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张岭涛拿到了剧本之后,特地找老何借来了一节自习课,用来选角色。

    张岭涛将陈婉音给自己的剧本打印成许多份,发到班上每一位同学的手上。

    陈婉音是手写的,眼下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将剧本誊成打印版本。

    沈欢垂下眼,沉默的读完这一个故事。

    剧本后半段,可以清晰的看到,陈婉音的字体不像开始时那般工整,但也不是因为劳累而随意敷衍的写法。她的每一笔每一划都带着一些轻轻的颤抖,每一个字都写的无比用力。

    顾筱筱悄悄靠在了沈欢身旁,压低声音道:“你看,我是不是说过陈婉音写着些东西还是很有潜力的?这个故事写的挺让人猜不到结局的。”

    说到这,她轻轻叹息一声,然后皱着眉头道:“不过结局看着还真让人难受,我还以为是那种幸福快乐的故事呢。”

    沈欢握着纸的手紧了紧,她将手中的剧本放下,然后转过头,看着坐在身后的陈婉音。

    陈婉音将头低低地埋下,似乎生怕有人点自己的名字一样,手上还在不停的写写画画,仿佛这些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剧本写好了,就算完成了任务。

    张岭涛拿手敲了敲黑板,然后道:“现在有人对参与这次话剧感兴趣的话,可以踊跃的报名。留给我们排练的时间不是很多,所以今天我们至少要将男女主演的人定下来。现在的话……有人想演女主角吗?”

    张岭涛这么一说,坐在下面的同学便窃窃私语了起来,有人将目光望向坐在前面的许自烟,也有人小声地提到了“沈欢”的名字。

    而就在这时,坐在前排的许自烟轻轻举起了手。

    她笑着站起身,转过头朝着坐在最后的陈婉音点了点头,然后声音十分洪亮的说道:“我其实挺想出演这个角色的,因为我非常喜欢陈婉音同学塑造的角色和故事。”

    “我很喜欢这个剧本给人的教育意义,以及里面值得让人深思的东西。故事里的每个人物都十分鲜活,女主角这个形象十分真实而又讨人喜欢,她应该是一个无比乐观的角色,骑士这个形象应该就是指她对生活充满着希望……”

    沈欢伸出食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佩服许自烟这段演讲。

    语言流畅,有中心思想,人物分析,价值升华。

    一个标准的阅读理解答案。

    顾筱筱甚至听的还打了个哈欠,语气里带着点不耐烦:“她这段阅读理解还要做多久啊,我怎么觉得陈婉音根本没想那么多……”

    岂止是没想那么多。

    沈欢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剧本,伸出手轻轻的摩挲过那些带着微微颤抖的字体。

    而且还是完全想岔了。

    陈婉音听到许自烟这番话,眼都没有抬一下。

    张岭涛也觉得氛围变得有些尴尬,但还是笑着说:“许同学说的很精彩啊,那除了许同学之外,还有人想要参加吗?”

    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其实原本有几个想要尝试的女生,看见许自烟站起来之后,都不由的缩了缩肩膀。

    许自烟是学校里挺有名气的女生,每年校园庆的表演她都是万众瞩目的那个。

    就算她们举手了,也抢不过许自烟的人气,到时候选出来的还会是她,此时再举手,不过是给自己丢人而已。

    其实班上有大部分人觉得,许自烟和陈婉音写的剧本里的角色并不大符合。

    剧本里的公主在多数时候都活在自己无拘无束的臆想之中,所以多数时候表现的都是活泼外向,非常跳脱规矩之类的形象。

    但是许自烟给人大家闺秀的形象太深了,而且平时里的仪态都非常端庄,总会让人有些为违和感。

    但是无人参加,加上许自烟的长相确实能打,就在张岭涛决定确定女主人选的时候,坐在后排的沈欢缓缓举起了手。

    张岭涛愣住,随即笑了起来:“沈欢小姐姐,我就知道你虽然嘴硬,但其实还是给我面子的呀。”

    沈欢撑着下巴,耸了耸肩,笑眯眯的看着张岭涛,然后应了声:“你都求我那么久了,怎么样都得走一个过场。”

    虽然沈欢参加这次话剧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张岭涛。

    但是既然他给了自己一个借口,倒不如顺着话往下说下去。

    江燃微微偏过头,看了沈欢一眼。

    许自烟一愣,是没想到会有人和自己抢角色。她咬了咬牙,只觉得沈欢是在针对自己,于是她站起身,开口道:“这样啊,其实我还是想听听沈欢同学对这个角色的理解的。”

    扑哧。

    沈欢轻轻笑了声,她随意的抬了抬眼,漫不经心地说道:“理解啊……我还真没想这么多呢。这写的是一个故事,又不是一篇阅读理解。”

    “想创造出这样的人,就创造出这样的人了,还非要加上精神和象征吗?”

    许自烟哑口无言,许久之后,她笑了声,然后道:“我觉得陈婉音同学写故事的时候,肯定是赋予了人物一个十分美好的形象的,你不能这么表面的理解……”

    “不是。”一直沉默着的陈婉音突然开口了,她的头依旧低着,但声音却隐隐约约地传来,“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可怜人而已。”

    许自烟一愣,面部表情有些僵硬了起来,她尴尬的说了句:“是我想多了。”

    然后再缓缓地坐下。

    张岭涛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妙,于是咳嗽了几声,然后道:“那这样吧,我们班上的人投票决定这个角色到底是谁来演,大家可以不用写名字,写好之后我来收纸条。”

    刚刚许自烟那番话,谁都能看出满满的表现欲。

    其实班上的同学大多数人都看得出来,不过许自烟有这份积极性,就算同学不大喜欢听那些阅读理解似的东西,但也会觉得十分佩服。

    但一旦有人和她争位置,她那番高谈阔论,反而可能会败掉一些好感。

    更何况许自烟对于沈欢的敌意,也还是有些明显的。

    加上陈婉音开口说了句话之后,大家也只把这件事当个笑话看。

    纸条都收上去的时候,张岭涛开始唱票。

    每念一个名字,都会把纸条翻过来展示一下,以示公正。

    许自烟的形象比起来,的确没有沈欢符合。

    而且许自烟这么久以来,虽然有固定的交友圈子,但班上和她熟的人也仅限于那一圈。所以未必有人会靠着这么一点熟悉程度,将票投给她。

    所以许自烟和沈欢的票数,几乎是五五开。

    许自烟一点点的坐不住了。

    直到最后一张票念出来之前,两边的票数居然是平局。

    张岭涛将最后一张票从箱底摸出,展开给大家看。

    票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沈欢的名字。

    许自烟的瞳孔蓦地一缩,心情宛若跌入了谷底,只觉得双颊燥热,感到莫名的丢人。

    更加让她心里无比不快的是,她认得那张票上的字体。

    每一笔的末尾都苍劲有力的留着一点顿笔。

    整体虽然看上去随意,但却带着习惯养成的字型。

    这是江燃的字。

    这是比自己输给了沈欢,更让人不快的事情。

    张岭涛笑嘻嘻的将纸条收捡好,然后在黑板的角色名单上,大大的写下了沈欢的名字,然后拍了拍手掌,道:“那么接下来,我们改考虑一下男主了。”

    这句话一开口,周围顿时变得噪杂起来。

    甚至还带着些不怀好意的低笑声。

    徐云飞悄悄的贴在江燃耳边:“你知道这群人为什么笑吗?你看看这剧本写的内容,我靠,什么亲吻手背、拥抱、还他妈吻额头送行!女主可他妈是沈欢小姐姐啊!谁演谁赚……”

    徐云飞说到这,一抬眼,看见江燃眸子里的寒光。

    他缩了缩肩膀,然后笑了声,那胳膊肘捅了捅江燃:“怎么样,这回是不是后悔,当时张岭涛同学求你的时候,你一脸刚正不阿的拒绝了人家啊?”

    说到这,徐云飞长叹了口气,靠着椅子砸了砸舌:“不过也正常,你这种性格,要是演这种话剧,我就脱了衣服在操场上裸奔八百米。”

    江燃:“……”

    江燃看着黑板上那一票之差,从未有过的后悔投了沈欢一票。

    现在改票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顾筱筱笑着问了句:“怎么样,没想到给张岭涛一个面子,还真的给出麻烦来了?”

    沈欢抬了抬眼。

    其实自己能赢这件事情,她也有五成把握,既然举手,那么就肯定是奔着拿下这个角色去的。

    原因其实挺简单的。

    因为她不能让其它人演这部话剧。

    这份剧本,不止是一份剧本而已。

    沈欢能无比清晰的看出,这剧本,其实是陈婉音潜意识里的求救讯号。

    于是沈欢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笑了声:“随意吧,演这种话剧都有这些内容的。而且其实尺度比起来并不算大,含糊一下就混过去了,无所谓的。”

    江燃掀了掀眼皮。

    心底莫名的涌起一股烦躁,差点被沈欢这番话气笑了。

    这他妈叫不算大?

    这他妈能说无所谓?

    ※※※※※※※※※※※※※※※※※※※※

    江燃:说句老实话,裸奔这件事情真是你自己说的,我拦都拦不住。

    徐云飞:你闭嘴吧你。

    -

    今天更新少了一点。

    因为下午在开班会,回寝室的时候八点多了,洗完差不多九点开始写的!明天更新六千补上!

    然后太残忍了,隔壁班一个一米九几的今天走在我后面,我回头一抬头只看得到他肩膀,脖子都他妈看不到。

    真的,那一刻我才为我的身高感到自卑。我很努力的抬头了。

    很努力了。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29)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