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他不好撩[校园]()”查找最新章节!

    在未告知户主的情况下入住别人的家,这是非法入侵罪。

    但确实,这种情况下仅凭借猜测,就锁定他的罪犯,然后进行报警的话也并不符合流程。所以江燃也并没有和老许进行过多的争执,仅仅只是提醒了一下沈欢注意安全。

    江燃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了步子,回头说:“闪光灯。”

    沈欢不太理解的偏了偏头:“?”

    江燃补充道:“我进电梯的时候看见了闪光灯,但是监控的角度并没有拍到。但是在我进来以后,闪光灯就再也没有闪过了。”

    沈欢感觉从腿部升起一股寒意。

    江燃带着沈欢来调查监控,倒并不是想多演一出一个证人更有说服力之类的戏码,仅仅是觉得,有必要让沈欢知道自己可能身处危险。

    但因为监控角度的问题,并没有捕捉到那一点光亮。

    “因为监控没有拍到,加上我只是看到了一点,所以没有直接证据。但是如果你觉得不安全,可以报警。”

    江燃抬头看着沈欢,“以非法拍摄的名义,需要人证的话可以找我。如果是寄生虫,警方可以顺势查出来,如果不是的话,敲打一下没有什么害处。”

    江燃想了想,然后补充了句:“当然,如果你觉得没必要的话,也并不需要报警给自己添麻烦,看你取舍吧。”

    沈欢刚想开口道谢,江燃却已经带上帽子,插上自己的耳机,似乎是准备离开了。

    “你住在七楼?”

    江燃戴耳机的动作一停,回头看她一眼,应道:“嗯。”

    沈欢又问:“哪一间?”

    这栋楼一层有两间房。

    江燃抬眼,看着沈欢的眼睛,然后缓缓道:“七零一。”

    沈欢看出江燃似乎并不想多聊什么,倒也没有就缠着他就绪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道了声谢便目送着他离开。

    等江燃走后,她拿出手机。

    林语琪的消息刷了屏,清一色的一排感叹号和一排问号。

    林语琪:!!!你不记得江燃了吗?

    林语琪:他就是那个工藤新一啊!上过报纸的!

    林语琪:我他妈还和你说过,这男的真帅,想谈恋爱!你不记得了吗!

    林语琪的这些话,倒是让沈欢想起来了这个人。

    潼南二中近几年之所以如此赫赫有名,其中大半的名气,都来自己江燃这个少年。他被称之为潼南市的工藤新一,才十七八岁的年纪,便已经协助警方破获了多起案件。

    上过几次报纸,那个时候林语琪还扯着报纸上的照片指指点点道:“你看见这个男的没,真的帅,我单方面宣布我和他恋爱了!”

    那时候沈欢才睡醒,没好气的要她一边做梦去。

    沈欢思索片刻,给林语琪回了个消息。

    沈欢:从保安室喝完茶了。

    林语琪:你为什么去保安室?

    沈欢和林语琪简短的概括了一下情况,林语琪倒也表示了一下同情和担忧,最后不负众望的发来一段骚话。

    林语琪:但是你可以和工藤新一交朋友啊!工藤新一的朋友从来都不会出事的!都是那些和工藤新一半生不熟的人才会有麻烦。

    林语琪:你现在就半生不熟。

    沈欢思索了一下,刚才一路上,沈欢并没有和江燃有过过多的交流,倒不是因为自己不善言辞。

    是因为无话可说。

    在那种情况下,让江燃保持流畅的完成自己的观察,是最好的尊重,过多的询问反而会让他更加不耐。

    加上江燃的性格看似有几分慵懒,但却从不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他的目标很明确确认这个人是居住生活在十二楼的,不是来拜访朋友,或者是上错层数。

    倒是不在意是否能说服所有人都信任自己,因为没有必要。所以在保安室内,即使老许如此不给他面子,他也不会详细的与他争辩。

    对于这种人,自己无休止的搭话反而适得其反。

    于是沈欢如实的回答道:

    沈欢:有点难办,这个人不好接触。

    而那头难得的安静了几秒钟,许久之后才见到林语琪发了一排无语的省略号。

    林语琪:……放屁不好接触

    林语琪:你就得了吧

    林语琪:这么多年来,每个你看上眼的人,无论一开始多不好接触,最后还不是喜欢你喜欢的要命

    蝉声越来越大,吵的令人一阵阵心慌。

    沈欢笑了笑,和林语琪揶揄几句,合上了手机。

    沈欢这么多年来,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摸人的心性和脾气,她能一针见血的看出一个人喜欢听什么话,不喜欢听什么话。

    她很懂得如何讨人喜欢。

    -

    江燃到班级聚会的目的地时,场子已经热开了。

    徐云飞窝在沙发里和一个小胖子玩着游戏,看见江燃来了,将游戏机往旁边人手上一塞,站起身笑呵呵的走上前:“今天怎么迟到了啊燃哥。”

    “还不是之前我妈交待的麻烦事。”

    江燃找了个空位置,开了瓶冰啤酒。

    “我想一下……”徐云飞坐到江燃旁边,思索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说,你妈有个朋友的女儿要搬到你家楼上吗?我估摸着就是这几天,怎么,见到了?”

    江燃应了声。

    徐云飞笑着拍了一下江燃的肩:“诶我说,那小姐姐长的怎么样啊?之前谁打电话的时候还和自己妈顶嘴,说什么‘除非出人命的事要不然别麻烦我’的吗?”

    徐云飞还记得,几天前江燃的妈妈打电话过来。

    “我有个朋友,她女儿最近搬到潼南市正好住咱们家楼上。她家长这几天走不开,我们也都不在家,你照应一下哈。”

    江燃:“不好。”

    那头的女声笑着道:“江燃,你别总和你爸一样这么不通人气,换个态度再回答一遍。”

    江燃思索了一下,然后软了声音:“不好嘛。”

    徐云飞在一旁笑的天花乱坠,被江燃横了一眼后才收敛一点。

    他妈拿他没辙:“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小姑娘比你懂事多了,又不麻烦。”

    江燃:“想都别想,不是出人命的事情别来烦我。”

    徐云飞念叨起这件事情,还笑呵呵的自顾自的笑了一会。

    江燃看了他一眼,拿冰啤酒贴了一下他那张笑嘻嘻的脸,道:“对,被我说中了。”

    徐云飞:“那小姑娘怎么了?”

    江燃:“被只寄生虫盯上了。”

    江燃倒确实不是管闲事的性格,如果换了其他人,他最多也是提醒一句,倒不会浪费什么时间在上面。

    但是沈欢毕竟是自家妈提过要照顾一下的人,就算嘴上不给面子,但倒也不太至于坐视不理,

    徐云飞跟着江燃玩了这么久,大概也知道他口中那个词指的是什么,立刻跳了起来:“我靠,没报警啊?”

    江燃打了个哈欠,午日的时候更容易犯困,他懒洋洋道:“我没有报警的立场,而且我提点过她了,差不多就行,也不算没有照顾。”

    徐云飞调侃了句:“你这工藤新一当的一点正义感都没有。”

    江燃抬眼,伸出手抽出背后的抱枕,一把捂在徐云飞脸上。

    不过徐云飞话说的倒是没错,江燃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就算江燃有很多理由能够推测楼上的人就是一个寄生虫,他也不愿意张罗着报警非要警察去立案调查给自己添麻烦。

    比如说,在电梯里的时候,江燃观察到男人的裤腿短了一截。上衣和裤子都是名牌,但鞋子却是极其廉价的牌子。按照道理说,如果是注意穿着品牌的男性,必定对鞋子的重视会更胜一筹的。

    按照监控看来,男人并不是一条裤子不合身,因为天气炎热出汗衣服需要每日更换。但他每天穿的裤子却都在裤腿处略短。

    并且一进电梯,能闻到一股很重的樟脑丸的味道。

    樟脑丸的作用是防潮防腐,气味如此浓重,证明衣服放在所处于有樟脑丸的环境一定很久。

    但潼南市进入夏天这么久,夏季的衣服经常换洗晾晒,理应不会有这么重的味道。况且男人出现在这里不久,如果是自己的衣服一定不会有这么重的樟脑丸气味的。

    但如果这并不是他的衣服,而是那对老夫妻已故的儿子的衣服,就可以解释了。因为两人好好珍存着儿子的遗物,所以会定期去儿子家中打扫卫生,放置樟脑丸。

    如果是远房亲戚,会随意翻动死者的东西,并且毫不心悸的穿在身上吗?

    再比如说,这栋楼进门之前都需要输密码才能打开单元楼的大门。根据监控录像的视频,男人每次回来的时间都选取下班回家的高峰期。

    而且每次在回来时的那一班次电梯里都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极大的可能,他并不知道进门的密码,而是掐点等待有人打开单元门时才紧跟进来。

    这些事情加上对那对老夫妻的了解,大概能有八分把握确定那个男人是非法入侵住宅。但这些推断解释起来太过复杂,或许不一定能说服所有人。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必要做。

    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人,往往都不会太过张扬,如果不过于打草惊蛇,倒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再加上这几天听到风声,那两位老人的病情转好,只要他们醒过来,这件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等一下。

    江燃蓦地想到了什么。

    他突然站起了身,徐云飞原本懒洋洋的半靠在江然身上和旁边人扯着皮,江燃的动作让他一下子硬生生的栽到了沙发上。

    徐云飞揉了揉脖子:“我靠,你报复我呢?”

    “我回去一趟。”江燃拍了拍徐云飞的胳膊,“你骑车来的对吧?”

    徐云飞瞥了一眼江燃,懒洋洋的从口袋里抽出一串钥匙,朝着江燃抛过去:“小心点,我新买的雅马哈。”

    旁边一个妹子见江燃要走,连忙坐直了身体,问道:“诶燃哥,你才来呢。难得班级聚一次会,你可别这么不给面子啊。”

    “嗯,对,有事。”江燃敷衍两句,硬生生的把别人的话堵死。

    女生似乎还想拦几句,却被徐云飞笑呵呵的挡了下来,“哎呀我们的许班花,江燃这个懒散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是有大事他才懒得来回折腾呢,你就别瞎拦着了。”

    许自烟听到这句话,嘟了嘟嘴,闷闷不乐的靠了靠沙发,不再作声了。

    -

    沈欢被江燃提醒了一番后,决定暂时先不要立刻回去,于是她在小区里找了个便利店,买了份关东煮乐呵呵的坐在里面吃了起来。

    沈欢不是个怕麻烦的人,所以她倒是没有犹豫要不要报警这件事情。

    虽说如果这件事情弄错了没准就得罪了人,但是比起自己住的安全,得罪人这件事情不在自己考虑范围内。

    所以此刻,她倒不是很慌,只是在报警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沈欢撑着下巴,犹豫了很久,手机握在手上,一个号码输了几遍。

    犹豫片刻后,她还是播了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在沈欢怀疑一定会打不通的时候,成功被接了起来。

    “欢欢?”沈父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倦,“怎么了?潼南市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沈欢十七年来,这是第三次给沈父主动打电话。

    她想了想,自己长这么大,能够学会如何讨人喜欢这一点,还是多亏了自己的父亲。

    她记得父亲回来的时间屈指可数,但是妈妈和奶奶都很注意,怕父亲长时间不与自己见面,会不会让自己产生抵触的心理。于是总会很耐心的告诉她父亲不回来的原因,并细致的同她说着有关于父亲的故事。

    沈欢年纪小的时候还是不大能够理解的,但是大概年纪渐长,对父亲的尊敬大于过了因为思念产生的怨恨。

    她想尽办法能讨他喜欢,能让他再家里多呆一会。但无比会揣测人心情的沈欢,在很久之前也就发现了,父亲有很多事情,会放在比亲情更高的位置之上。

    这就是无论自己变得多么讨喜,他也依旧会离开的原因。

    但是也会想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关心,不过从来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能让自己理直气壮的打扰他。

    不过现在有了。

    沈父在听完沈欢的概述之后,拧起了眉毛:“报警了吗?”

    “还没有,因为我也不确定……”沈欢抽了抽鼻子,声音带着些哭腔:“但是我现在不太敢回去,怕在电梯又遇到那个人。”

    沈父听到女儿的哭腔,显然手足无措的起来,语气带着些心疼,柔声哄了几句,然后道:“没事,你放心报警。家你先不要回去,你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打回来。”

    沈欢软软糯糯的说了声好,然后挂掉了电话。

    她将眼角的眼泪摸了摸,食指玩着手机挂链,微微翘起唇角,看上去心情十分愉悦。

    这样看来,也不是很亏呀。

    她转过头,却刚好对上便利店门口的江燃的视线。

    ……嘶。

    他不好撩[校园]最新章节地址:/book/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地址:/read/95514/

    他不好撩[校园]txt下载地址:/down/95514.html

    他不好撩[校园]手机阅读:/read/9551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00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他不好撩[校园]》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