,自己都不受人喜欢。

    性格不讨喜,又不会和人交流,甚至不敢主动和人说话。

    自己身边,也从来没有一个能够说话的朋友。

    能把生活过成这样,真的是挺惨的。

    陈婉音甚至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活该这么可怜。

    其实陈婉音时常听到周围的人肆无忌惮的戏弄与嘲笑。

    无论是同学还是老师,或者是家人。

    大家就像看笑话一眼的看着自己。

    那些尖锐的讽刺,无论听过多少遍,都是一样的伤人。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冠上些难听的称号的,嘲笑对她来说几乎是家常便饭,有时赶上周围的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免成为出气的对象。

    这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

    而刚刚,她是被外班上的一个朋友堵在厕所的。

    陈婉音知道这个女生。

    她是许自烟的朋友,据说打小一起长大,平时里在学校是最护着她的一个,还被戏称为公主与野兽。

    这个女生曾被学校批过多次公开处分,经常在厕所里旁若无人的叼着一根烟,校服袖子高高挽起,头发染成棕色,即使是被班主任勒令不染回去就不要来上学,却依旧置若罔闻。

    被她缠上,不是件好的事情。

    所以在被硬生生扇了几个巴掌,并揪着头发录下一段自己十分狼狈的录像时,女生笑着掐着陈婉音的下巴,道:“以后管好你这张破嘴,别他妈在那里给我瞎接话。”

    然后陈婉音就被迎面泼了一桶水,关在了洗手间里。

    陈婉音一开始还尝试着呼喊几声,但由于害怕太过丢人,从一开始的害怕没有人打开厕所隔间,到害怕被人发现。

    人总说,生活无论多么黑暗,总会给你一点希望的。

    陈婉音不知道这点希望从哪里才能看见,无论是原生家庭,还是自己的学校,似乎没有一个途径,能让她求救。

    她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早上,头一次忍不住反驳了许自烟的话。

    可能因为,这就是一个懦弱的人写出的懦弱的故事而已。

    任何高大上的解释,都让她觉得无比难受。

    “吱呀”

    厕所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你怎么在这里?”

    沈欢一双好看的眉毛轻轻皱着,她伸出手,牵起了陈婉音,看着她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样子,于是解开身上的校服外套,搭在她的身上:“怎么回事?谁把你关在这里的?”

    陈婉音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到洗手台使劲洗着自己的手,厚厚的刘海垂了下来,遮住她的眼睛。

    沈欢看出陈婉音不想和自己说话,于是安静地靠在一旁的洗手台侧,沉默不语地看着她。

    陈婉音关掉水龙头,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谢谢。”

    这句谢谢说的极低。

    沈欢却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然后沈欢停顿片刻,伸出手拍了拍陈婉音的肩膀,偏过头问她:“不准备和老师说这件事情吗?”

    陈婉音沉默着,没有说话,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如果那些人真的在乎批评和处分的话,就不会动手打人了。”

    沈欢抬眼:“那就忍着吗?”

    陈婉音笑了声,再抬头时眼底已经有了泪水,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开口道:“能不要说这些风凉话吗?”

    “现在忍受着这些事情的是你吗!我去告诉老师,我去把这些事情闹大!换来更加惨烈的报复的人只能是我自己!不会对你们这些正义言辞的人造成任何伤害!你当然不觉得痛了!”

    “而且今天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不会浑身湿漉漉的关在厕所里!”

    沈欢偏过头,没有说话,脸上甚至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只是无比安静的看着她。

    陈婉音回过了神来,用手捂着脸,抽噎了几声,然后道:“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

    沈欢笑了笑,语气无比风轻云淡:“挺好的,我还担心你一直憋着。”

    然后,她顿了顿,将眼掀了掀,眸光有些许冷意:“所以,是和许自烟有关了?”

    陈婉音最后那句话,倒是让沈欢瞬间明白了什么。

    陈婉音一愣,立刻转过身,不去看沈欢的眼睛:“我没那么说过。”

    其实陈婉音知道,其实今天说出那句反驳许自烟的话,只是一时之间的冲动,和沈欢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她只是需要一个宣泄口,来宣泄自己的情绪。

    而就在这时,陈婉音放在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陈婉音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号码发来的彩信。

    内容是一段视频。

    陈婉音没有点开,就能从封面看出,这段视频就是她们在往自己身上泼水掀衣服时拍下来的。

    自己的脸,和狼狈的样子,被照的清清楚楚。

    陈婉音的脸色顿时惨白了起来,她紧紧的攥着手机,就连骨节处都隐隐的泛白。

    信息又发来一条:

    你去和老师说,这次话剧的女主角必须换成许自烟,沈欢不合适。不然明天这段视频就会出现在论坛上了。

    -

    数学课下了之后,前面的徐云飞转过头,悄悄问沈欢了句:“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看见陈婉音进来的时候,浑身都湿哒哒的?”

    陈婉音这个时候已经在收拾书包。

    她和老何请了假,说是今天不小心跌进了水池里,好像有些感冒,要回趟家换身衣服顺便休息一下。

    陈婉音浑身湿漉漉的样子,倒是引来了旁边不少人在低声笑着讨论些什么。

    陈婉音置若罔闻,而是将书包收拾好,径直离开了。

    沈欢还没有接话,便听到周围有女生在窃窃私语。

    “还掉水池里了?陈婉音骗谁啊,我明明听人说她是怎么招惹了隔壁班了陆予萱才被堵在卫生间教训的。”

    “人傻事多嘛,平时里那副样子就看得让人膈应,阴着一张脸感觉每个人欠她一样。今天还敢得罪陆予萱,我看就是脑袋里少根筋,活该被人欺负。”

    陆予萱?

    沈欢敏锐的捕捉到这个名字。

    一旁的顾筱筱凑上前:“哇,陆予萱不是许自烟的闺蜜吗?听说打小一起长大,平时里最护着她。”

    “陈婉音怎么招惹上她了啊?陆予萱可天天在外面混,哥哥姐姐一大堆,家里又挺有钱,就连老师都管不住。”

    沈欢算是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而就在这时,顾筱筱戳了一下沈欢的胳膊:“对了,你怎么把陈婉音的衣服留在自己这里了?湿哒哒的,小心点别把自己书包给沾湿了。”

    沈欢刚才把自己的外套借给了陈婉音,也就顺手把她的外套接了下来。

    一时忘记了还给她。

    沈欢反应过来,伸出手把陈婉音的衣服拿起准备换个地方放。

    而就在这时,从衣服的口袋里掉落出来一个东西,一路滚到了江燃的脚下。

    江燃俯下身,捡了起来。

    他转了转透明的药瓶,似乎认真的看这些什么。

    然后沈欢就敏锐的捕捉到了,江燃的眉头一皱,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沈欢:“怎么了?”

    江燃抬眼看着沈欢:“这里面装的是安眠药,而且剂量不对。”

    “医院是不会一次性开出这么大剂量的安眠药的。”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35)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