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江燃的语气不同于刚才和谢忱他们说话,虽然声音清冷,但却带着些莫名的温和。

    沈欢看着江燃,眼睛一弯,收起了刚才面对谢忱时冰冷的表情。她点了点头,语气带着笑意,说:“好的呀。”

    江燃几人因为这档子事,归队的时候稍有些晚。

    老何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数落着他们:“每次都是徐云飞和江燃你们这几个人迟到!这次居然还带着沈欢和顾筱筱一起来晚!你们上个厕所怎么都这么墨迹啊?说!干什么去了!”

    江燃十分平静而且自然的回答道:“徐云飞肠胃不好。”

    徐云飞:?????

    这种时候你就想到我了?

    然后万能背锅徐云飞在老何唾沫横飞的教育下陷入了自闭。

    老何说教完,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然后开始说正事:“算了,我们这次上山要坐游览车上去,不过因为你们来晚,所以班上的几辆车没有位置了。我刚刚和管理人员商量了一下,你们和接下来的一辆乘客车一起坐。”

    徐云飞见老何终于肯放过自己,于是小鸡啄米似的飞快点头:“老师你放心!我们这么大人了,坐乘客车也没问题的!”

    老何眉毛一皱,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就是因为有你在我才放心不下!”

    然后他将头一抬,指了指沈欢:“沈欢!这么几个人里面我最放心你了!乘客车比我们学生车先出发,等会下了车就在原地等我们!千万不能让这几个会来事的人到处乱跑!”

    徐云飞:???

    顾筱筱:??

    江燃:?

    我们会来事???

    明明是沈欢最会来事!!

    沈欢被点了名,立刻乖巧的点点头,话说的甜甜的:“好的呀老师!没问题的老师!老师辛苦啦!”

    沈欢这一串三连让老何感到很欣慰,他点了点头,满意的背着手离开了。

    -

    和谢忱发生争执的时候,在场的人其实也不少,虽然刚开始的传闻千奇百怪,但要讲清楚这件事还是很容易的。

    而且学校的论坛在这件事发生十分钟左右后,便有许多人人开了贴,添油加醋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

    徐云飞坐在游览车上刷着论坛,看着这些帖子,发出一阵阵的“我靠”声,手还不停的拍着大腿。

    直到江燃瞥了他一眼,他才略微有些收敛,正襟道:“不是我说,沈欢小姐姐这张嘴是真的能气死人,看得人真是解气。”

    徐云飞一边说着,一边那胳膊撞了撞江燃,挤眉弄眼道:“你就不想听听人家说了些什么话?保证你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沈欢听到徐云飞这么说,微微垂了垂眼,转过头,刻意不去看他们,而是将目光放在窗外缓缓倒退的风景上。

    其实按照自己的性格,就算听见谢忱在背后编排什么,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发生争执的。

    但沈欢却这么做了。

    她也不知道是谢忱的哪句话触到了自己的某个点,让她从来都能做的很好的情绪管理一瞬间崩盘。

    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没来由的反常呢?

    沈欢的头发被车子运动时带起的风轻轻吹起,她心底莫名一股没来由的焦躁。

    而江燃此刻也并没有理会徐云飞的话,似乎是有其它的事情引起了他的注意。

    于是他微微抬手,示意徐云飞先别说话。

    江燃眉头皱起,眼睛朝一个方向望去,他狭长的眼一眯,薄唇紧抿,脸上的神情带着些严肃和认真。

    徐云飞见到江燃此刻的神情,微微愣住了。

    他们这几人毕竟都和江燃相处很久了,也知道当江燃露出这种神情时,八成代表着是有些严重的事情。

    于是徐云飞顺着江燃的目光望去,见到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座位上,有一对年轻的夫妇。

    这对夫妇的怀中抱着一个孩子。

    孩子看上去才十个月多大,还不会说话,此时咿咿呀呀的扯着嗓子哭着,游览车里的说话声全被这哭声盖住,一时间吵的让人心烦。

    坐在那对夫妇前面的老人转过身,不耐烦地用方言问了句:“你们这当爸妈的怎么回事?”

    夫妇赔着笑,将孩子抱紧,一边道歉一边拍着孩子的后背,似乎是在尽力安抚着。

    徐云飞朝那对夫妇看了几眼,然后拿胳膊撞了撞江燃,开口问:“怎么了?”

    江燃没有答话,而是低下头打开手机,似乎在搜索着什么内容。他的眉头逐渐紧锁,过了片刻后,才开口道:“等会下车,你们几个去找这片山区的管理人员,问问刚才有没有人丢了孩子。”

    江燃这话声音压得很低,只让沈欢他们几个人听清。

    沈欢抬了抬眼,转过头,看着江燃。

    江燃虽然还没有解释什么,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十分明确。

    徐云飞睁大了眼睛,将声音再压低一点,用气音问道:“你的意思不会是……那两个人是人贩子?”

    江燃将手机收回兜里,语气十分镇定:“耳垂是显性遗传,这一对夫妇是没有耳垂的,但是很明显,他们怀中的孩子却有耳垂。”

    “无耳垂的父母生出有耳垂的孩子这一概率很小,但并不是不可能。但作为父母,带年纪这么小的孩子来踏青山,可能会什么都不准备吗?”

    江燃抬手,指了指那对除了抱着孩子,没有带着任何东西的父母。就连基本要用的湿巾,纸尿裤,奶粉瓶都没准备。

    更何况是登山这种活动,空着手带孩子上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燃眉头微皱:“而且从孩子的衣服和打扮的整洁程度来看,照顾孩子的人应该是个十分细心的人。”

    江燃:“但是你看那对夫妻的指甲。”

    沈欢将目光挪到了抱着孩子的女人手上的指甲上。

    女人的指甲很长,被磨成好看的棱形,涂着鲜艳的指甲油,并且贴着亮晶晶的贴片。

    她的一只手扶着孩子的脑袋,指甲往里微微扣着,几乎是毫不顾忌自己的指甲已经掐进孩子的后脑。

    一个孩子的母亲,会这么不注意吗?

    江燃抬了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车已经开出了十三分钟,估计在十五分钟内我们能到达山顶。虽然没有办法确认两人是否是人贩子,但是还是留意一下情况比较好。”

    “所以你们去找工作人员询问一下情况,我去跟着那对夫妇,以免丢失了位置。”

    江燃刚才搜索了一下这座踏青山,发现这座山并非封闭的,在后山一点的地方还有其它出口,虽然不直通马路,但也并非无路可走。

    而且山上的监控覆盖并不全面,如果让这对夫妇在视线里消失,可能很难再找到他们两人了。

    徐云飞他们一向是相信江燃的判断的。

    并且按照江燃说的情况,这两人的确是十分可疑,这种事情宁可多留些心眼,也不能忽略的。

    当场提出来的行为并不可取,因为没有直接证据。所以这对夫妇很可能就随意的糊弄过去,并且也会打草惊蛇,反而得不偿失。

    于是下车之后,徐云飞便准备听从江燃的话,带着顾筱筱和沈欢他们去找管理人员说明情况,打听一下有没有儿童遗失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人丢了孩子,一定会很快通知山上的工作人员。

    徐云飞几人准备走时,只有沈欢停下来步子。

    沈欢看着江燃转身准备离开的动作,突然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和你一起去。”

    沈欢说。

    江燃看着她,没有说话。

    “一个人去跟,反而更容易引起怀疑,对面毕竟是两个人,也有可能兼顾不到。”

    沈欢拽住江燃手腕的手一点点握紧,似乎没有松开的打算,她无比认真的说道:“所以我和你一起去。”

    江燃沉默了一会,没有开口说话。他转过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片刻后轻笑了声,然后开口道:

    “走吧。”

    果不其然,这对夫妇在下了车之后,便将孩子抱紧,迅速地脱离了人多的地方。

    男人时不时一边朝后张望着,一边和女人窃窃私语,似乎是在商量着什么。

    他们行路匆匆,即使孩子在嚎啕大哭,他们也未停下来安抚,而是试图通过抱紧孩子来盖住哭喊的音量。

    这样异样的行为,已经能让沈欢百分之八十的确定,他们并非孩子的亲生父母了。

    两人一路上都是避开人多的地方走,路线都是些没有修整好的林间小路,看上去对周围的环境十分熟悉。

    而且如果再往里面走,就可以完全的避开摄像头,恐怕如果到那个时候再想找人,无疑是大海捞针。

    夫妇两人在一个林子的拐弯口消失。

    江燃在要进入林子前停下了脚步,抬起胳膊挡住了要朝前走的沈欢,转过头,无比认真的看着沈欢,开口道:“你在这里等我。”

    沈欢抬头看着江燃。

    “我们两个人不能都跟进去,太危险了。”

    江燃转过身,十分镇定的说:“你现在就和徐云飞他们联系,通知我们的位置。我会沿路在树干上做上标记,你必须在这里等。”

    沈欢没有进一步询问江燃为什么,或是大义凛然的表示自己要跟上去帮他忙,而是训速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因为既然这对夫妻已经把孩子带到了这里来,那么百分之九五的概率就已经能确定他们并非善类。与其浪费时间争执该怎么行动,倒还不如做出最快的打算。

    她必须相信江燃。

    于是沈欢目送着江燃进入山林,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了徐云飞的对话框,正当她正在输入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踩着落叶地脚步声。

    一声比一声靠近,沙沙作响的声音,让沈欢的眸光蓦地一暗。

    这片区域前后左右都是树林。

    沈欢微微抬眼,看着江燃离开的方向。

    地上有两串脚步。

    一串是江燃的。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串……

    可是那对夫妇是两个人。

    沈欢握住手机的手紧了紧,她没有抬头,而是侧着身子抓紧了时间,飞快的按下了手机键盘,继续编辑着内容。

    在她的拇指点击上发送键的时候,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

    “小妹妹,你在这里是做什么呢?”

    男子的声音带着些笑意,但隐隐约约可以听出语气中的狠厉。

    沈欢看着消息发送成功,然后舒了口气,将手机收起,才转过头,看着说话的男人。

    男人就是那对夫妇其中之一。

    沈欢目光向下移,见男人手上握着一根木棍,粗壮的胳膊青筋暴起。

    男人的脸上有一层薄怒,表情看上去十分不善,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沈欢,让人感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沈欢侧过头,佯装不知:“啊,刚刚想着再往里面看看风景,所以一不小心走到这了,叔叔也是吗?”

    男人冷笑了声,显然是不吃沈欢的糊弄。

    他抬起握着木棍的胳膊,挥动时带起一股风,直直的朝着沈欢的脖颈出劈过去。

    那股强烈的风拂过沈欢的脸颊,但想象中的重击阙没有落在沈欢身上。

    沈欢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一扣,整个人朝后被一带,落入了一人的怀中。

    江燃左手护住沈欢的脑袋,右手抬起挡住那迎面而来的木棍,狭长的眼一眯,漆黑的瞳仁里带着些许凌厉。

    木棍在重重的敲在江燃的小臂上,发出断裂的声音。

    “唔。”

    沈欢似乎听见了江燃低低的一声闷哼。

    沈欢抬眼看去。

    有风掀起江燃的袖口,他替沈欢挡下木棍的手臂训速的泛红。但他却似乎不痛不痒般,只是稍稍皱起眉头,紧抿着唇。

    他转过头,对沈欢说:“退后。”

    ※※※※※※※※※※※※※※※※※※※※

    今天白天课超级多quq晚上统一回复呀!!

    然后这篇文走向大概是小案件穿插着剧情的写法!!

    会是一个女主慢慢真正的学会敞开心扉能够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江燃逐步成长的过程!

    然后本文大概会有15%的都市剧情!不会占比例很多的!!

    然后下一本写《他一身戾气》(这本完结才会开坑)

    戾气不羁的王牌保镖vs甜美腹黑的话痨漫画家

    (人设灵感来自于小栗旬的一段热血高校剪辑,看bilibili舔颜产物!)

    苏零是在一个下雨天和沈子骁相遇的。

    那个时候他浑身是血,手搭在膝盖上,半死不活的靠在巷子口。

    苏零将雨伞搭在了他的身上,转身欲走时,却被他一把握住了手腕。

    沈子骁狭长的眼睛泛着一点腥红,漆黑的瞳仁紧紧的盯着苏零,像只刚醒的狮子般一身戾气。

    然后,苏零将沈子骁捡回了家。

    顺便推一下基友的完结短篇(免费)!写的炒鸡带感!

    《从凉》by:汐容女的妖艳贱货,男的冷面玉佛。

    童旖勾唇一笑,知道她这是觉得自己最多只能睡到,要不到这颗神仙心,也不挑明,手指转杯口没停,“行啊。他叫什么。”

    “eliot!”

    童旖记下,垂着眼睛接着问,“中文?”

    “江凉译。”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2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