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许自烟的话里头绵里藏针。

    明摆着是在说沈欢在江燃面前装可怜瞎说话。

    就算是顾筱筱,也听出了许自烟话里的意思。她胳膊一抱,皱着眉靠在自己椅子上,微微抬头,似乎是准备开口说什么,却被沈欢轻轻拍了拍胳膊。

    沈欢转过头,笑着对顾筱筱摇了摇头,抬眼看着许自烟,然后站了起来。

    许自烟愣了一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啊,不好意思,因为觉得站着和你说话比较礼貌。”

    沈欢笑着解释道,她伸出手拿起桌面上的餐巾纸,轻轻抽出一张,然后递到许自烟面前,“擦擦眼泪吧,这么漂亮的小姐姐哭起来会让人心疼呢。”

    许自烟微微发怔,但还是伸出手接过了纸巾,说了句谢谢。

    沈欢笑着说:“其实你不用道歉的。你听到这些流言,肯定心里也很不好受。”

    许自烟握着纸巾的手一紧,然后撑起一个苦笑:“所以我能理解你把这些事情告诉江燃,但是要怪的话怪我就行了,不要怪我的朋友,她们只是向着我而已,我不想让她们几个受到伤害。”

    沈欢轻“啊”了一声,抬抬眼,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细声细气的说:“我们私下聊?”

    江燃听到沈欢这句话,轻轻抬了抬眉。

    这小白兔还挺会下套的。

    别人听不出来,但是他大概猜得出,沈欢这是故意放软态度,来给许自烟挖坑。

    “没事,这件事情当着大家的面解释清楚更好,我是真心和你道歉的。”许自烟以为沈欢是觉得不好意思,笑容有了几分得意:“我知道你肯定很委屈,不然也不会告诉江燃这件事。但是其实你可以直接和我说,毕竟江燃也很无辜,我不想牵扯到他。”

    被提到名字的江燃没有什么感动,只是眼帘轻轻一动。

    果然,进坑了。

    沈欢顿了顿,眯起眼睛,眼底有些许狡黠的笑意,她轻轻开口:“不好意思啊,我想私下说是因为觉得女孩子之间私底下都会八卦一下,这很正常,反正流言也没传开,解除了误会就行啦。”

    “但是如果当着大家的面提出来,无论是聊天的人还是江燃都应该会很尴尬吧。”

    沈欢抬起头,一双眼睛湿漉漉的,语气柔和,“所以我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是怕事情闹大,你们也会被讨论。”

    毕竟说坏话的可不止许自烟一个人。

    已经有好奇的人在互相打听着许自烟她们在背后说了些什么话。

    而她们讨论的话传出去,对自己也有不好的影响。

    有几个之前一起和许自烟在厕所说话的女生也忍不住了,扯了扯她的衣角在她耳边问:“你干嘛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这件事?”

    许自烟没想到沈欢会是因为这个才选择私下聊,她一愣,咬着牙道:“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江燃呢?”

    沈欢看着许自烟,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我没有和江燃说。”

    “你怎么可能没和江燃说?”

    许自烟不相信沈欢没有和江燃告状。

    别的人或许没注意,可她却亲眼看着沈欢和江燃一道出了教室。

    沈欢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江燃。

    江燃好像这件事情和他无关一样,手搁在桌子上,懒洋洋的撑着脑袋,一副“不用管我你继续我看你怎么说反正我是懒得帮你说话”的表情。

    沈欢朝他微微一笑。

    江燃:“……”有点不好的预感。

    沈欢笑了:“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件事。”

    这句话一说出来,许自烟的背后就僵硬了几分。周围的人也窃窃私语起来。

    “不是说道歉的吗?怎么还质问起别人来了。”

    沈欢无奈的苦笑,然后道:“我真的没有告诉江燃。不信你问他?”

    她说着,朝着江燃扬了扬下巴,然后悄悄比出几个字的口型。

    对吧?江然然。

    江燃:“……”我就知道你要放这个屁。

    于是江燃没有否认。

    其实按道理说,沈欢确实没在他面前提过。

    是他自己猜出来的。

    沈欢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道:“不过被误会的感觉其实挺不好受的。其实听到那些话还是有些不舒服,所以可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没办法做到真正的不在意。”

    沈欢说着,垂下了眼,一双好看的眼睛里湿漉漉的:“所以可能会表现出自己不高兴的情绪,江燃应该是因为这个看出来的吧。”

    许自烟的手握紧,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我知道了。”

    她没有理由责怪沈欢产生不高兴的情绪。

    沈欢笑笑:“没事。”

    “但我是转学生,你们对我有误会挺正常的。其实我是准备以后和你们熟悉了,私下解释的呀,但是没想到你这么早就主动和我说了。”

    许自烟的脸色变了变。

    她抬头看着沈欢的脸,沈欢眼底依旧浅浅的笑着,却仿佛能从眼底看出一层薄薄的寒冰。

    沈欢的话是没什么问题。

    但是周围的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这不就是背后说了别人坏话,还赶着趟来装好人怪自己说坏话的那个人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吗?

    许自烟原本和沈欢提这么一句,是想让别人觉得沈欢搬弄是非,顺便显得自己受委屈。但沈欢这么一推,反倒让责任都落在了自己头上。

    好在上课铃声响的及时,许自烟草草的说了句对不起,便匆匆的回了位置。坐下半会儿还觉得脸在烧,仿佛周围的人都在议论自己。

    沈欢倒跟个没事人一样,大大方方的。

    顾筱筱朝她凑近了过来:“你刚刚怎么不让我说话啊,直接说是我提了一嘴不就行了吗?”

    沈欢看着顾筱筱,笑眯眯的伸出手敲了敲她的肩膀:“你和许自烟毕竟是一段时间的同学,要是直接说是因为你的话,你不就会很尴尬嘛。我是新来的转学生,大家对我还没什么印象,和她多解释几句也无所谓。”

    顾筱筱倒是不介意会不会和别人有矛盾,但是听见沈欢这么说,她心底莫名的泛暖,恨不得伸出手抱她一下。

    沈欢转过头,一只手轻轻撑起下巴。

    善解人意,性格温和的小白花是吧?

    说话绵里藏针是吧?

    谁不会呢?

    围观了全场,目瞪口呆的徐云飞戳了戳江燃的胳膊,然后小声问了句:“奇了怪了,之前总觉得这许自烟性格好人还温柔,今天怎么就觉得有点没事找事呢?”

    江燃看他一眼,偏过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心情似乎完全没有受任何影响的沈欢。然后抬了抬眼:“你平时打游戏吗?”

    徐云飞莫名其妙:“当然打啊,我难道不是天才游戏选手?”

    江燃掀了掀眼皮:“十级和百级能比吗?”

    徐云飞领悟了一会儿,明白了江燃的意思。他笑呵呵的勾住江燃的脖子,“我说燃哥,这许自烟怎么说也长的挺好看的,这么个漂亮小姐姐喜欢你,你还真的不动心?”

    江燃抬眼,看着面前嬉皮笑脸的徐云飞,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

    这节是老何的课,老何看见江燃举手,无比感动的点了点头:“江燃同学,你对这篇课文有什么见解吗?”

    江燃:“是徐云飞觉得这篇课文让他十分感动,他想哭着朗读一下。”

    徐云飞:“?”你是个小学鸡吗?

    江燃看他一眼。

    徐云飞:“…”

    然后徐云飞就抱着课本,声情并茂,一路哽咽着读完了《劝学》。

    -

    陈警官是在早上最后一节课下了的时候找到江燃的。

    那个时候江燃刚准备出校门吃饭,就被接了胡。他靠着警车,因为太阳光的缘故下意识的眯了眯眼,懒洋洋的问了句:“什么事?”

    警车停在校门口,明晃晃的引来了很多人侧目。

    “这是谁犯事了吗?”

    “什么犯事。你没看到站在那里的是江燃吗?”

    “太酷了吧,警车开到校门口来找他。”

    陈警官咳嗽了一声:“你前些天和我们说的那个‘寄生虫’。”

    江燃挑眉:“抓到了?”

    陈警官摇了摇头:“不,我们提取了现场的dna,发现这人不仅仅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之前还有过案底。”

    “等一下。”江燃眯着眼睛笑了笑:“这后续的事情轮不到我搀和吧?”

    陈警官:“但这次性质比较严重。”

    江燃:“怎么个严重法?”

    陈警官:“那人之前的案底是强/奸未遂,那女生报了案,对比照片也可以对上。”

    江燃眉头一皱,轻轻偏过头。

    校门口陆陆续续有学生走了出来。

    沈欢跟在顾筱筱旁边,笑着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她的五官精致好看,皮肤在太阳底下也依旧泛着自然的冷感,整个人看上去匀称而又舒服。

    陈警官:“我知道你也不太愿意搀和这些事情。但是现在犯人没抓到,我们怕他会对新的人下手。如果你……”

    “我知道了。”江燃将视线从沈欢身上移开,食指微微一动,然后收拢:“晚上的时候我会来一趟警局。”

    -

    沈欢正跟着顾筱筱去她口中所说的那家超好吃的石锅拌饭。

    店面稍微离学校有点距离,不过一趟往返时间倒也够。

    路边站着三四个染着头发,靠着栏杆抽烟的青年。弯着腰正笑嘻嘻的在路旁边聊着些什么,看见沈欢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吹了声口哨。

    几人嬉笑着用手肘互相捅了捅对方的肩膀,倒是毫不收敛自己的音量:“我靠,你看这腿,够玩吧?”

    他们其中有个人眯起一只眼睛,拿食指和拇指虚比了一把沈欢的腿长,然后啧啧的咂舌。

    他们嬉笑着说了一会儿话,推出了其中的一个人走到沈欢面前,没个正行的拦住了她:“小姐姐,给个联系方式呗。”

    沈欢一本正经的瞎扯:“我家管的比较严,不然我把我爸的留给你?”

    黄毛不吃这套,他走近一步,让自己离沈欢更近一些。黄毛低下头,恨不得直接凑上沈欢的脸:“也行,把你爸的留给我吧。”

    一只手突然把沈欢往后拽了一步。

    江燃伸出手,轻轻松松的从黄毛手上摘下手机,侧着头飞快按下几个数字,然后把手机抛了回去。

    黄毛手忙脚乱的接住,气急败坏的说了句:“你是谁?有毛病?”

    “不是要他爸联系方式吗?”

    江燃笑着抱起胳膊,懒懒散散的站着,却还是比那人高出一个头,他眼睛一眯:“我就是。”

    ※※※※※※※※※※※※※※※※※※※※

    这周申榜呀,喜欢收藏能达标!如果觉得文还喜欢的话希望点一下收藏鸭quq

    -

    说一下沈欢和许自烟这一段同样装小白花的时候区别在哪。

    沈欢的所有心机和切开黑,都建立在没有伤害无辜的人之上。

    她是合乎情理的进行反击,所以其实她在和许自烟交流的时候,并没有掩饰什么。

    包括最后她就算把自己“在江燃面前表现出受委屈,来让江燃发现倪端”这一点说出来,也是无伤大雅的,因为这完全可以用人之常情解释。

    而沈欢的心机之处在于,她表现这些行为不是因为人之常情,因为她心理承受能力很高,根本就没有感到委屈,而仅仅是因为不想忍气吞声。

    但是她不会为了报复就做出绝对错误的事情,而是在合理的范围内去反击。

    所以她可以坦诚的说出自己一切的行为。

    但是许自烟不敢把自己一切的行为说出来。

    比如编造流言,歪曲事实这一些。这也就是两个人在同时装小白花的时候,沈欢一定会在她之上的原因。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08)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